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绝境沧澜(八)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池妩仸之言,让众龙神内心、神情都毫无动荡,只觉得可笑。

白虹龙神鼻子轻哼,刚要出声嘲讽,忽然全身一寒,呼吸骤滞。

七龙神的目光同时转过,看向了龙皇。

他的脸色变得阴沉,全身竟散发着一股虽极力压制,但依旧骇人之极的怒意……这股怒意并非一闪而逝,而是持续到此刻都没有散去。

他是龙皇,神界唯一的皇,整个混沌空间最至高无上的存在。最强大的实力,最尊崇的身份,数十万载的寿元以及与之相匹的阅历和心境。

哪怕万岳崩前,诸界碎灭,亦不会让他有丝毫的动容。在他面前自得、嘲讽者,也带不起他心魂丁点的波澜,因为那只是无知无谓的笑话。

说龙皇不配与某人相较?在任何人看来,这世上简直再没有比这更强行,也更愚蠢低劣的嘲讽,根本连让龙皇动一根眉毛的资格都没有。

但……

咔!

咔!

清脆到颤心的声音,赫然是来自龙皇紧攥的指间。

“……!!??”众龙神、龙君、主龙、神帝的目光在龙皇的脸上、手上来回切换,心中一片震惊和难以置信。

“??”五大枯龙尊者也是眉头微皱。

身为至尊龙皇,竟会因如此低劣言语而动怒?

白虹龙神足足懵了数息,才猛的醒神,本欲出口的淡淡嘲讽也变成了怒斥:“笑话!我龙神界会畏惧区区魔主!”

“哦?”池妩仸斜眸:“果然不止龙皇,连龙神也都是一群惺惺作态之辈,有脸皮做却没脸皮认,不愧是一丘之貉呢。”

“为赶我族魔主不在的时机,不惜连乾坤龙城都用上了……又何必强撑着这般嘴脸贻笑世人呢?”

“呵,呵呵!”白虹龙神不屑而笑:“魔后,你们怕是忘了,你们所谓的魔主云澈,当年若不是承蒙我族龙后慈心收留,早已死无葬身之地!如今又哪来的脸面在我……”

嚓!!

这一声震响,响亮的仿佛龙皇将自己的指骨生生捏断。

白虹龙神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身体忽然发冷,冷到颤抖,冷到后面的话愣是无法说出。

而这种直渗龙魂的寒意,居然是来自龙皇。

苍之龙神一脚踢在了白虹龙神的小腿上……所有龙神中,也唯有他在前段时间朦朦胧胧的察觉到了些什么。但,龙皇讳莫如深,他岂敢妄言半个字。

白虹龙神回头,一脸的茫然失措。

“哈哈哈哈哈!”

苍释天大笑声传来,似乎为了配上刚刚自封的“狂犬”之名,他这次笑的格外张狂:“笑话!魔主何许人物?他身负邪神传承,又得魔帝之遗,还有天毒珠认主……那可是创世神、魔帝和真正的玄天至宝!”

“神君境的玄力,却有着堪比神帝的魔威!年龄也才区区半甲子!当世谁人能比,谁人堪比?龙皇?哈哈哈哈,在魔主面前,也不过是一头活了三十五万载的老虫子而已。”

龙神界上下全部面露愠怒,但龙皇情绪诡异,他们一时无人擅动。

苍释天继续道:“说起来,我神界无人不知的两大仙姝,龙后与神女。神女殿下已为魔主的禁脔,而龙后……嘿,若是魔主早生几十万年,哪还会轮到你龙皇!怕是宁愿给魔主做小,都不会屑于看你龙皇一眼。”

砰————

龙皇周围,数十里空间猛烈膨胀,几欲炸开。

身后的枯龙尊者、龙神、龙君都被直接震退半个身位,他们看向龙皇,随之全部呆滞在那里。

龙白那张白净面孔此时竟是青黑一片,而且他的唇角、鼻梁、眼眉……乃至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抽搐,颤动。

