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6章 绝境沧澜(2)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五个人!龙神界也不可能!”

千叶影儿金眉紧蹙,即使这番话是出自池妩仸之口,即使这五个人的站位竟在绯灭龙神之前,她亦无法相信。

更确切的说,是根本无法接受。

因为如果这是真的,那龙神界的实力,简直恐怖到让人绝望。

她迅速凝神传音,很快,两道白影急掠,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同时现身。

“神帝急传,有何吩咐。”千叶秉烛道。

“这五个藏头露尾的人,你们可有印象?”千叶影儿指向投影中的灰影。

无需千叶影儿指引,千叶二祖的视线已是牢牢盯在龙皇身后的五个灰影身上。

因为即使只是投影,都让这两个看破尘世的老者感受到了一股极巨的压迫感。

“不识。”千叶雾古摇头。

“不识,才最可怕。”千叶秉烛道。

“虽为虚影,但这五人给老朽的感觉……深不可测。”千叶雾古一声感叹:“‘龙神界永远比你看到的可怕’,祖上之言诚不欺我。”

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的言语,无疑在破碎着千叶影儿最后的侥幸。

五个堪比绯灭龙神的怪物……单这五人,足以爆杀半数以上的王界。

绯灭龙神当年可是差点成为龙皇之人。一个便有着引领龙神界的资格……怎么会又冒出整整五个!

千叶影儿心中骇乱,池妩仸亦难以平静。

因为这样的局面,龙神界一方在综合实力上,已对他们呈完全的碾压之势。

何况还要再加上西域五王界!

池妩仸眯眸,随之缓缓道:“好在我们提早得知了这五个老怪物的存在,否则,若就此面对,不堪设想。”

“退吗?”千叶影儿道。

退避回北神域,十个龙神界也无法强入的完美退路。

池妩仸想了一想,道:“是战是退,还是要由魔主来定。如今局面,最大的变数,要看魔主从宙天神境出来后,能带来多大的惊喜。”

“若这个惊喜没有大过龙神界带来的惊吓,那么,只能退。”

“哼,他会吗?”千叶影儿轻哼道。

“先前不会,现如今……”想到云澈那忽然的变化,心情沉重的池妩仸依旧不禁笑了一下:“他或许会听话。”

“从龙神界到这里,这般规模的话,以最快的玄舰,全程保持极限的速度,最短也要四天。”千叶影儿逐渐平静下来,淡淡说道:“云澈大概还有两天左右出来,虽然稍显紧迫,但留给退路的时间倒也勉强足够了。”

“不过,最好还是提前下令,做好退离的准备,以免其他的什么变数。”

池妩仸沉吟半晌,点了点头。

龙白的提前归界,以及那强硬决绝到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号令,已是给了池妩仸相当沉重的压力……但尚不至于让她直接选择退避。

而这五个老怪物的突然出现,足以一瞬摧灭所有希望和信心。

因为绝对碾压的战力,会让无论多么精妙的布局和策略都沦为笑话。

“婳锦,传音天狼星神、阎天枭、焚道启、各上位界王……还有苍释天,命他们即刻……”

轰隆隆隆隆……

巨大如天崩地陷般的轰鸣声忽然传来……带着来自宙虚子那剧烈无比的灵魂战栗,让池妩仸与千叶影儿同时惊然侧目。

投影之中,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不知何处缓缓升空而起,随着宙虚子视线的多次转移,才终于堪堪看清了轮廓。

那竟是一个足有三四百里之巨的浮空岛屿!

不!更确认的说,是一座浮空之城!

上面建筑林立,缭绕着淡淡的灰白气息。每一砖,每一瓦,每一块玄玉,都释放着极其浓重的古老气息……古老到让宙虚子这等阅历的人,都无法用历代先祖的记忆去追溯。

“这是……什么?”千叶雾古喃喃出声。

又一个连他都毫不知晓的存在。

两大曾经的梵天神帝,在此刻重新认识到他们对龙神界的了解浅薄到了何种程度。

“难道,是一……特殊的玄舰?”池妩仸魔眸紧凝,低低说道。

“玄舰!?”千叶影儿刚要否认,但随之,她便想到了池妩仸为何如此猜测……以龙神界齐聚诸王界所有核心力量的局面,即使看上去再怎么不像,玄舰的可能性亦是最大。

“龙皇殿下,这几位……前辈是?”宙虚子终于无法压制心中骇然,问出了所有人的惊疑。

龙白没有斜目,淡淡道:“我族的五位守护尊者,皆为龙某的先辈,其他无需多问。”

龙皇的……先辈!?

