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绝境沧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局面变了,苍释天的姿态也明显的变了。

先前,他被迫屈膝于魔族,是为了保全自己,也让十方沧澜界不至于成为继南溟神界后的下一个靶子。

但现在形势大转,先前各种卑躬屈膝的他,反而忽然掌握了主动权……因为他掌控着沧澜结界。

他若是在西神域到来后大开结界,并落井下石,背刺北域魔族,对本就陷入死境的北域魔族将是一个极其致命的打击。同时,也将在这场剿灭魔族之战中立下大功,甚至可能足以抵消向魔族屈膝的罪孽。

非常明智,也非常简单的选择……简单到都不需要什么思索权衡,简单到连三岁小儿都不会有什么犹豫。

沧澜众海神、神使的心绪和眼神早已全变。他们都在等待苍释天的命令……那个必然的,甚至是唯一的号令。

但,魔主不在,作为魔族首脑的魔后,却偏偏对他毫无提防之意,更未有在这种危境之下对他施加诸如“梵魂求死印”这种强制控制,压根连任何言语和眼神上的警告之意都没有。

最离谱的,是连沧澜神界的控制权都没有强行夺过。

这勾起了苍释天颇大的兴趣和好奇。

毕竟,他所知所见的魔后,可绝不是这种“善人”。

池妩仸目无点波,声音幽然淡漠:“本后听闻,在南溟灭界后,你释天神帝是第一个愿意效忠魔主之人,不但未做任何反抗,还不惜早早的对南溟神帝出手,纳了投名状。”

“轩辕帝和紫微帝是从者,更易为人所谅。而你释天神帝如此果决果断,让本后深感兴趣。所以本后这段时日,也算是对你多有了解。”

“那魔后觉得我苍释天是何许人?”苍释天笑呵呵的道。

“一个不愿循规蹈矩的人。”池妩仸直接给出了答案:“听闻,你在求魔主收你为麾下犬马时,给了魔主一个很奇妙的理由,你说,‘这个世界太无趣了’。”

苍释天:“……”

“你的其他说辞,本后难以尽信。唯独这个看上去最不像理由的理由,本后却是相信的很,也颇为符合你这些年在神界的烂名。”

“尤其你这近一个月来,无论收缴南溟、轩辕、紫微的资源,追杀南溟的余孽,收集西神域的情报,你都是竭尽全力,且手段尽出,毫不留余地。”

“这些,在外人看来,似乎是在极力的想要表忠心。但实则……是你苍释天享受其中,因为这是你一直以来想做而不得的事,对吗?”

“……”苍释天的眼角一阵狂跳。

黑雾遮掩。他只能勉强捕捉到一抹若有若无的眸光。心间,却是陡然生出一股寒意。

眼前的北域魔后,明明一共也就和他有过不到十次照面,却仿佛已窥尽了他心魂的每一个角落。

恍神之间,池妩仸已从他身边缓步走过:“为帝这么多年,怕是这世上已难有能让你感到刺激的东西,这对你而言,未尝不是一种无处发泄的折磨。”

“所以,北域侵世,黑暗临空,诸天将覆之时,你的真的很兴奋。”

“既然这么喜欢刺激,为何不赌个大的呢。”

“是我赌,还是魔后在赌?”苍释天道。

“当然是一起赌。”池妩仸淡笑道:“不过我想,已带着满腔兴奋扎向黑暗,想要在有生之年目睹诸天翻覆的你,不会真的一夕之间,沦为如轩辕、紫微那般的庸帝吧?若是如此,那也太可惜了。”

“……”苍释天没有说话,唯有眼眸稍稍眯了眯。

千叶影儿的目光一直落在池妩仸的背影上:这个妖女,若是敌人的话……哪怕自损三千,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先将她弄死!

“对了,”池妩仸忽然停住脚步,侧首道:“沧澜神域的结界,有没有办法只以三成的力量开启。”

苍释天道:“当然。沧澜神力千变万化,怎么可能连这等最基本的能量控制都做不到。”

“很好,那么劳烦释天神帝过会儿去开启沧澜结界时,只释三分力量即可。”池妩仸道。

“为何?”苍释天皱眉:“若是之后想要再释出全力,还要不短的时间来重新开启,面对西神域的这个阵势如此,简直等同自掘坟墓。”

“你照做即可。”

