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龙神古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接下来几章都是平铺直述,但信息量略大,建议适当放慢阅读的速度( ̄▽ ̄)~*】

东神域,吟雪界。

神界诸域震荡,东神域之北更是最初遭劫之地,四处都是还未散尽的黑暗硝烟。

唯有吟雪界,依旧是亘古的宁静与冰寒。

沐玄音缓步踏入冰凰圣域,一切都没有变,但又恍若隔世……因为她的心,已不再独属这片永恒覆雪的世界。

风雪渐乱,飞舞的冰霜雪花争先恐后的飘向沐玄音,在她身周化作轻盈起舞的冰灵,翩翩萦绕,不愿离去。

循着那个生命中最熟悉的气息,沐玄音的脚步,轻轻踏入了那个她同样最为熟悉……曾经只属她和云澈的冰凰圣殿。

“啊……”

一声惊吟响起,沐妃雪站起身来,呆呆的看着圣殿门前如梦而现的仙影,冰眸若雾,轻吟如呓:“宗……主……”

点缀着着冰羽灵花的寒池前方,沐冰云如触电般回身。

两姐妹的眸光碰触,刹那崩碎了沐冰云眸中除她之外的所有明光……随之,就连她的身影,也被模糊于疯狂弥漫的水雾之中。

“姐……姐……”

一声轻喃,她的心念扯动着她的躯体扑向了沐玄音,重重扑在她的胸前,如一个孩子般大哭起来,凄泪在淋落中凝结,在两人紧拥的身周飘开点点冰辰。

————

西神域,龙神界,龙神域,龙神圣殿。

这处神界曾经的至高圣地,已再无龙皇龙神龙君之影,甚至整个浩大的龙神域,都没有了任何龙的身影,全部被麒麟界驱逐。

龙神界整整百万载的庞大积累,皆集中于龙神域的下方。数不清的结界在被麒麟界一点点的瓦解着,而如此庞大的积累想要清点完,绝非短期内可以做到。

其雄厚程度,更绝非常人所能想象。

“不愧是龙神界,不过才短短数日,这目所能及的资源,便几乎超越了我北域三王界的总和。”

池妩仸拿起一枚空间玉珠,缓悠悠的说道:“我随便往里面塞了一些,便足以办成十几场旷古绝今的封帝大典。”

“看来,我先前预想的排场还是小了。我北域与这三神域的差距,又何止地狱与天穹呢。”

北域的贫瘠,三域的繁盛……无比巨大的差距,让任何黑暗玄者见了都无法不心生怨愤。池妩仸也不例外。

“哼,”千叶影儿斜眸冷言道:“你将来可是这神界天威无上,母仪天下的帝后,世间一切都任你驱使索用,如今说这种话还是真是无趣。”

池妩仸幽幽婉婉道:“相比帝后,我倒是更想做个魔主身边无忧无虑,可以尽情撒娇争宠的帝妃,哪怕做个侍妾都好。”

她媚眸稍倾:“千影,你若是中意的话,这帝后之位便让给你如何?”

“嘁!”千叶影儿玉颜别过,不予回应。

“咳咳。”云澈有些尴尬的出了出声,问道:“魔后,你所说的‘有趣’发现,是什么?”

池妩仸如此急切的让婳锦传音与他,说明绝非普通的发现。

池妩仸双手伸出,轻轻一拂。

一团黑芒闪现,随之散开。现出的是一本半丈长宽,呈暗铜之色的古籍。

古籍之上散发着浓重的龙气,而相比于龙气的浓郁,更为震心的是这股气息的古朴……古朴到让人感觉它不该留存至现世。

千叶影儿目光一动:“难道是……龙神秘典?”

“不,若是龙神秘典,我又岂敢这么急匆匆的劳驾我的魔主大人呢。”池妩仸缓缓说道:“这部古籍,上面缠绕了九重封印,且每一道封印都残存着魂痕。若不是龙白已死,这么短的时间,我还真没办法将这些封印全部崩解。”

“古籍所载的,并非是龙神界的历史……而是,遗自远古龙神一族。”

“什么!?”千叶影儿面露惊色,云澈亦是目光剧动。

远古秘典?还是远古龙神族所遗!?

池妩仸将这部古籍轻轻推到云澈身前:“我大致翻了一下,上面所载的,是远古龙神一族的历史,以及诸多本已经彻底湮灭于远古的秘闻。”

她看了云澈一眼:“这些秘闻对于他人而言也仅仅只是秘闻,但对于魔主大人,或许会有什么特别的帮助,魔主大人不妨慢慢过目。”

