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6章 绝路龙神(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魔主所施下的,是溢散着无尽残暴的魔杀令。

也一瞬间,激荡起所有北域玄者胸腔中的怒与恨。

没有任何的犹豫迟疑,魔杀令下,一阵发泄般的嘶嚎响起,阎魔、焚月、劫魂、北域神主们,无论先前已身承怎样的重创,都是含恨冲出,魔煞与黑暗瞬间弥天覆世。

劫魔祸天之下,他们的身影所卷动的黑暗气息宛若无尽翻滚的暗云。

后方,沧澜神主、梵王也在短暂的懵然后,一个个变得面目狰狞。先前被压制,被屠戮的憋屈、仇恨、绝望,此时化作在胸腔中疯狂咆哮的魔鬼,让他们只想拼命的复仇、发泄,哪怕就此沦为真正的恶鬼。

很快,众太初之龙亦在太初龙帝的号令之下飞空而起,向西神域展开它们的复仇之翼。

魔气、血气、杀气、戾气……

最前方的枯龙尊者们缓缓抬头,这些黑暗魔人的力量忽然变得格外狂暴,但身为强大枯龙,原本都不会对之有任何动容,但此刻,极度瑟缩的龙魂之下,他们四肢都一片酥软,意志中只有恐惧……

至于龙气,即使咬破舌尖,拼了命的催动,也聚拢不到半成。

而哪怕凝聚,也无力……更无胆释放。

先前毫无威胁,轻易便可碾压的魔人,此刻让他们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龙三上身勉强直起,艰难开口:“等……等等……”

“等你大爷!”阎一身若魔光,一脚飞踹在龙三的脸上。

一声巨响,龙血飞射,本该轻松接下这一击的龙三鼻梁龙齿瞬间碎断,苍老龙躯如陀螺般凌空翻转数十周,然后被阎一鬼爪抓起,携着阎魔之芒狠砸在地。

远古龙神的魂压之下,毫无夸张的说,如今周身皆创的阎一,一个人就能轻松完虐五枯龙。

“喋哈!贱龙……给爷死!死!!死!!!”

阎三一手抓起白虹龙神,一手抓起碧落龙神,一左一右狠狠抡地,砸得沧澜神域猛烈震荡,黑烟四起。

三阎祖中,他受伤最重,先前都几乎无法站起,此刻却像是嗑了猛药一般目绽魔光,左窜右跳,怪叫连天。

阎魔黑气穿魂穿体,两龙神勉强运转的龙气根本来不及释放,便已被残噬殆尽。不过数息,他们本就已脆弱不堪的意志便完全放弃了挣扎,盈满恐惧的龙眸逐渐变得昏暗空洞,绝望待死。

“嘶……啊!!”

阎二那似兴奋,似狂暴的怪叫声中,苍之龙神的躯体被他的一双枯臂生生撕断。

继灰烬龙神、绯灭龙神之后,第三个龙神陨落……只是相比前者,他的死,卑怜的像是一根被轻易折断的稻草。

“呀吼!!”

这一声怪叫,简直堪比性情扭曲了几十万年的三阎祖。堂堂南域释天神帝,竟像个猴子一样踩跳于枯龙尊者的头颅,几个蹦跳间将五大枯龙尊者的龙首全部踩了一遍。

最后高高跃起,又是一声怪叫,双脚狠狠踏落于青渊龙神的脊背之上。

咔!!

正常状态的青渊龙神,苍释天哪怕使出吃奶的劲也别想将他断脊。此刻却是脆响震耳,龙脊半断,青渊龙神的惨叫和苍释天的狂笑同时响起,刺耳至极。

“青渊,”苍释天阴恻恻的道:“七千四百三十三年前,本王第四次拜访龙神界,向你隔空问礼之时,你居然没有回礼……你特么该死!!”

咔!又是一脚,青渊龙神的脊背再碎一截。

苍释天一个翻身,一脚勾住翡之龙神的脖颈,将他狠狠撂倒在地:“还有你!三千七百六十一年零两个月前,你曾因看不惯本王逍遥快活,远远的啐了本王一口,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么!吔屎吧你!”

轰——翡之龙神整颗脑袋连同上身都被狠狠踩入地面之下。

又连踩几脚后,他又马上转换目标,一个掠身间,狠狠踹在紫漓龙神最为爱惜的脸上,紫漓龙神顿时鼻梁弯折,五官错位。

“贱人!四百七十九年十一个月零十三天前,你在东域宙天神界的时候,居然胆敢在别人面前嘲讽本王新纳的爱妾长得丑陋……你这贱人知道什么叫内涵么!我沧澜界的母猪都比你高贵!”

苍释天显然不是个怜香惜玉之人,狂骂之间已是将紫漓龙神踩踏到面目全非。

苍释天瞳孔放大,血管偾张,毛孔全开,连骨髓之间都在窜气。

什么枯龙,什么龙神……此刻在他们面前,他苍释天才是随意拿捏他们生死命运的神!

他的连番咆哮怒骂直听得众人全身冷汗直冒……这货不但是个疯狗,还是个极度记仇的疯狗。以神帝这个层面的心胸涵养本该屁都不算的小事,他居然能死记到具体哪一天。

“滚蛋!”连阎二都听不下去,一脚踹在苍释天的屁股上,将他踹飞到十几里之外。

苍释天一个打滚爬起,头也不回,拍了下屁股便直接狞笑着扑向那些瑟瑟发抖的龙君……这场豪赌简直忒值了,哪怕过后被云澈给剁碎了喂狗,也是赚得一批!

