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6章 穿心(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震惊、恐惧、冰冷……在所有北域玄者心间极速蔓延,膨胀。

北域的核心力量,可是曾经横扫东、南两神域,尤其阎祖、梵祖,更是超越大部分神帝的存在。

所有人齐上,对面只有一个龙白……却被他直接摆脱压制。强大的太初龙帝一瞬溃败,一众蚀月者和焚月神使更是一击全溃,更有一个蚀月者被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的直接碾杀。

这是他们先前绝对不可能想象到的画面与结果。

龙皇再强……又怎会强到如此地步!

暗空之上,龙爪再次抬起,向阎魔界所在猛然罩下。

那一瞬间,所有阎魔、阎鬼都在极度的惊惧中感觉到……那是一种从未有过,完全超出想象和认知的重压,仿佛是九重天穹当头覆落。

“退开!”

没有任何人一个人释出抵御和反击之力,从阎魔到阎鬼,他们的第一意念,全都是遁逃。

这时,又一声震天的咆哮传来,一只巨大的苍蓝狼影从空中扑至,狼影之下是彩脂黑气升腾的娇小身影,手中天狼魔剑重轰龙白之爪。

轰隆!!

沧澜神域再遭劫难,苍蓝狼影扭曲破碎,彩脂身影远远飞出,直飞三十多里才堪堪停滞,而龙白之爪亦被狠狠撞开。爆鸣声中,众阎魔阎鬼四散横飞,但好在无人受到重创。

高空之上,池妩仸双眸紧凝。

从龙白的身上,她看到了远比他的龙躯还可怕的东西。

龙神神魂!

龙神之魂的强大之处,在于震慑。足够强大的龙神之魂,能够瞬间震溃一个人的斗志、乃至意志,让其在恐惧中破胆颤栗,甚至想要跪地臣服,再难凝聚战意和力量。

强如阎祖、梵祖,都明显受到了震慑,任由龙白挣脱压制。

蚀月者和阎魔,更是戾气全无,一心逃遁。

最惨的是太初龙帝……同为龙族,它受到的震慑无疑最为直接,方才的撞击,它根本连三成的力量都没有释出,便一败涂地。

这就是龙神神魂的可怕!在和绯灭龙神交手时,她便已深深领教……那时的绯灭龙神,硬是在龙魂被她残噬的状态下,将她生生重创。

这亦在告诉她,云澈在南溟神界时,轻而易举的压制、虐杀了灰烬龙神是何其了不起……甚至可以说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这或许也是他一直以来从不惧龙神界的最大原因。

当年在蓝极星外,云澈以神王境的修为,便以龙神神魂,生生震溃了一众神帝,从而得以逃脱。

云澈的龙神神魂是来自太古苍龙的源魂,层面可谓极高,绝对要在龙白之上。但他自身魂力太弱,这种层面的震慑,根本持续不了太久。

而龙白,他的龙神神魂比不了云澈,却绝对横压世间万灵。

而且,他的魂力何其庞大,宛若无际沧海,这种霸道绝伦的震慑,难以估量能持续到多久。

池妩仸的眼瞳一点点变得幽邃,直至黑暗到无比骇人。

若是水媚音在,可以以无垢神魂驱散这种震慑。

若是云澈在,甚至有可能在短时间内造成反制。

但偏偏……他们两个都不在。

而她的涅轮魔魂虽然层面极高,但其强大之处在于残噬和控制。

但这般局面……也只能通过层面压制,来进行强行驱散。

池妩仸幽暗的媚眸缓缓闭合,又猛的睁开。

放大到极致的瞳孔之中,映出了一个扭曲的魔影。

而这个魔影竟在同一时间,无比诡异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瞳孔,以及心魂之中。 他们的心魂之中,亦传来池妩仸沙哑而悠远的低念:

“这世上,唯有魔主值得你们敬畏。而龙白,不过是一条魔主必杀之龙!”

池妩仸之音,字字如魔钟震魂,震散了他们瞳孔中的惊惧……重燃着他们的信念与战意。

“嘶……啊!”

阎一一声尖利的怪叫,忽然如发疯的恶鬼一般扑向了前方的巨大龙躯。

刚才数息,他竟然有了那么些许的恐惧,压制龙白的气息亦为之松动……这对他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中的奇耻大辱!

这时,池妩仸的魂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千叶古烛苍释天,你们全力压制!”

“阎一阎三阎帝阎舞强袭!”

“彩脂,让太初龙族后撤!”

“众魔女准备封锁!”

“其他人,全部退后,不得参战!”

冗长的命令,却是在魂音之下一瞬传达。

所有人齐上,自然更有可能在结界破碎前诛杀龙白。

但龙白先前的意图暴露的极为明显,他摆脱压制之后,强攻的是蚀月者和阎魔……池妩仸快速权衡,终是选择了尽力保全阎魔这一层面,只让十级神主强杀龙白。

阎一阎三直扑而上,刚一靠近,巨大龙尾已横扫而至。

龙皇之力与两大阎祖之力又一次正面相撞……结果一模一样,阎一和阎三被远远扫飞,但这一次,被打飞的是暴怒的两阎祖。

“就特么你会变身是吧!”阎一目光狰狞,咬齿欲碎:“老子也会!”

“嘶啊!!”

阎一阎三同时一声刺耳之极的嘶叫,他们的后背皮肤绽开,露出骇人的枯骨,大蓬黑雾从中爆出,随之竟在他们的身后凝化成一个巨至百丈,宛若实质的恶魔之影!

这恶魔之影的样貌,像极了北神域记载中,那远古的阎魔!

