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9章 绝境沧澜(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最震撼人心的,不是他们整齐划一的选择全部死守魔主,而是皇天界上下所有玄者在选择之时,竟无一人有所迟疑。

意味着这个选择并非受外人所干涉,更不是强行说服自己,而是源自魂底的第一反应。

留下,并非意味着九死一生……而是几乎十死无生!

这时,阎天枭的帝音震魂的响起:“阎魔界所属,众阎魔、阎鬼、阎卫、阎兵听令。愿留下为魔主而战者,即刻开始备战,只是此一战难有生还之机,只能堪堪为魔主博得些许安然的希望。”

“愿离者,回归北域之后,要让后世牢记这一代的阎魔,这一代的北神域!更要肩负起传承阎魔血脉,重振阎魔一脉的重任!”

他声音落下,阎魔界上下无一离开。

“……”阎天枭转首,看着神色从慌乱快速变得坚毅的阎魔子弟,心中一阵澎湃。

“呵呵,看来大家想的都一样。”焚道启笑了起来,他转过身,目光扫过一众蚀月者,感慨道:“当年,焚月神帝陨于魔主之手,我焚月界的屈服之中亦带着颇深的屈辱、不甘甚至怨恨。”

“而今,黑暗破界,魔光映天,这短短数月,每一个刹那都是我们历代祖先终生都不曾有的奢望。相比于此,曾经恩恩怨怨,秒如微尘。”

“如今。纵然只是出于折服与敬重,我焚道启,亦万般甘愿为魔主献祭余生!”

焚道启的言语相当的平静平和,而就是这种平和,溢散着让人几乎感同身受的无悔无怨。

“魔主引领我们走到这里,已是万世难报的天恩!该是我们,为魔主而战的时候了!”一个蚀月者高吼道。

阎魔界无人退,焚月界无人退……不同于皇天界,这是两大王界。

沧澜众海神尽皆瞠目,随之一个海神压低声音道:“这是……在唱双簧吧?”

“对,这种事,怎么可能!”另一个海神迅速附和道。

同为王界中人,他们极为清楚,王界最最惧的,便是断了传承。而身为王界神主,更是这个世上最惧死的一类人……因为他们的修为、地位都立于当世之巅,岂容轻易葬送。

更不要说十死无生的白白葬送。

“……”苍释天依旧不语,唯有眉梢一直在不断的跳动。

“不错!该是我们为魔主而战的时候了!”震耳的吼叫瞬间将海神的嗤声淹没。

“魔主对我等再造之恩,对北域救赎之恩,皆是百世难还!如今魔主临危,我们若是弃他而去……那与当年三神域那群对魔主忘恩负义的牲畜有何区别!”

“踏出北域之时,我便没打算活着归去。如今足踏东、南两神域,已是足傲平生。若能为魔主而死,纵万死亦无憾!”

祸荒界王祸天星目若燃焰,声音激烈中带着洒脱:“断绝血脉,将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但若今日因贪生而舍弃魔主,怕是更要被列祖列宗怒骂唾弃。”

他拍了拍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荒儿,今日我们父子不为祸荒,不为北域,只为魔主而战……怕吗?”

“怕。”祸荒少主点头,随之又缓缓摇头,眼神从所未有的坚定:“但若为魔主,再惧十倍,我也绝不后退半步!”

他转身,手臂高举,声若惊雷:“祸荒男儿,我们已在魔主的引领下创造了奇迹,见证了历史,纵死无憾。今日之躯,便为魔主而战!”

祸荒界玄者全身血气上涌,脸庞双目都变得赤红,齐声暴吼:“为魔主而战!”

声浪本就只在祸荒界的玄者之中,但下一瞬,便忽然随着血气,向周围极速的蔓延而去。

“为魔主而战!”

“为魔主而战!”

仿佛血火燎原,怒涛翻腾,高呼声转眼间已是震荡沧澜神域,再转眼,仿佛整个苍穹都在为之激荡。

“为魔主而战!!”

“为魔主而战!!!”