三阎祖践踏着枯龙和龙神,一众北域玄者则直冲后方,在声声发泄的狂吼之中,尽情蹂躏着那些跪地的龙君主龙……

没错,就是践踏和蹂躏。

在强横到绝望的龙魂压制下,他们的反抗孱弱的可笑……甚至大半在极度的惊惧臣服之下,纵死都不敢生出一丝反抗之心。

龙神一族,神界一直以来最强大的种族。却如一捆捆的稻草,被盈恨的魔人用极尽残暴的方式尽情收割着。

龙血飞洒,惨叫哀戚,地面被快速的染红,汇起一个又一个不断交融的血潭。只是这一次,血潭之中不再尽是黑暗魔血,而是世人认知中最尊贵的龙神之血。

螭龙族在发抖,青龙族在发抖,虺龙族在发抖……万象玄者惨无人色,麒麟界上下惊骇欲绝。

眼前上演的,究竟是怎样的画面……

庞大西神域所有的核心之力,完全碾压对方的阵势,当世,根本不可能存在将这个局面逆转的力量。

却因云澈一人转瞬翻覆……而且翻覆的如此彻底,如此让人惊魂绝望。

空气中龙血弥漫,耳边是龙躯被尽情碎裂的声音。云澈转过身,没有再出手。

之前为了守护他到最后一刻,他们献祭了所有的力量和意志,更永失了一个又一个亲人族人……如今,该是他们尽情复仇,尽情发泄的时候。

他身形一晃,几个急掠间,已来到了千叶影儿身侧。

未等她开口,云澈已是手掌伸出,轻覆在她的心口,生命神迹牵引着光明之力,缓慢而霸道的涌向她的躯体,恢复着她极度枯竭的元气和命脉。

没有出手的千叶雾古双目闭合,慰然淡笑。

上空,太古苍龙之影依旧倨天俯傲,龙瞳中的远古威光没有因此减弱丝毫的威凌。

“你……”

“闭嘴!”云澈脸色阴暗,沉声含怒:“谁允许你强焚魔帝之血!你差点死了你知道么!”

“……”千叶影儿动了动稍稍恢复了些许血色的唇瓣,没有反驳什么。

“给我记住了,没我的命令,你没资格死!”云澈手势一转,光明玄力顿时散成数百股,如道道暖流,在千叶影儿的全身重新唤醒缕缕沉睡的生机。

千叶影儿的元气几近完全枯竭,若无千叶雾古的续命,此刻或许已经命绝。

能让她完全恢复的,也唯有生命神迹……但,枯竭至此,即使是生命神迹,也绝非短期可以做到。以云澈如今之力,要为千叶影儿复原如初,至少也要两三年的时间。

他越想越气,沉声道:“再敢有下次……”

话音未落,他的手掌已被千叶影儿的双手紧紧握住。

云澈:“……”

那双玉手逐渐的不再冰冷,但却握得越来越紧,仿佛一松开,便会永远失却。

不经历今天,连她自己都不会知道,她竟然可以害怕到那般程度。

不会再有下次了……无论她还是云澈,都一定不会再有。

如果他不在意她,她要好好活着,让自己努力胜过他身边所有女人。

如果他在意她……那么,更要好好的活着,永远不要让他再经历失去的痛苦与恐惧。

“魔主在上!”

这时,一个带着颤抖,但依旧不失威势的声音穿透惨叫和血烟传来:“西域麒麟一族,愿从此归顺魔主麾下,听从魔主一切吩咐号令……求魔主开恩恕命!”

麒麟帝上身伏地,头颅深垂。他非龙族,所受龙神震慑最浅。且西域龙神之下,以麒麟为尊,因而他们亦有着最强的反抗之力。

但麒麟帝却以自己的意志,摆出了今生最卑微的姿态,发出最卑微的声音。

他的身后,众麒麟跪倒一片,无一敢起身。

向魔人主动屈膝归降,这本是他们所能想象的最大屈辱。但,到了此刻,谁还敢把云澈单纯的视为魔族之主!

那可是抬手暴虐龙白,覆手将神界最强大的种族变成废虫的怪物……或者说,真正意义的现世魔神!

面对此刻的云澈,和面对当年归世的劫天魔帝……又有何区别?

即使对方是魔……但谁敢反抗劫天魔帝?谁敢再反抗云澈!?

有麒麟帝打头,心脏和灵魂早就拧成麻花的万象神帝几乎是瞬间“扑通”跪地,嘶声高吼道:“西域万象神界,愿向魔主永世臣服。当年……当年魔主救世大恩,我族一直铭感于心,绝不愿与魔主为敌。今日之战,皆是受龙神界所逼迫。”

“求魔主再赐天恩,饶恕我族今日被迫冒犯之罪。今日之后,我族愿以魔主为天,魔主号令,无所不从,万死不辞,永世不渝!”

“如有违背,愿被万刃噬身,葬百重炼狱!”

臣服表忠、痛悔交加,毒誓加身……万象神帝每一个字都是用尽全力,几乎撕破喉咙,声音远远盖过麒麟帝。

后方,万象神主们没有一个觉得屈辱丢人,心间唯有深深的庆幸。

庆幸自家神帝明智果断和能屈能伸。

————————

公布几个大佬新建的群:

【煋族—帝云宫】:686100895(此群需要在纵横订阅邪神的星值积分超过8000分,进群找管理验证,详情看圈子置顶!)。

下边三个群所有的小伙伴都可以来!但请不要串群哈!加一个就好!

【煋族—琉光域】:624656721

【煋族—苍古渊】:463280347

【煋族—孤幽崖】:894708393

本书完结前,不会再开官方群。另外,煋族从未有过收费群,且所有群都禁止各种形式的金钱往来,请注意提防。

【微信公众号:火星引力】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