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绝境沧澜(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苍释天领命而去,留下一众海神神使面面相觑。

“怎么办?”一个海神低喃道。

就在他们脚下,覆澜海神正趴在血泊之中,半个身体嵌入地面之下,已是气若游丝。

他身上的海神之力已被强行收回,极度的虚弱之下,已是连起身都不能。

以苍释天那极尽癫狂的状态,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敢将他救起,否则,搞不好怕是要同样的下场。

“还能怎么办?”另一个海神一声叹息,然后咬牙道:“有第二个选择吗!?”

当然没有。

池妩仸脚步缓慢,雪容幽淡,她的魔眸不经意间飘向王殿的方向……她很想再去看云澈所在的宙天珠一眼,却注定不能临近。

虽然有着整整七道结界隔绝,但,在外的可是龙皇与西域众帝,注意力一旦被引过去,依旧会有被察知到的可能。

金发飘舞,千叶影儿已是来到了池妩仸身前,从池妩仸的脸上,她看到了太过稀奇的凝重与黯淡。

“没有后招了?”她问道。

“还有半个,”池妩仸道:“但应该也只是杯水车薪。一切,终究还是要等待奇迹。”

两人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先前,她们总是想要缓下云澈心中那躁如烈火,为之可不惜任何风险与代价的复仇之念。此刻,却又无比希望他能急不可待的早些离开宙天神境。

一阵清新的香风轻掠,彩脂娇俏的身影来到了两女身前,抬眸看向池妩仸。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很认真的问道。

池妩仸微微而笑:“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一时半会难以说清。而且你现在还小,还是不要了解的太深比较好。”

顿了顿,她补充道:“我说的是年龄。”

“……不说算了!”彩脂转眸便要离开。

千叶影儿冷冷出声:“你的夫君把人家的龙后给睡了,还是在龙神界,在他眼皮底下睡了整整一年,就这么简单。”

“……?!!”彩脂星眸睁大,半天说不出话来。

“哼!”千叶影儿哧声道:“果然越是看上去圣洁的女人,背地里越是个骚货。”

她语带恨恨。今日危局,云澈的错她可以无视,但“龙后”必须要背一大半的锅!

彩脂转眸,冷冷盯她一眼:“那也比不上被搞了六千多次的所谓神女。”

“……”千叶影儿金眸眯起:“哦?长进了呀。”

“这种时候,你们两个消停点。”池妩仸抬手按了按眉心,然后向彩脂解释道:“龙白强行调动西域所有王界神主,唤醒枯龙尊者,动用乾坤龙城,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将我北域魔族一网打尽,而是为了向云澈泄恨,同时也是泄妒。”

“所以,将他这些深积的恨意和妒意引出来,引到几近失控,再告诉他云澈五六个时辰后会回来,他便会乖乖等到那时候……毕竟,若不能当着云澈的面将我们碾杀,他发泄的快感可是要大打折扣的。”

彩脂的胸脯一阵颇为剧烈的起伏,然后忽然道:“为何不多说几个时辰?”

“过犹不及。”千叶影儿道。

“没有问你!”彩脂冷斥。

“(ˉ▽ ̄~)切~~”千叶影儿撇唇。

池妩仸淡淡道:“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六个时辰为其中位数,会在无形间投映契合一个人心理上的平衡点,既不短,又易被接受。若是贪心,只会起反效果。”

“???”彩脂完全没有听懂。

“彩脂,”池妩仸缓声道:“六个时辰后,恶战必定拉开。到时,便要多为依仗太初龙族了。”

“这个无需你提醒,”彩脂说道。此举,虽无异于将太初龙族连累葬送,但如此处境之下,已容不得这类矫情。

“我有一个要求,你们必须答应。”

“嗯?”池妩仸看着她。

“宙虚子……必须留给我!”

低缓的言语,冷漠的眼神,却是携着不容拒绝的坚决,以及锥心刺骨的恨意。

“好。”池妩仸轻轻颔首。

————

吼!!

龙吟震空,紫光幻灭,庞大无际的宙天神境仿佛刚刚承受了一场浩大的灾难,每一缕气息都在混乱激荡,许久才艰难平息。

“成功了!云澈哥哥你成功了!”

