第1824章 双子之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池妩仸沉重的神色与声音,让千叶影儿的金眉也缓缓蹙起。

和池妩仸认知这么多年,她隐约知道池妩仸的涅轮魔魂会有着某种特殊的灵魂预警。所以,她的不安,绝不可轻视。

想了想,千叶影儿道:“如果当真要出现这种假想中的最坏状况,先决条件,是龙神界那边拥有一个可横跨神域的超级次元大阵。”

“而这种可跨神域的次元大阵,我从未在任何神界记载上见过。诸届梵天神帝的记忆,我如今已消化了大概,同样并无任何相关记忆,反倒是这个时代出现了一个。”

“那就是世所皆知的,宙天界前些年为了应对绯红之劫,联合无数星界之力,所铸造的那个连通混沌边境的次元大阵。”

而那个次元大阵的阵基如今依旧完整存在于宙天神界之中,只要倾注足以的力量,便可再次开启……但哪怕只是完成一次往返传送,所消耗的能源对一个王界而言亦是极端恐怖。

所以,当初宙天神界在铸造这个次元大阵时,用了“孤注一掷”四个字。

“……”池妩仸依旧在沉静的思索着什么,但千叶影儿的话语她也全部收入耳中。

千叶影儿继续道:“宙天神界为了完成那个次元大阵,从十几年前便开始筑基,后期更是博得诸多王界和上位星界的帮助,才堪堪完成。而这个时间,还是因为宙天神界拥有最强的空间玄器寰虚鼎,换做其他王界,怕是给它百年都难以实现。”

“所以,就这些而言,我们所能假想的最坏状况,并无发生的可能。”千叶影儿下了定论。

“那……如果这样的一个次元大阵,本就存在呢?”池妩仸低声道,似询问,又似自语。

“一个足以横跨龙神界和南神域,且还要规模巨大的次元阵,铸造的时间必然极长,气息动荡也足以辐射极远,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的历史记载。”千叶影儿道。

“……”池妩仸沉默许久后,终于微微点头:“你所言的确不错。”

但心中不安,依旧没有丝毫释下。

“不过,此事关系太大,慎重起见,云澈不在的这几天,再微小荒谬的可能性,也不得不防。”池妩仸目光寒下,命令道:“婳锦,传苍释天来见!”

没有等待太久,苍释天很快匆匆赶来。

“释天拜见魔后,不知魔后有何吩咐?”

在池妩仸面前,苍释天也保持着对云澈那般的恭敬。

“释天神帝,沧澜界的最强的结界或防御玄阵,所在何处?”池妩仸开门见山的问道。

任何像样的星界,都有自己的大型防御结界。神界最强大的王界非但不会疏忽于此,反而会更为重视,几乎每一代,都会将守护结界再度增强一分。因为习惯于傲视天下的他们,也最怕毁灭。

宙天神界和南溟神界那么快速的溃灭,一个最核心的原因,便是他们被直接侵入内部,纵然开启结界,也已无济于事。

苍释天领会其意,道:“我沧澜的最终结界开启后,并非笼罩全界,而是集中守护沧澜神域。一旦开启,除非身具沧澜神血,否则可出而不可入。”

“开启的话,需要筹备多久?”池妩仸问。

苍释天不多问,马上回道:“沧澜结界的能量每隔三年都会补充一次,时时维持在七成以上。若遇足够大的威胁,三十息之内便可完全开启。”

“很好。”池妩仸道:“马上在最短时间内,将沧澜结界的能源充盈到最大,并保持随时可开启的状态。”

“立刻去做,无需吝啬资源!”

苍释天的眉梢轻微一沉,马上拱手道:“是!六个时辰后,魔后可随时查验!”

“退下吧。”

苍释天行礼,立刻退离。

“哼,一个字不多说,亦不多问,多么让人放心的狗腿子。”一直在侧冷眼旁观的千叶影儿嘲讽道。

池妩仸闭上眼睛,手按眉心,缕缕黑芒在她的发丝间流动,她沉声道:“这段时间,我必须凝心观测龙神界的动向,这边的事,便交给你了。我已传音我的孩子们,让她们暂时遵从你的命令。”

“是么?”千叶影儿金眸一眯,微绽异芒:“你就不怕我趁机找个什么时机,命令这些魔女们去成为魔主床上的新玩物?”

“唉……”池妩仸幽幽吐了口气:“能把你调教成这般模样,大概也算是他的某种能耐?”

“他?”千叶影儿鼻间轻哼:“不过是个只会粗暴蛮干的禽兽罢了。我想变成什么样的人,只有我自己能决定。”

说完,千叶影儿抬步离开。

来到殿外,千叶影儿仰望天空。原本碧蓝如水的苍穹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云。

遥远的西方,天空已暗沉了下来,黑云滚滚临近,仿佛一场暴雨即将倾盆。

千叶影儿眉头沉了几分,忽然折身,飞去了沧澜王殿的方向。

穿过层层结界,来到了王殿中心,宙天珠正安静释放着浓郁白芒。周围,三阎祖呈三角之势,在近至一丈的距离守护着。这些天,一步都没有离开。

“听着,”千叶影儿向三阎祖道:“你们的主人还有大概四天才会离开宙天珠。在这之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不可分神。保护宙天珠不为外力所扰,是你们首要,也是唯一的任务,听懂了吗?”

