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布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然,你若是实在不愿,便当没听过便是。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有资格逼迫我们的魔主大人。”

池妩仸魔眸轻转,颇有些自怨自责的道:“只是想要短短半年控驭全局……除此之外,我暂且还想不到其他可行的方法。或者,魔主大人自有高见?”

“……南神域,你择选的人是谁?”云澈一脸正色的问道。

南溟崩灭后,南域现存的三神帝皆为男性……难不成,池妩仸是想强行扶持一个?

看着云澈此刻的样子,池妩仸玉颜上微现笑意:“最好操作的,当然是十方沧澜界。毕竟现在苍释天对你忠诚的很,先前可是当着所有人之面,如癫如狂的自称要当魔主的狂犬。”

云澈微微皱了皱眉,忽然沉下声来:“魔后,莫非你当真要重用苍释天这个人?”

“当然。”池妩仸微笑道。

“劣境求赌,顺境维稳,这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云澈徐徐说道:“而苍释天虽为神帝,性情却极为狂躁扭曲,行事之上更是个不循常理,更几乎不可预测之人。这样的人,留他性命已是底线,为何还要重用?”

池妩仸浅笑依旧,声音幽幽缓缓:“你说的的确没错。狂犬难控,谁都无法预料他什么时候会噬主。但魔主的身边……至少现阶段,却偏偏需要这样一只狂犬。”

云澈:“?”

“很简单。”池妩仸继续道:“如今神界各处,有着无数对你有着怨恨之人,比如那些族亲,甚至整个家族都在恶战中葬灭之人。“

“与之相比,更可怕的是整整百万年的认知固化。想要三神域的人与身负黑暗玄力的‘魔人’同处,他们只能被迫表面接受,内心接受谈何容易。”

“而对于那些无法驾驭、掌控的不安因素……尤其是那些隐患巨大的极端存在,唯一的处置方式,就是以最雷霆狠绝的手段予以抹除。”

“但这种会沾染污血与污名的事,当然不该由魔主来做,最好,也不要由‘魔人’来做。那么,魔主的身边,还有谁,比早早‘背叛’南神域,投入魔主麾下的‘狂犬’,更适合去背这些污血、恶名、黑锅、屎盆子呢!”

“……”云澈一半愕然,一半恍然。

“维序者总统领。”池妩仸缓缓说出三个字:“他的新身份,我已经为他想好了,只需魔主点头,他便可卸下释天神帝之名,接过这个再适合不过他的身份。”

“让一个从不愿守序的人去当‘维序者’?”云澈笑了笑:“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了。”

“他会很享受这个新身份,对他而言,这可要比‘神帝’之名舒爽千百倍。”池妩仸话锋一转:“不过,该有的约束还是要有的。身为帝王,必须同时拥有红与黑的一面,而这黑的一面,要里子黑的彻底,表面上却又要粉饰的足够干净。”

云澈伸手,按了按眉心……听着池妩仸不时灌来的一些帝王经,他已经开始有些头疼。

当年在天玄大陆,他身为冰云仙宫宫主之时,便基本是甩手状态,大小事都是交给慕容千雪她们。不知这个神界之帝……能不能也当个甩手帝王。

不过看起来,池妩仸早就有此觉悟。

“好,就按你说的做吧。”云澈甩开脑子里的一团浆糊,状似认命的道。

他现在最想的,便是控住大局,摒除掉那些虽不成威胁,却又不能无视的障碍,早日回到蓝极星与家人红颜团聚。

而这显然不是他擅长的东西,那就皆依池妩仸安排吧。

…………

破败的沧澜神域中心,各界齐聚。

经过一天多的休整,加之劫魔祸天所牵引的黑暗共鸣,北域玄者的状态都已好转了很多,他们看着云澈和池妩仸,眼神已平息了失去族亲的伤痛和成功逆命的激动,重新变得幽暗与坚毅。

“状况如何?”云澈目扫四方,淡淡问道。

焚道启向前一步,郑重道:“虽力量并未完全恢复,但吾等均已无大碍。西神域此刻都处于慌乱之中,尤其龙神、帝螭、虺龙、万象四界群蚁无首,必定秩序、人心崩乱,是镇压的极好时机。”

“所以请魔主尽管下令,此去途中,我等必可恢复七成有余。踏入西神域后,定会屠尽一切阻碍,绝不会让魔主失望!”

“……”麒麟帝身体微晃,犹豫再三,终是没敢说话。

但他身边的青龙帝却是忽然踏出,道:“北域魔主,龙神、帝螭、虺龙、万象四界的神主皆已被屠尽,我们青龙与麒麟两界也已主动俯首,并允诺会规劝西域诸界臣服。西神域对你们而言已毫无威胁可言,为何还要镇压?”

