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3章 青龙之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阅完龙神古籍,云澈内心一片平和。虽然早已知晓大概,但这部来自远古时代的记载,无疑让一切变得更加清晰。

“我们的生命,还有这个世界,都远比我们所认为的脆弱的多。”云澈忽然低语道:“连那般强大的神族和魔族,都能尽皆覆灭,就更不要说我们这个时代了。”

千叶影儿冷哼道:“这该是龙神界早有的觉悟。你这还未正式封帝,便已开始忧天忧地?”

云澈白她一眼,没好气道:“你现在越来越放肆了,我说什么话,你都恨不能直接怼我脸上。”

“那当然,”千叶影儿双臂托在软鼓鼓的胸前,不紧不慢道:“先前是你的女奴与玩物,如今却即将成为你的帝妃。如此之大的身份转变,怎能还和以前一样呢。”

云澈忽得伸手,指尖勾起她束腰的黑色裙带,双目缓缓凝起危险的幽森:“你就不怕我一句话,让你一辈子都只能是女奴和玩物!”

“好啊。”千叶影儿却是忽然笑了起来,神女笑颜,刹那湮尽明光,离魄夺魂,让这世上最熟悉她的云澈都瞬间失神。

她身姿向前,樱色的玉唇轻贴在云澈的耳边,吐息温软,字字撩魂:“世间所有男子,连诸界神帝都梦不可得的神女,却是任由你淫辱亵玩的女奴与玩物,这才是我眼中……真正的帝王。”

“是么……”全身的血液被一瞬间引燃,云澈的目光变得愈加危险起来:“短短几年,从天下无双的神女,变成天下无双的玩物?你这变化,怕也算得上天下无双了!”

“不,我从来都没有变过。”千叶影儿双臂勾上了云澈的脖颈,金芒流溢的眼眸直视着云澈幽暗的眼睛:“无论是千叶影儿,还是云千影,都会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择手段。变化的,只是所渴求的目标而已。”

“比如说……”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娇软,眸光更是酥媚的足以让任何男人永世沉沦:“我这么久的努力下,以前恨我入骨的你,如今其实已经离不开我了,对吗?”

“……”云澈不发一言,手上猛一用力,指间的裙带已被他狠狠挑断,随之黑裳崩碎,肤光玉映,千叶影儿的玉躯已被粗暴的压在身下。

这时,结界忽然分开,一个比之千叶影儿更酥魂三分的柔音悠悠传来:“这里可是四处灾厄与混乱,龙神余孽还未清理干净的龙神域,你们就算再饥渴难耐,也多少注意下场合。”

“……!”云澈的身体定格,然后连忙想要起身,却被千叶影儿的玉臂更紧的勾住。

“魔后,你专挑这个时机进来,莫非是想要一起吗?”千叶影儿笑吟吟道:“也是。以后免不了要共侍帝上,从现在开始也是不错……哦?我险些忘了,魔后似乎至今还未能得魔主宠幸,这侍奉之道应该还一窍不通,如此急切的想要共侍,怕是早了些。”

云澈猛一用力,才总算摆脱千叶影儿的手臂,站起身来。

池妩仸媚眸半眯,轻吟道:“云千影,你这帝妃之名尚未正式册封,便开始挑衅于本后,可是很危险的。”

千叶影儿起身,丝毫不去理会自己被撕碎的上衣,任由自己的傲雪玉肤裸呈于池妩仸眼前:“会有多危险?我现在就很想知道呢。”

“你不会想知道的。”池妩仸淡淡浅笑。

“~!@#¥%……”云澈目光左右游移,头发阵阵发麻。

怎……怎么回事?

她俩先前不是一直相处的很好么,怎么忽然就变得不对劲起来?

“咳,魔后,是不是有什么要事?”云澈连忙插话道。

池妩仸道:“苍释天的行动很是干净利落,已大肆对外宣称将沧澜神帝之位传于苍姝姀,正式仪式将在三个月之后。在那之前,魔主至少需提前一个月返回沧澜界,为苍姝姀治愈病躯,并让她的沧澜血脉与沧澜神力达成契合。”

“另外,麒麟帝与青龙帝三天前求见,我以魔主无暇为由,劝离了麒麟帝,但青龙帝执意要见,已寸步不离的候了三十多个时辰。当然,若是魔主无所介意的话,可以继续。”

“知道了,我去会会她。”

云澈微微点头,抬步走向殿外,也逃开了这个氛围诡异之地。

池妩仸未动,两女的目光无声碰撞。

“云千影,”池妩仸淡淡开口:“本后非故意打断你们,更无意独占魔主。相反,本后接下来,还要全力为他扩盈后宫。毕竟一个凌驾王界神帝之上,旷古绝今的无上帝王,若是后宫妃嫔尚不及区区下位界王,那可是本后的重大失职。”

“至少,本后身边的九个孩子,可都是要随我陪嫁过去的。如此,你不会反对吧?”

“不反对。”千叶影儿淡笑道:“你在他身边塞再多女人,我都是最不可取代的那一个。我在他身边这些年,可不是白待的。”

“倒是你,”千叶影儿身姿袅娜,已是来到了池妩仸身侧:“我并非是忌你,而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

池妩仸:“?”

