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神女魔后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北域魔后,纵然在东、西、南三方神域的强者层面都如雷贯耳的称号,但其名,却是极少有人知。而在北神域,哪怕是在私下,也从无人敢直呼其名。

池妩仸!

云澈和千叶影儿都从未见过她,任何的接触都未曾有过。但,当她于黑雾中现身……不,是当她声音传来的刹那,无论云澈还是千叶,乃至换做北神域的任何一人,都会在第一个刹那完全确信,那是北域魔后的降临!

一步、两步、三步……云澈的目光定格在缓慢靠近的女子身影上。

没有丝毫的威压,连丁点的压迫感都没有。

到了她这般境界层面,就连无形的气场都已消弭,只是存在于那里,整个世界便会以之为主宰和核心,卑微与臣服会无视意志与信念,在灵魂的最深处快速滋生,无法休止。

若不是千叶影儿有着魔帝之血,如今已恢复八级神主之力的她,也定会受到不小程度的影响。

“敢直呼本后的名字,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唷。”

她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一瞬间,便让云澈强行僵冷下的血液再次翻腾。

来自北神域最可怕女子的声音,本该是带着骇魂的压迫,却如少妇深闺中的哀惋幽叹,又如少女近在耳际的婉转低语。云澈的双手微微攥起,转目之时,瞳光依旧幽暗一片:“你也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哦?”黑衣女子身影停下之时,距离云澈,只有堪堪三步之距,似乎有些讶异于云澈和千叶影儿的反应,但随之,她轻笑了起来:“云澈。本后可是在好多年前,就听过你的名字,真是个俊俏的孩子呢。”

云澈:“……?”

“倒是你,千叶影儿。”黑雾之下,一双暗灰色的瞳眸缓慢而肆意的流转于千叶影儿的全身,本就媚妖的声音变得绵软幽缓:“不愧是世间男儿尽皆垂涎的梵帝神女,这容貌和身段,让本后都好生艳羡呢。”

在池妩仸的目光之下,千叶影儿竟有一种被扒光衣服,肆意抚摸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清晰到可怕。

她明明带着面罩,但在她的目光之下,却宛若不存在一般。

“我叫云千影。”千叶影儿声音冰冷含威,目光没有丝毫的避离:“池妩仸,我们终于见面了。这一天,我可是期待已久。”

池妩仸轻“咦”一声,然后又轻轻的向前一步,似喃似怨:“你们夺走本后的蛮荒神髓,欺侮本后的魔女,还连番对本后不敬。你们就这么想要本后杀了你们吗?”

堪堪两步之距,一个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距离。云澈和千叶影儿都能感觉到来自她的温软吐息。

她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似乎连一丝压迫感与攻击性都没有。而她媚若仙幻的魔音,足以瞬间摧灭一个男人所有的意志……

但,千叶影儿永远不可能忘记,眼前的池妩仸,是当年给东神域两大最强神帝都留下黑暗阴影的女子,亦是千叶梵天认知中,当世最可怕的人。

她轻轻的一步,让千叶影儿在第一瞬间几乎便要后撤一步,但下一个瞬间又被她死死遏住,开口道:“以你池妩仸之能,要杀我们,当然不是什么难事。但你如此匆~忙~的现身至此,所为何事,我们之间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多这一堆无用的废话。”

池妩仸似笑非笑,忽然伸出手臂,手指向云澈轻轻一勾。

一声轻响,没有任何的先兆和玄气波动,云澈戴在手上的空间戒指竟瞬间出现在了池妩仸的指间。

云澈毫无反应。

池妩仸淡淡的瞄了一眼,手掌张开。

砰!

空间戒指直接粉碎,崩塌的内部空间形成一个很小的空间涡流,而池妩仸的掌心,则出现了一抹并不明亮,却异常纯粹的星芒。

与此同时,一股纯净又浓郁到不可思议的气息快速铺开,净化着周围空间的一切。

蛮荒神髓的气息!

