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4章 永暗的血与魂(中)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顺着龙白掌心所指,龙一和龙三看向了沧澜王殿,随之目光同时一凝。

不需龙白提醒,恶战至此,注意力稍转移其上,便会察觉到不对劲。

龙一龙三顿时飞身而起,两个干枯的身影却卷动起整片天地的风云,一股足以摧星灭辰的恐怖威凌遥遥压覆向沧澜王殿。

战场气流的巨大变化瞬间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池妩仸撤身回眸,目凝幽寒,心间叹息。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

如果不极力将战场避开沧澜王殿,王殿必定在太过强大的神主之力下快速崩坏,暴露出其中的结界。

但如此之下,时间稍久,当一切化作硝烟中的废墟,中心那过于完好的王殿必定太过醒目,并随之引发警觉。

这是一个无解之局。前者,也只能多撑上小截的时间。

微一吸气,池妩仸身上魔息震荡,发出至今为止,最轰耳震心的魔令:“全部回防!!”

池妩仸的这声叫喊,狠狠刺动了所有北域玄者紧绷许久的那根神经。

王殿结界,那是他们必须不惜一切,哪怕死去,也要用尸体来封阻的最后防线。

枯龙尊者速度何其之快,风暴呼啸狂卷之下,已临近沧澜王殿上空,他们同时出手,两股骇世龙力从空轰下。

轰隆!

几乎是同一时间,王殿之顶被猛然撕裂,一道黑芒伴随着一股狰狞的嘶叫爆窜而出。

被龙白的龙魂碰触的刹那,阎二便已蓄势待发。他冲出之时,两只枯手在挥舞间撕出十道阎魔黑痕,将龙一和龙三的力量当空撕散,然后又是一声怪吼,罩着黑暗爪影的双手直刺两大枯龙尊者的喉咙。

龙一龙三双臂轻描淡写的推出,手臂之上,同时闪现灰白色的龙神爪影。

砰!!

一声巨响,空间化作万千碎屑。这三股太过可怕的力量碰撞之下,由沧澜神石所筑成的王殿瞬间崩碎大半,露出了最外层的结界。

七重结界,由三阎祖、池妩仸、千叶影儿、阎帝以强大的黑暗玄力合力筑成,再由云澈以黑暗永劫在最大程度上抹去气息。这七重结界不但单向隔绝气息和声音,亦隔绝视线。

所以,纵结界显露,亦无人能窥见所守护之物。

阎二再强,也断不能一人抗争两大枯龙尊者。这股完全正面的力量交锋之下,阎二爪影破碎,枯躯后仰,整个人倒栽而下,狠狠砸入结界之中。

而枯龙尊者的力量余波却无法穿透结界,重击在最外层的结界之上,顿时震开一道丈长的裂痕。

连沧澜结界都难抵枯龙尊者之威,何况这个临时所铸的黑暗结界。

但下一瞬,阎二已再次爆窜而出,身后爆开阎魔之影,携着远比方才可怕的力量与气息冲向龙一龙三。

他所接受的命令,就是死守结界,保护云澈。来犯者想要碰触宙天珠,必先踏过他破碎的尸体!

随着结界的显露,战场之上风雷变动。

大片的黑暗玄光在决绝中爆开,所有北域玄者的黑暗之血在同一瞬间全部涌上头顶……他们没有选择逃离,而是抱着十死无生之心留守沧澜,为的就是守护云澈,守护最后的那一丝丝希望。

结界若是被攻破,这最后的一丝丝希望将彻底断绝。他们所有的信念与坚持也将完全化作空无,唯余所有人的枉死。

所以,为了这最后的防线和希望,哪怕只能多拖上一息一瞬,他们也将毫无犹豫的以死来搏。

疯狂爆开的黑暗之芒下,所有北域玄者不惜代价的摆脱对手,倾尽全力冲向中心的沧澜王殿,在西域玄者短暂的错愕之间,快速的铺开一环由染血的黑暗之躯所筑成的防线。

龙白抬手,皇令震心:“所有人听令,放开手中所有目标,全力轰开那个结界!”

这个命令,无疑让所有北域玄者心中骤沉。

战场的风向急剧扭转,一股股摧世的风暴向王殿方向狂涌而上。

北域玄者们的全身骨骼在剧烈作响,面孔都变得格外狰狞。

正面厮杀,互相之间可攻可防。纵面对实力或数量远胜自己的敌人,亦可退避游走,将对方拖得一时。

但,死守结界,就意味着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和躯体,从最正的正面,去硬撼下对方所有的力量!

哪怕让自己的躯体粉碎,也不能让对方的力量轰击到结界。

本就惨烈的恶战,在战场转移至沧澜王殿后,顿时惨烈了何止数倍。

阎一阎三同时轰开对手,直扑王殿。

但沐玄音和池妩仸的对手是两大枯龙尊者,岂是那么容易摆脱。她们刚欲强行折返,两股重叠的恐怖龙域生生封死了周围的大片空间,将双方都禁锢其中。

沐玄音当机立断,以断月拂影骤然折身,剑如冰虹,直刺两大枯龙……拖住这两大枯龙,亦是为王殿结界减少两个极大的威胁。

“阎祖守西,阎帝劫心劫灵守北,众界王……”

轰隆!!