“你在几乎所有方面都胜过我,但唯有一点,你看似游刃有余,尽在掌控,但实则,却还是个雏鸟。”

她的唇瓣靠近池妩仸的耳际,缓缓说道:“对于男人,你想得再深远,再万全,也不如直接扑倒来的有用。因为男人这种生物,对敌时,用上半身思考,对女人,则是下半身思考。”

“越是妖媚的女人,越是有用。”

“而云澈,平时里装得再威冷,再矜持,本质上,不也还是个男人。”

终于拉起胸前的碎衣,掩下让皎月暗淡的风华,千叶影儿淡淡微笑……当险境解除,恶战休止,不需要涉及人性与权谋时,她终于在池妩仸面前扳回一城。

就如她自己所言,她其实从未变过,只是所想要的东西变了。而且看上去,似乎也不再那么的冷血。

当然,只是看上去。

“……不错的建议。”池妩仸缓缓闭目,玉唇微倾:“作为回报,魔主封帝之日,本后与劫心、蝉衣她们共侍魔主的时候,倒是可以恩准你……在侧观摩。”

千叶影儿:“……”

终究是魔后,千叶影儿刚立足不过数息的上风被她一言给压了回去。

“哼!”千叶影儿双手护胸,忽然冷声道:“我们在这明争暗斗,好处全让外面那个男人得了,还真有些恼人。”

“这是他应得的,不是么?”池妩仸依旧微笑淡淡。

“嘁!”千叶影儿转眸:“那你就尽管宠着他吧,最好是把他宠废了!”

…………

走出龙神殿,青龙帝果然正等在那里。一身青裳,裙幅如水流般倾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风拂之时,轻勒出两条格外修长,又优美到宛若天工雕琢的美腿曲线。

看到云澈,青龙帝的宁静许久的青眸终现如水波澜,向前数步,缓身一礼:“青龙界青雀,拜见魔主。”

云澈侧对着她,冷冷道:“跪下说话。”

“……”青龙帝眉角微紧,终于还是单膝跪地。

只是她的动作缓慢而生疏。毕竟,身为青龙帝,以往纵面见龙皇,也只需浅礼。

随着青龙帝身姿沉下,那股任何男人都受不了的压迫感随之消失,云澈这才转过身来,淡淡道:“何事?”

青龙帝俯首道:“青雀来此,是有一事相求……”

“直接说!”

冷冽的姿态与言语,带着极大的压迫。若非她是青龙帝,怕是已骇得失却思考能力。

青龙帝抬首,以神帝之姿露出乞求之态:“遵魔主号令,身负龙神血脉者已控制大半,外逃者也已在全力围剿。只是……还请魔主,开恩放过龙神一族的幼辈。”

“……”云澈缓缓垂眸,目若冷刃:“青龙帝,你知道自己身为神帝,却说出这样的话,是何等的愚蠢么!”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尽。”青龙帝轻轻说道:“当年的一切,我亦是亲眼目睹。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明白,魔主不要说铲除龙神一脉,就算是屠尽整个龙神界,都无人有资格指责魔主残忍。”

云澈目中的冷色略收一分:“所以呢?”

青龙帝抬起青眸,徐徐说道:“我青龙一族,世世代代以‘守护’为意志,最忌欺凌与杀戮。魔主曾拯救全世,又留全我青龙全界,因而此番围剿龙神界,我青龙一族虽有违祖训,却无悔无怨……只是,我始终无法对那些无辜的龙神幼辈下手,即使由麒麟帝……我亦无法坐视。”

“呵!呵呵。”云澈低沉冷笑:“青龙帝,善良是个好东西,圣母却是让人作呕,你觉得你现在,是属哪一类呢?”

“他们无辜?那我的亲人,我的故土……他们就全部该死!?”

虽然蓝极星安在,但那持续了数年的彻骨之痛,依旧让他的面孔现出了刹那的狰狞。

青龙帝没有退缩,看着云澈的青眸轻漾水芒:“你和那些忘恩负义,毁你故土的人……是不一样的人。即使你身负黑暗,血染诸域,我依旧相信,你绝不是一个真正残忍的恶人。”

“真正的魔鬼,不会在别人屈膝之时,去独自面对劫天魔帝,不在故土遭危时冒死现身,不会因亲人的故去而痛苦断肠甘堕深渊,更不会……有那么多人为了他以死相守。”

云澈皱了皱眉。

“龙神一脉的幼辈大都茫然无知,有的尚未涉世,有的甚至还在襁褓之中……我青龙一族祖上曾受龙神界大恩,我规劝自己数日,但终是无法……”

青眸闭合,她轻轻喘息,道:“若魔主愿意开恩饶过他们,我会亲手为他们截断龙脉,让他们的修为永远不可能跨越神君境,让这一脉的后世再无主龙,更不可能出现龙白那样的威胁。”

“我亦会竭尽全力,让他们生活在对魔主的敬仰和感恩之中……魔主留下龙神一脉幼辈骨血的天恩与广博心胸,我更会全力昭告天下,相信西神域万灵也会为之所感,缓下心防,更愿臣服于魔主脚下。”

“求魔主……成全。”她声音轻颤,深深拜下。

“……”云澈深深盯了青龙帝一眼,抬步离开。

耳边是云澈逐渐远去的脚步,青龙帝直起上身,黯然一叹。

这时,云澈的声音忽然遥遥传来:“二十岁以下,清其记忆,断其龙脉,可活。”

峰回路转,青龙帝猛的抬眸,青芒潋滟。

“前提,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青龙帝毫无犹豫:“魔主之命,青雀无敢不从。”

“这个条件,我还没想好。”云澈背对她,淡淡说道:“我只是喜欢先拿捏住别人,下次有什么事吩咐你时,会方便许多。”

青龙帝:“……”

“你的说辞并不足以说服我,这算是我为我的后世儿女积的善德。另外……”

云澈停身回眸:“你不适合当一个王界神帝。做个花瓶,倒是不错。”

【你们要的日常……(*/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