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绝境沧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沧澜神域,王殿之中,宙天珠的光芒比之前几日已明显淡薄了一些,但依旧平缓而纯粹,三阎祖一动不动的守着,连心神都未有片刻的分散。

而王殿之前,已是黑压压一片,还有大量的身影与气息正极速飞至。

因为魔后下了一个紧急到极点的号令。很快,魔族众核心已全部到场,沧澜界的神帝与众海神也皆已到来。

魔后也在这时到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于她的身上。如此场面,她即将宣布的事,定然非同小可。

“众位!这段时日大家都谨遵魔主之令,为强攻龙神界竭力备战。”

池妩仸抬眸发声,她的魔魂之中,传来着乾坤龙城已然发动,正全速迫近的画面……而那已不能称之为“速”,因为每一瞬,空间都会发生切换一般的掠动,粉碎着最后的奢望与侥幸。

即使如此,她的神情、音调依旧一片平静淡然,只是少了几分让人不敢有瞬息直视的侵魂魔媚。

“但……”她一声叹息,道:“情况发生了剧变。”

这句话,让所有人同时屏息。

“我北域魔族,百万年来世代受三方神域压迫,只能被迫永远缩首于黑暗之中。而你们,打破了这个百万年的桎梏,将属于魔族的意志,真正的重踏于天地之间。”

“你们是北神域的骄傲,黑暗魔族的骄傲。你们是必定被北域历史铭记和赞颂的一代。未来,我们北神域无论陷入多么深邃的黑暗,你们也将成为他们心魂中永不熄灭的光。”

“但,我们的脚步,也将暂停于此。”

池妩仸的话语在赞誉着他们为北神域所作出的突破与伟绩,但,没有人心中涌上激动与骄傲……他们越听越不对劲。

“魔后,”焚道启第一个出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您明言。我们已跟随魔主与魔后的步伐行至此处,无论即将面对什么,都绝不畏惧。”

池妩仸看他一眼,魔眸再次抬起,道:“这与是否畏惧无关。是本魔后的大错。本魔后完全错估了龙神界,也错估了西神域的实力。”

轻微的哗然散开,又马上随着池妩仸的声音而沉下。

“龙神界这几日的动向,众位就算不全知,也该有所耳闻。龙白预料之外的提前归界,身为龙皇,他却未有半点对我魔族的惯性轻视,反而下达了一个极其霸道的皇令。”

“这个皇令,让我们这段时间对西神域进行的心理攻势全部化为无功。”

“龙皇不但强行调动西域五王界所有神主,更召回了龙神界所有的龙皇、龙君,主龙。将西神域所有王界的所有神主都聚于一起……足足八百多个神主,是一股我们根本不可能正面抗衡的力量。”

“龙神界之中,还出现了五个不亚于绯灭龙神的隐世存在。而这五个隐世龙神的出现,让本后……倾尽一切思虑,也寻不到丝毫胜的可能。”

千叶影儿皱眉,强忍着才没有打断池妩仸之言。

在这种最该稳定人心之时,池妩仸竟全盘托出,还主动且刻意的渲染绝望!?

所有魔人的脸色都变了,在他们体内燃烧了数天的战意,被池妩仸一大盆冷水无情浇灭的同时,还冷彻心扉。

阎天枭亦是措手不及,他沉声道:“魔后,你的意思难道是……”

“退!”池妩仸魔眸凌然,声音冷绝:“各界现在便去以最快的速度整备。最多两刻钟内,乘不同玄舟,分散方向,全速回到北神域!”

哗————

池妩仸重言之下,众魔人一片惊乱,阎魔、魔女、蚀月者亦陷入惊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等!”魔后之令,无人敢逆,但阎帝显然有这样的资格,他眉头大皱,声音更沉:“就要要退,为何如此之急。”

池妩仸道:“因为再有一个时辰,西神域八百多神主,便已天降沧澜!”

池妩仸音调未变,但这短短几语,却字字如撼世天雷。

一个时辰……西域天降?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绝无可能。但他们尚未来得及质疑,池妩仸已是手臂一挥,来自宙虚子之魂的投影已在她身前具现。

投影之中,是半座浮空之城。城中集中分布着一个个气势骇人的身影,尤其是视线中心那几个或灰或白的影子,纵然只是投影,却依旧带给他们一种沉重到窒息的压迫感。

而最为可怕的,是浮空之城外,每一瞬的空间都在变动,与其说是在飞行,更像是在持续的穿梭着次元……茫茫星域,仿佛在跳跃一般。

看着这个影像,他们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一个完全陌生的字眼:空间跳跃!

“这是……什么!?”阎天枭惊声道。

“这是来自西神域那边的即时投影,你们此刻所见,便是他们此刻的状态。”池妩仸道:“他们所承之物,名‘乾坤龙城’,为龙神界的隐世玄舰,遗自上古龙神一族,内蕴至宝乾坤刺之力……本魔后所言的一个时辰,绝无任何夸张虚假!”

“我们在想着打龙神界一个措手不及,但龙神界那边和我们一样的念想……而且,要比我们更狠,更阴险,更突然!”

毫无疑问,震惊、失措,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

沧澜众海神、神使带着精力的目光全部盯向苍释天。苍释天眉头紧拧,面色似阴似暗,但并无言语。

西神域所有王界汇集,甚至出动了龙神界的隐世龙神……目标,可是他们十方沧澜界!

