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8章 爆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沧澜结界崩碎的刹那,池妩仸伸出的手掌停滞在了空中,唇间一声轻然的叹息。

终是……功亏一篑。

龙白的强大超出了她的预估,尤其是他的龙躯,强横到了超脱所有有关龙神一脉的记载。

即使如此,若沧澜结界能再坚持两刻钟,倾他们所有人之力,绝对有将其诛杀的可能。

但,这就是命运。他们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却终究无法决定结果。

破碎的沧澜碎片中,七龙神当先,所有西域神主猛扑而下,刹那间天崩地裂,整个沧澜神域的空间被太过恐怖的气场急剧压缩。

七龙神,五大枯龙尊者的力量直轰而至,将九劫囚天阵快速崩碎,龙白之躯空中陡转,在白芒之中快速化形,已重归人之形态,在枯龙尊者的力量加护下迅速后撤,口中发出一声低沉无比的龙吟:“杀!”

北域那边,池妩仸几乎在同一时间,喊出了一模一样的字眼:“杀!”

轰隆!!

兵刃出鞘,玄光爆发,遥远的星域看去,仿佛有无数颗星辰在沧澜神域爆闪。

“杀!!!”凶戾的长啸声在北域队伍爆发,凛冽森然的杀气让空气的温度骤降,让整片天地都为之瑟瑟发抖。

没有试探,没有犹疑,没有言语,甚至没有视线的交锋,在结界破碎的那一刻,仿佛无数个炸药桶同时引爆,黑暗、龙吟、咆哮、轰鸣、鲜血……为这场轰然爆发的恶战拉开了惨烈的序幕。

一瞬间,无数的血箭飙飞,无数的空间扭曲塌陷。

“杀!杀!杀!”一直守于后方的天孤鹄带着北域上位星界的所有神主掠向前方,他双目赤红如血,口中发出震耳到凄厉的大吼:“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不至少拉一个垫背,都不配去死!”

“杀!!”

轰隆!轰隆!

地动山摇,戾气擎天。

无论哪一个层次,西神域在数量上都几乎呈碾压式,随着战场开始染血,每一个北域神主,都几乎要同时面对两个同等级的敌人。

但,在气势之上,他们竟丝毫没有被西神域横压。面对倍于自己的敌人,他们的眼中唯有狂暴和狰狞,看不到哪怕一丝的胆怯,反倒是让明明占据数量优势的西域玄者心脏为之瑟缩。

龙白身影后撤,在枯龙尊者的护持下退出战场区域,他的脸色平静中带着阴沉,心口部位,赫然是一个贯穿躯体,半掌长宽的血洞。

他左手拿住断裂的右腕,缓慢折回,随之一层白芒在他躯体表面浮动。

白芒之下,他全身的大小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愈合。

而他断裂的右腕,也从惨白,一点点的恢复着血色。

“助我。”他低声道。

枯龙尊者领命,五只干枯的手掌同时覆在他的身上,顿时,他心口的血流停止,短短十数息,龙白稍显紊乱的气息也平和了下来。

再过十几息,心口与后背亦被白芒所掩,不见空洞。

这般恐怖的恢复能力,简直堪比云澈。

“光明之力?”龙一目绽异芒。

“不,”龙五却是摇头:“龙皇之躯难与光明玄力契合。这是一种特殊的‘外力’所赋。三十万载的淬炼,竟惊人至此。”

龙五“神隐”之时,龙神界已有神曦。

“……”龙白没有说话,目光冷视着战场。

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云澈的气息。

对方少了核心。无疑会让这场剿灭战更为轻松,但他却没有一丝的喜悦,内心如一口翻腾着万里岩浆,却被死死压住无法喷发释放的火山。

云澈不在,他唤醒枯龙尊者,动用乾坤龙城还有何意!

“出手吗?”龙三道。

“不必。”龙四淡淡而语。

蚀月者、阎魔、梵王、魔女、星神、太初龙君……他们硬撼着西域六王界的高阶神主,只是数量上的巨大差距,让战局从一开始,便直落下风,但背水黄泉之下,必死之心如无形之火,将他们的力量与意志都燃烧到了极致。

“嘶……咯!”沧澜海神一直在倒退,但看着神域逐渐崩塌,视线被猩红的血雾快速弥漫,心中的惊惧亦被刺激成了阴狠。

“去特么的西神域……沧澜都要毁了,毁了啊!”一个海神一声大吼,如一头忽然觉醒的绝望恶兽,吼叫着扑向前方,将一个与天璇星神恶战的螭龙狠狠撞翻。

一人起头,便足以撕碎所有海神的怂念与彷徨。他们全部牙齿一咬,扑向前方……那一瞬间,似乎西神域与死亡也没那么可怕。

神主十级……这个至高无上的领域,各自都已找好了自己的对手。

麒麟帝立于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身前,他的后方,是四个神主十级的墨麒麟。

战场惨烈,惨叫漫天。他们所在的空间却是安静异常。

麒麟帝淡淡一礼,道:“两位故友,久违了。”

千叶雾古感叹道:“近十万载未见,依旧如此健硕,让人艳羡。”

麒麟帝淡笑着摇头,然后问道:“老朽自得知两位归世后,便一直深为好奇,为何你们会愿意栖身黑暗?”

千叶秉烛道:“经历过生死,或许看看世界的另一面,与另一种可能也不错。”

“再加上神帝之命,仅此而已。”千叶雾古道。

“原来如此。”麒麟帝似已了然,他大手伸出,安静的空间顿时崩裂,浩瀚之威缓缓铺开:“既立场不同,便痛快一战吧。”

两梵祖战五大麒麟。

“全部滚开!”