魔音渺渺淡淡,却带着不容置疑,不容抗拒。

“好吧,既然是魔后之令,自当谨遵。”苍释天没再多说,挑眉领命。

…………

西神域六王界全部核心力量即将覆天而至,这个可怕的消息之下,无数的沧澜玄者慌乱逃窜,数不清的人影、玄舟如没头苍蝇般四散飞去。

轰隆隆隆……

随着阵阵轰鸣,一蓬蓝色霞光在苍穹绽放,随之,一个庞大结界缓慢张开。逐渐笼罩整个沧澜神域。

结界之上蓝光粼粼,乍看之下宛若一戳就破的水泡,让人难以相信这竟然是一个南域王界的最终结界。

时间快速的流淌,无法停止,一个时辰在不经意间便已掠过。

沧澜王殿,池妩仸终于转过身来。

最后的两刻钟,亦是最急迫的两刻钟,她却一直安静的守在这里,目光默默看着白光茫茫的宙天珠,没有瞬息的移开。

云澈没有提前走出,她也不奢望这样的奇迹。

背对宙天珠,背对云澈,池妩仸缓步走离,每走一步,眸中的魔光便会深邃一分,直至化作噬魂的深渊。

云澈,这些年,我与沐玄音共同看着你成长,共同教导你,共同被你一次又一次的触动,共同目睹你一次次或好或坏的蜕变……

她愿意为你舍弃守护一生的吟雪界,

我亦愿意为你……终结北神域的未来。

只求你能逃过这一劫,哪怕只有你一个人能逃出。

再理智的女人,也会任性……只要,那是足以让她任性的理由。

只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有一丁点的信心……两天的时间太久太久,若你能隔着两个不同的世界感知到我们所有的心声该多好……哪怕,你只是提早出来一天都好,

走出王殿,沧澜界的天空已是一片暗沉。

所有的神主早已聚于此地,无一退离,无一缺席。

只是,如此恐怖的阵容,却没有带起任何的力量涡旋。空气中唯有让人窒息的安静与沉寂。

北域玄者的目光全部转向了池妩仸。而沧澜玄者的目光,则是看向了苍释天。

“走吧。”

简单无比的两个字,却是拉开了一面撼动无尽星域的巨幕。

“走!”阎天枭手臂轻挥,声音中没有激动,没有悲壮,唯有平淡。

来到沧澜神域之西,面对向浩渺的西方,所有人的脸上都再也没有了恐惧……他们已主动将自己的半个身躯置入黄泉。

当死亦无惧,剩下的,便唯有战至最后一滴血的意志。

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一阵极不正常的空间震动从西方陡然传来……上一瞬间还遥在天际,下一瞬间便在眼前现出一座遮天蔽日的浮空之城。

轰!!!!!

乾坤龙城狠狠的撞击在了沧澜结界之上。

蔚蓝结界剧烈震荡,沧澜神域之外的沧澜土地瞬间翻覆数千里,飞石漫天。

若不是沧澜玄者早已被驱散,这一次的撞击,不知会造成多少生命的陨落。

撞击之后,巨大的浮空之城停在了结界之上的上空。在无数剧烈了数倍的心跳之中,一道道恐怖绝伦的气息带动着身影,传过沧澜结界,压覆于整个沧澜神域之中。

在神界,神主是巅峰的存在。成就神主,便可傲然藐视王界之下的一切,可在上位星界为王,可轻易决定一个中位星界的命运。

无数的玄者纵是做梦,都不敢奢望神主之境。甚至终生都无幸得见一个真正的神主。

而……最强大的西神域,六大王界的所有神主齐聚是何许概念?

那是一种常人永世都无法想象的骇世灵压。

强如十方沧澜界,都仿佛无法承受这股灵压而隐隐发颤。

“神帝,到底……”一个海神极力压低道。

“闭嘴。”苍释天低吼一声,而他抬眸之时,一直持续到方才的挣扎忽然不见了,眼瞳之中,忽然激荡起如火山喷发般的炽烈疯狂。

啊……

多么可怕的威压,简直要将人的灵魂碾碎。

多么沉重的绝望……沧澜界的破灭,所有反抗之人的死亡,是可以窥见的唯一终局!

而如果这都可以逆转,这都可以赌赢……

何其的疯狂……让人多么愿意用死亡来赌的疯狂啊!

他的眼珠在颤动,头皮在发麻,全身毛发在恐惧与兴奋中双重颤栗……他要做出一个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疯狂选择。

而仅仅只是做出这个选择,便已让他浑身激动到几近高潮。

这才是不枉的人生,这才是神帝该有的抉择……不,是享受!

浮空岛屿之上,龙白的身影缓步踏出,一双龙目睥睨而下。

神界十六帝,唯有一皇!

皇临沧澜,天威浩渺。那双居空俯藐的龙目之下,天地万灵皆化蝼蚁。

————

【又到乐我最不擅长的打架环节了……要我头发命了o(╥﹏╥)o】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