“笑话!”面对西域之人,焚道启的恭敬瞬间化作冰冷:“余孽不除,必为后患!待他们平息下来,联为气候,只会徒增麻烦。你们青龙界能存活,是魔主的无上恩赐,何来的胆量出此犯上之言!”

麒麟帝心脏狂跳,连忙起身道:“魔主息怒,青龙帝绝无冒犯之意,只是她生性厌战,不忍看西域众生遭劫,才会失口妄言,求魔主万勿见怪。”

“不忍看西域遭劫?”云澈斜目看着青龙帝,一声冷笑:“那北神域整整百万年的劫难,又是谁所赐!那个时候,你在何处!当年本魔主为众畜所叛,连曾经救世的事实都被隐下,那时,你又在何处!可有为本魔主执言半字!”

“……”青龙帝唇瓣微动,却是难以言驳。

“魔主,其……其实,”麒麟帝弱弱的道:“当年混沌边缘,青龙帝的确欲为魔主执言,只是……只是被老朽强行阻了下来。老朽愿以麒麟之名起誓,此言绝无半字虚假。”

云澈不屑冷哼。

“两位不必如此紧张,”池妩仸微笑道:“魔主可从来没说接下来要镇压和血染西神域。我北域如今已是伤亡惨重,若能不战而屈,谁又真的愿意打打杀杀呢?”

这番话,不止麒麟帝和青龙帝,连众北域玄者都是一愣。

“不过,这要看你们能将西神域把控到何种地步。”池妩仸唇角带笑,声音却是带着几分刺魂的威慑。

麒麟帝喜出望外,强压着激动道:“是是,魔后所言极是。请魔主魔后放心,我麒麟、青龙二族在西神域的名望历来仅次于龙神一族,如今龙神崩灭,西神域当以我两族为首为尊,老朽在此保证……”

“你凭何保证?”云澈斜目,冷冷道。

麒麟帝猛的一怔,面对云澈那无形的魔威,他垂下头颅,硬着头皮道道:“老朽……定竭尽所能。若无法做到,甘受惩处。”

“可惜,你的保证对我们而言,一文不值。”池妩仸淡淡一句话,让麒麟帝顿时呐呐难言。

池妩仸缓缓说道:“四方神域,皆以各域王界为首。北神域自不必说,东神域内,宙天、月神已灭,梵帝神界如今的神帝,是魔主未来的帝妃,星神界虽已半亡,但天狼星神尚存,当可接过星神帝之位,星神余威亦将久存东神域。”

“而吟雪界王沐玄音,昨日一战,一剑碎灭绯灭龙神,单此神威,已凌驾诸王界神帝之上。以如今东神域的颓势,单沐玄音一人,便可将驭下的吟雪界拉至王界层面,再加上魔主钦点,吟雪界就此立名东神域第三王界,无人可疑!”

“如此,东域未来三王界的神帝,将皆为魔主帝妃。东神域又岂会不安生。”

千叶影儿:“……”

彩脂:“………”

沐玄音:“…………”

北域上下目瞪口呆。

“而你们西域王界,皆为外人。”池妩仸斜眸看着麒麟帝和青龙帝:“区区外人,对西域的影响力也好,于魔主的信任上也好,与‘内人’又怎可相提并论呢?”

“麒麟帝,你说呢?”

“……”麒麟帝何等精明,他的懵然只持续了不过半息,便如醍醐灌顶,猛的单膝拜地,一脸郑重道:“魔后所言甚是!既如此,老朽斗胆,请求魔主纳青龙帝为帝妃。”

此言一出,下巴咣当砸了一地。青龙帝正在思索池妩仸之语,骤听此言,水眸骤缩,侧身惊声道:“你……你说什么!?”

相比于青龙帝的惊然,麒麟帝反而心下大定,他一脸平静,正色道:“魔主身负邪神传承与魔帝之遗,属于远远凌驾当世众生的超然存在。短短数载,曾救世于灭顶危难,又曾慑世于无上魔威,其功其威,皆冠绝古今,无人可及。”

“当为混沌王界的无上帝王!统御俯傲诸天芸芸众生。唯有魔主配为这万古第一帝,也唯有神帝这般存在,才配为魔主之妃。”

“若魔主下令纳青龙神帝为妃,西神域便不再属外人驭下。青龙一族百万年的龙威与魔主帝妃之名相融之下,定可数倍的湮灭西域玄者的异念。而青龙帝身为帝妃,自当更加尽心的为魔主效力,我麒麟一族,也定会全力辅佐青龙帝妃,引导和坚定西神域之志。”

麒麟帝到底是云澈口中的“老狐狸”,一番说辞,几乎毫无停顿和偏差的尽释了池妩仸的暗示,甚至对青龙帝的称呼,都直接变成了“青龙帝妃”。

而且他这番话绝不是受迫之下违心言出,心中更多的,反而是激动与欣喜。

“麒麟帝果然好提议,”池妩仸淡淡赞赏,眸光瞥向气息明显紊乱的青龙帝:“魔主似乎也并未有反对之意。青龙帝,你意下如何呢?”