“是是,千影大人放心。”三阎祖老老实实的点头。

一双金眸盯了宙天珠好一会儿,千叶影儿才转身离开。

三阎祖面面相觑。

奇了怪了,专门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复述一遍之前早已下达的指令?当我们三个老怪老年健忘么?

————

宙天神境之内,天毒珠的世界。

“呼啊——”

红儿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嘟囔道:“好无聊哦。主人又开始做那种奇怪的事情,禾菱姐姐一直在那里立着不动,都好久好久没陪我们玩了。”

“……”幽儿点头,表示认同。

“对啦,趁着主人和那个姐姐在做奇怪的事情,我们继续试试那个吧。”说起这个,红儿忽然目绽红光,脸儿上满是兴奋。

幽儿张了张唇,然后发出一个弱若婴孩的声音:“好。”

红儿一个小跳步,站到了幽儿的身前,双手伸向幽儿,四只同样雪玉小巧,除了肤光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小手轻轻握在了一起。

“闭上眼睛,”红儿指挥着,朱红的眼眸闭合,脸儿上泛起兴奋的淡霞:“开始啦。”

两个女孩双眸闭合,身体缓缓前倾,朱红与银灰的长发无声交缠,她们的额头也在这时触碰到了一起。

霎时,红儿身上红芒泛动,幽儿身上灰芒流溢,两种颜色各异,属性相悖的光芒忽然交缠相融……两个女孩的身影也在这种诡异的交缠中缓缓虚化,然后竟凝化成一个纤长曼妙的少女身影。

银色的长发,朱红的眼眸……她香肩微移,缓缓转眸,那刹那的风华,竟一瞬黯淡了天毒珠世界的永恒翠芒。

但马上,少女的身影便快速虚化,红儿和幽儿在一声痛吟之中,同时跌落在地。

“哇!”红儿坐在地上,兴奋的娇呼着:“好好玩!而且我们这次持续了好久呢!”

虽然只有两息,但相比先前几次,的确称得上“好久”。

“而且,我看到了更多幽儿的念想,果然幽儿和我一样,也十分想念禾菱姐姐呢。哼,都怪主人。”

幽儿轻轻的张口,嫩唇之间,缓缓溢出两个有些飘渺的字眼:

“逆……劫……”

她的眼神一片懵懂迷茫,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魂之中,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这两个字。

“诶?”红儿歪了歪头,道:“果然幽儿和我一样,也忽然知道了这个名字……咦?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是一个名字呢?好奇怪。”

“不管啦。”红儿从来不会在任何事情上纠结,她小手一扒拉,不知从哪里拽出一把释放着紫色霞光的长剑,一口将剑身咬断,左右手各拿着一半,一左一右的啃吃起来。

在入宙天神境之前,云澈让阎天枭搞来的那一堆神剑,皆是用来当红儿的口粮,免得她在自己修炼期间搞事情。

“幽儿,千万记住,我们的这个小秘密,暂时不要告诉主人哦。”红儿一遍鼓着腮帮大口吃着,一遍很认真的叮嘱:“等我们可以持续好长……好长时间的时候,就可以变出来,让主人吓一大~~跳!”

“……好。”幽儿点头,眉儿缓慢弯翘,露出一个格外完整,又过分纯美的笑颜。

————

龙神归来,整个西神域都为之动荡。

一直隐而不发的龙神界,终于再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恭迎龙皇!”

“恭迎龙皇!!”

龙白踏步之处,万龙屈膝,俯首恭迎。

从主龙,到龙君,再到八大龙神,都早已侯于龙神域。

踏入龙皇殿,龙白目光第一个对上的,是一个特殊的客人。

“宙天老弟,你受苦了。”龙白主动出声,语带唏嘘。

宙虚子惨然一笑,拱手道:“宙天神界毁于老朽手中,老朽已不配再负宙天二字。如今,只愿为龙皇殿下驭下的一把老剑,随龙皇杀云灭魔。”

龙白道:“宙天老弟无需如此悲观。你尚安在,魔族灭尽之日,便是宙天再度耀世之期。”

“谢龙皇殿下慰言,老朽心中大安。”他感激一笑,拉过身边的年轻人:“此为犬子清风,未来宙天能否再度当空临世,便要落于他们这一代的肩上了。”

只是,就算灭尽了魔族。没有了宙天珠的宙天神界……真的还能再度凌空吗?

宙清风双膝跪地,重重叩首:“晚辈宙清风,拜见龙皇。”

龙白看他一眼,道:“既为宙天老弟钦选之人,将来必成大器,无需如何重礼,起身吧。”

走入殿中,八龙神已拜于两侧。绯灭龙神第一个起身向前,压抑着激动和狂躁沉声道:“龙皇殿下……”

“不必多言。”龙白抬手,直接止住绯灭龙神之言,他看着前方,目绽骇魂的神光:“即刻传令麒麟、帝螭、青龙、虺龙、万象五界,让麒麟帝、螭龙帝、青龙帝、虺龙帝、万象神帝亲自引领界中所有神主,于二十四个时辰内,汇于龙神域内。”

“记得,让他们听清……”龙白眸光漠然,语气平淡,但每一个字都仿佛直压魂底,让人不敢生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念:“是所有神主!”

“谁若胆敢有所保留,休怪龙某绝情!”

八龙神齐齐抬首,心中狂震。

身为最近龙白的龙神,这是他们这些年,从龙皇口中听到的最霸道,最骇人的命令……霸道骇人的全然不像是出自龙皇之口。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