那是一枚很是微小,只有半个小指指甲大小的蛮荒神髓。池妩仸媚眼眯起:“就是用这种小手段将本后引过来,真是坏得很呢。”

当初在炼制蛮荒世界丹时,云澈特意让禾菱留下了很小的一块蛮荒神髓。

蛮荒神髓上有着当年净天神帝留下的特殊灵魂印记,它可以被无尘结界阻隔,但显然不能被空间容器阻隔,否则,忌惮魔后的焚月神帝也不会谨慎到那般地步。

以天毒珠的层面,将蛮荒神髓置于天毒珠中,应该能够做到将一切都完美隔绝,让魔后无法追踪灵魂印记。但,云澈和千叶影儿并无法完全确定这一点。

而以他们那时的实力与处境,断然没有与魔后平等面对的资格,纵是微小的可能性也不能淡视,所以立刻选择暂离北神域,遁入太初神境之中。

而今,云澈却是反利用这一点,特意留下一小块蛮荒神髓置于普通的空间戒指中,不会暴露气息,却也不会隔绝灵魂印记,为的,就是引魔后池妩仸尽早锁定他们的位置,现身于他们面前。

而在魔后有所察知后,以她的地位,必不可能亲身到来。事关蛮荒神髓,也不可能遣常人,最大的可能,便是魔女。

而借此击败魔女,便是在告知魔后,他们之间的平等合作,可以开始了。

而一场适逢的天君盛会,和意外到场的第四魔女妖蝶,在很大程度上简化了这个过程。

“但你还是上钩了。”云澈的目光穿过飘逸的黑雾,隐隐约约看到的,的确是一双暗灰色的眼瞳。

他们主动找到池妩仸,和池妩仸主动现身找到他们,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哎呀。”池妩仸轻嗔一声:“你这个孩子,说话真是让人不喜欢呢。”

她手指轻弯,把玩着那一小枚蛮荒神髓:“剩下的蛮荒神髓呢?”

“用了。”云澈道。

池妩仸五指同时收拢:“窃用了本后的蛮荒神髓,居然还如此的理直气壮。你真的就那么确信……本后不会杀了你们吗?”

她的言语依旧似嗔似笑,听不出丝毫的怒意。但,周围的空间,黑暗气息,乃至所有的元素,都在这一刹那完全的停滞。

“你大可以试试。”云澈无论神情、声音,都唯有刚硬冰寒。

而他眼前所站的,可是在北神域任何生灵都思之心惧的北域魔后!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云澈一把推开,千叶影儿站在了池妩仸的正前方,道:“交涉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尤其是池妩仸,我可是感兴趣很久了。”

“交涉?”池妩仸抿唇浅笑,娇音如梦:“本后,可是对交.媾更有兴趣的多。”

“和我们合作。”千叶影儿目视池妩仸,无视着她的魔音妖言:“这两个字,当年是经过南凰蝉衣,首先来自于你。我想这也是你今日现身我们面前的目的。”

“那是当年。”池妩仸缓悠悠的道:“虽然,你们当年不算拒绝。但欺侮本后的魔女,夺了本后的蛮荒神髓,如今又对本后这般不敬,无论哪一点,可都是无法原谅的死罪呢。”

千叶影儿道:“当年在中墟界,我们帮了南凰蝉衣一个大忙,不过是取一点报酬和用来自保的筹码,合情合理。”

“而蛮荒神髓,我们是从千荒神教所得,而千荒神教,似乎和焚月界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就算是寻根追底,最多算是从焚月界手中夺来,而非夺了你劫魂界的。你若要追究,也该去找焚月界。”

“至于对你不敬……”千叶影儿漠然一笑:“池妩仸,虽然你是大名鼎鼎的魔后,但还没有让我们低眉顺眼、诚惶诚恐的资格。我想,你也不会看得起,更不会想要这样的合作者。”

“咯咯咯咯咯……”千叶影儿之言,让池妩仸肆意的娇笑出声:“口气大的人,本后见过很多。但不过是两只从东神域逃出来的丧家之犬,口气却还大的这么吓人,真是让本后大开眼界呢。”

“呵,”千叶影儿也冷笑出声,声音低沉如渊:“丧家犬也是会咬人的,而且会咬得更狠,更疯狂。”

池妩仸笑声渐止,双眸眯成两道狭长的缝隙:“不愧是梵帝神女,说的话,要比这个讨人厌的孩子中听的多了。”

“池妩仸。”千叶影儿双眸同时眯起,默然抵御着池妩仸的魔音所带来的灵魂动荡:“你要的,或许是摆脱北神域这个牢笼,或者,是改变整个北神域的命运。云澈和我要的,是要让那三方神域……永堕深渊!”