他身周的空间亦急剧的扭曲着,那可怕的怒意若是一旦真正失控,必会让这周围无尽空间直接崩塌。

“殿下?”素心龙神眉头大皱。身为混沌之皇,龙白有时数千载都看不到一丝表情动荡,此刻这般模样,她更是从未见过。

世人皆知龙后是龙皇最大的逆鳞,但不过区区几句妄言,再怎么也不至于……

看着龙皇剧变的神情和几乎要暴走的怒意,苍释天怔了一怔,随之眼睛瞪大,嘴唇抽动,然后疯癫一般的狂笑起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番话,是池妩仸传音予他,他本以为涉及龙后,或许能稍稍刺激到龙白……但也只能是稍稍刺激,不过也足够让他满足。

怎么都没想到,他竟是让堂堂龙皇恼怒成如此难看的模样!

他双臂抬起,十指成抓,五官绽开,毛孔齐张,直笑的全身发抖,几乎要背过气去。

他压根都不知道,自己方才之言,每一个字,都如这世上最狠毒的刀子,精准无比的刺入龙皇心脏之中最不能碰触的部位。

来自苍释天的狂笑实在太过刺耳。龙一一声失望的短叹,道:“龙皇,不要失了威仪。”

龙五同样语带失望:“身为龙皇,当万劫于前而不惊。不过宵小之徒的几句污言,何至于此。”

“混账东西!”

青渊龙神一声怒吼,猛的向前,右手之上陡现青色爪影……但他的身前忽然现出一个苍白的手掌,定定按在他的心口之上,生生阻下了他的身势。

出手之人,赫然是龙白。

他身周空间的扭曲停止了,脸色似乎也恢复了正常,唯有那只横在青渊龙神身前的手臂荡动着一股极其骇人的气浪。

青渊龙神连忙后退两步,再不敢擅动。

手臂缓缓垂落,龙白抬首,双眸之中再度射出如高天炽日般的神光:“云澈现在何处?”

声音平淡,难辨情绪。

“啊呀,龙皇不必这么忌惮忧心。”池妩仸缓悠悠的道:“本后倒是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魔主大人虽已在全速赶至,但奈何离得太远,要归于此地,至少还要五六个时辰。”

“所以不得不说,你此次处心积虑的避开我们魔主大人,着实成功的很,足足避开了五六个时辰!”

“不过!本后倒要看看……”池妩仸声音骤冷,身上黑雾升腾,周围空间千里阴寒:“这五六个时辰的时机,你龙皇最终能抓住几分!”

“哼。”

冷淡无比的一声轻哼,龙白俯视沧澜,龙眸威若天倾:“好,很好。那我,就等他六个时辰!”

此言一出,无论西域玄者还是北域玄者,全部惊立当场。

“龙皇殿下!”绯灭龙神转身急声道:“魔后此人心如毒渊,满口妖言。你不要被她……”

“闭嘴。”

淡淡喝声,却是让绯灭龙神的声音再无法发出。龙白依旧冷淡的声音却莫名让他心魂冷寒:“莫非你以为,区区魔后,也配惑得了我?”

绯灭龙神全身一紧,连忙道:“不!绯灭绝无此意。”

“龙皇……”龙一开口,但只说两字,便同样被龙白打断。

“不必多言。”龙白声音微沉:“一众黑暗孽畜,岂配损我龙神一族半丝威名!既然他们自认为我忌惮那所谓魔主,那我便等他滚回来。”

“龙皇所言不错!”万象神帝反应极快,立刻朗声附和道:“黑暗孽畜终究是黑暗孽畜,莫说六个时辰,就是六百个时辰,他们又能如何?”

“没错。”螭龙帝道:“那就用这六个时辰,碾尽他们这最后的可怜自尊。一众肮脏魔人,也配玷污龙神界之名!?”

