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鬼影圣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夏叔叔……在黑月总会?就在这里?”云澈心中惊诧。半年前,他回到流云城之后,先去了夏家,得知夏弘义早已离家,去寻找了无音讯的夏元霸。留在夏家的那个小厮告诉他,夏弘义在收拾东西时,拿出过一个黑色残月状的东西……那时,他便怀疑是有关黑月商会的东西,并猜到他或许是想通过黑月商会来寻找夏元霸。

没想到,他竟然留在了这黑月商会之中。

而这里不是遍布天玄的黑月分会……而是被神话了的黑月总会!

能留在这里的,都绝非一般人物。显然,夏弘义与黑月商会的渊源,绝不简单。

“你若要见他,老朽现在便可亲自带你前去,想必他见了你,也一定万分高兴。”紫极笑呵呵的道。

云澈的脸色变得无比复杂,默然许久后,他缓缓坐下,道:“夏叔叔在这里过的好吗?”

“好与不好,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在这里,他至少一切安定,且不会受任何人欺凌。”紫极道。

云澈点头,半自语的道:“那就好。知道夏叔叔平安无事,我便放心了……元霸是我带去了苍风玄府,也是我带去了天剑山庄,若是他一直留在新月城,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在找到元霸之前,我没有脸去见他……紫前辈,和我说说元霸的事吧。他的能力,晚辈再清楚不过,又怎么会惊动半个神凰城?”

“两年前,神凰城来了一个异国少年。他到来之后的第一天,以及每一天,便是去挑战城中那些威名赫赫的宗门。”

“他……挑战宗门?”

“没错。可惜,他的玄力修为实在太低微,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打到重伤,但第二天,他又会带着一身伤去登门挑战,结果,当然是伤上加伤,第三天,他依然去上门挑战,被对方不耐烦之下打到濒死……他的玄力虽然低微,但体质却极为异常,明明足以致死的重伤,他第二天却依然能站起来,再度上门挑战。甚至有一次,他的身上被对方打出了两个巨大的血洞,却依然没有死。起初,人们都以为那是个疯子,但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再也没有人把他当成疯子。执着追求力量的人并不鲜见,但执着到如此地步的,纵然是老朽,也是平生仅见。”

云澈:“…………”

“他在神凰城停留了三个月的时间,每一天都是身负极重的伤势,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但又总会是拖着重伤的身躯,去寻找他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对手。被他挑战的人之中,必然存在着一些不耐烦,或心肠恶毒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但他无论受再重的伤,却始终不死。三个月的时间,人们对他的看法,从嘲讽变成了震惊,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他忽然在神凰城中销声匿迹,再无痕迹,到了今天,应该也已被人遗忘。不过,老朽可以确信的是,他并不是被人暗中所害,否则绝逃不开黑月的眼睛。”

云澈的心绪变得复杂无比。夏元霸虽然身高格外高大,看上去让人很有压迫感,但受夏弘义的熏陶,性情格外温和,心性单纯,而且从不愿与人相争。但紫极描述中的夏元霸,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很清楚夏元霸如此的剧变是因为什么……

“……紫前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一切就有劳了。”云澈起身道。

紫极也随之起身,笑着道:“不必客气,为贵客服务是我们黑月的荣幸。”

云澈知道紫极为何对他如此客气。黑月商会能发展到今天,自然有着其成熟的生存之道。对于天资极高,将来有可能位列天玄之巅的人,黑月自然要区别对待,不但给予最极致的服务,而且巴不得让对方欠下自己人情。

“对了,”云澈又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紫前辈,可曾听说过‘幽冥婆罗花’?”

幽冥婆罗花,是茉莉需要他在三十年内得到的三种东西之一:一株幽冥婆罗花、三颗霸玄兽的玄丹,还有七十斤的紫脉神晶。

“幽冥婆罗花?”紫极的脸上露出沉思,少顷,他缓缓的道:“此花老朽倒是知晓,这是一种极阴极邪极恶之物,只会生长在极端凶煞之地,二十四年才开一次花,三天便会凋谢。此花之可怕,不要说碰触,仅仅是靠近,便会被冥气侵体,损伤魂魄,轻则久昏,重则变成活死人,甚至直接失命。除此之外,却从未听说有何正面价值。你为什么要寻找此花?”

