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 碎龙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唉……

池妩仸心中幽幽一叹。

但随之,她的魔眸之中,也染上了摒弃所有希望后的决绝。

千叶影儿一言不发,漆黑的瞳眸之中唯有恨意与杀机。

她融合魔帝之血,都是在云澈的辅助之下完成。她黑暗玄力的极速成长,便是拜此所赐。

但,她终究是凡人之躯,而不是云澈那样的怪胎。将这滴魔帝之血尽情焚燃,释出全部的后果是什么,她不知道,也已不想知道……至少,此刻充盈全身的黑暗之力,澎湃、狂暴到随时会先撕碎她的躯体。

她向前一步,手中的漆黑神谕甩出……那一刹那,舞起的不是漆黑灵蛇,而是黑暗巨蟒。

黑暗之力暴若灼炎,尽噬光明。身为西域神帝,自然都是见识广博之人,无论千叶影儿身上的黑暗气息,还是那卷来的黑暗玄光都绝不正常。

他们无一人硬接,全部暴退。但在暴走的黑暗之力下,神谕的速度亦随之暴增,如附骨之疽,直刺万象神帝的喉咙。

万象神帝身形迅转,周身气流浩荡,帝剑横起,迎向迫近眼前的黑暗神谕。

一声刺耳的铮鸣,神谕与万象帝剑碰撞,乍闪的黑光竟似直接无视了万象神帝的护身之力,让他的身躯和面孔一直剧烈的灼痛。

他借力暴退,随之瞳孔一凝……因为他赫然看到,自己伴身万年的帝剑之上,竟印着一道漆黑的凹痕。

他大惊失色,失声吼道:“不要碰她的……呃!”

一声惨叫,上一个瞬间才被他震开的黑暗神谕竟逆常理的反卷而至,万象神帝猛然后撤,但还是被刮到了额头,瞬间血肉飞洒,被犁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沟。

“什……”刚要欺近的螭龙帝与虺龙帝都是心中大惊。

身为西域神帝,无疑有着世间最强大的护身之力。要破开防御,伤及其身,何其之难。

但在千叶影儿暴走的黑暗玄力下,万象神帝的护身玄力几乎如薄纸一般。

那毕竟是劫天魔帝的源血,爆燃之下,所释出的,是近乎超越层面界限的力量,纵为神帝,亦无从抵御。

只是,它注定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而代价……或许是伤敌八百,自伤三千。轻则衰弱数载,重则……永损。

“暂避锋芒!”龙白沉声道。

他话音刚落,一连串惨叫袭来。

神谕的攻击范围奇大,随着三神帝的全力退避,黑暗巨蟒横掠之处,后方四个神主螭龙被懒腰斩断,如断朽竹。

哧啦!!

黑光再卷,惊天的魔煞之中,三个主龙被一瞬切碎,一个龙君试图用龙神之臂阻下,却被一瞬断臂,再瞬穿心,洒血飞坠。

堂堂西神域三大神帝,被这一幕幕惊得心胆欲裂,在附骨追魂的黑芒下狂乱瞬身,分三个方向全力遁退,再不敢欺近半分。

他们都很清楚,千叶影儿的这种可怕状态,断然不可能持续太久。

龙二目现幽暗,身上龙气动荡,随着他身影的虚化,真身已急掠而出,一只罩着古老龙气的手臂直抓千叶影儿……面对现出诡异黑暗之力的千叶影儿,他终于出手。

恐怖的龙威瞬间震荡天地,更震撼着所有人的心魂。

正与麒麟帝交手的千叶雾古手掌一翻,将麒麟帝强行逼退,然后瞬间移位,直冲龙二。

麒麟帝双臂伸出……随之又淡淡收力,转向了正与四大墨麒麟交战的千叶秉烛。

“故友之力,终非老朽所能及,便厚颜,先协力将你拿下吧。”

“呵呵,”千叶秉烛淡笑:“独战五大麒麟。有此一战,何尝不是毕生之幸。只望我这残躯可多撑上几时。”

轰隆!

