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魔音魔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飞出皇天阙后,云澈和千叶影儿并未就此离开皇天界,而是停留在了边境。

“强行杀了阎三更,阎魔界上下必定震怒,对我们的追杀,怕是此刻就已经开始了。”

千叶影儿悠悠然的说道,虽然炼化半颗蛮荒世界丹后,她的修为依旧远不及当年,但,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到这般程度,已是她曾经绝望之时,连一丝都未曾有过的奢望。

“最好不过。”云澈道。

“阎魔界震怒,焚月界那边也定已得到了消息,再加上一个被吓破胆的魔女,魔后再怎么也不可能坐得住。”千叶影儿看了云澈一眼:“这的确是最好的方法,但风险也是最大。”

“没有风险。”云澈道:“毕竟,她是能‘最快’找到我们位置的人。”

“哎呀,”千叶影儿轻轻吐息:“你的这份果决和狠辣要是放在以前,也就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云澈冷冷看她一眼,声音沉下:“不要总是试图挑起我的怒火。”

“我倒是希望能偶尔看看你愤怒的样子。”面对云澈冷下的目光,千叶影儿却是浅笑了起来:“若是哪一天,你连愤怒都没有了,那才是……”

后半句话,她没有说完,同时很自然的避开云澈的目光,看向远方。

“我很好奇,”千叶影儿继续道:“你想利用天孤鹄做什么?”

“有用处,为何不用。”云澈道。

“……很好。”千叶影儿回道,没有再问。

在她炼化蛮荒世界丹的这半年中,云澈似乎思虑了很多事情。

皇天界,乃至大半个北神域,在此刻已开始出现越来越剧烈的动荡。

一场北域玄道尽皆注目的天君盛会,以一个石破天惊的方式中断。天孤鹄同境惨败,阎魔鬼王死,第四魔女溃败逃离。

虽然北神域每时每刻都在动荡,但已不知多少年未曾发生过如此悚世的大事。

大量的王界之人开始全速赶往皇天界。身为王界之下第一星界,皇天界还是第一次如此被王界“眷顾”。哪怕皇天界最底层的玄者,都清晰嗅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反是最为平静淡漠的人。两人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下方的景色不断变幻,不知不觉间,一片颇大的竹林出现在了前方。

灵竹的气息让云澈的视线下意识的俯下,许久没有移开。

苓儿……

曾经,每次见到竹林,他都会想到苏苓儿。因为那曾是他心中最痛的印记。

直到失而复得,那个印记才随之消失。

得而复失,又愈加痛彻心扉。

千叶影儿凤眸微倾,道:“北域之地,居然也会长有翠竹,倒是稀奇。”

她纤指随意勾住云澈的袖饰:“走吧,下去看看。”

两人随之落下,立于竹林之中。

皇天界的边境,黑暗气息要淡去很多。这里的灵竹颜色上颇为暗沉,但气息依旧保留着一分难得的清新纯净。

这是第一次,云澈在北神域见到竹林。

或许也是因为气息相对而言“太过”纯净,这里反而感知不到黑暗玄兽的存在,倒像是一块被黑暗世界暂时遗忘的净土。

“当年,母亲过世后,我便是将她葬在了竹林之中。”千叶影儿徐徐说道:“她虽为帝妃,却从不喜纷争,或许,连她这个身份,都是被迫。”能育出梵帝神女,可想而知,她的母亲在世时也定有着倾国之貌。

“让她在竹林安眠,希望她可以就此永沐清风,再无需沉于纷扰污浊。”千叶影儿的眼眸出现了短暂迷离,声音也黯了几分:“每次回界,我都会先去祭拜和看望她。只是这一次,稍微有些久了。”

云澈看着前方,未发一言。

在沧云大陆那一世,苏苓儿死在他怀中时,他才惊觉自己被仇恨吞噬了内心,只是他再悔,再痛恨自己,也已无法挽回。

也是因此,天玄大陆苏醒后,他誓要拼尽一切守护身边挚爱之人,绝不允许自己再重蹈覆辙。

“仇恨是魔鬼,它会蒙蔽你的双眼,吞噬你的理智和灵魂,葬灭你生命里所有的希望与光明。”

这是当年,他劝诫焚绝尘的话。

但,如今的他,却又一次陷入仇恨的深渊。而且这一次,他任由自己被仇恨尽情的吞噬,为之,他可以不惜一切,献祭一切。

就像是一个悲凉残酷,又被注定的轮回。

他抬步,缓慢的向前走去,几步之后,他瞳眸中的那抹迷朦便已散尽,重归冷漠。

竹林很大,两人漫步其中许久,一个娇小的影子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正依在一棵暗绿色的灵竹边,她身形消瘦,满身脏污,头发散乱,脸上隐见伤痕。

女孩双手抱膝,半瘫着倚在竹身上,全身透着一种让人心疼的虚弱感。一双半睁的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本该灵动的双目,却唯有一片昏暗。

