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 永暗的血与魂(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吼~~~~~~~

冰华之中,响起苍之龙神痛苦入魂的嘶吼。那看似绚丽无比的冰芒,却是生生在苍之龙神的头颅上炸开一个丈宽的空洞,龙血尚未溅出,却已被寒气死死封结,亦同时封结了他大半哀嚎的龙魂。

数不清的冰痕在他的头骨上蔓延裂开,触目惊心……若他不是龙神,哪怕是完全同力量层面的人类,整颗头颅怕是已经化作冰晶齑粉。

另一声更加震魂的龙吟响起,太初龙帝周身龙气混着龙血爆发,将惊愕失魂的九大龙君猛烈震开。

他扑向在冰华中哀嚎的苍之龙神,凝聚着灾厄之力的龙爪狠狠轰落于他布满冰痕的龙首,

轰!

轰!

轰!!

极致的冰凰寒气下,苍之龙神何止是头颅受创,灵魂在极寒中颤栗,意识更是变得格外迟钝,未被封结的那部分意念在都本能的竭力驱散着寒气,太初龙帝的摧残之下,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他的头骨、颊骨、龙颈被轰击的一断再断,可怕的冰痕更是快速蔓延,很快便如蛛网一般遍及整个庞大的龙首。

包括龙白在内,没有人去救陷入绝望冰狱的苍之龙神,因为所有的意念,都在因绯灭龙神所化作的漫天冰晶而惊悸。所有的目光,都死死集中于那个缓缓浮现的冰影之上。

庞大而惨烈的战场,在这一刻忽然休止……除了正在暴虐苍之龙神的太初龙帝。

“大……大……大哥……”碧落龙神失魂失声。

“不……不可能……”白虹龙神第一次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视觉与灵觉。

直到这一刻,那个冰影才终于完整的显现。

一身白衣,曼妙如仙,眸若寒潭,发若冰舞,肤若雪凝,唇若绽樱……她现身的那一刹那,无需任何的言语和姿仪,便将美奂绝伦与冰霜傲雪诠释到了如幻梦一般的极致。

她的雪影、气息和容颜,对在场很多人而言都毫不陌生。一个个神帝瞳眸猝然放到了最大……那是一种比绯灭龙神消亡还要剧烈的震骇。

龙白身周的龙气猛然震荡。

因为呈现他龙瞳中的,是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

沐玄音!

叮!

一声轻鸣,如冰落玉盘,雪姬剑飞回至沐玄音手中,点点玉莹纯粹的冰芒环绕于她的雪躯与剑身,更加几分如梦的神秘与虚幻。

麒麟帝呆住,青龙帝呆住,一众龙神全部龙眸欲裂,苍释天更是惊得险些从空中栽下去。

就连陷入半失心状态的千叶影儿都静于原地,不敢置信。

恶战忽止,北域众玄者都是疯狂喘息,他们呆呆看着一瞬灭杀绯灭龙神的冰影,如见天降的幻雪神姬。

池妩仸平缓气息,她看着沐玄音……这个她生命中最熟悉的人,微笑道:“我就知道,你出手的那一刻,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在场所有人中,她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知晓沐玄音存在的人。

因为她对沐玄音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实在太过熟悉……熟悉到每一丝雪肤的纹理和每一缕冰魂所刻印之忆,熟悉到不需任何形式的交流,便可在沐玄音决定出手之时,配合她创造一个再完美不过的时机,直接瞬杀绯灭龙神。

“此女……何人?”龙一道,他的龙眸在明显的动荡,明明无尘的内心,却是波澜骤起。

身为枯龙尊者,强大龙魂所赋予的神识何其强大。他竟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爆发于沧澜神界的战场,四处都是灾厄与神主境界的气息。如此的情境之下,想要完美隐匿自身,在他的认知中,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尤其,龙绯作为龙神界当代第一龙神,有着与五大枯龙尊者同一层面的力量与龙魂,却被近到十丈之内而不自知……更是一万个匪夷所思都不足以形容。

以五大枯龙尊者那动辄数十万载的阅历,根本无一人可以做到。

断月拂影……当世,云澈最先修成。而它的隐匿之能,却是在沐玄音的身上达到了极致的极致。

云澈当年所承的凤凰涅槃之力,是由凤凰神灵的灵魂碎片所赐,它给予了云澈生命的复苏,却无法苏醒他曾经的力量,让他就此沦为废人。

若非生命神迹和云无心永久舍弃邪神天赋的拯救,他到现在依旧是废人。

而沐玄音所经历的冰凰涅槃,是冰凰神灵所亲赐的原始涅槃神力。虽同样并不完整,但那终究是神源之力,所赋予沐玄音的绝不仅仅是新生,还有玄力与魂力的暴增。

尤其,对冰凰神力的驾驭能力。

甚至可以说,随着冰凰神灵的消逝,如今承载冰凰源力和冰凰神魂,又经历冰凰涅槃的沐玄音,便是现世冰凰。

“当年那个……沐玄音?”青龙帝呢喃道。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麒麟帝惊吟道。

无数的下巴惊得狠狠砸地。

当年蓝极星外,沐玄音为护云澈而死,多少神帝、界王亲眼所见。

给予致命一击的是龙白,在场所有人,都清楚无比的感知到她生命气息的完全消散……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且那股来自她的锥魂寒气,竟比当年足足强盛了数倍!

