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1章 绝境沧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龙白身后,是五大枯龙尊者的身影。这五个凭空而现的恐怖存在,任何一个的龙息,都古朴磅礴的如同远古神灵降世。

而五个同时出现,宛若从远古刺穿时间与次元伸出的五指,将整个世界都纳入恐怖绝伦的威压之中。

枯龙尊者之后,是面色阴煞的七大龙神。再后方,是四十三龙君,和整整三百零八主龙。

很快,麒麟界、帝螭界、青龙界、虺龙界、万象界的五大神帝也缓步踏出,身后紧随的,又是数百个神主的气息。

十方沧澜界在震荡,整个南神域都仿佛在震荡……久久不休。

若不是提前一个时辰知道了对方的完整阵容,单单这个五个枯龙尊者,便足以让北域所有玄者惊骇欲死。

早早的感受到了绝望,又在绝望中选择以死相守,北域玄者再从未有过的重压之中,已然没有了恐惧,唯有攥紧的双手和死咬的牙齿。

“奇怪,”素心龙神淡眉微蹙:“他们竟已有准备。”

结界开启,沧澜玄者被明显驱散,北域魔人已是严阵以待……这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

而他们一个时辰前还在龙神界。乾坤龙城的存在,唯有历代龙皇和龙神知晓。这些北域魔人,没有理由预料到他们能到一个时辰后天降此地。

这样的疑惑,或轻或重的出现在所有西域玄者的脸上。

“魔族阵势,竟强盛至此。”龙一一声感叹,这与他认知中的北域魔族,可谓天壤之别。

“难怪。”龙二亦徐徐出声。他有些了然,为何龙白要不惜将他们唤醒。北神域如此阵势,击溃容易,若要全部剿杀,永绝其命脉,的确最好动用他们五人之力。

“情况和预想的大不相同,而且好像没有云澈的气息?”青龙帝忽然低声道。

“……无需多言,一切交给龙皇裁断。”麒麟帝提醒道。他的一双老目也在这时凝起异样的神光。

因为视线、感知中的北域魔人,他们的瞳孔之中折射的居然不是绝望与恐惧,而是让人心惊的煞气和凶狠。

青龙帝不再说话。

北域队伍的后方,池妩仸远远的看着,却并未向前。

“你在想什么?”千叶影儿道。

“第一个照面,由苍释天来。该说什么,如何做,我都已经教给他了。”池妩仸道。

千叶影儿眉头大皱:“你说什么!?”

“放心,他会做得很好。”池妩仸淡淡而笑:“我能感觉的出,他现在很享受……接下来会更加的享受。毕竟,那是和龙皇的正面交锋!没有什么,比这种场面更能满足一个真正的疯子。”

“拖。”笑意一瞬消失,池妩仸低沉的说了一个字:“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手段,拖延时间!”

而这时,沧澜界的上空,已是响起苍释天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苍释天大步向前,神帝之音在如苍穹倾覆般的威压之下,依旧震耳颤魂,他面带微笑,双手高抬:“十方沧澜界界王苍释天,已在此恭候龙皇大驾多时。就是不曾想龙皇殿下这次到访竟如此心切,不惜脚踏隐世多年的乾坤龙城,释天真是千般荣幸,万般惶恐。”

“哦,顺便见过五位枯龙尊者前辈。五位前辈不继续在龙神界枯坐,却反而赏面联袂而至,此等千古未有的殊荣,着实让我小小沧澜受宠若惊,哈哈哈哈!”

龙神界上下全部脸色微变,就连龙白都有了刹那的轻微动容。

乾坤龙城、枯龙尊者……这是西域五神帝都全不知晓的隐世存在。他们所有人都确信降临沧澜界时,对面会措手不及,如见鬼神,直至骇然失魂,未战先溃。

但情况却截然相反。

对方不但严阵以待,还一口喊出了乾坤龙城与枯龙尊者,仿佛早就对龙神界的一切隐秘都了如指掌。

更诡异的是,早知一切,他们竟没有退离,反而直面相迎!

看着众龙神,乃至龙白动荡的神色,苍释天嘴角在咧动……他寻遍认知,都找不到比这更爽快的反客为主!

龙白目光看着远方,无视着苍释天的存在,淡淡道:“云澈,滚出来吧。”

回应他的,却依旧是苍释天。他一声低笑,手臂一挥,前方的沧澜结界顿时荡起如水波一般的蓝色涟漪。

“龙皇殿下,若想见我们魔主,是不是该先问过这沧澜结界!”