“老子撕了你!!”

他们的吼叫凄厉、狰狞了数倍,所罩下的鬼爪,也带上了来自阎魔深渊的灭绝之力。

嚓!!

两大阎祖的鬼爪同中龙躯,但这一次引发的却不是力量的爆鸣,而是刺耳到让人几乎心脏崩裂的撕裂声……因为,那是龙皇之躯被撕裂的声音。

两只阎魔鬼爪深深陷入龙躯之中,在猛烈划动间,撕出数道喷射的血箭。

虽然,相比于龙白的万丈龙躯,这只是微不足道的轻伤……但,龙皇之血上一次淋落于空气是何时,连龙白自己都已不记得。

因为这个世上能让他仅仅只是流血的力量,都太少太少。

“龙皇!”

结界之外,众龙神无不心惊,轰击结界的力量更是暴增,沧澜结界每一个瞬间都承受着无数次的凹陷与震荡。

龙白的反击转瞬而至,随着虚空的崩裂,他的龙尾带着那层诡异的白芒隔空重轰在阎一阎三身上,将他们干枯的躯体打得剧烈弯折,带着阎魔之影翻滚横飞出去。

但马上,他们翻滚中的黑影又猛然坠下,带着犹胜之前的怨恨与巅峰再度扑向龙皇。

于此同时,千叶雾古、千叶秉烛、古烛三人的力量也从上空袭至,如三口震世天钟,直压龙白。

饶是龙皇天下无双,在应对两阎祖时,也难以强撼这般重压,龙躯在空中猛地下坠千丈,随之忽然龙目怒瞪,龙吟震天。

吼————

压制在身的力量顿时骤减,龙白之躯顿时扶摇而起,席卷起的灭世风暴将三人狠狠震飞,古烛更是脸色一白,嘴溢血丝。

但,有池妩仸的涅轮魔魂时时加持驱散,千叶等人的魂溃也只持续了短暂的数瞬,力量便已迅速回转。而千叶影儿的神谕、彩脂的天狼魔剑,也在这时破空而落。

五人之力层层摧灭着次元,重击在龙白的头颅之上。

下方,阎一、阎三在疯狂攻击,阎天枭与阎舞亦带着深渊黑气直攻龙腹。

而苍释天则是怪叫一声,腾空而起,手中水流般的蓝光化作无数道湛蓝利箭,飞射向那怒瞪的龙瞳。

轰隆!!

轰嗡——

哗——

嚓!!!!!

龙皇、阎祖、梵祖、阎帝、魔后、释天神帝……

这是一场凡人永世无法亲见的恶战,因为任何一缕余波,都足以轻易摧灭一颗星辰。

每一瞬,都在撼动天地,每一个刹那,都是无尽次元的崩塌。

沧澜神域之中的北域玄者被余波一次次的击飞、击退,再击退……转眼之间,已是在数百里之外。

他们呆呆的看着……身为强大神主,眼前所呈现的,竟是他们无资格参与的一战。

结界之外,大量的西域玄者也都怔在那里,瞠目看着,忘记了攻击沧澜结界。

作为万灵之尊,龙族亦修玄功玄技。但越是强大的龙,对玄功玄技的使用却反而越是寡淡。

而龙皇,已几乎忘却了那些曾经铭刻于记忆的招式。

因为当他的躯体、灵魂都达到了当世的极致,玄功、招式,反而成为了繁琐的累赘。

他的血脉,他的躯体,他的力量,他的灵魂,便是这世上最强的玄功,最刚猛无匹的天威。

龙白再强,也不可能一人抗衡北域魔族的所有核心。

他被越来越重的压制,躯体被梵帝神力连环轰击,被阎一阎三片片撕裂……但,它的龙气没有丝毫的虚弱紊乱,反击更是无比之暴烈。

那可怕绝伦的龙皇之躯,在这一战中展示的淋漓尽力。明明被全面压制,却久久不见溃败之相。

结界之外,龙四一声重叹,道:“无论龙躯,龙魂,都远在我们之上,尤其龙躯,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已经超越了‘界限’。最强龙皇之名,他当之无愧。”

“如此龙魂,却被那个魔后所制衡。”龙一抬眸,看向高空之上的黑影:“看来我们沉睡的这些年,后起了不少的怪胎。”

“该出手了。”龙二道。

轰————

又是一声将所有人震荡到失聪的巨响,随着龙白身上一股骇人龙气的爆发,阎帝、千叶等人被全部震开。

此时的龙白已遍体皆伤,但最深之伤也不过数尺,未见半寸龙骨。

他的龙躯骤转,巨大的龙爪直砸气息最弱的阎舞。

而这时,一道黑芒如暗黑流星般窜上,赫然是阎天枭,他刚要攻击,空中的龙爪却忽然转向,反压而下。

阎天枭瞳孔收缩,被龙爪狠狠砸中,一道恐怖龙气爆开他的胸口,从他的后背破血而出。

阎天枭面孔扭曲,咬齿欲碎,狠戾之中,他愣是没有分散丝毫力量去压制伤势,而是将全身阎魔之力凝于双手,狠狠轰入身前的龙爪之上。

咔!!

一声仿佛万岳崩塌中的巨响,龙皇之爪生生弯折,阎天枭在空中洒血飞出,重坠在地。

“父王!!”

阎舞一声凄喊,大惊失色,仓惶扑来。

阎天枭滚落在地,手指迅速点于胸前,将伤口封死。他抬头,一眼看到你阎舞竟向自己冲来,顿时一巴掌轰出,带起一股黑暗气流将她远远卷开,口中怒骂道:“管我做什么,快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