金芒炸裂,沧澜上空仿佛有一轮炽日耀下。龙二身形被强行阻下,龙眸漠然的看向前方的老者。

面对枯龙尊者,千叶雾古注定不能有任何保留。

他梵血尽燃,梵魂尽释,一道梵帝金影流转全身,为他的眼瞳与肌肤覆上了玄金之色:“同为返世之人,梵帝千叶雾古,特来领教枯龙尊者威能。”

“哼。”心如古尘,但龙神的骄傲依在。龙二淡淡道:“怕是你,尚不足资格。”

千叶雾古不再言语,手掌推出,金芒封空。他自认不是枯龙尊者之敌,但对方欲将他击溃,亦非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一个枯龙尊者加入,对北域玄者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但好在千叶影儿竟以一人之力生生压制着三大神帝……只是这般压制,又能持续多久?

另一边,宙虚子目光死死盯向远方太初龙帝的巨大身影。守护者死绝,也几乎绝了他对宙天未来的全部希望,内心唯余恨意与悲凉。

没有趁机愈伤,他孤身飞起,冲向了太初龙帝。

分心分力保护彩脂之下,太初龙帝压力陡增,已再难压制苍之龙神。身后携着无尽怨恨的宙天神力袭来,太初龙帝甩身怒吼,将半数龙力强行覆于彩脂之身,以半数力量强撼一龙神,一神帝之力。

太初龙帝对彩脂的忠诚是劫天魔帝所强行施加,虽非源自自身意志,但却无比的纯粹,任何情境都无法动摇。

一声巨响,太初龙帝被震退数里,巨大龙躯也为之失衡,苍之龙神与宙虚子已雷霆般扑上,神帝与龙神之力如飓风般轰落在它的龙躯之上。

若独身面对苍之龙神和宙虚子,太初龙帝可正面抗衡许久而不落败。

但,保护彩脂,才是它此刻意念中最重要之事,超越其他一切。

尤其宙虚子,他的目标不是太初龙帝,而是彩脂。他的身影不断游移转换,每一次出手,都是强攻龙首之上的彩脂,逼迫的太初龙帝一次次强行移身,破绽大开,被苍之龙神连续重击要害。

吼嗷!

一声无奈的怒吼,千片染血的苍古龙鳞碎裂横飞,龙躯亦在翻转中重砸在地。

随着护身龙力的崩散,龙首之上的彩脂终于被远远甩出,砸落在地。

太初龙帝发出更加愤怒的咆哮,但刚要强行起身,一个灰蓝巨影便从空坠下,龙神巨力重轰它的龙脊,将它尚未直起的龙躯轰至弯折。

宙虚子则全然不顾太初龙帝,飞身而起,目光凶狠,五指如鹰钩,直抓彩脂的头颅。

天炎、天阳、天魂、天魅四大星神同有所感,猛的转首。

“小公主!”

太初龙帝与苍之龙神的战场铺的太大,难有他人临近。太初龙帝正被苍之龙神死死钳于身下……这次,再无人能去救彩脂。

这一刻,感受着彼此星神之血的悸动……无需言语,无需心念交流,他们萌生出了一模一样的决绝意念。

四大星神的都已是遍体染血,浑身皆伤,这般状态下,单单招架便已无比艰难,更不要说强行摆脱对手去救彩脂。

除非……

“喝啊啊啊啊!”

凄烈的惨叫破空响起,四大星神的身上,同时爆开了映天灼目的星辰之芒。

太过灼烈的星芒之下,那些正在压制甚至凌虐对手的龙君被远远轰飞。

而这四道星芒,也以超越天际流星的速度,带着断裂空间的长长星痕,飞射向了逼近彩脂的宙虚子。

彩脂在这时幽幽抬首,依旧迷蒙的瞳眸之中,映入了世间最璀璨的星辰。

“小公主……”她的耳边,传来天炎星神温暖平和的声音:“我们自知罪无可恕,这是我们唯一的赎罪。”

“也是我们送给你最后的礼物,一定要喜欢哦。”这是天魅星神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舍与宠溺。

天炎星神的星光最先飞至,太过迅疾的速度,太过强横的威凌,让宙虚子根本无从避开,只能强行止身,双臂横起,带起前方空间的剧烈扭曲。

轰隆!!