所有的北域星界,所有的北域魔人……他们的吼叫一声比一声坚定,一声比一声震魂。

他们的双拳在捏紧,魔气在缭绕。方才那明明无比剧烈的惊骇、恐惧、绝望,竟不知何时已烟消云散,他们的脸上、瞳孔之中,唯有如火焰般炽烈的战意与决绝。

沧澜神域在震荡,沧澜神域之外,无数沧澜玄者的目光投来,心中惊震,不知所措。

就如共同踏出北神域那天一样,所有的北域玄者,在这一天,这一刻再次打成了意志的统一。

而这一次,竟还要更加的快速,更加的震荡人心。

魔人齐聚,魔息浩荡……但,一方是绝不耻辱的退离,一方是十死无生的绝境,北域的王界、上位星界,甚至那些根本没有资格参与这一战的中位界王……竟无一人退离。

就连千叶影儿,都为之久久怔然,不敢置信。

在她原本的预估中,能有一半愿意留下,已是天大的难得……毕竟,接下来是真正的死境啊!

她一次又一次的确认,池妩仸的言语、魔眸之中,根本没有夹带丝毫的惑心魔魂,反而将身上自然溢散的魔媚气息都刻意的敛起。

“这……这是……”沧澜海神与神使们都有些仓惶的环顾四周,心中之震动无以言表。

身上背负着上位星界,甚至王界的传承与引领重任,却宁死都不愿舍弃魔主……这已根本不是“忠诚”二字可以诠释,简直是将“魔主”当成了不可亵渎和叛弃的信仰。

震撼与难以置信之余,被包缠于魔族的信念嘶吼之中,他们忽然开始觉得如芒在背,逐渐的,又有些无地自容。

随着那个宙天投影的公开,世上所有人都已知晓……就连历史也永远不会遗忘他们当年面对云澈的救世之恩,却是怎样的恩将仇报。

而这些北域玄者,这些亘古以来被他们定义为“罪恶”、“肮脏”、“天地不容”的黑暗魔人,却在用最直接,最震撼的方式,向他们诠释着何为以死相报。

他们的目光不经意间互相对视,随之,又不约而同的垂下。

第一次,连他们这些身居神界顶峰,制定规则的人,都翻覆着认知中“魔人”的概念。

“呼……”苍释天终于有了动静,他自语喃喃:“多么让人惊叹的凝聚力,多么让人艳羡的忠诚。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华贵奢侈的东西了。”

“主上,我们该怎么办?”最近的海神低声道。

“再不决定,就来不及了。”另一个海神道。

“……”苍释天抬眸看向了池妩仸。

感知他直直投来的视线,池妩仸目光转过,冲着他微微颔首,眸光淡淡,没有丝毫的冰寒或警告之意,亦未有停留,继续转眸看向群情激昂的魔族。

“呵,不愧是北域魔后,真是厉害啊。”苍释天神色一阵复杂,随之低念了一声他人听不懂的话。

另一边,六星神已是来到了彩脂身边。

为首的天璇星神紫菀向彩脂道:“小公主,你退,我们退。你若要留下,我们便随你留下。”

彩脂横了他们一眼,目光转向了云澈所在的方向,身上的气息已开始混乱激荡。

六星神已得到了答案。

众梵王和梵帝神使的心绪则要复杂的多。他们直接传音古烛:“古先生,神帝她会作何选择?”

“留下吧。”古烛淡淡道:“你们若是敢退,必承小姐震怒。”

众梵王神使再不敢多言,只能暗自叹息。

唉,可怜我梵帝神界,竟落得如此多灾多难之地。

“众位不要意气用事!”池妩仸一声轻喝,压下所有的嘶吼:“我北神域的核心皆聚集于此。你们可知若是你们都葬送此地,北神域还谈何未来!”

“魔后不必再多言!”阎天枭手掌一挥:“我们的手脚在自己身上,命和力量也都在自己身上。心意既绝,纵是魔后之令,也断不会动摇。”

“魔后,不必再规劝,请你下令。”焚道启正色道:“西神域的强大虽远出预料,但魔主是魔帝再世,是神迹之人!以我们之躯,加魔后之智,未必就不能守得魔主安然归来。”

“只要能撑到魔主安然离开宙天珠,到时,纵然以我们的尸体为障,也誓要保魔主遁离……只要魔主安在,我们就算死绝,北神域依旧有着无尽的希望!”

