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公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呵呵呵呵。”面对云澈骤寒之言,龙白也淡淡笑了起来:“云澈,听闻你数月前带领北域魔人入侵时,修为已是神君境巅峰,曾单手挫败重伤的太宇尊者,又与千叶之女联手,击败了月神帝。”

“本以为你既然是从宙天珠中走出,修为当该有所进境,可惜……”龙白的眼睑微垂,以审判之姿,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失望:“同时身承邪神与劫天魔帝的力量,居然还是未能突破神君境界。无趣,又让人失望。”

“毕竟,向一个神君出手,怕是我的龙爪,都不屑答应。”

云澈眼神不变,面无表情的道:“你想和我单挑?”

“虽然有些无趣和可笑,但……”龙白抬手,龙气毫无外放,却莫名覆下一股骇人的威压:“你必须死在我手上!”

“我呸!”阎三狠狠吐出一口血痰,向前一步怒骂道:“想伤我主人,先……”

“滚回去。”云澈淡声道。

阎三脖子和脚步瞬间又缩了回去。

“很好。”云澈的五指缓缓收拢,他的神色依旧冷漠而平静,但唯有他自己知道,心魂的怒火早已如万千狰狞嘶嚎的魔鬼,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失控。

“的确,这个世界上有些事很无趣和可笑,却又必须去做。”

云澈抬步向前,在北域玄者带着惊吓和担忧的目光中缓缓向龙白走近:“既然你这么想和我单独交手。我,北域魔主云澈,便恩赐你这个机会!”

“恩……赐?哈哈哈哈哈……”众龙神龙君、西域神帝皆是一愣,随之全部狂笑出声。

虽然他是北域魔人拼死也要守护的北域魔主,但顶着神君境十级的修为,身后一众凄零凋残的魔人,竟对龙白说出这般的言语?

这不都能算是滑稽之言,他们都不得不怀疑,云澈是否已在这凄惨绝境下难承打击和重压,彻底的失心疯癫。

“哼。”龙白淡淡吐息:“这是我给予你的恩赐,你能撑多久,你麾下的这些魔畜便可多喘息几时。这姑且,算是对你当年之功的犒赏。”

语落,他向前一步,龙威尽释,瞬间,无论北域阵营,还是西域阵容,几乎所有玄者都全身剧震,不少玄者不自主的倒退一步,而一些伤重者更是被震翻在地,内腑渗血。

“听着,”龙白淡淡而语:“我与云澈之战,无论何种局面,你们任何人都不得出手干涉……”

北域玄者与西域玄者全部愕然。碧落龙神脱口道:“龙皇殿下,区区一个落水之犬岂配你亲自……”

话未说完,他的手臂已被素心龙神用力一抓:“闭嘴。”

“谁敢出手,无论是谁,都…休…怪…我…无…情!”

龙白这几个字,说的无比缓慢慑心。每一个字都在警告着西域所有玄者,这个看似荒谬可笑的命令,实则是谁都不可有半分忤逆的至高皇令!

碧落龙神瞬间死死收声,全身冷汗直冒。

到了此刻,哪怕脑子再迟钝的人,都会清楚的意识到,龙白对于云澈,绝非只是龙皇对于魔主,而是有着极重的私怨。

再加上先前魔后之言……

一个让所有人心脏骤悸的猜想闪现……但马上又被他们死死摁灭,绝不会妄言半字,甚至连一丝异样神情都不敢表现出来。

龙白想要独自向云澈出手,云澈,还有知晓内情的池妩仸、千叶影儿都丁点不意外。

因为唯有在云澈身上,他才能释放积压心中多年的极致怨妒与恨戾,也只有亲手……在所有方面,彻彻底底的碾死云澈,才能让他找到些许近乎可怜的尊严与心理平衡。

先前西神域全面碾压北神域,龙白始终一脸冷漠……那时的他心中没有丁点的快意,唯有不甘和狂躁。

此刻,终于……终于……

他的神色一片平静,身上也没有龙气动荡。而他那只看似自然垂落的手掌,每一根手指都绷紧欲断。

“全部退后。”云澈也在这时冷冷开口:“本魔主与龙白之战,任何人不得插手,否则重惩!”

云澈之言,毫无疑问让众北域玄者都吓了一跳。除了从不会抗命的阎魔三祖,其他人都是满面犹疑……毕竟,他们此刻的最大渴望,甚至可以说活着的最后目的,就是全力护云澈逃离这里。

怎能让他独面可怕无比的龙白。

池妩仸深深看了云澈一眼,没有劝阻,甚至没有任何问询,而是抬手,轻推出一道黑暗气浪:“魔主之命不可违,这是属于魔主自己的战场,我们不可插手,退后吧。”

千叶影儿脚步踉跄,扑到了池妩仸身侧,无力的雪手却紧紧抓死她的手臂,沉声道:“你在……做什么……”

“相信他吧。”池妩仸道。

“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千叶影儿神情痛苦,咬齿欲碎:“有你和沐玄音在,他一定……逃得出去……不能再让他冒任何危险!”

“就算不为他……你想让所有人……白死吗!”