女孩欣喜的声音如天籁般响起,水媚音猛的扑在了云澈的身上,两条光洁细白的腿儿盘上他的腰际,一双玉臂抱紧他的脖颈,欢笑着不愿松开。

“呼——”

长长吐了一口气,云澈睁开眼睛,他顾不得脸上、身上那如雨的汗珠,嘴角也露出了自进入宙天神境后,最欣然满足的一次笑意。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进入宙天神境之前,他要完成方才的画面,必须以自损为代价。

如今,是第一次可以在不超灵魂负荷极限的状态下完整成功。

时间上,也只用了两年多。

很好,如此一来……

他双手合在水媚音娇软的腰上,惬意的闭上了眼睛:“这都是你的功劳。若不是你,我自己再来个一百年都做不到。”

“才不是,是云澈哥哥自己很厉害。而且我……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水媚音颊染粉霞,柔音绵绵。

“啊!”

忽然一声轻吟,她已被云澈挟着玉腿扑倒在地上。

云澈斜起嘴角,露出恶狼般的眼神:“那么,该怎么谢谢我的小媚音呢。”

水媚音舌尖轻吐,娇声道:“你这种时候,比黑暗魔主还像个大坏人。”

“我本来就是坏人!”云澈神情和眸光愈加淫邪:“而且可以坏到你想象不到的程度……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他上身猛的俯下,动作过于剧烈间,颈间的三色琉音石中,形似小拳头的那颗垂落在水媚音莹若月牙的锁骨上,被云澈的下巴不轻不重的触到。

“爹爹,不可以沾花惹草!”

云无心带着童稚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让正欲行禽兽之事的云澈顿时窘在那里。

水媚音小手掩唇,“噗嗤”出声。

云澈手指带起那颗拳头状的红色琉音石,然后忽然怔在了那里,定定看了好一会儿。

“云澈哥哥,怎么了?”水媚音小声怯怯的问。

“呃……”云澈不知为何竟面现窘态,然后道:“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

“就是……就是……”云澈老脸微微泛红,嘴角抽了抽后,才有些艰难的说道:“当年,我们宙天界相遇的时候,你是十五岁,其实……也就比无心大了四岁而已。”

水媚音:“……”

“所以……”云澈的喉咙狠狠“咕嘟”了一下:“等一切结束,我带你见无心的时候,你千万不可以告诉她这件事!而是要说你已经三千多岁了!”

水媚音眨了眨眼睛,看着云澈那极为认真、窘迫,还带着几分担忧的样子,不禁又“噗嗤”出声,笑了好一会儿,才安慰着道:“好,知道啦。”

云澈不自觉的起身,拿着手中的琉音石,又一次怔在那里。

“娘亲还让我告诉爹爹,以后在外面偷偷和其他阿姨做奇怪的事情时,千万小心不可以碰到这颗琉音石哦。”

云无心向他“介绍”这颗红色琉音石时所说的话语回荡在耳边,让他不自禁露出微笑。

“我感觉,”他忽然轻语:“无心在喊我,她想让我早些离开这里,早点和她团聚。”

水媚音也直起身来,靠着他的肩膀:“离宙天神境关闭,应该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既然这么想念她,那我们就早些出去,这样禾菱姐姐也不用那么辛苦。”

“嗯!”云澈点头,轻轻放下手中的琉音石:“再修炼最后三个周天,应该便可以完美驾驭。到时,我们就提早离开。”

————

对北域玄者而言,这是他们人生中最短暂的六个时辰。

转眼即逝。

奇迹没有发生,池妩仸的眼眸,也在这时重凝深渊。

“这十方沧澜界,要变成血潭了。”千叶影儿低语道。

“别忘了我之前对你说的话。”深深看了千叶影儿一眼,池妩仸走向前方。

“……”千叶影儿没有回答。

沧澜结界之外,气息开始躁动起来。

“龙皇殿下,六个时辰已过。”苍之龙神道。

“……”沉寂了整整六个时辰,始终一动不动的龙白缓缓转过身来,一双龙眸扫向东方。

“云澈呢?”

短短三个字,却如覆世阴云,暗沉沉的压向整个沧澜界。

“神域如此浩大,魔主所去之地又极为遥远,五六个时辰也不过是本后预估,有所偏差再正常不过。”

池妩仸的声音与身影由远及近,直面龙皇天威,她的语态依旧幽淡如魔潭:“龙皇既已等足了六个时辰,又何妨再多等少许。”

“龙皇,情况不对!”

