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2章 奇诡之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禾菱,‘宙天千重境’是什么?”云澈以魂音问道。

当年劫天魔帝与九百魔神被末厄放逐之后,魔族必然震怒,却并未爆发,因为魔族综合实力本就逊于神族,再加上骤失劫天魔帝与九百魔神,正面碰撞几无胜算。

但不久之后,神族的擎天之岳诛天神帝命尽,实力强大的元素创世神归隐,神族的引领者,只余喜欢独立独行,并无统御与号召之力的秩序创世神夕柯,以及战力最弱的生命创世神黎娑。

这对积怒已久的魔族而言,无疑是绝好的时机。

因而,是诛天始祖剑为引,神魔恶战爆发。

但就龙神古籍的记载来看,远古魔族还是远远错估了神族的强大。末厄虽死,但其麾下的诛天神族与一众守护神族却强大无匹,从现世诸多王界的传承皆是遗自末厄的守护神族便可见一斑。

亦彰显着,末厄生前或一直在筹备着与魔族开战的一天。

而魔族溃败的另一个关键,却是……魔族的三大核心,拥有最强大黑暗之力的槃冥、涅轮、九煞三魔帝,在恶战的后期,竟一直被死死困于“宙天千重境”中,直至万劫无生覆世才得以脱离,但一切已无可挽回。

如此,魔族最高层面力量的优势被直接封没,魔族更是忽然群魔无首,最终步步而溃……绝望之境,三魔帝依旧未有现身,魔族退无可退,唯有解开邪婴万劫轮之封印。

七大玄天至宝,宙天珠排位第四,仅次于始祖剑、邪婴轮和生死印,这其实一直让云澈有所不解,毕竟单凭一个宙天神境便凌驾天毒珠和乾坤刺之上,似乎太过勉强。

但这个云澈从未听过的“宙天千重境”,竟霸道到可以强行拖住三大魔帝如此之久,简直匪夷所思,让云澈心魂深受震动。

禾菱的声音徐徐传来:“宙天珠对时间法则的干涉,并非只可增幅,亦可骤缩。只是后者,比前者艰难太多。”

云澈顿时有所了然:“也就是说,这个宙天千重境,可加快时间流速?”

“嗯!”禾菱给予肯定的回应:“宙天世界铺展,为增幅时间的宙天神境,宙天世界折卷,则可折为十重境、百重境、千重境。”

“以现世的力量层面,要让宙天世界折为十重境,都极其艰难,二十重境便已不可能做到。而千重境……唯有远古秩序创世神方可做到。”

“一旦被困入宙天千重境的核心,欲要脱离,需连续挣脱一千重小世界,脱离过程中又极易灵觉迷失,反向深陷。”

“而千重境内,时间流速亦是千倍。”

“……”云澈心中惊然。

这些玄天至宝在远古时代的真正神威,当真非现世的认知可以理解和想象。

千重世界的封锁,千倍的时间流速……三魔帝在千重境中挣扎百年,外界却已恶战十万年。

这才是宙天珠真正恐怖之处。只是,如今的世界,它注定不可能再现这般神芒。

不过话说回来,宙天珠都是用来增幅时间,在短时间内获得奇迹般的飞跃,横跨现世时间不可能渡过的难关。

而加快时间流速,那完全是强行荒废自己的现世生命,正常人谁会这么搞……云澈如是想。

【第五至宝:天毒珠】

『孕生于魔族原始深渊之底,至阴至毒,却又至纯至净。内蕴无尽空间,拥有强大的毒力和净化之力,可葬灭神魔于毒渊,又可净化万邪于须臾。』

『为魔族劫天魔帝所驭。』

『其极致之毒,名‘天伤断念’。劫天魔帝曾将天毒毒息留于诸魔族,众魔族以之为源,衍生诸多恐怖魔毒:永断轮回、九煞灭神、弑神绝殇、永暗恒瞑……』

从众多神魔之战的记载来看,魔族最重要,也最可怕的一种武器,便是魔毒。

红儿所在剑灵神族,便是被魔毒葬灭,就连生命创世神,也是陨落于魔毒之下。

至今,南神域还残存着诸多上古魔毒的痕迹。

没想到,这各种强大的魔毒,基本都是由天毒珠的毒力所衍生……就连茉莉当初所中的弑神绝殇,也是源自天毒珠!

越是翻阅这龙神古籍,云澈越是觉得完整状态下的玄天至宝,当真是可怕到极点,任何一个,于上古时代,都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战局。