若当真以此地为战场,那他们脚下的十方沧澜界岂不是要灰飞烟灭!

轰嗡————

阎天枭大手一招,一声闷响,震得所有魔人双耳轰鸣,也弥除了所有的混乱喧嚣。他沉声问道:“这是否也是魔主之意?”

魔后摇头,但随之又缓缓点头,道:“事至如今,本后也已无需再隐瞒什么。”

她身体侧开,露出沧澜主殿的正门,那里的七道结界正流溢着不同的玄光:“先前本后对外宣称,魔主忽遇突破契机,临时闭关。实则,魔主是找到了驾驭宙天珠的方法,并以其残余神力,开启了宙天神境,如今,正在宙天珠中修炼。”

宙天界的宙天珠落入云澈之手,这一点世上已无人不知。

“……!?”千叶影儿看向池妩仸……为什么她连这个也要和盘托出?

死境之下,以诚换诚。

论手段之狠辣多变,千叶影儿不逊当世任何一人。但论及人心的驾驭,她终是差了池妩仸一大截。

“莫非,这宙天神境,无法自由进出?”阎天枭问道。

池妩仸摇头,道:“宙天神境是一个有着独立法则的世界,与现世完全隔绝,魔主在其中,完全无法知晓外界发生了什么,外界也没有任何办法将讯息传入。”

“而且宙天神境开启之时,宙天珠不可被外力所扰,否则,很可能使得宙天神境崩塌……严重的话,会导致魔主就此消弭。”

阎天枭脸色一紧:“那魔主还会在其中多久?”

“两天。”池妩仸声音淡淡:“魔主为再世魔帝,他在,任何危境都还有可能创造神迹,但此番……却是天意寡助,不得不退。”

“这……”焚道启暗吸一口气,道:“那若我们退了,魔主怎么办?宙天珠不能受外力干扰,那能否……以最温和的方法转移至玄舟之上?”

池妩仸短暂沉默,道:“魔主这边,本后自会守护,你们要做的,是立刻准备离开,不可再耽搁下去。”

池妩仸这句话的意思无比之清晰,让喧嚣声瞬间沉寂了下去。

“你是说,我们退,魔主却无法退?那……那岂不是……”

池妩仸道:“虽然无奈,但这是我们能作出的唯一选择。魔主不在,我们面对西神域,唯有覆灭的结局。现在离开,还可保留下希望和未来。”

她目光一扫,媚眸猛的沉下:“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这最后的一个时辰,已不容片刻耽搁!速去准备退离。”

“不,不行!”

一个青年声音猝然响起,天孤鹄已是五官颤荡,面孔扭曲:“我们岂能丢下魔主于不顾!”

池妩仸横他一眼:“那你们是准备白白留在这里送死吗!你们已经创造了历史,已足够的荣耀!这次退避是最理智,亦是唯一的选择!遁回北神域,活着就还有无尽的希望!再怎么,都不是你们意气用事的时候!”

“没有魔主,我们连踏足此地的资格都没有,又哪还有什么创造历史!哪有这短暂属于我们北域魔族的时代!”

天孤鹄脸色通红,声音颤抖:“就算功败垂成,我们至少……从世人口中被“圈养”在北神域的黑暗牲畜,终于可以昂首俯视他们的战栗与恐惧,这是我们世代祖先都无法完成的夙愿!”

“而真正创造这个时代,这个奇迹不是我们,而是魔主!我们只是沐浴于魔主为我们缔造的黑暗余晖下……如今,让我们安然退离,留魔主一人落入西域之手,我做不到!”

“这是命令!”池妩仸声音陡重。

“那恕孤鹄抗命不尊!”天孤鹄重重跪地,神色却一片决然:“若此番能留得性命,孤鹄任由魔后惩处。但……除非魔后现在将我处决,否则,待魔主脱离险境之前,我绝不会退离半步!”

“……”池妩仸沉眉,声音微缓,耐心劝解道:“天孤鹄,本后知你忠心。但,本后与魔主夫妻一场,当同生共死。而你不一样。你的力量,你的生命,当为北神域而战,为北神域而存,而不该为了魔主一人白白葬送。”

“不!”没有丝毫的犹疑,天孤鹄重声道:“从此刻开始,天氏孤鹄,将以毕生之力,毕身之血,为魔主之战!”

字字振聋发聩,震魂荡魄。

“吾儿孤鹄说得好!!”

一声暴吼,皇天界王天牧一已昂首起身,现于天孤鹄之侧,声震四野:“能让我等踏足这片土地,昂首天日之下,魔主之恩已是毕生难报!怎可舍他而逃!”

“若覆天之途只能止住于此,那下一个时代,便交给后世之人。皇天界王天牧一,愿以余生余力,为魔主而战!”

他猛的转身,大吼道:“皇天男儿听命,接下来的一战,将近于十死无生!此战不为北域,不为宗族,只为魔主!”

“愿离者,便速以皇天舰离开。能成功回归北神域者,将是后世的希望和指引者,无人会阻,更无人会鄙!”

“而愿以此刻之身为魔主而战着,便立于本王身后!”

天牧一王令之下,让沧澜界上下,让千叶影儿大吃一惊的一幕出现。

皇天界的所有玄者,全部整齐划一的移身天牧一与天孤鹄父子身后……

竟无一人退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