太过骇人的龙威,在这个层面极高的战场依旧强横到无人可阻。绯灭龙神直冲至池妩仸身前,龙眸中的恨光浓烈的几乎要化为实质。

“魔后!”绯灭龙神全身骨骼爆响:“今日……我必亲手……将你撕碎!”

“哦?就凭你?”池妩仸纤纤的长指优雅的抹去唇角的血痕,声音慵懒绵软:“你就不怕,比上次更难看吗?本后对待宠物之外的小虫,可向来是很残忍的。”

“喝!!”绯灭龙神一声爆吼,将最近的三个龙君都震得双耳飙血,他双目赤红,龙臂暴涨为数倍之粗,全身气息之暴躁,如万千即将疯狂喷发的火山。

“大哥,我来助你。”白虹龙神道。

“滚!谁都不许插手!”绯灭龙神全身龙气与怒气同时爆发,直扑池妩仸。

白虹龙神歪了歪嘴,冲向了正与青渊龙神恶战的阎三。

劫心劫灵正欲靠近魔后,她们的前方,已降下两道龙神之影。

素心龙神,紫漓龙神。

“就是她们上次划了你的脸?”紫漓龙神声音娇柔,神态柔媚……只是她的这种媚惑,比之池妩仸可以瞬间惑心的魔媚,差了何止一个层级。

“哼!”素心龙神轻哼一声。

“那可真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呢。”紫漓眯眸而笑,她手掌伸出,长长的指甲折射着锥心的寒光:“那我就帮你……撕了她们吧。”

劫心劫灵左右而立,身姿对称的如隔着一道平整的镜子。她们的气息强度被两龙神狠狠压过,但眸中的黑芒却依旧幽暗如渊。

另一边,青渊、白虹合战阎三,而阎一,则一人恶战翡之龙神、碧落龙神、万象神帝。两大阎祖全身的阎魔之血仿佛已彻底烧灼,不时的发出着声声狰狞可怖的嘶叫。

苍释天那边,则要麻烦的多。他的对手,是青龙帝,以及她的青龙神侍。

“我说,小青龙,”苍释天咧着嘴,双手之上覆着流溢的蓝光:“身为女人,和一个男人交手居然还要带帮手,这不合适吧!”

青龙帝一言不发,素手轻扬,眼前世界顿化沧海,将苍释天卷覆其中……

千叶影儿与古烛之前,赫然是两大西域神帝……螭龙帝,虺龙帝。

螭龙与虺龙虽不及龙神,但,龙躯终是碾压万灵。这两大龙族神帝,千叶影儿与古烛联手或可勉强胜其一,两大龙帝……唯有拼死一搏。

太初龙帝战苍之龙神,受创的阎天枭与阎魔联手与两个神主十级的螭龙以及一个神主十级的虺龙交手……而他们的心中,都埋着一层深深的隐忧。

那恐怖的五个枯龙尊者,皆未出手。

轰隆!

天狼魔剑之下,一个龙君直接被彩脂砸断龙脊,坠落而下,而这时,她的灵觉穿过混乱的战场,触碰到了宙虚子的气息。

那一瞬间,她的瞳孔猛然放大,手中魔剑的天狼之目爆射出骇人的蓝黑瞳光。

轰——

掠动之音如天雷破空,隔着数里,天狼魔剑已是力量凝聚,临近之时,一道天狼巨影切开层层空间,直轰宙虚子。

宙虚子身形陡转,手中拂尘轻轻拂动,一声轻鸣,天狼之影轨迹微变,擦身而过。

而这时,彩脂已来到宙虚子上空,魔剑如天星坠落,轰砸而下。

宙虚子动也未动,六道白芒这时骤射而至,死死撼住了彩脂的剑威。

赫然是宙天神界最后的六个守护者。

宙虚子手中的拂尘在这时轻描淡写的向上挥出,白光一闪,天地间响起一声悠长的钟声。

砰!!

彩脂一声闷哼,翻滚飞出,但不过瞬息,她的身影便在空中骤止,天狼魔剑发出喋血的咆哮,随着彩脂的纤细的手臂再次轰落而下。

一人一剑,独自直面宙虚子与六大守护者。

没有一个字的言语,唯有不死不休的恨意。

————

太初神境。

“呼!”

云澈睁开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比上一次要轻松了那么多。”水媚音眸中的讶然逐渐化为点点毫不掩饰的崇拜星辰:“云澈哥哥真是太厉害了。”

“一旦融会贯通,便会驾驭的越来越轻松自然。”云澈微笑道:“看来不用三个周天了。再来一次,应该便可再无艰涩。”

“嗯!”水媚音重重点头,她坐到云澈身侧,张了张唇,忽然欲言又止。

“嗯?你想说什么?”云澈侧眸看向她。

“就是……就是有另一个小秘密,应该也可以现在告诉云澈哥哥了,就当是……云澈哥哥这么努力的奖励。”

最初还在犹豫,说出这番话时,她的迟疑已化作开心的笑颜。因为她知道,接下来自己要说的话,一定可以让云澈欣喜的跳起来。

“你居然还有秘密瞒着我?”云澈瞪大眼睛,一幅夸张的不满状,双手伸出,一把捧在水媚音的脸儿上:“快说快说!”

“唔……那,云澈哥哥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水媚音任由他晃着自己的小脸,笑吟吟的道。

“好!”经历了蓝极星的失而复得,痛快淋漓的大哭一场后,他已想不出还有什么,能重颤他的心魂。

水媚音小小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师尊她……还活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