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6章 阎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远处,感知着千叶影儿元气枯竭、生命离散的千叶雾古老目转过,身上的梵光忽然暗淡。

如此之大的破绽,龙二岂会错过。苍白龙爪携万钧之力,摧破梵光,重轰千叶雾古之躯。

轰隆!

枯龙之力,如万雷惊天,千叶雾古身上血雾爆开,苍老的躯体如枯木般坠落而下,砸入不知多深的土地之下。

如千叶雾古所料,龙二没有追击,而是冷淡回眸,直赴沧澜王殿的结界而去。

地面爆开,千叶雾古身影飞出,落在了千叶影儿身侧,染血的手掌金芒凝聚,轻覆于她的后背之上。

意识在即将陷入完全空白前忽然快速复苏,一股浑厚的生命元气如春雨甘露般涌入,清晰着她的五感,复苏着她的躯体。

千叶影儿缓缓睁开眼眸,看向了身侧的老者。

逐渐变得通透的视线中,她看到了千叶雾古和他染血过半的灰衣。更清楚感知到……那来自他的生命元气。

虽然千叶影儿已不再身具梵魂,但她毕竟是千叶雾古的直系后代,同血同脉……他在用他本就所剩无几的寿元,来为她续命。

即使这种同脉之下的寿元转移,百年也不过只能换得一两年。

“你……你在做什么……住手!”

意识苏醒,但她躯体依旧无比虚弱。除了唇间的惊喊,却根本没有将他推开的力量。

千叶雾古没有言语,将自己的寿元源源不断的渡给千叶影儿。

“用你的力量去守界,不要浪费在我身上!”千叶影儿竭力的想要挣扎,口中更是发出极尽狠厉的声音:“这是命令……蠢老头!这是命令!”

千叶雾古神色不变,淡淡道:“你为梵天神帝,老朽身为梵帝中人,当遵从帝令。”

“但……”他露出很淡的微笑:“我亦是你的曾祖父。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有理由,有资格阻拦一个老人去救自己的后人。”

“你……”千叶影儿五指抓紧,心魂轻颤,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结界之前,局势陡变。

龙二加入,三阎祖压力陡增。

螭龙、虺龙、万象三神帝覆空而至,阎魔、焚月一方原本就脆弱不堪的防守顿时全面崩溃。

仅存的阎魔、阎鬼、蚀月者、焚月神使几乎被忽然从天而至的三神帝全部冲翻在地。霎时,三神帝直接落于结界之前,三帝之力如震世之雷般快速轰落结界。

后方,白虹龙神为首,一众龙君、螭龙、虺龙、麒麟如万岳般压上,百道神主之力齐轰结界。

砰!!

第五道结界崩碎,亦是支撑时间最短的结界。

五层结界,一层比一层破碎的更快……随着北域力量的凋残和防线的崩溃,后两层只会破的更快。

阎一回首,气的跳脚大骂:“你们这帮鬼崽子废物……嘶啊!”

但他和阎二阎三面对三大枯龙和三大龙神,压力之巨绝非他人所能想象,破口大骂之外,却注定无法分身相助。

阎舞左臂已断,玄力更是只余不到三成,她从地上翻滚而起,孤身冲向三神帝,手中阎魔枪染着她的阎魔之血,爆发出她极限的力量。

轰砰!

阎影一晃,黑光炸裂,将三神帝震开数丈。

黑暗之力触及了他们身上被千叶影儿切出的黑痕,顿时痛不欲生,同时亦狠狠触动他们的愤怒。

他们暴然出手,这一次目标却不是近在咫尺的结界,而是阎舞。

阎舞虽是十级神主,但终不能与神帝相较。何况她已断臂力衰。

砰!

她的阎魔枪被螭龙帝震飞。

轰!

她身上的阎魔黑光被虺龙帝一掌震散。

噗!

一道血光飞溅,她的心口已被万象神帝的帝剑贯穿而过。

阎舞瞳孔凝滞,随之涌起暴戾黑芒,右臂重新凝起阎魔枪……但尚未刺出,一股浩瀚龙气便从空而至,重轰她的心口。

这是来自白虹龙神的狂暴一击,瞬间,阎舞心口剧烈下陷,口中狂喷一大口血雾,在淋洒的血雨中横飞而去。

“舞!!”阎天枭回首,一声暴吼,将身前的龙君和螭龙狠狠掀飞,然后身化残影,直扑阎舞。

“哼,死吧!”螭龙帝手臂轰出,一道绝命龙影直飞阎舞而去。

轰!!

螭龙之影没有击中阎舞,而是狠狠轰击在忽然闪现的阎天枭身上。

他手臂大张,一动不动的硬撼住螭龙帝之力,一层无形的屏障在他两侧铺开,封锁着所有可能波及阎舞的力量。

“呵,还在妄图挣扎,何其可怜啊。”白虹龙神低笑一声,忽然出手,爪覆白芒,直轰阎天枭的胸口。

阎天枭刚承螭龙帝之力,气息混乱,而白虹龙神这一爪,不知有意无意,正中龙白在他身上轰出的创口……一大蓬的赤血泼洒而出,白虹龙神的龙爪破体而过,狰狞的五指在他后背沐血曲张。

