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 万世垂云(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罪人麒麟界界王麒天理,拜见魔主。”

麒麟帝带着一众神主麒麟,恭恭敬敬的拜于云澈身后,等待着接下来的命运。

“……青龙界界王青雀,拜见魔主。”

青龙帝依着麒麟帝的言行,拜于他的身侧。但她似乎并不愿为自己冠以“罪人”二字。

接下来命运如何,已不在她掌控之中。她静心许久,无论何种结果,她都心有所备。

云澈一直默然看着远方的北域玄者们整理同族遗体,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总算转身。

而转身之时,他的目光微跳,上身也完全下意识的后仰了一下。

麒麟帝面容苍老泛黑,身材亦干枯矮小,加上他在云澈面前极力压下自己的帝王之气,整个人看上去仿佛一个姿态谦卑儒雅的普通老者。

而青龙帝……

她上身半俯,呈恭敬之礼……却愣是比云澈还要高出了足足半尺。

而男人面对比自己还要高挑的女人时,往往会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北域魔主也不例外。

云澈的目光完全不由自主的瞄向她的下身……那双在水蓝长裙下若隐若隐,线条娇美的玉腿,长的简直让人咋舌。

“……跪下!”云澈寒声道。

麒麟帝毫无犹豫,应声而跪。

青龙帝也随之屈膝而跪。

压迫感顿失,云澈暗舒一口气,冰冷着眼神俯视着两个跪地神帝。

作为随同龙白而至的西域王界,麒麟界和青龙界的战力折损小的有些惊人。

据池妩仸的传音,截至云澈走出宙天神境前,两界的战力折损,都只有一成左右……比最强大的龙神界还要低。

因为这两界,神帝带头划水,其他神主各种缩手缩脚。如果不是畏于会触罪龙皇,他们估计都恨不能从一开始就寻隙远逃。

之后剿杀万象、螭龙、虺龙……恐怖绝伦的龙神压制下,那简直跟剁菜一样,想死都难,顶多被万象玄者反伤了数人。

“方才的表现还算不错,西神域那边,倒也的确需要几块像样的踏脚石。”

云澈之言,冰冷的毫无含蓄。

麒麟帝马上道:“魔主放心,我麒麟、青龙管御的星界,都会悉数向魔主臣服,绝不会泛任何异心。其他西域星界,老朽与青龙帝也会竭尽全力……”

“哼!”云澈冷冷打断他的话,染着煞气的手掌缓慢抬起:“在这之前,你们两族之中,所有残杀我魔族玄者之人,全部滚出来自绝!”

“少一个,屠你们全族!”

云澈之言,字字杀机。

但他言语落下,麒麟、青龙两族,却是无一人站出。

云澈神情陡然阴暗,低沉而笑:“很好。看来,你们是要本魔主亲自动手。只是本魔主动手之时,死的可就不止……”

“不不!”麒麟帝连忙出声,道:“魔主,绝非我两族贪生怕死,而是老朽与青龙帝都早有严令。今日战场之上,我们两族之人,都绝未曾对北域玄者下过死手。”

“呵!”云澈冷笑出声:“可笑!如此蠢言,也亏你编得出来!”

“听起来的确很滑稽可笑。”池妩仸的声音幽幽传来:“但他说的却是真的。否则,我也不会直接提出让你暂且赦免他们。”

“的确如此。”千叶秉烛也淡淡出声。

“……?”云澈愣了一愣。

“魔主,主上所言句句属实。”后方,一个紫麒麟铮铮说道:“在今日到来之前,主上便有严令,若不得不与魔族为战,要尽量找旗鼓相当的对手,若被迫处在碾压一方,对方被逼入死境之时,也只能由他族来下杀手。”

“诛杀魔族,对他族而言是需要全力抢夺争取的功勋,而对我们而言……是会遭主上责罚的重罪。”另一个紫麒麟道:“所以,我族自始至终,绝无一人敢下死手。反倒是……很多魔族玄者以死反扑,杀了我们不少族人。”