焚道启之言,群起共鸣,再次吼声震天。

“没错!”天孤鹄高喊道:“请魔后放心,我们就算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会甘心白死!一定会守到魔主归来……请相信我们!”

池妩仸目扫全场,许久,她终于重叹一声,徐徐说道:“既如此,那便倾我们所有人的力量和意志,死守到魔主归来。”

所有人的声音熄止,众魔人都是双手攥紧,额间青筋暴起……畏死,为万灵之天性。而当信念超越对死亡的恐惧,恐惧却反而会化做最澎湃无前的烈焰,尽情燃烧全身的血液。

池妩仸抬手,魔谕带着不可抗拒的魔威降下:“各界听令,即刻速归己处,将兵刃、玄器还有自身状态备至全盛。”

“释天神帝,立刻开启沧澜结界,并尽可能驱散沧澜神域外的玄者。”

“此战,要全力防守,若无命令,任何人不得擅出结界,更不能擅自强攻!”

“三刻钟内,所有神主重汇此地!神主之下退居后方,准备随时操控各界的玄器玄阵!”

…………

一连串命令之下,北域玄者四散而开,十方沧澜界风翻云变。

池妩仸穿过结界,走入王殿之中。

“阎一阎二阎三,你们暂不用留守此地,从此刻开始,随于本后身后。”她向三阎祖命令道。

千叶影儿也在这时走入,骤听此言,眉头一沉,迅速出言阻止:“等等!谁都可以动,他们三个不行!”

阎一阎二阎三刚站起身来,听到千叶影儿之言,又整齐划一的缩了一半脖子。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池妩仸道:“但他们三个,是最能震慑西神域之人,我需要带着他们……去会一会龙皇。”

千叶影儿眉梢一凛:“你要亲自……”

“那也不行。”千叶影儿依旧摇头:“至少要留一个。”

“好吧。”池妩仸顺她之意:“阎三,你留下。记住,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任何人,任何力量触及此地。”

“是。”阎三领命。

“让阎一留下。”千叶影儿道。

“……那各退一步。”池妩仸一脸的无奈:“阎二,你留下守护魔主,阎一阎三,你们随于我身后。”

“是是。”阎二领命坐回。

这次,千叶影儿没再说什么。

唯有阎三一脸的委屈。

“池妩仸,你果然厉害。”千叶影儿的眸光透着几分难掩的复杂:“坦白说,今天的局面,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不,”池妩仸却是摇头:“我说过,我没你想的那么能耐。他们愿意为魔主而死战,并非我强加给他们的意志,只是将本就存在于他们意志里的东西引导出来而已。”

“而且,”池妩仸唇角淡淡勾起,魔眸微现迷离:“这也是他应得的。”

“但代价,说不定是就此葬送北神域的全部核心,让北神域再无未来。”千叶影儿看着她的眼睛:“对你这个北域魔后而言,这应该是最不能接受的代价吧。”

池妩仸笑了笑,未置可否。

她们走出主殿,苍释天迎面而来,似早已等候于此。

“沧澜结界已经开启。”苍释天道。而这一次,他既未行礼,亦没有带上“禀魔后”三字。

“有劳了。”池妩仸淡淡而语:“传闻中,沧澜之力变幻万千,尤擅防御。这属于你们十方沧澜界的最终结界,纵然面对浩大西神域,想必也能惊艳于世。”

“其他不敢说,这沧澜结界,自是不会让魔后失望。”苍释天笑了一笑,忽然道:“魔后,我有一事很是好奇,还请魔后解惑。”

“哦?”池妩仸侧眸。

“如今局面,你北神域一方已几近十死无生之地。你却将这最重要的第一道防线,寄托于我沧澜神域的结界之上。”

苍释天似笑非笑,看不出什么神情:“你就不怕我临阵倒戈吗?毕竟,在西神域到来时大开结界,属于将功补过,我沧澜界纵被龙神界重惩,也至少能得以保全。而若是冥顽不灵,那可是要给你们北神域陪葬的。”

“魔后你应该清楚,我苍释天,可是个聪明人……遑论如此简单的选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