与此同时,万象神帝与虺龙帝亦同时出手,一剑贯穿阎天枭的小腹,一掌震碎他的内腑。

“……”阎天枭七窍渗血,神情未动。

“阎帝!”正拼死奋战的焚道启目光扫至,骇然出声。

“主……上!”一个倒地的阎魔痛苦嘶吼。

阎舞单膝跪地,猛吐几大口鲜血后,才在晕眩中支起上身,一眼便看到阎天枭的惨状。

“父王!”她凄喊一声,踉跄几步,然后猛扑向前。

但,一只大手却忽然向后伸出,带起一股黑暗气浪,不轻不重的将她震了回去。

阎舞茫然抬首,看到的是父亲抬起的手臂,以及……他温暖而短暂的注视。

随之,他的目光收回……亦永远收回了他对女儿最后的一次回眸。

他眼中的瞳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暇无际的幽黑。

心脏的跳动猛然加剧,这一刻,阎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猛的抬手,颤抖的手指极力的想要触碰向父亲,唇间发出恐惧的呢喃:“父王……不……不……不……不要……”

“不要!!!”

“呃呃呃……啊!!!!”

一声凄厉到破喉的嘶叫声中,阎天枭的后背忽然炸开,现出一道漆黑的魔影。

魔影一丈之高,气息骇人,但断然不至于威胁到龙神神帝。

“见了棺材都不掉泪?”白虹轻蔑一笑,那依然贯穿着阎天枭躯体的手臂陡然释放出澎湃巨力:“死吧……”

低吟未落,他的脸色陡然一变。

猛的低头,他才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臂不知何时覆上了一层诡异的黑光,将他的手臂死死的缠绕、禁锢……他猛然释力,竟是无法撤回。

道道同样的黑芒亦无声无息间缠绕到了万象神帝、螭龙帝、虺龙帝之身。

这是阎天枭最强大的黑暗禁锢,只是面对龙神和西域神帝,却也注定不可能禁锢太久。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阎天枭的嘶嚎在继续,他身后的阎魔之影亦在这时忽然放大,转眼十丈……百丈……千丈……直至万丈之巨!

所释放的阎魔气息,更是随之膨胀到一个无比骇人的程度,融合着黑暗禁锢之力,如万千黑暗山岳,死死压在所有被阎魔之影笼罩的生灵身上。

战场之中,所有人惊然转目。就连三阎祖亦为之刹那失魂。

“这小子……”阎一一声低喃。

“啊啊啊啊啊!!”

阎天枭的身影已被万丈阎魔之影完全吞没,这声咆哮分不清这是来自阎天枭,还是来自深渊阎魔。

咆哮声中,阎魔之影忽然迈步,猛的冲向了前方……巨大的黑暗身影拖动着白虹龙神,拖动着三神帝,随着阴影的罩下,将一个又一个龙君,一片又一片西域神主卷入其中,横推向了西方。

轰隆隆隆隆!!

大地翻覆沸腾,白虹龙神、西域三帝都是面目扭曲,他们在黑暗禁锢中极力挣扎,力量在一次次爆发中轰向阎天枭……但,那巨大的阎魔之影却是越来越快,将他们,还有足足十一个龙君,九十多个被卷入的西域神主推向了更为遥远的西方。

不可挣脱的巨力,让他们的躯体乃至灵魂都仿佛被死死粘在了阎魔之影上,再加上那绝望而恐怖的黑暗咆哮,将成为他们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十里……二十里……三十里……五十里……七十里……

惊吼之声漫天响起,随着如此庞大的一波西域力量被推向远方,北域玄者的防守压力大减,先前崩溃的防线被挣扎而起的阎魔阎鬼迅速封堵……而他们的眼中,都已是血泪淋落。

阎舞挣扎着站起身来,她遥遥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视线在泪雾之下模糊一片,她默默的,定定的看着,不肯有刹那的错失。

“杀……杀!!”

本筋疲力竭,浑身带伤的阎魔阎鬼们爆发出了无比阴森狂暴的杀机,他们从自己全身每一个可能的角落,拼死催动着每一丝阎魔之力,带着无尽的恨意与杀意,主动冲向了最近的西域神主。

厮杀,忽然间变得更加暴烈。

轰隆隆隆隆隆!

如巨浪滔天,万岳崩塌。阎魔之影依旧在前行,横推着被禁锢于黑暗中的西域玄者。

一百里……一百五十里……两百里……

轰隆隆……

随着阎魔之影的忽然虚化,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从摧枯拉朽……到步履缓下……到脚步蹒跚……

砰!

砰!

砰!

一步……两步……三步……

他的迈步越来越慢,却依旧无比执着的向前推进着……直至落下的脚步再无法抬起。

万丈阎影在虚化中消失。

阎影之下,只余阎天枭遍体伤痕的身影。

他站立在那里,保持着双臂前推的姿势,一动不动,脸上不见狰狞,唯有坚毅。

双眸之中,已没有了任何的光芒,身上,亦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就连遍体的伤口之中,都不见一丝血液流落。

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如一尊风化的朽碑。

砰!!

一声闷响,白虹龙神狠狠挣脱了黑暗禁锢,他手臂伸出,龙力还未来得及释放……一股冷风卷起,吹拂向静立的阎天枭。

顿时,朽碑飞扬,灰尘舞散,一代阎帝就此化尘风中,无痕永逝。

————

【( ̄ε(# ̄)☆╰╮( ̄▽ ̄///)】

【↑火星———————云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