青龙帝抬眸,刚要开口,耳边传来麒麟帝急促的传音:“青龙帝!‘青龙帝妃’说到底只是一个虚名。于魔主云澈而言,可瞬间形成控驭西神域的大势。而于西神域而言,又何尝不是有着极大的好处,可如你所愿,在最大程度上避免西神域遭劫,尤其对于青龙界,更是一张当世最大,他族他界做梦都求不来的护身符!”

“云澈成为混沌之帝,已是无人可阻。成为他的帝妃,完全不会辱没你的身份。”

“若是拒绝,后果怕是会直接变成你最不想看到的那个局面,不堪设想!”

“千万不可拒绝!千万不可!!”

“……”青龙帝又何尝不明白,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如果当面拂魔主之意,引他盛怒,先不说西神域的后果,她青龙一族能否活着走出此地,都是未知。

胸脯几个极深的起伏,她缓缓开口:“魔主,若我应允……你可否承诺,不再践踏西神域?”

“承诺?呵……”云澈一声不屑之极的低笑:“青龙帝,你完全搞错了一件事。‘帝妃’之名,不是你的牺牲,而是本魔主的恩赐!既受恩赐,又何来的颜面讨要本魔主之诺!”

“……”青龙帝猛的咬齿,她身后的青龙神侍连忙悄悄拽了拽她的衣角。

青龙帝性情极淡,为帝十万载,始终孑然一身,孤心自赏。若为帝妃,于己而言,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牺牲,于青龙族而言……身为青龙之帝却为他人之妃,她不知未来该以何面目面对列祖列宗。

还要承受这个男人如此恶言!

池妩仸唇瓣轻抿,似笑非笑:“‘帝妃’二字,终究只是魔主所应允,利好我双方的虚名。至于能不能真的得到魔主大人的宠幸,还要看青龙帝自己的本事。”

“魔主大人的后宫,竞争可是一直凶残的很,即使如梵帝神女,都一次次抛下梵天神帝之身份,恨不能天天粘在魔主身侧争宠。未来,怕是要更为惨烈百倍,唉。”

“呿!”千叶影儿鼻端一声轻哼。

云澈:“……”

池妩仸之言,反而让青龙帝一直暗暗紧咬的牙齿松弛了几分。她平静心绪,道:“好,一切,皆依从魔主魔后之言。”

“很好。”池妩仸媚眸微眯:“‘魔主将纳青龙帝为青龙帝妃,于封帝大典正式册封’。这个消息,当由青龙帝当先公之于西神域。”

青龙帝双手攥紧,玉指指节阵阵发白,唇间声音却是一片清冷平静:“我明白了。归去之后,我会立刻向西神域宣告此事。”

池妩仸缓缓颔首:“不愧是青龙帝,本后真是越发喜欢你了。将来正式为妃后,说不定哪天,能真的得到魔主的宠幸哦。”

“……那就,承魔后吉言。”青龙帝努力保持着平静,将这个几个字艰难说完。

麒麟帝面绽笑意,拘礼道:“恭喜魔主,恭喜青龙帝妃。”

云澈毫无回应,青龙帝更是面若清霜……麒麟帝转了半圈,只好讪讪一笑,小退半步。

千叶影儿的眸光狠狠的从青龙帝的玉白长腿上掠过……她心知这必定是池妩仸的主意,而且极其高明。但,她又无法不怀疑,云澈是不是真的在垂涎这青龙帝!

毕竟,青龙帝这双玉光流溢的美腿绝对称得上天下无双,连她暗中扫了几眼后,都生出了几分艳羡。

“那么,还有一个南神域。”池妩仸转眸,看向了苍释天。

“北、东、西三方神域都已有了魔主的内人,怎可独缺了南神域。所以……”池妩仸眸中泛起深邃的幽芒:“轩辕、紫微都无合适之人。释天神帝,南神域这边,便只得牺牲你了。”

“~!@#¥%……”苍释天的头皮一阵剧烈的发麻,天地都不放在眼里的他,此时手脚一阵不受控制的哆嗦,他硬着头皮道:“魔……魔魔魔后,释天对魔主绝对一片忠心,天地可鉴。只是……只是龙阳这个东西……释天实在是……而且这对魔主的威名,怕是也有所不利,请魔主魔后务要三思……三思!”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