『……本以为已随劫天魔帝永逝外混沌的天毒珠竟现于永夜魔族,释出骇人青芒……但万幸天毒珠并未认主,永夜魔族无法以之释放‘天伤断念’,否则后果定不堪设想……』

『……邪婴万劫轮劫持天毒珠,那记载于始祖魔典的‘万劫无生’竟当真现世,诸神、诸魔、诸天、万物,皆落万劫不复……』

『天毒珠之毒灵,在邪婴的劫持之下,亦唯有湮灭的结局。』

『为何,天毒珠竟未随劫天魔帝而去,留此绝望之万劫……』

最后这句感叹,让云澈都感觉到有些戳心。

若天毒珠依旧在劫天魔帝或邪神手中,断不会被邪婴万劫轮劫持。单邪婴万劫轮纵然能降下巨大劫难,也不至于终结一个时代……

无论怎么看,这一切灾祸的根源,都要指向诛天神帝。

【第六至宝:乾坤刺】

『孕生于鸿蒙最初的空间罅隙,有着极致空间神力的至宝,可瞬穿、开辟、转移空间,亦可干涉、扰乱、崩灭任意空间法则,传闻连混沌之壁都可崩解。』

『为元素创世神逆玄所驭。我族得元素创世神所赠‘乾坤龙城’,亦刻印着乾坤刺之力。』

『……』

『……始祖神典所载,乾坤刺灵为鸿蒙之中伴生。若乾坤刺之主身具鸿蒙所衍之力,纵乾坤刺神力枯竭,亦可借乾坤刺灵为媒介,以自身之力强行催动空间神力,只是此举会重损刺灵,更损己身,非万不得已,不可施之。』

“……”云澈怔了一怔,眉头微动。

他想起水媚音在向他介绍乾坤刺时,曾说过的话:

“但魔帝前辈在离去之前,不想让乾坤刺就此随她永离混沌,于是将它交给了我……因为乾坤刺生于鸿蒙核心,当世,唯有我身上由鸿蒙之气所孕生的无垢神魂,才可温润和暂时唤醒乾坤刺沉睡的刺灵……”

“并能以无垢神魂为连接媒介,借助暂时苏醒的刺灵,以自身力量,强行催动乾坤刺的次元神力。”

水媚音的描述,契合于这段记载,但又有着不同。

水媚音所言,【唯有】她的无垢神魂,方才暂时唤醒沉睡的刺灵,以自身之力强催乾坤刺的空间神力……这也是劫天魔帝特意将乾坤刺留给她的原因。

但,龙神古籍中的这段记载,却言“鸿蒙所衍之力”皆可做到。

当代,目前已知身承鸿蒙之赐的共有三人:

拥有“无垢神体”的月无垢;

拥有“琉璃心”的夏倾月;

拥有“无垢神魂”的水媚音。

不过,月无垢与夏倾月这对母女已双亡,当世目前能做到的,的确唯有水媚音。

现世与远古的认知有所偏差再正常不过,且很多与真相不符的歪曲证明着远古记载也并不一定准确。云澈目光短暂停驻,但并未多想,继续看向下方。

【第七至宝:轮回镜】

『未知起源,从未曾现世,更从无人见过的神秘至宝。若非其名刻印于始祖神典,或将无人相信其存在。』

『世有传闻,轮回镜之所以不现于世,是因其存在于轮回井中,是轮回井轮回神力的根源。』

『世有传闻,轮回镜的核心之力更胜轮回井,可穿越轮回,篡改因果。』

『世有传闻,因轮回井每二十载方可成就一次轮回转世,所以轮回镜之神力每次发动,将沉寂二十载。』

『世有传闻,轮回镜与始祖神同生,先于其他六大至宝,始祖神亦是其唯一真主。』

『龙神曾言,四大创世神,亦无一人碰触、知晓轮回镜之存在。』

『……』

『……轮回井死,神魔枯零,天地崩灭,然轮回镜依旧无踪无痕……』

『世无轮回,一切……当真要迎来……永寂的终结吗……』

关于轮回镜的记载,云澈看着格外缓慢认真,唯恐错漏任何的细节。

因为他的命运转折,便是从一场诡异无比的“轮回”开始。

他很想弄清楚,自己从天玄大陆到沧云大陆,再从沧云大陆到天玄大陆的两次“轮回”,究竟是如何发生。

真的如茉莉猜测的那样,是自己的两次死亡,分别触发了存在于他身上的轮回镜的轮回之力?

在远古时代,轮回镜从未现世过,被猜测存在于轮回井核心。为什么却又出现于现世?

天毒珠是邪神留于蓝极星,但轮回镜显然不是。

而且,自己从来都不是轮回镜的主人,这一点他无比确定。这些年来无数方法,他都无法让轮回镜出现任何回馈反应,意识更是丝毫无法侵入其内部世界。

那么为什么自己的死亡,却能触发其轮回之力……而先前历史,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

莫名的,他心魂之中忽然现出一抹诡异的感觉……轮回镜的力量会不会不是因为自己的死亡而被动触发,而是有人,有另一股力量在背后催动!?

这个莫名闪现的念想让云澈心脏猛的一悸,随之主动将其驱散。

“又发呆!”千叶影儿纤腰前倾,雪腿微曲,紧夹住云澈的手掌不让他逃开:“轮回镜?它在南神域曾出现过,但只是昙花一现,随之再无消息和踪影……不过,似乎并非是谬传。”

“……”轮回镜曾现身神界的事,茉莉也曾提到过。

他无法理解,在南神域莫名出现,又莫名消失的轮回镜为何竟出现在了完全隔绝的北神域?

之后又被北域天罡云族带至了蓝极星的幻妖界。

轮回镜位列七大玄天至宝的末位,但有关它的一切,无论远古还是现世,都透着浓重的迷雾与诡异。

翻开这一页,龙神古籍之后的记载,则是龙神族漫长的历史,以及神魔两界诸多的核心种族,包括两界的一些大事记。

待阅完这部龙神古籍,时间已是七天之后。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