“晚辈自然有特殊的用处,若是前辈知道何处存在的话,还请告知。”

紫极想了一想,摇了摇头:“最后一株幽冥婆罗花的记载,是在一千三百年前。此后,便再无关于幽冥婆罗花的记载与传说。天玄大陆的人类越来越多,如今的人类数量足足是千年前的四倍,因而整个大陆阳气远远压过了阴气,或许,幽冥婆罗花也就此在天玄大陆永远绝迹。”

“……谢前辈告知,晚辈告辞。”

意外的得知了一些关于夏元霸的消息,虽然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但总算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安慰……难怪在苍风境内始终无法寻到夏元霸的踪迹,原来离开天剑山庄之后,他竟来到了神凰帝国。

神凰帝国,毕竟是玄力层面远远高于苍风的地方。他是在极度的悲哀、自责之下,来这里追求力量的吗……

小仙女,你又在哪里……

——————————————————

凤凰神宗。

距离七国排位战开战之日越来越近,凤熙辰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焦躁,那天耻辱的一幕幕,无时不刻不在刺激着他的神经,在昨日终于把关于的云澈的事告知凤熙铭后,他更是变得坐立不安。

因为他对凤熙铭所描述的东西,和几个月前的真相有着天壤之别,虽然他确信云澈若是真的到来神凰城,凤凰神宗绝对不可能饶过他,但他无法不担心云澈会在排位战赛场上说起当日之事,如果那天的事一旦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公开,耻辱的烙印将不仅仅是刻在他的心魂,还会从此以后刻在他的脸上。

门被推开,一个高大身影伴随着灼热的火浪踏了进来,焦躁中的凤熙辰迅速转身,刚要发怒,一看到进来的身影,刚要喷薄的怒火慌不迭的收回,迅速向前拜下:“儿臣拜见父皇。”

“起来吧。”凤横空一抬手,开门见山的道:“几个月前,你在苍风国的遭遇,熙铭已经和朕详细说了,你虽然隐瞒至今,但也算情有可原,朕不是来怪你的。”

凤熙辰连忙道:“儿臣谢父皇恩典……只是,父皇虽然不怪,儿臣却心中更愧,且有万千不甘。”

“哼!”凤横空怒气盈面:“朕也没有想到,小小一个苍风帝皇,竟有如此大的胆子!你放心,你在苍风受到的屈辱,朕不出三年,便会千万倍的替你讨回,到时那苍风帝皇,大可交给你任意处置。至于那个叫云澈的小子……哼,他不是扬言要来参加排位战吗?很好,朕便等着在赛场上看他如何翻腾!”

凤熙辰心中半喜半慌:“儿臣谢父皇厚爱……儿臣受辱事小,但我凤凰神宗血脉之事大过于天,父皇何不在排位战之前,便让人将那云澈暗中处置呢?”

“不必了!”凤横空一甩手,轻蔑之极的道:“一个小小的苍风玄者,也配我凤凰神宗专门暗中针对?简直是自降我凤凰神宗身份!七国排位战向来是我凤凰神宗的表演,若没有点笑料和调剂,倒是无趣的很!朕倒是希望这个云澈到时候可要发挥的出彩点,千万别让朕失望。”

“父皇所言极是。”凤熙辰垂首道。

“熙辰,朕让你调查的凤玉殿失窃一事,结果如何了?”说起这件事时,凤横空的脸色明显的低沉的下来。

“儿臣已调查出行窃之人……”

凤熙辰刚说了半句,凤横空便猛的回身:“是什么人!竟如此胆大包天,胆敢在我凤凰神宗行窃!”

他震怒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个人的大胆,更是震惊于这个行窃之人堪称恐怖的能力。他凤凰神宗何等地方,别说一个外人,就算是一只飞虫飞入,也会第一时间被发觉。但这个窃贼却是在没有被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潜入了贮藏各种宝物的凤玉殿……若不是他在窃取东西时不慎触动了无形玄阵,甚至都不会有人知道凤玉宫已被人潜入。

更让他震惊的是,那个行窃之人在触动玄阵,引发全宗高手警觉之后,竟是在无数凤凰强者的重重包围下,毫发无伤的离开……这一点,纵然是一个真正的霸皇,都几乎不可能做到。

“父皇息怒……整个神凰帝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凤熙辰抬头凝眉道:“花洺海[1]。”

“花洺海?”凤横空脸色低沉,随之迅速反应过来:“‘鬼影圣手’花洺海!?”

“没错!”凤熙辰点头:“普天之下,唯有此人可以做到。花洺海玄力修为毫不出彩,但他的身法和速度却堪称天下无双,且极其擅长隐匿、潜行、易容、拟声,逃跑的能力更是无人可及……”

“不用说了。”凤横空一抬手:“这个名字,朕当然听过。被称作‘天下第一盗’,有着‘鬼影圣手’之称的花洺海!据说此贼无论窃取何物,都从来没有失手过,别说被抓到,就连他的真正长相,都无人看到过。哼……朕倒是没有想到,这个贼子,竟然胆大包天到招惹我凤凰神宗!他真当这世上无人奈何的了他么!”

————————————

[1]花洺海:烟花易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