很快,结界铺开,云澈和千叶影儿一起,以尽可能和缓的玄气,缓缓翻开这部如奇迹般留存至今的龙神古籍。

古籍第一页所载的,是龙神一族的族诫,第二页所载,是历代的龙神之名与核心诸龙的神名。

虽名为“龙神族”,但龙神一族每个漫长的时代,都只有一个“龙神”。

在浩大神族,“龙神”二字,是一个四大创世神之下,却凌驾万万神灵之上的超然神名。

而远古“龙神一族”,指的是直属龙神御下的龙族,它是由“龙神”神名所衍生的族名,而非族名所衍的神名。

因而,当代龙神界所设的所谓一众“龙神”,非但不是对“龙神”这个神名的敬仰,反而是一种极度的亵渎。

龙神的寿命极其漫长,虽不及创世神,但绝对远超其他所有生灵。因而浩渺悠长的远古时代,整个龙神族历史,龙神也只交替了六代。

云澈的注意力,停留在其上所载的最后一代龙神之上,也就是给予他重恩的太古苍龙。

其名,龙寅。

伴随着龙神漫长生命的,是其同样艰难无比的传承。

上面所载:太古苍龙从成为龙神,到最终陨落于神魔恶战,足足三千万载的时间,却只育有一个女儿。

当年在天玄大陆得到龙神之血、龙神之魂和龙神之髓时,太古苍龙残魂的最后托付,便是找到他被封入“诛天始祖剑”中的女儿。

这股太过强烈的牵挂和执念让他一直苦苦坚持到了现世,在托付给邪神继承者后才终于散尽……原来,这强大龙神的一生,居然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感叹之时,云澈的眉角忽然一阵抽搐。

三千万年才一个女儿……

等等!

自己这些年也算是红颜成群,耕耘无数,却只有无心一个女儿……他表面看上去从不在意这件事,心底其实一直耿耿于怀。

难道,这一切的原因,是自己身上过于精纯的龙神血脉!?

只是,古籍之上,却并未载有末代龙神之女的真名,只称之为“公主”,提及其温婉淡雅,貌若天华,为生命创世神黎娑所赏识,常前往生命神宫,伴于生命创世神座下。

“……”这一小段关于龙神公主的记载,让云澈的目光定格了许久许久,然后,他翻开了龙神古籍的第三页。

而这一页,记载的却不是龙神历史,而是……

四大创世神。

【诛天神帝:末厄】

【所持至宝:诛天始祖剑】

『四大创世神之首,神力世间无双,凌驾所有创世神与魔帝之上,并得诛天始祖剑认可,可释始祖剑威。』

『性情极度刚直,嫉恶如仇,原则面前,不容任何人情与变通,更极度排斥黑暗玄力,不容任何与魔族的近触。』

『“诛天太子”【末苏】,神姿卓然,世间神子无出其右,诛天神帝爱之深切。却因触犯不可容之禁忌,被其亲手葬入无之深渊。』

『其正其苛其绝,震荡诸天,世皆赞颂拜服。』

“……”云澈深深皱眉。

劫天魔帝的悲剧,邪神的悲剧,皆为末厄所赐。乃至后来毁灭一个时代的神魔恶战,亦是他埋下的导火索。

他的极度刚直、嫉恶,云澈早已有所知晓,却是没想到,他竟刚直,且不容变通到可以亲手葬灭自己犯下禁忌的儿子……还是最钟爱,且亲手所封的太子!

对自己择为继承者的亲生儿子都是如此。与之相比,他对劫渊、逆玄以及逆劫的狠绝,简直都不要太正常。

『诛天神帝为夺下劫天魔帝手中的始祖碎片,将其引至混沌东境,之后以始祖剑威破开混沌之壁,无匹的剑威将劫天魔帝与其所引领的劫天魔族放逐至外混沌……从此四大魔帝只余其三,魔族剧震,天地不安。』

『诛天神帝与元素创世神恶战,其因未明……亦是此战之后,元素创世神弃下创世神名,自更“邪神”,从此隐世。』

『此战之后,诛天神帝亦久隐不出。龙神拜访,被拒神宫之外。后公主归族,闻生命创世神叹及,诛天神帝元气崩减,所余寿命,或堪堪百万载。』

『疑与元素创世神交战时,再次动用始祖剑威。』

『神宫之巅,诛天神帝望天瞑目,寿终离世,最后神语,为“末苏”之名。』

…………

后面关于末厄的记载,他大都已经知晓,甚至还不如他知道的真实与详细……比如,末厄与劫天魔帝的约见,所谓始祖碎片只是幌子,实因是为了永远抹灭她与元素创世神之间的禁忌。

“这远古第一创世神,却是死的如此之早,都未能参与后来的神魔之战。”千叶影儿不无嘲讽的道:“莫非是亲手葬子,折了自己的寿?”

云澈没有回应,目光继续向下:

【秩序创世神:夕柯】

【所持至宝:宙天珠】

『创立和维持天道法则,守护世间万物平衡的创世神。』

『性情平和而拒外,追求诸天万族的公正与平和,斥厌一切形式的纷争,喜独辟天地,独寂独行。』

『虽为创世神,却不设神宫,座下亦无神军神卫。』

『为天地秩序而生者,便不当有私欲私情——秩序创世神曾如此对先祖龙神言。』

云澈歪了歪嘴……不允许自己有私欲私情的创世神,白送我创世神神力都不干!

怪不得东神域的梵帝神界、星神界、月神所继承自的梵神、星神、月神,在远古时代都属末厄座下,原来这个堂堂创世神,居然连个神宫神卫都没有。

只有那颗宙天珠,成就了现世的一个宙天神界……还被他给灭了。

关于秩序创世神的记载,并未提及他的死亡……显然,他应该是灭亡于龙神灭族之后。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