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7章 穿心(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阎舞猛一咬齿,借着阎天枭之力直冲龙白,双臂挥舞间,苍穹之上现出万千把阎魔枪。

折龙神之骨,要比将其创伤难上不知多少倍。被阎天枭倾力一击折爪的龙白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庞大龙躯亦在这股巨力之下短暂失衡。

“嗷吼!!”

天狼怒吟,魔剑爆鸣,彩脂的攻击方向瞬间转移,一记“蛮荒牙”,其重无比的轰落于龙白弯折中的龙爪之上。

咔!!

与龙神之力相似,天狼之力亦是以刚猛为主,彩脂那小巧娇软,让云澈每次抱住时都不敢太用力的躯体,每次挥舞巨大魔剑时,所爆发的却是足以摧星断月的灾厄之力。

天狼魔剑之下,弯折的龙爪生生断裂。龙皇之骨碎断的声音震响的宛如万里苍穹被九天玄雷崩裂,震得一众龙神惊然失色。

“吼——!!”

巨大的力量让龙白之躯猛烈翻转。阎舞见状,手势和身上的气息陡变,浮空的万把阎魔枪在坠落中凝聚,凝化作一道千丈魔影,直坠龙白的眉心。

不知多少年没有承受过的剧痛让龙白的眸光与气息终于出现了明显的紊乱,躯体的严重失衡让他来不及抵御,被天坠的阎魔枪正中眉心。

噗轰!!

倾尽阎舞全力的阎魔枪在龙白的眉心正中炸开,轰出一个丈宽的血洞,带起大片混乱飘散的血浆。

几乎是同一瞬间,一直在上蹿下跳的苍释天终于找到了见缝插针的机会,手中憋了许久的蓝色玄光爆射而出,带着诡异的轨迹,以远胜先前数倍的速度,正中龙白在剧痛中怒睁的龙眸。

“he~tui!真特么卑鄙!”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阎一和阎三同时吐了一口老痰。

“无耻。”阎天枭一手压伤,一手捂脸……戳对手眼睛,这卑劣下作到极点,连最低等的庶民都耻用的手段,居然出于一个神帝之手。

“嘶……嗷!!”

戳目虽然无耻,但无疑很是有用。

眼眸是生灵身上最脆弱的部位之一,龙族也不例外。哪怕强如龙皇,被一个神帝之力直中眼珠,亦会引发不短时间的魂溃……愤怒又带着几分凄厉的咆哮之中,他身上的威凌明显溃散数分,让所有欲近身之人压力大减。

哧啦!!

一道金芒在这时从后方爆射而至,轻而易举的刺穿龙白短暂崩乱的护身玄力,在碰触到龙尾的刹那,如灵蛇般迅速缠绕其上,然后猛地收紧,黑暗玄光猛烈爆发。

骇人的切裂声响起,神谕极其残忍的勒陷入龙白之尾,在一瞬暴开数十丈空间的血雾中,切开一个触目惊心的血环。

先前虽然满身创伤,但对龙白而言,几乎可以说微不足道。

但到了此刻,一人面对北域所有核心,他终现狼狈。

同时,也彻底激起了他的真怒。

神界皆知,这个世上,最不可触为龙鳞,最不可犯为龙怒!

吼!!!!!!

这一声龙皇怒吟,所携的威凌与愤怒竟是几乎倍于先前,将刚要逼近的阎一阎二、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震荡得瞬间失力。

龙尾之上的神谕被震开,一股磅礴巨力沿着神谕重震千叶影儿之身,让她玉手崩血,神谕脱手飞出。

离得最近的苍释天、彩脂、阎舞三人更是眼前一黑,如被暴风凌虐的残叶般远远横飞。

轰————

亦在这时,沧澜结界之上,传来一声巨大到极点的爆鸣。

五大枯龙尊者终于出手。

未见他们有多大的动作,五道龙气隔着数里之遥,共同撞击于沧澜结界的同一点,力量集中爆发之时,沧澜结界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到悚目的凹陷,随之竟快速崩开无数道细密的裂痕。

轰!!!

枯龙尊者第二次出手,裂痕瞬间放大,在结界上交织开惨白色的蛛网之状。

“什……什么!?”一众海神无不惊得眼珠欲裂。

欲破防御结界,层面的崩解,要远胜力量的强摧。

就如当年劫天魔帝离开之日,最后的绯红裂痕倾大量神帝之力都难以撼动,而在茉莉的邪婴之力下,却是快速崩灭。

而这五大枯龙尊者,他们的力量层面,赫然都在沧澜结界之上。

他们的力量又是同宗同源,融合之下,每一击对沧澜结界来说,都无疑是致命的摧毁。

龙白的暴怒之力强横到了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将所有人狠狠震开之后,他却没有猛烈追击,而是忽然腾空而起,直冲高空之上的池妩仸。

她才是一切的核心!

若非自己的龙魂威慑被她一次次强行消抹,他又岂会如此之快的陷入狼狈。

“魔后小心!”阎天枭爆吼道。

池妩仸双目紧闭,身上虚影飘荡,显然正在尽释涅轮魔魂,准备强行驱散龙白刚才那远胜先前的龙魂震慑。

她的意识皆在驾驭涅轮魔魂,对龙白的迫近与攻击措手不及,黑暗魔绫仓促甩出,却来不及释出一半力量,便已被狠狠震回,随之一股象征着当世至高龙威的龙气重重轰身。

噗!