星芒爆开,天炎归烬,那超越星神极限的星烬之力纵是宙虚子亦不堪抵御,瞬间七窍崩血,在星芒中被连番震飞几十个跟头。

他尚未来得及回魂喘息,瞳孔之中,又是两点同样璀璨的星芒从天坠至。

宙虚子毕竟数万载的阅历,反应极其之快,他猛的吞下喉头涌动的腥血,瞬间祭出已有裂痕的浑天钟,在他极力涌动的宙天神力下,浑天钟转瞬千丈,罩向天阳、天魂的星烬残芒。

噗轰!

那一瞬间炸裂的星光,几乎刺瞎了宙虚子的眼睛,也温暖耀满着彩脂的整个视野与灵魂。

浑天钟剧烈变形,那道被彩脂打出的裂痕快速放大蔓延……随之一声天崩般的炸响,浑天钟彻底崩碎,未尽的星芒重重轰在宙虚子的心口之上,将他本就重创颇深的躯体摧灭出十几个触目惊心的血坑,五脏六腑更是在碎裂中移位。

宙虚子重重跪地,吐血不止。

也是在这时,天狼魔剑飞回到了彩脂手中,剑尖的狼首重新睁开了怨恨的血色狼眸。

她从地上缓缓站起,明明已力尽虚弱的娇小躯体不知从哪里涌现出一股黑暗的天狼神力。

她身体摇摇晃晃的飞起,手擎天狼魔剑,带着一声怨恨的低吟,砸向了半跪于血泊的宙虚子。

宙虚子猛的抬头,双臂抬起,双手死死抓在了当空轰下的天狼魔剑之上。

彩脂瞳中的黑光怨恨而幽暗,身后的狼影虚晃而狂暴,明明虚弱,但这一剑之威依旧可怖。

宙虚子呈半跪之姿,双手崩血,手臂被剑威压的逐渐沉下。但随之,他瞳孔猛然放大,一股强行涌上的巨力将魔剑和彩脂生生推开了数分。

宙虚子的喘息只持续了半息,刚刚放大的瞳孔又一刹那收缩至阵孔般大小……因为,又一道星芒在他的瞳孔中极速迫近。

被天狼剑威死死压身,宙虚子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绝望的星光越来越近。

轰————

星光爆裂,天魅归烬,宙虚子最后的护身玄力完全溃散,洒血横飞,但这近在咫尺的星光却没有伤到彩脂一分一毫,反而如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拂过她的脸颊。

星芒之中,彩脂一剑轰落……一滴星泪亦在这时无声甩落,又随着淡去的星烬之芒消失于天地之间。

至此,十二星神,仅存天狼。

轰咔!

这一次,宙虚子再无力抵御,胸口在天狼剑威下猛烈塌陷,半数胸骨肋骨碎断。

彩脂目光暗中带赤,如淋血的深渊,力竭的娇躯,却在无尽的怨恨中爆发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天狼魔剑疯狂砸落。

轰……宙虚子右臂碎断。

轰——宙虚子左臂碎断,又被随之爆发的力量狠狠从躯体上撕下,化作漫天的碎骨血肉。

轰……宙虚子双腿膝骨被毁成粉末。

轰——这一剑重轰天灵,宙虚子的世界顿时陷入一片噩梦般的嗡鸣。

轰——

最后一剑,将宙虚子残破不堪的身体直接贯穿,然后伴着肮脏的血雨,如一个破漏的血袋般甩向了远方。

砰……宙虚子残躯落地,宛若死狗般再无任何动静。

但,他的眼皮还在轻微的颤栗,微弱的气息如濒死的游鱼般挣扎着……魔族的覆灭就在眼前,他还未能亲见,不甘就此死去。

天狼魔剑重重坠地,发出如山岳崩塌般的巨响。

彩脂手撑魔剑,半跪在地,双目灰暗涣散。她模模糊糊的感知到宙虚子还有最后一丝气息在挣扎,她拼命的想要站起,但手臂……全身,都仿佛已不再属于自己,仅仅支撑着眼睛睁开,便几乎已耗尽着她所有的力量和意志。