素心龙神忽然出声:“若是云澈当真在全速赶来,气息必然极大幅度的释放。但,刚才几个时辰,我调动了南神域,甚至东神域南境的几乎所有眼线,遍寻周边无数星域,都根本没有哪怕一缕云澈的气息。”

“很有可能,他们等在这里,根本不是为了等云澈!而是在用某种特殊手段知晓了我们的阵势,以及枯龙尊者与乾坤龙城的存在后,自知不可抵抗,十死无生,为了给云澈争取足够逃回北神域的时间,而用这种方法拖住我们!”

素心龙神这番话虽非实情,但大方向上倒是无错。

在最初那几近失控的暴怒后,龙白早已平静了下来。但他亲口说出等六个时辰,以他龙皇之尊,哪怕清醒后深感不妥,也断不会出尔反尔。

六个时辰已过,他庞大的灵觉范围却毫无云澈的气息。耳边素心龙神的话,让他心魂间怒意再生。

“你在耍我?”龙皇的视线,第一次定格在池妩仸身上。

若非对面是北域魔后,单单这视线的直视,便足以让对方瞬间魂溃。

“呵呵,”池妩仸在这时忽然笑了起来,笑的诡异而妖媚,声音亦变得无比酥软悠然:“我们的魔主大人,现今应该已经安然回到了北神域,你现在就算用乾坤龙城去追,也是不可能追上了。”

“……”龙白的双眉如利剑般沉下。

“龙皇大名,万载之前便如雷贯耳。如今一见,竟只是个愚蠢的草包,本后不过三言两语,便乖乖杵在那里六个时辰,本后养在魔潭里的那几只宠物都没你这么听话。”

龙皇神情未动……但池妩仸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瞬间引爆了灭天之雷。

“如你这般草包龙皇,怪不得……龙后要送你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嗡————

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之中,仿佛有万道天雷同时炸开。

龙白的脸色瞬间变成骇人之极的青黑色,爆瞪的龙瞳几欲炸开。

轰!!!!

空间碎崩,无尽的怒意带动着龙气失控爆发,将身后的龙神、龙君,甚至五大枯龙尊者都狠狠震开。

而龙白……身为龙神之皇,西域引领者的他,竟是在所有人的难以置信与措手不及中猝然出手,直轰而下。

一声震天般的巨响,龙白之爪重轰在疮痍遍布的沧澜结界之上。

砰……嚓!!

一击,仅仅一击,世间最极致,最恐怖的力量下,沧澜结界直接崩碎,苍蓝碎片漫天飞散。

龙白的右臂现出一只巨大的苍白爪影,带着恐怖绝伦的龙威与煞气撕向池妩仸。

人们还未从池妩仸那句话带来的震撼与懵逼中回神,对龙皇的猝然出手根本反应不及。但池妩仸早有准备,魔影无声而掠。

轰————

龙皇出手,弹指皆为天灾。

沧澜神域瞬间崩开无数的沟壑,一众魔人被远远震开。灾厄之中,池妩仸的残影被瞬间摧灭,她的真身现于上空,一声低喝:“开!”

叮!

苍穹之上,沧澜结界散灭后的碎片正在混乱飞散,却在这时,忽然又弥漫过一道浓郁之极的蓝光。

失措中众龙神甫一看到这抹蓝光,先是愣了一下,随之脸色齐变,齐声惊吼:“龙皇!”

惊声之时,他们连思索都来不及,疯了一般的前冲。

但……

这六个时辰,苍释天没有在任何人的视线之中。因为他一直在沧澜核心,死死秉控着沧澜结界的力量,让它如池妩仸所言的那般,处在一个随时可瞬间释放的状态。

砰!

沧澜结界重新形成,将沧澜神域再度牢牢封锁其中。

七大前扑的龙神狠狠的撞在重新开启的沧澜结界之上。

结界之外,是全部懵逼当场的西域玄者。

结界之内……是周身煞气四溢的龙白。

西域的总统领,就此一人,与整个庞大的西域队伍隔绝。

苍穹之上,响起池妩仸冰冷锥心的魔令:

“杀!!”

魔鸣撕心,光线骤暗,那一瞬间,阎一、阎三、阎天枭、劫心、劫灵同时攻向落单的龙白。

后方,千叶影儿、千叶秉烛、千叶雾古、古烛的力量亦轰然爆发,直覆而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