“……”这着实大出云澈预料。

“为何?”他看着麒麟帝,问道。

麒麟帝一声带着无尽悲凉的叹息,道:“我麒麟,是世人所颂的祥瑞之兽,身为麒麟一族的至高存在,我们不敢污此美名,最忌鲜血与杀生,万世只求安平。”

“我们不敢触罪龙皇,只得遵命来此。但,老朽同样不敢触罪魔主……魔主虽幼,但承邪神之力,又得魔帝之遗。以老朽之阅历,却为魔主一次次震心惊魂,并逐渐相信,魔主或当真翻天覆世之能。”

“因而,即使有着十成的优势,老朽依然要极力留最后一线。”

“龙皇胜,愿受重责。魔主胜……也可博一缕生机。”

云澈眯眸,淡笑出声:“好一个极力留一线,好一个老狐狸,这麒麟帝之称怕是都辱没了你。”

麒麟帝再度俯首:“我们只求安生,从无任何野心异心。老朽对于魔主,亦从来是万分的敬佩敬仰,只求……魔主恕命。”

“安生?呵,这么的贪生怕死,那若是以后出现能凌驾于本魔主之上的人,你又会立刻屈膝转投,是么?”云澈讥讽道。

“是。”麒麟帝回答的,没有任何犹豫:“我麒麟一脉传承极难,历族历代,延续胜过一切。掌控之内,我们从不凌人,掌控之外……唯有随波逐流。”

“但,”麒麟帝又马上道:“魔主之威,已足慑天地。强如龙皇,亦被魔主信手碾之。千代后世,将再无可能出现凌驾魔主之人,因而,我麒麟一族,亦将永世以魔主为尊,此为麒麟帝族之誓,天地为证。”

“……”云澈目光微动,转向青龙帝:“你们也是这般德性?”

青龙帝道:“青龙为守护之龙,我们的龙躯与龙力只为守护。魔主只需探查我青龙族历史便可知,我青龙一族从未主动犯过任何他族,更从不涉及他人纷争。”

“今日一切,皆为无奈。杀螭龙、虺龙两族,亦是无奈。”

“……”后半句多余的话,惊得麒麟帝满头冒汗,欲言又止。

“若得魔主宽恕,只要不触底线,我族会尽遵魔主今后号令。若魔主执意要将我们赶尽杀绝……我们也唯有抵死反抗。”

青龙帝言语平淡清冷,几乎不见情感。语态之上,倒是颇像当年的沐玄音。

“小青龙!”苍释天一声暴吼跳了出来:“你敢威胁魔主!?”

“不不,青龙帝绝无此意!”麒麟帝急声道:“她只是性情刚直,过于恪守原则……否则今日也不会在龙皇眼下亦不愿施以全力。”

青龙帝身后的青龙神侍抬眸道:“魔主,当年你拯救诸世,亦是拯救了我青龙全界,主上一直对你心存极大感激。你暴露黑暗玄力,被众界追杀之时,主上从未因你身上的黑暗玄力对你改观,反常念自己无能为力,深以为愧……此番恶战,主上三次传音:虚与为战,绝不可下死手。”

“魔主若是不信,尽可攫我记忆。”

说完,青龙神侍已是闭上眼睛,尽散魂力。

啪!啪!啪!

云澈缓缓拍手,声声击心:“有趣,真是有趣。一个主自保求安,万事留后路;一个主守护厌战,极遵原则。两个毫无野心和锋芒的种族,居然能统御一方王界。呵,若非你们远超其他种族的天赋优势,怕是早都绝灭殆尽。”

麒麟帝垂首:“魔主教训的是。”

心中,却是长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他感知的到,云澈没有因青龙帝的话而愠怒,阴寒的气息反而敛下了几分。

“哼,还是过得太安逸,”池妩仸幽幽道:“若是生在北神域……”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所有人都知她话中之意,亦感知到来自北域魔后的无形怨念……这百万年,北神域被三神域迫害的太过凄苦,直到今日,才终得曙光。