姐姐……

我……好累……

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砰……

如梦般的呢喃,她的意识终于彻底离散,上身偎着天狼魔剑,惨然昏迷。

龙白冷视着一切,全程,他没有出手救助宙虚子。

亦不屑亲自出手攻击已昏迷的彩脂。

“苍,”他淡淡开口:“杀了那个小天狼。不过,留好尸体。”

完好的尸体……那可是将来与云澈见面时,可以送给他的大礼之一!

他这番话并非传音,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吼!!!

这声来自太初龙帝的嘶吼带着极度的愤怒与焦躁,一股狂暴的风暴卷起,千里大地直接翻覆,将苍之龙神震至高空,碎开大片龙骨。

但,太初龙帝却没有就此将苍之龙神横压至死的机会,先前与四星神交战的九个龙君已全部攻来,将它死死拖住。

苍之龙神领命,他在空中强行翻身,然后骤飞向彩脂所在的方向……后方传来苍之龙神的愤怒嘶吼。

“阎帝、千影!”池妩仸急喊一声……但阎天枭自顾不暇,千叶影儿魔血噬心,理智也失了大半,对她的吼声毫无反应。

池妩仸身影急掠,飞坠而下。但绯灭龙神岂会让她摆脱,赤色龙域猛然爆发,千里空间如有无尽烈焰翻腾:“魔后!你逃不掉的!”

池妩仸却在这时忽然转身,魔眸之中闪烁起幽暗的妖光。

池妩仸曾经说过,被她的魔魂残噬,哪怕是绯灭龙神,也必留阴影,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面对她都会未战先怯。

而正是这份对魔后挥之不去的恐惧,狠狠刺动着绯灭龙神的骄傲与尊严,让他誓要亲手将她摧灭……也亲手摧灭这份耻辱的恐惧。

碰触到池妩仸的魔眸,绯灭龙神顿如惊弓之鸟。龙眸剧颤,慌不跌的凝神聚心,死守龙魂。

而就在这一刹那,绯灭龙神后方不到十丈之距的空间蓝光微闪,一瞬穿空,狠狠刺入绯灭龙神的后颈。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太过诡异,完全是凭空而现,没有任何预兆与痕迹,不仅绯灭龙神,在场任何人都毫无察觉和反应。

短短十丈,绯灭龙神的精神力又全部凝聚于池妩仸一人之身,不敢有丝毫分心,完完全全的猝不及防!

更可怕的是,那强横无匹的绯灭龙躯,竟被这道寒光直接穿颈而过入,破喉而出。

叮……一道冰环凝结,封结绯灭即将涌上的龙力。

叮……第二道冰环凝结,封结他上身的经脉。

叮……第三道冰环凝结,将他强行涌动的力量再次横压。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蓝光爆闪,冰夷封天。一瞬之间,以绯灭龙神的喉咙为中心,十八道冰环在短暂到众人都来不及回眸的一瞬间疯狂凝结,封死着绯灭龙神的力量、血液、经脉、龙骨、玄脉、意念、四肢……

转瞬之间,绯灭龙神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和反抗,躯体便已皆化寒冰。

砰!

剑影舞起,冰环爆裂,被冰封的绯灭龙神……当世仅次于龙白的龙神之躯,在幻美如梦的冰蓝之芒中碎裂成冰光粼粼的碎片。

而那道蓝色剑影亦在这一刹那飞射而出,横穿次元,直刺远方的苍之龙神。

一切,都只在一瞬之间,无人来得及出声。苍之龙神在惊愕中转首,看到的是绯灭龙神化作冰晶碎裂躯体,以及……一点已近在咫尺的蓝光。

砰——

雪姬剑正中苍之龙神的头颅,在他的眉心处绽开笼罩千里的冰华。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