“……”池妩仸张了张唇,十指不自觉的拢紧,一向果决的她,在这时产生了痛苦的动摇。

云澈此刻的眼神,她从未见过。但她无法确认,云澈这幅看似笃定之下,究竟存着几分理智,几分失智。但他神君境十级的玄力,却是无从幻想的事实。

“不会的……”

一个很轻很轻的少女之音传来,水媚音用自己的玄气护着已无法站稳的姐姐,轻喃道:“云澈哥哥一定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的……一定不会。”

说完,她带起水映月,身姿轻移,远远退开。

池妩仸再不犹豫,黑暗玄气带起一些重伤的北域玄者,沉声道:“遵魔主之令,全部退后!”

双方全部退开,破败的沧澜神域中心,唯余云澈与龙白遥遥相对。

“出手吧。”面对云澈,龙白的双手竟直接负在了身后。

龙白的心中此时如有恶鬼在狰狞嘶嚎,恨不能马上将云澈撕成碎片。但他的尊严,他的孤高,他的不甘,他的龙皇身份与威仪,都不允许他先于出手。

云澈身前黑光一闪,现出劫天魔帝剑,他手触剑身,道:“亮出兵刃吧。”

“我从不屑用兵刃。”龙白冷淡道。

“是么?”云澈手掌一拂,竟直接收起了劫天魔帝剑。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了龙白心口:“哦?你受伤了?”

声音一落,云澈忽然眼神一阴,身上玄气爆发,他右臂抡起,拳头上凝起一股骇人炎光,然后在所有人猝然放大的瞳孔之中……

狠狠轰向了自己的心口。

噗轰!!

这一击所释之力可怕绝伦,正中心口,直贯内腑,大量血沫从云澈的心口、后背、口中同时喷出,触目惊心。

“魔……魔主!?”

“云澈!!”

混乱的失口惊叫声从后方传来,云澈的举动,让所有玄者无不惊然失色。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更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云澈独自面对可怕的龙白,竟会忽然作出自残之举。

而且还是如此凶狠的自残!

龙白的穿心之伤创口很小,且在这很长的时间里已是愈合近半。

而云澈的自轰之伤,任何人都看得出明显重于龙白……更何况是刚刚创下的新伤,毫无疑问的会重损元气和玄气。

“疯……疯了吧?”万象神帝道。

“呵,果然是疯了。”虺龙帝嗤笑一声道:“又或者,自知惨败,所以用这种方式硬给自己找点尊严?呵呵呵,所谓魔主,到底还是个半甲子的幼崽,真是幼稚可笑至极。”

五大枯龙尊者却在这时全部沉眉。

云澈方才自轰之时,神君境十级的玄力,竟释出了神主境十级的威势!

虽早已听龙白和众龙神提及,但亲眼所见这完全超越认知的场景,他们沉寂无数年的魂海无法不激荡起万丈沧澜。

“……”龙白淡漠无言,嘴角一丝嘲弄。

一拳贯心,痛苦可想而知。但云澈的面孔竟是看不到一丝的扭曲。快速染血的胸膛直接直起。他淡视着龙白,徐徐道:“现在差不多公平了……开始吧。”

轰!

云澈身形暴起,全身玄气涌至右拳,周身带着一股风暴直轰龙白。

龙神一脉有着强横霸道到极点的力量和躯体,因而不屑用兵刃,也不需用兵刃……或者说,他们的龙爪,便是最适他们的强大兵刃,强用外物,反添累赘。

但云澈不但重创己身,还弃用兵刃。

更离谱的事,他对龙白的攻击不是最擅长的黑暗与火焰,竟是以自己的拳头毫无花俏的正面轰击。

所有的行为,都根本是在自掘坟墓。

七龙神的脸上全部露出嘲讽之态。

云澈身上所携的玄气一如传闻中那般强大,绝对踏入了神主境十级的领域。但,以这种纯粹的力量正面轰击龙皇之躯……接下来的画面,已是提前映现在他们脑海之中。

面对云澈的狂暴出手,龙白却是一动不动,就连双手,也依旧负于身后。

任由云澈的拳头轰向他的面部。

轰————

云澈的拳头重重轰击在龙白的额头之上。

没有黑暗,没有火光。但这毕竟是巅峰神主之力,力量爆发的刹那天地为之震荡。

但,沙尘飞扬,空间崩裂间,龙白的躯体竟是一动不动,唯有他的头颅向后仰动了不到三寸之距。

一层淡淡的白芒,在龙白的躯体,在他的额头与云澈的拳头之间无声浮动着。

西域玄者面露讽刺与怜悯,北域玄者尽皆心脏骤停……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绝望之极的一幕。

“又是那层不正常的白光!”池妩仸低吟道。

龙白神色毫无变动,仿佛轰于额间的不是北域魔主的重击,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他目光幽邃,淡漠的冷光如在睥睨一只濒死挣扎的幼虫:“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可笑了吗?”

语落,他却没有从云澈脸上看到错愕或惶然失措的神情,一丝诡异的冷笑,却从他的嘴角缓缓咧开。

“好问题。”

轰!!!

诡异的冷笑声中,云澈明明已尽的力量忽然违背常理的再度爆发,而且爆发的竟比先前更为猛烈,一团略带苍白的玄光在龙白的额间爆开!

那一瞬间,龙白身周的白芒忽然溃散,随之就连他的护身龙气都诡异无比的一敛。

轰隆!

轰雷般的巨响之中,龙白的额头如气球般猛的下陷,躯体在那可怕绝伦的巨力之下倒旋着飞砸出去,又在倒飞中狠狠砸入地面……

轰隆隆隆隆……

随着大地的分裂和碎灭纷飞的沙石,地面足足被切开一道三十多里的深沟,龙白的躯体才总算停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