短短几语,让众人心中的骇人数倍的暴增,越是深思,越是惊恐。

“……”宙虚子顺势行礼:“宙天不肖子弟宙虚子,见过几位前辈龙神。有五位隐世前辈坐镇,魔族已是唾手可灭。”

一直沉默的五大枯龙尊者对“宙天”二字有了反应,均淡淡扫了宙虚子一眼。龙一一声轻叹,道:“那个开创了宙天神界的女娃何其惊艳,其后人竟沦落至此,唉。”

“……!?”宙虚子猛的抬头,目光震荡。

他称宙天太祖为……女娃!?

这句话不仅惊到了宙虚子,更深深震惊了南域远窥的池妩仸与千叶影儿。

“这般的气场、语气和称呼,”千叶雾古念道:“此人,或为当年的龙皇,至少亦为龙神。”

“龙神一族竟有如此隐秘,可怖可叹。”千叶秉烛道。

“实力如此,身份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池妩仸的目光定格在投影中的浮空之城:“我最在意的,是这座诡城……究竟是什么!”

因为这座浮空之城出现之时,她心中本就剧烈的不安瞬间放大了数倍……犹胜见到那个五个恐怖老者时。

让她中断的传音都无心继续。

龙白目扫四方,声震天地:“诸位神帝,有劳远道而来。北域之祸,已让东域、南域深陷水火,天地难容。此番,便劳诸位助吾等一战除之。”

麒麟帝身体前倾,道:“龙皇号令,岂敢不从。”

螭龙帝向前一大步,音调比之麒麟帝高出数分:“剿灭魔族为我族必行之重任,我帝螭界早已整备蓄发,只待龙皇归来一声令下!纵就此埋骨,亦绝无怨悔!”

“不错!”虺龙帝也昂声道:“我虺龙界也已筹备多时!得龙皇号令,虺龙界所有神主皆决意而至,战意盎然,无一缺席!有龙皇亲自引领,必让那罪恶魔族片血无归!”

西域五王界的气氛与姿态也明显的变了。

在灰烬死,绯灭狼狈而逃之下,西域五王界全部陷入“龙神界可能会败”的忐忑之中,因而出手时必瞻前顾后,出力时必暗中保留。

谁知龙皇一归,便下了个从未有过的霸道皇令,绝了他们自顾的心思。

怀着忐忑到来,在亲眼目睹龙神界的阵容时,他们震骇之余,面对魔族的忐忑,和先前“龙神界可能会败”的不安也瞬间烟消云散。

龙皇亲自引领,龙神、龙君、主龙全部出动……还有五个恐怖到极点的老怪物。

再加上他们五王界所有的核心神主。

如此庞大的一股力量,何惧北域魔族。

甚至感觉都不需要什么恶战,轻易便可碾死。

要硬说会有什么变数,那也唯有永远在预料甚至认知之外的魔主云澈。

但,龙神界这五个隐世的老怪物对魔族而言又何尝不是天大的变数。

他们的姿态,也自然随之而变。

龙皇抬手,止住他们之言,道:“众位诛魔之心,龙某大慰。诸位皆为立于当世之巅的神主,无需龙某任何赘言。人既已到齐,便请移步乾坤龙城,即刻直取魔族所栖的十方沧澜界。”

“乾坤……龙城?”麒麟帝一声低念,似有印象,却一时无法记起。

“这是?”青龙帝仰眸看着浮空之城……移步乾坤龙城?莫非,这真是一座特殊玄舰?

龙皇淡然道:“此为我龙神一脉远古宗族所遗的神舰。以此舰赴南域沧澜,只需一个时辰!”