不该存在的人,在一众神帝的气息与力量下完美隐匿,现身刹那一击碎杀绯灭龙神……这是他们纵然亲眼所见,都根本不敢相信的奇诡画面。

“我此番现身,或许非但无助,反雪上加霜。”沐玄音声音幽淡,不见喜悲,手中雪姬剑凝聚冰晶寒芒,遥遥指向龙白。

龙白和枯龙尊者一直恃傲远观。而她一旦出现,龙白或枯龙尊者必有人出手。所以,若非彩脂遭厄,她反而不会选择此刻现身。

“天命如此,又有何区别。”池妩仸道。哪怕某个西域神帝死,龙白和枯龙尊者都不一定出手。但绯灭是第一龙神,他的消亡,必引极致龙怒。

“今日若是你我皆葬身于此……”池妩仸微笑:“倒也不是那么坏。”

“嘶……真邪门。”苍释天双目外凸,龇牙咧嘴。当年群起攻击沐玄音的人中,可是有他一份!

等等!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先前莫名死去,且死时毫无声息的两个海神……难道是她所为!?

连绯灭龙神都被一瞬毙命,无声无息杀他沧澜的两个海神,那还不跟切菜一样!

而那段时间,他有数次后背莫名发凉……也根本不是错觉!?

想到这里,苍释天全身冒汗……老子当年就是顺着形式丢出几道不痛不痒的玄气而已,犯得着这么记仇么!

“怎会有……此事?”龙三沉眉道。

“断月拂影。”龙一徐徐道:“东域冰凰之力因难以传承而逐代衰落,居然……”

“绯……”龙五闭眸,一声低念。明明神隐之日便心已无牵,为何依旧沉痛如斯。

“哼!”压下心间的波澜,龙白一直在缓慢愈伤的龙气随着怒意释放,瞬间激荡天地,万灵惊悸:“当年既未死透,那就再死一次!”

他正欲亲自出手,身边传来一声叹息:“我来吧。”

龙五身影虚化,再现之时,已近至沐玄音前方,他手臂抬起的那一刻,天空暗云崩散,随之整片天地都仿佛为之沉下:“以你之能,人族或无人可及。可惜,触动龙怒,注定往生。”

沐玄音一言不发,雪姬剑随断月拂影而动,一瞬掠出万道冰影,骤刺龙五,剑影临近之时,又绽开万朵冰莲,片片寒魂。

池妩仸的黑暗玄力同步袭至,随着天地的忽然暗下,蓝光粼粼的冰莲被映为无尽幽寒的黑莲。

属性不同,又来自不同之人的冰寒与黑暗,却在两人之间达成了完美而奇异的契合,黑莲爆发之时,将龙五瞬间噬入黑暗与极冷的深渊。

“龙四,”龙白道:“助龙五。”

轰嗡!

又是一个枯龙尊者出手。

龙四的浩瀚龙气释放之时,整片空间都隐隐抖动了一下。仿佛这一方天地已难以承受,濒临崩塌。

沐玄音、池妩仸对战两个枯龙尊者。在龙四加入战局之时,本就可怕的战场顿时卷起更加恐怖的灾厄风暴,周围数百里区域的神主都被狠狠斥开,无人可近。

龙白身上的龙气并未收敛,他的目光转过,盯向了正在踩踏苍之龙神的太初龙帝。

彩脂的身影已消失不见,被太初龙帝重新卷于龙首之上,并覆于数倍于先前的守护屏障。唯余天狼魔剑立于原地。

而苍之龙神的整个龙躯已彻底瘫下,那可怕的扭曲程度,显然连龙脊都已被轰断。

以苍之龙神的强大,哪怕不敌太初龙帝,也断不至如此……但他被那仿佛来自天外的一剑重创头颅,头骨险险崩碎,意识崩散大半,且直到此刻,他的身上,那股寒气依旧没有消散,如亿万极寒冰针,在他庞大龙躯中扎刺肆虐。

龙白伸手,睥睨一切的龙皇之气便要轰向太初龙帝……就在这时,他的龙眸猛的一动。

这场层面过高,每一刻都在崩天裂地的恶战,沧澜神域已崩塌了近九成,神域外的沧澜之地更是早已万物归尘。

但,遍地废墟与沙尘的沧澜神域正中,那处沧澜王殿却只是被余波碎裂了少许。

龙白目光横扫,龙眸所及……忆及开战之始到此刻,他忽然察觉,几乎所有的北域玄者,都在刻意的将战场远离这处王殿。

哪怕是濒死之前,都会挣扎向与王殿相悖的方向。

龙眸沉下,龙魂紧凝。在他的神识集中、渗透入王殿之时,碰触到的是层面极高,且不止一层的隔绝结界,以及……一缕隐隐约约的黑暗气息。

阎一阎三之外……那个未曾露面的阎祖!

七重结界的核心,被龙皇之魂所碰触的阎二一双老眸猛的睁开。

“龙三,吾等也该出手了。”龙一道:“此女怕是不啻于当年的宙天女娃,只龙五一人,恐难拿下。”

“等等!”龙白忽然出声,手指王殿:“轰开那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