直到云澈和千叶影儿走到距她十几步之遥,她才忽然惊觉,然后如惊弦之鸟,慌乱的想要逃开。但似乎是身体太过虚弱,她尚未完全站起,脚下便已猛一踉跄,重重的扑倒在地。

女孩全身发抖,她瑟缩着回身,看清云澈与千叶影儿后,眼中的恐惧终于消散了许多,只是惊吓之后的虚脱感让她全身酸软,许久都无法站起。

这种画面,两人已是见过太多。

年幼者,哪怕天赋再高,但终究修炼时间太短,若无长者,或势力庇护,在北神域的生存环境下,夭折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眼前这个只剩孤身一人的女孩,显然已失去了所有的庇护。而这里,又是强者无数的皇天界,若不能找到足够强大的靠山,她未来想要生存下去,已是太难太难。

“两位……前辈。”看着云澈和千叶影儿,女孩眼眸盈动,鼓起所有勇气哀求道:“可以……可以给我一颗回玄丹吗……食物也可以,求求你们。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恩情。”

云澈面无表情,却是抬步走到了女孩身前,伸出手来,掌心,是一颗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雪白丹药。

“?”千叶影儿心下疑惑,但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这是一颗来自冰云仙宫的雪颜丹,以这个女孩的年龄,修为显然远不及神道。而这颗雪颜丹,足以给她莫大的帮助:“它会快速恢复你的玄力,对你的修为也会有很大好处,吃下吧。”

将其放在女孩手中,云澈便直接转身。

“啊……”女孩呆了一呆,然后如一只饥不择食的饿猫,根本管不及那是不是毒药,或者她无法炼化的烈性丹药,将雪颜丹直接吞入腹中。

再抬首时,她已是热泪盈眶:“谢谢两位前辈的恩赐,你们……你们真是好人。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我会记住你这句话的。”云澈似乎很淡的笑了一下。

“咯咯咯咯……”

安静的竹林,忽然飘来一个女子的娇笑声。笑声慵懒中带着肆意,似遥远,又似近在咫尺。

笑声入耳的刹那,云澈的全身竟是猛的一酥。直至笑声落下,那种难言的酥麻感依旧没有就此消散,而是蔓延至他的全身,就连骨头,都酥软了几分。

“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呢,感动的奴家都快要落泪了。”

云澈一生听过仙音无数,凤雪児的空灵、小妖后的威冷、神曦的飘渺、沐玄音的冷寒……哪怕在北神域,都遇到过有着分外柔婉音色的南凰蝉衣。

他情感坠渊,魂海唯恨,身边又跟随着千叶影儿,早就几乎不可能为美色或声音所动。

但此时响在耳边的声音,只是一笑一语,却是引得云澈全身每一根血管都为之舒张,每一丝毛发都为之轻颤。

而且这个声音……不带任何的玄力和魂力!

云澈眉头稍沉,他的身侧,千叶影儿的神色也明显的变了。

当年,她曾听千叶梵天说过,北神域,存在着一个很可怕的声音,能轻易入人之骨,夺人之魂。当时极为敬重父亲的她不会质疑千叶梵天的话,重回北域之后,她亦数次想起过这句话。

但,耳边的声音,让早有心理准备的她,依旧深感惊然。

媚……一种无比娇软,又无比可怕的媚。用噬魂入骨都完全不足以形容。

所谓蛊人心魂的媚音媚功,千叶影儿了解无数,见识无数,对之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但耳边之音,却完完全全超出了“媚音”的层面,更没有任何媚功的痕迹。简短的一语,却全然无视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心魂防御,悸动着他们的每一根魂弦。

那似是一种不存在于认知,或者说根本不该存在于世的惑世魔音。

云澈胸口明显鼓起,数息之后才缓缓伏回,他看了一眼呆然中的女孩,道:“你走吧,越远越好。”

他的话让女孩从呆滞中清醒,连忙起身,远远而去,没有敢多说半句话。

女孩刚刚离开,前方的竹林之中,一个黑色的影子缓缓而来。

这个黑影的出现没有任何的先兆,却又丝毫不显得突兀。似乎她本来就在那里。

她的全身笼罩在一层不断流转,似有着生命的黑雾之中,她的步伐轻渺缓慢,仿佛是从未知的黑暗深渊中走来,每一步,光线都会暗淡一分,每一步,周围的灵竹都会化作飘飞的黑尘。

黑烟遮蔽着她的容颜和身影,但谁看到的第一眼,都会无比确定这是一个女子。因为即使黑雾缭绕,即使那明显是一身宽大的黑裳,迈步之间,那自然浮凸的身躯曲线却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惊人心魄。

云澈……就连千叶影儿的视线也出现了长久的定格。

仅是模糊一瞥,便已如此。他们无法想象,若是黑雾散去,所呈现的,会是怎样一具魔鬼之躯。

无论是在云澈的生命里,还是千叶影儿的生命里,都从未有一人,她的声音,她的身躯,给了他们一种无比清晰的“可怕”之感。

“我猜到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千叶影儿开口,双手手指默然收拢。眼前黑雾中的女子未释任何玄气,未展丝毫威凌,却让她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警觉:“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你的耐心,可比我想象的要差多了。”

千叶影儿缓步向前,玉唇轻动,缓缓吐出那个名字:“北域魔后,池妩仸!”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