池妩仸全身魔雾溃散大半,身躯疾退,黑雾残留的轨迹之中,飘散着大片猩红的血雾。

身上的气息更是一下子变得格外混乱。

显然,她先前一次次以涅轮魔魂驱散龙魂威慑……绝不轻松。

“魔后!”

“魔后!!!”

惊恐的吼叫响起在沧澜神域的每一个角落。魔主不在,若魔后遭厄……将根本不堪设想。

“呃……啊啊啊!”

阎天枭瞳光爆裂,他强忍伤势,更强行突破暴怒龙魂所带来的压制与威慑,直扑而上。

阎一阎三、千叶二祖亦被池妩仸的血雾所惊心,身上玄光暴起,冲向龙白。

龙白回首,受创的龙目依然释放着让万灵战栗的天威,随着身上魂影虚晃,一声咆哮带着无上威凌猛覆而下。

没有了魔后的干扰,这些北域魔孽,将在他的龙魂之下尽皆破胆。

而就在这时,看上去受创颇重,气息虚乱的池妩仸瞳眸中陡现诡光。

她示敌以弱,故意受创,为的就是这一刻。

就在龙白释放龙魂的刹那,池妩仸的瞳眸之中清晰无比的映出龙魂的轮廓,那看似涣散,实则凝心待发的涅轮魔魂猛然释放,一道无形魔影直射而出,狠狠的撕咬在他的龙魂之上。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

龙魂被撕裂、撕咬的痛苦,绯灭龙神不堪承受,龙白同样难以承受!

不同的是,绯灭龙神被涅轮魔魂侵入魂域,无法挣脱。而龙白并未被侵入魂域,但来自上古魔帝之魂的残噬,依旧足以让他陷入短暂的噩梦深渊。

龙魂慌乱收回,但被魔帝之魂残噬的痛苦却不会随之而马上消散,为之溃散的意志和龙气亦也不会马上聚拢……虽然只有短短几息,却是魔后所创造的,千载难逢的绝佳时机。

“封锁!!”

随着她以魔音发出的号令,从许久之前便早已待命,蓄势待发的九魔女从九个不同的方向飞射而至。

劫心、劫灵、夜璃、妖蝶、青萤、蓝蜓、婳锦、玉舞、蝉衣……九魔女身上黑芒绽放,身姿如九只梦境黑蝶般飞舞,并在飞舞之中,刻印着清晰而诡异的黑痕。

九道黑痕纵横龙躯均匀交错,随之边缘闭合,赫然以龙白之躯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玄阵。

呜嗷————

黑暗玄阵成型之时,玄阵隐约现出一个庞大的恶魔之影,发出着来自远古深渊的嘶吼。

九劫囚天阵!

这是云澈所授于九魔女,来自劫天魔帝所留于他的远古魔阵。

九魔女皆由池妩仸所“创生”,力量同源,心念相通。来自劫天魔帝的远古魔阵,现世之人想要修成可谓难如登天。但在云澈的黑暗永劫辅助,九魔女的同源同心下,只用了短短四个月,便已融会贯通。

九劫囚天阵“囚”的并不是躯体,而是力量。

随着那道远古魔影的嘶吼,龙白本就躁乱的龙气以惊人的幅度快速弱下……而随着痛苦的离散,龙白的意识明明越发清醒,但却惊然发现,自己对周身力量的控制竟变得格外吃力。

就像是有无数道无形丝线,固死了他全身每一缕龙神之力。

龙躯之上一直浮荡的那层奇异白芒,也在这时消散殆尽。

“千叶!古烛!彩脂!苍释天……全力压制!”

“阎三阎帝阎舞,把你们的力量全部给阎一!”

魔令震心!

千叶雾古、千叶秉烛、古烛、千叶影儿、彩脂、苍释天……六个十级神主,六道毁天巨力同时重轰在龙白力量溃散的龙躯之上。

轰咔!!

没有了那道奇异白芒,龙白那恐怖的躯体仿佛一下子脆弱到了普通龙神的层面,六股巨力加身之时,万丈龙躯当空弯折,那乱雷般的断裂之音……至少是千根龙骨同时碎断。

轰!!!

龙白如残坠的流星般狠狠砸落,又高高的弹飞而起。

而此时,阎天枭、阎三、阎舞已分别立于阎一的身后与身侧,他们的手掌抵于阎一的玄脉附近,阎魔之力疯狂的涌入。

同宗同源的阎魔之力,又是直系血脉,力量的融合畅通无阻。

阎一身上的黑雾已浓郁如无尽暗夜,干枯的手臂已膨胀的几欲爆裂……在龙白之躯砸落又弹飞之时,阎一的力量已凝聚了足足一息半之久。

阎一的眸光定格在龙腹之上,半眯的老目释放着足以让地狱恶鬼都恐惧的狰狞,暴涨的右臂在颤抖中猛然挥出,一道漆黑爪影撕碎空间,撕碎一切法则,直取龙白。

“喋啊……死吧!!”

砰!

一声轻响,却是放大了所有人的瞳孔,封止了所有心脏的跳动。

龙腹的白鳞只抵御了一瞬,便如布帛般被撕裂,黑暗魔爪直射而入,撕裂、贯穿着万丈龙躯,从它后背破骨而出。

也无情贯穿了龙皇之躯的不灭神话。

龙血漫天爆开,瞬间将天空映得猩红一片。

北域玄者全部呆滞……随之,他们全身血液冲顶,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但,欢呼声只持续了短短一息,耳边又陡然传来猛烈到摧心的碎裂声。

在五大枯龙尊者的恐怖龙力下,七成力量的沧澜结界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一刻钟,便轰然碎裂。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