轰嗡————

投影剧烈颤荡,然后直接崩灭。

“不可能!”千叶影儿金眸呈收缩状,她极力否认道:“西神域最快的玄舟为青龙界的‘止水心殿’,极限速度最多近于东神域的最快玄舟遁月仙宫。”

“而无论止水心殿,还是遁月仙宫,全程以极限速度从龙神界至沧澜界,也要至少三天的时候。而大型玄舰的速度,再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这类为极限速度而生的玄舟!一个时辰……简直是无稽之谈!”

“不,”池妩仸却是长呼一口气,声音徐徐,透着些许的无力感:“面对西域所有王界的核心力量,龙皇不可能在这种事上妄言。”

“而且……‘乾坤龙城’这个名字,存在于我所负魔魂的碎片记忆中。”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乱魂到无法保持投影。

“……!?”千叶影儿目光直视:“那究竟是……什么?”

池妩仸道:“乾坤灵界,乾坤龙城,为远古神族的两艘特殊玄舰,特殊在都刻印着乾坤刺的力量。而乾坤灵界……你其实已经见过。”

千叶影儿皱眉,随之道:“难道是……云澈的太古玄舟!?”

“没错。”池妩仸微微颔首:“虽然消耗能源极大,但乾坤灵界的强大,你已亲眼目睹。我们正是依靠它,轻而易举的突入宙天神界的核心,一日血洗。”

“而乾坤龙城……在魔魂的记忆中,它当年的确属于龙神一族,没想到,竟没有陨毁于当年的恶战,而是遗留到了现世。”

池妩仸的声音一句比一句沉重:“和太古玄舟一个层面的玄舰……不要说一个时辰,若能源足够,瞬息便至……我都不会怀疑。”

千叶影儿金眸更缩。

一个时辰……还有一个时辰,西神域便会攻至!?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将一切听在耳中,他们同时吐出两个字:“退吧。”

己方的核心魔主不在,彼方不但强行聚集全部核心力量,还多了五个老怪物。

这一战,魔族毫无胜算。

就连退路,也只剩一个时辰。

很显然,即使龙皇已祭出了最强的阵势,却依旧狠绝到不给魔族任何的退路……势要杀绝!

若不是池妩仸早已暗中将宙虚子劫魂,他们连这一个时辰的时间都不会有。

龙白做到如此地步,在世人眼中只会当做是对魔族的狠绝,却无人相信,这更多的,是源自他对云澈一人之恨。

他想要给予云澈最极致的绝望,最悲惨的结局。

“不,不行!”千叶影儿双眉沉下,声音阴冷:“退了,云澈怎么办!”

宙天珠正处于开启宙天神境的状态,不可强动!如果魔族退离……难道只余宙天珠和其中的云澈、水媚音留于沧澜?

“退,还有生机,还有未来。守……”池妩仸停顿许久,才轻语道:“能守几时?”

按照云澈所言的时间,他还有差不多两天,才会从宙天神境中出来。

而一个时辰后,西神域便会兵临城下。

退……的确会保留生机和未来,分散退离,即使西神域追杀,也不可能覆灭全部。避回北神域,便可无患。

但此举,等于抛弃云澈。

而强守……除非奇迹发生,否则,轻则凋零,重则覆灭。而且同样几乎不可能守到云澈走出宙天神境。

千叶影儿的一只手忽然伸出,抓在了池妩仸的肩膀上,五指很是用力的收紧。

“池妩仸,”千叶影儿第一次,用一种极为阴狠的语调向她说话,眼神,更是透着一股骇人的阴戾:“我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先记好我的立场。”

“哪怕你们北神域的人死绝了,云澈也不能死!”

本就收紧的五指在颤抖中再度收拢:“你那么擅长蛊惑人心,我相信,就算这种死境,你也一定有办法让所有人为云澈卖命……你必须有!”

“不要和我说什么理智,更不要让我恨你!”

池妩仸转眸,深深的看了千叶影儿一眼,却没有震开她冒犯的五指。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能耐,而且,这件事,也并不需要蛊惑人心。”

终归是魔后,到了此刻,她已是完全平静了下来,漆黑的双眸,重新化作无底无尽的噬魂深渊。

“想劝守,先劝离。”她低低说道。

“……”千叶影儿金眸微荡,抓在池妩仸肩膀上的手一点点的松弛下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