池妩仸的传音被龙四轰断,她回眸凝心,全身荡动起让龙四心中骤寒的煞气,黑暗魔绫在舞动间绽开朵朵噩梦黑莲,将龙域噬出一个又一个漆黑空洞。

她没有再继续传音……因为此刻,已不再需要魔令。支撑所有人的,唯有最后的希望与信念。

而能决定结局的,唯有天命。

沧澜王殿周围的千里空间在无比剧烈的震荡与扭曲。此刻,这里成为了战场的焦点,更成为了神界有史以来,最恐怖,最惨烈之地。

阎魔、焚月、劫魂已全部极力退回死守,太初龙族亦飞天而至,镇守一方,当双方力量都集中于一处,战场瞬间惨绝人寰。

枯龙、龙神、龙君、螭龙、虺龙、青龙、万象、麒麟……当他们全部黑压压袭来之时,已远不是“绝望”二字可以诠释。

轰!

轰隆!

两大阎魔联手,死死抵住了四个龙君的力量,代价,是他们的手臂崩开数十道触目惊心的裂痕。但马上,龙君的力量再次袭来,两阎魔目若恶鬼,仿佛意志中已完全没有了疼痛和恐惧的存在,以飙血的手臂释放出带血的阎魔之力。

砰!

两阎魔被狠狠震飞,却又在空中生生折身,非但没有趁势避开四龙君之力,反用自己的躯体从最正面抵住龙君之力,以自己的血肉,卸去着这股轰向结界的力量。

轰!!

空中血雾飘洒,四龙君的力量轰落结界时,已只余三成。

东方,那些无资格入战场,一直在全力退遁的北域神君们全部在咆哮中冲至,用力量……更用自己的躯体抵御着那些轰向结界的力量。

只是,他们的神君之躯非凡人所能奢望,但在神主之力下却太过脆弱,顷刻之间,他们残碎的尸体便在结界前铺了满地。

“守……给我死守!!”

阎天枭嘶嚎着,将三个神主螭龙的力量与躯体狠狠反震回去,任由龙白留在他身上的伤口崩裂加剧。

轰隆……黑暗玄阵破碎,玉舞和蝉衣双双受创,重砸在地,妖蝶与青萤瞬间移位,代替她们的位置。

包括劫心劫灵在内,九魔女也已全部受伤……尤其正面硬撼素心、紫漓两大龙神的劫心劫灵,已是半身染血,瞳光涣散,唯有手中魔刃始终挥舞着不肯暗淡的凌光。

龙白抬起手臂,掌心朝向远方的太初龙帝。

一声闷响,空间连环扭曲,来自龙皇的无上龙气隔着百里之遥重击太初龙帝,将后者震飞百里,随之龙气反卷,将苍之龙神带回。

太初龙帝在怒吼中起身,它发出号令,令所有太初之龙全力守护沧澜王殿,但它自身并未临近。因为对它而言,保护彩脂才是最重要之事。

如今彩脂力竭昏迷,它不会再主动寻找对手,更不会主动踏入危险之地。

苍灰光芒之下,苍之龙神已回归人之形态,他遍体龙骨断了近半,头骨布满裂痕,面目血肉模糊。但龙神可怕的躯体与生命力,让他在脊骨尽断之下,竟生生的立起身来,口中亦发出格外清晰的声音:“龙皇……苍……无能……”

龙白没有回应,龙眸淡淡看着远方的沧澜王殿。

砰!

一声震荡所有人心魂的巨响,第一层结界在一片血雾中破碎。

“云澈,一定就在里面!”苍之龙神沉声道。

此事,当然无需苍之龙神的提醒,

提前知晓他们的到来,北域魔族却没有遁离,而是严阵以待……根本不是所谓为云澈争取逃回北神域的时间,而是为了死守这个结界!

而能让这些北域魔人如此的,也唯有他们的“魔主”云澈!

至于云澈为何没有离开,反而是在这个结界之中。唯一的解释,大概是他正处在不可中断的某种闭关状态之中。

南方,千叶雾古独战龙二,虽已受微创,但不至于短时间内溃败,也算是硬拖住了最大的威胁之一。

千叶秉烛遥望沧澜结界,然后接连瞬身,想要强行摆脱五大麒麟。

“哎,”麒麟帝一声轻叹,压低声音道:“你还是不要想着脱身为好。如此,你还可在明面上强行拖住我们五人,若是回返守防,我们五人也不得不强攻,对你们而言,唯害无利。”

麒麟帝作为西域龙神界之下的第一神帝,自身修为虽不及千叶秉烛,但也不会差得太远。再加之四个有着十级神主之威的墨麒麟,若当真施以全力,早已将千叶秉烛击溃。

千叶秉烛深深看了麒麟帝一眼,没有言语,亦不再强退,周身梵光耀目,力量尽释,直攻麒麟帝。

太初之龙的龙躯庞大而强横,它们守于北方,筑成了一座龙躯屏障,这个屏障本该坚不可摧到让人绝望,但奈何,冲击这个屏障的,都是西神域,乃至当世最强大的力量。

龙血不断的倾斜飞洒,上空的血雾,浓重的如同压城欲摧的黑云。

砰!

一声悲鸣,随着三只太初之龙的龙躯被残忍毁断,第二道结界也轰然崩碎。

脚下的尸骨,刺鼻的血雾,将所有人血液中蛰伏的兽性都完全激发。面对决死搏命的北域魔人,西域神主们的惧死之心也早已被扭曲……杀人和被杀,逐渐成为战场上所有人心间唯一的意念。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