“可悲可笑。”苍之龙神出声,灰蓝色的龙瞳中尽释着深深的鄙夷与怜悯:“给魔人当狗居然还当出了忠心,十方沧澜界以你为帝,简直辱及沧澜千古。”

相比于苍释天的昂然,众沧澜海神和神使却一个比一个局促不安……他们本认为苍释天会在龙皇面前大开结界,在这个最合适的时机立功折罪。

但,情况却完全不同。苍释天每说一句话,他们的心脏都会狂跳一下。若非对方是沧澜神帝,他们恨不能出手将他按翻在地,封死他的声音。

龙白的眼眸终于沉下,淡淡瞥向了苍释天一眼:“苍释天,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看在与你祖父的交情上。”

众海神和神使的目光“刷”的定在苍释天身上。却见苍释天嘴角一咧,慢悠悠的道:“本王不需要这个机会。”

这句话一出,再无丝毫的余地和退路。

“主上!”数个海神齐声惊吼。

“龙皇殿下!”站在苍释天右侧的覆澜海神踏步而出,急声道:“主上他绝非此意。他只是被魔族蛊……”

轰!!

一道蓝影骤闪,空间瞬断,苍释天的手掌携着蓝光,以手刀之势重轰在覆澜海神的喉咙之上,一声恐怖的巨响,覆澜海神的喉骨随着声音一起碎断。

这一掌快若流光,又凶狠至极,绝非猝然出手,而分明早已蓄势待发。

覆澜海神措手不及,被一击重创,其他海神与神使也无不骇然,根本连阻拦的意念都来不及生出。

“主……主上!?”

几个海神刚要向前,忽然一抹蓝光绽放,映入他们骤缩的瞳孔之中。

十方沧澜界的神遗之器——沧澜神珠!它在苍释天的手中蓝光流溢,仿佛蕴藏着一汪无尽沧海。

同样的蓝光,从倒在地上痛苦抽搐的覆澜海神身上释出。

作为沧澜界的神遗之器,沧澜神珠除了作为神遗之力的载体,亦有着类似梵帝神界的梵魂铃一般的霸道功能——那就是强行禁锢甚至收回海神身上的沧澜神力。

这也是为什么苍释天在外尽是烂名恶名,又第一个向魔族屈膝,沧澜界上下却从无人敢疑敢逆。

感知到身上的沧澜神力快速流失,覆澜海神用碎裂的喉骨发出颤栗的求饶声:“主上……饶……”

轰!!

苍释天一脚踩下,将覆澜海神的头颅完整的踩入下方铺就沧澜神域的玄石之中,唯余半截身体在外抽搐挣扎。

猩红的血液在脚下快速的蔓开,苍释天没有移身,就这么踏在覆澜海神的头颅之上,嘴角勾着让所有海神遍体生寒的淡笑:“本王的手下,居然也会有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可惜啊。”

他转首,向一众脸色泛白的海神道:“再有这样的东西,就直接宰了,无需向本王请示,懂了吗?”

“……是!”众海神的喉管仿佛也被轰断,回答的一个比一个艰涩。

“万分抱歉。”苍释天仰首,笑呵呵的道:“随手处理了个吃里扒外的蠢货,让龙皇殿下和诸位贵客见笑了。”

“释天神帝,”宙虚子的声音传来:“你如此,坑害的不仅是麾下海神,更是葬送着传承了数十万载的沧澜一脉。你究竟所图为何?”

“嘿!”苍释天低笑道:“宙天神帝,本王是忠犬,你是丧家之犬,既为同类,当惺惺相惜,又何必站出来乱吠呢。”

“……”宙虚子一声叹息:“看来,是无药可救了。老朽今日,便只能将你与这些黑暗孽畜一起埋葬!”

“就凭你!?”苍释天反唇相讥。

龙白抬首,再不看苍释天一眼,那宛若天谕的震世之音重复着先前的言语:“云澈,滚出来。”

终于到来,龙皇的皇谕不是强攻,不是破界……而是直指云澈。

“看来龙皇殿下终究是年纪大了,这耳朵也不太好使了。”苍释天继续说着让众海神胆战心惊的言语:“要见魔主,先问过这沧澜结界!”

“来!”他手指抬起,直指后方的龙神:“快让本王见识见识,你们这群所谓的龙神要用多久才能破开这沧澜结界!本王着实期待的很。”

“呵!”绯灭龙神不屑冷哼:“区区结界,也配让我等出手?”

“殿下?”他看向龙皇。

龙皇微微点头。

轰——

绯灭龙神一声令下,后方四十三个龙君同时出手,那一瞬间释放和翻腾的龙气,瞬间卷起一阵可怕的宇宙风暴。

嗡————

在龙神界,修至神主境八级,方可为龙君。

这四十三龙君中,十九为九级神主,二十四为八级神主,当他们的力量同时轰击在一个结界之上时……

仿佛有亿万口天钟在大半个南神域震响。

沧澜结界震荡,激起数十道扭曲的涟漪。

龙君之后,三百零八主龙也已扑至,三百零八股神主之力紧随而上,再一次带起碎耳裂魂的撞击之音。

苍释天未动,阎天枭亦暗中抬手,阻止任何人向前……他自己亦不明白,为何魔后会下令在对方强行破界时,不得去封固和维持结界之力。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