“我们所求不同,但有着同样的敌人。也就是说,我们的合作,是融合彼此的力量,但最终又不会有利益分配上的分歧与纷争,何乐不为呢。”

“说得好,非常好。”池妩仸似乎在称赞,但下一刻,她的话音便微妙变化:“云千影,你我一直身处两个世界,从未有谋面。而你这幅似乎很了解本后的样子,可着实让本后好奇的很呢。”

“了解你?呵,笑话。”千叶影儿目光凄冷:“这个世界上最难、最不可能,也最可笑的事,就是了解一个人。我对你并无了解,但有一点,我无比确信。”

“哦?”池妩仸似乎眨了眨眼睛。

“你有着极大的野心,或是为了自己,或是为了北神域,你万年前的试探,已证明了一切。”千叶影儿缓缓道:“只是,北神域的现状和三方神域的强大让你这万年唯有蛰伏,但你的野心却绝不会有半分消弭。”

池妩仸抬手,轻点着下巴:“你是何来的自信呢?”

“哼,千叶梵天那老狗在我面前念起最多的女人,便是你。这条老狗对你的描述,也在无形间对我的性情产生的影响。”千叶影儿说出着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的话语:“你和我一样,都是极端之人,所追寻的,也是他人不敢追寻之物。”

“而为了这个目标,可以不择一切,牺牲一切。而我们,就是可以帮你实现……也是唯一可以让你实现这一切的人。”

“你如此之快的到来,无非是怕阎魔界和焚月界先于你寻到我们。既如此,又何必故作矜持。”

耳边两女“交涉”,云澈的确没有再开口。他的目光看向西方,嘴角很轻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一个嘲讽的弧度。

“本后麾下有九魔女、二十七魔灵、三千六百魂侍,可号令的黑暗之灵以万亿计,只需弹指,便可将这北神域天翻地覆。你们,又能给本后带来什么?就凭你们击败了妖蝶?”

“单单我们两人,在这浩瀚之世,当然掀不起什么波澜。但……”千叶影儿声音放缓,字字自破天惊:“有了我们,你池妩仸想要吞并其他两王界……”

“易——如——反——掌!”

“吞并两王界”和“易如反掌”,这在任何人的认知中,都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界域中的言语,会引发的,也唯有哧鼻、嘲讽和弥天大笑。

但,池妩仸没有嘲讽,更没有笑,她的回答,是让千叶影儿为之短暂愕然的两个字:

“很好。”

似乎,她正在等待着这样的一句话……一句本该任谁听了,都只会觉得荒谬绝伦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筹码,那的确是够了。”她幽幽缓缓的道,但马上,话音却是再次微微而转:“既然,你们想要的是平等的‘合作’,那么在这之前,是不是该把债先结了呢?有债在身,又何来平等呢?”

“债?”千叶影儿目光一凝。

“蛮…荒…神…髓。”池妩仸轻轻而语,如泣如诉:“梵帝神女,你该不会真的天真到认为,本后会因为你一句话,便转去找那焚月神帝讨要吧?”

千叶影儿:“……”

“当年与蝉衣所遇时,你的修为不过是神君境。短短两年,竟已是神主后期。看来,本后这蛮荒神髓,是用在了你的身上。倒不愧是天毒珠所融炼的蛮荒世界丹,这番造化,可是让本后都嫉妒了。”

“而女人要是嫉妒起来……”池妩仸的唇瓣轻轻的抿起:“可是会可怕的很哦。”

云澈和千叶影儿同时皱眉。

蛮荒世界丹不仅需要蛮荒神髓,还需要太初神果。后者可遇不可求,而池妩仸之言,竟是完全确信他们得到了蛮荒世界丹。

另外,她知晓云澈身上有天毒珠并不奇怪,但她为何会知晓天毒珠的融炼能力!?

“好吧。”千叶影儿冷然道:“蛮荒神髓已化作蛮荒世界丹,无法追回。若是因为这不可挽回之物毁了和气,可就太得不偿失了。所以,这蛮荒神髓,便算作你池妩仸送予我们的重礼,以表合作之诚。”

“而我们,自然也该予你足抵其重的回礼。而这个回礼……想来,你应该也已经收到了。”

“……?”云澈怔了一下。

“哦?”池妩仸静待她言。

“怎么?”千叶影儿神秘莫测的一笑:“宙虚子难道还没有传音予你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