两大神帝附和,加之龙皇那骇人的气场,再无人敢多言半字。

“哦?”池妩仸抬眸幽幽瞥了龙白一眼:“龙皇,何必为了那点可怜的尊严委屈自己呢?万一我魔主大人归来后扒掉了你的龙皮,你岂不是更威名颜面扫地?到时,后悔可就晚了。”

龙白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冷冷道:“这六个时辰内,谁都不许出手。违者格杀!”

龙皇天谕,字字万钧。

这可怕,甚至有些失智的皇令之下,所有人噤若寒蝉。别说出手,无人再敢向前一步。

“怎么回事?”翡之龙神低声道:“难道,龙皇被魔后无声侵魂?”

“不可能。”素心龙神道:“不过,龙皇的确有失理智……颇为怪异。”

“这些黑暗孽畜,一定会趁着这六个时辰寻隙遁走。”

“不会。”素心龙神淡淡道:“他们若是想逃,早在我们到来之前便已四散离开,而不是严阵以待。”

“不要多想了。”苍之龙神提醒道:“龙皇此举,必有其深意,遵命即可。”

龙白背对沧澜,冷视虚空,而他的双手十指依旧呈现着攥紧状态,似乎从未松弛过。

他忌惮云澈!?

他不如云澈!?

天大的笑话……天大的笑话!!

他要向云澈,向世人……更要向神曦证明,云澈只配在他的手下挣扎、哭嚎、绝望,然后死!

对,要让他尝尽这个世上最残忍的痛苦和绝望!

摧残他的躯体,踏灭他的尊严,杀尽这些他所有的黑暗羽翼与希望!

而若是这些不能让云澈亲眼看着,又怎能给予他最极致的绝望!

“好,”池妩仸身上黑雾缓下,冷然道:“希望六个时辰之后,魔主大人归来之时,你不要后悔。”

说完,她转过身去,抬步走离。

“魔后。”阎天枭和焚道启迅速向前,目光殷切……他们身后,所有北域玄者的目光都集中于魔后身上,心中波澜无尽。

“你们守于此处,静候魔主归界!”池妩仸的魔令传下,结界之外的西域玄者亦听得清清楚楚:“这六个时辰内,没有本后的命令,谁都不许擅离擅动!”

“是!”众皆领命。

六个时辰……魔后寥寥几语,如不可思议的神迹一般,竟从龙皇手中轻而易举……至少看似很轻易的争取到了整整六个时辰!

他们太过清楚,这六个时辰对北域,对还在宙天神境的魔主意味着什么。

“你们也守在这里。”池妩仸声音低下,向阎天枭和焚道启道:“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举动,更不要乱言。避免一切可能惊扰到对方的举动……安然度过这六个时辰。”

阎天枭和焚道启同时默然点头。

苍释天刚要开口,耳边便已传来池妩仸的声音:“苍释天,你果然没让本后失望。”

“魔后还有何指示,请尽管吩咐。”苍释天腰肢弯下,言语之间,竟带着一丝谄媚:“本王既已自封魔主的狂犬,那也自当为魔后的狂犬。”

到了如今,他已是无比甘心的对池妩仸言听计从。

池妩仸看了一眼上空,沧澜结界之上,那道宛若苍穹断裂的裂痕依旧横亘其上,触目惊心。

苍释天察言观色,领会其意,咧嘴道:“魔后高明!以三成力量的结界惑其心。如今又争取到六个时辰,足以将结界的力量暗中从七成补充到十成,倒是便可……”

“不,”池妩仸却是否决:“保持结界不要有任何变化,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控好剩下的七成力量,让其处在……随时可瞬间释放的状态。”

“?”苍释天面露疑惑。

“……”池妩仸嘴唇微动,淡淡说了四个字。

霎时,苍释天双眸精光爆射,口中低嚎:“魔后高明,魔后高明啊……哈哈哈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