接下来,他们又该如何对待三神域?是以怨报怨,还是……

而这一切的决定权,皆在云澈一人之身。

在北神域之中,他曾数次低吼过,要将三神域变成黑暗的炼狱,要让那些他曾经拯救的人,永远活在厄难、恐惧、后悔、痛苦、绝望之中。

但,在云澈忽然决定进入宙天神境那天开始,池妩仸便强烈感觉到,云澈的心态似乎发生了变化……而且是相当之大的变化。

“是赦,还是杀?”池妩仸问道。

众麒麟、青龙的心脏都高高悬起……

云澈转过身去,直接走开:“你来定夺吧。”

回想当年在混沌边缘,在蓝极星外……众王界神帝中,唯有麒麟帝和青龙帝,从未有过落井下石——即使龙皇在侧。

这句话一出,麒麟帝心神陡松,全身几近虚脱。

看了云澈背影一眼,池妩仸玉唇微启,缓缓道:“你们今天做了很明智的选择,这个选择救了你们的命,更救了你们全族。”

“记住今日的一切。以后,可千万不要犯蠢。”

“谢魔主恕命之恩,谢魔后恩典!”麒麟帝重重叩首,劫后重生之下,已是激动的全身发抖:“我们麒麟、青龙二族以后定全心效忠魔主魔后,遵从魔主魔后一切吩咐号令。此番统领西神域,我们二族会竭尽全力,定不会让魔主魔后失望,否则愿受重责。”

麒麟帝知道很多话青龙帝会耻于出口,所以都替她说了出来。

麒麟界和青龙界历代交好,这是世所皆知的事。因为两界在行事准则上太过相像。

而麒麟帝,更是一直将青龙帝视为半个弟子和半个女儿,看着她成长,看着她为帝……今次,也是他,将青龙帝,将整个青龙界从死亡边界拉回。

后方的众麒麟、青龙也是激动不已。此刻。他们才深知,自魔主归世以后,麒麟帝的各种怂手怂脚,畏首畏尾,实则是一种他人所不能及的大智。

许久,众麒麟和青龙从地上缓缓站起,全身汗流未散,恍若隔世。

青龙帝抬首,看向了已在远方的云澈。

他盘膝坐地,将娇小的天狼星神抱于臂间,自始至终没有瞬离,微垂的双眸一直默默的看着她的脸颊,似乎期待着她醒来后,可以第一眼看到自己。

这般画面,让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将他与刚刚才血屠西域四族的魔主联系到一起。

另一边,水媚音的身影出现了乾坤龙城前方。

乾坤龙城浮于沧澜神域之外的高空之上,远离着战场。再加上它终究是上古神舰,纵被不少余波触及,亦毫发无伤。

龙白死,乾坤龙城已然失主。

水媚音默然看了好一会儿,雪手伸出……须臾,乾坤龙城下方布满的奇异赤纹微微一闪,转瞬即散。

而这转瞬之间,乾坤龙城已易新主。

乾坤龙城的空间神力源自乾坤刺,而水媚音作为乾坤刺之主,哪怕龙白安在,她要强行夺舍都不是太难的事。

她的身后魔光一闪,现出池妩仸的身影。

白雾飘渺,古息苍莽,神宫傲立……俯观着乾坤龙城的一切,连她都深为惊叹。

“长宽各三百六十里,共有各类大小宫殿两百余座,其中三成的殿中内蕴着尚未崩坏的独立空间,远比外面看上去大得多。”

“虽然整体看起来并不大,但其中的每一砖,每一瓦,都是上古神石所铸。即使神力早已溃散九成以上,在当世依旧是坚不可摧。”

水媚音继续讲述道:“另外,城中每一个宫殿都有着上古封印。龙神界显然不敢强行破除,只能静待它们自然消散,或许,这也是它百万年间从未现世的主因之一。”

“龙白将它唤醒,也只用作空间跳跃……换言之,这些龙城宫殿,从来没有被动用过。”

“所以?”池妩仸美眸一转。

水媚音眨了眨眼睛,浅笑道:“将它作为云澈哥哥的帝城,如何呢?”

乾坤龙城,为远古邪神所铸造的玄舰。将它赠予了远古龙神。

既是邪神之遗,又是龙神之遗。

于云澈而言,真的再合适不过……当世,也唯有他,真正配得上这乾坤龙城。

“好主意。”池妩仸媚眸轻弯:“不过,这名字需要改一改。”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