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6章 理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宙虚子?”池妩仸目光倾斜,将云澈目中刹那晃过的异芒收入眸中:“他倒是的确有给本后传音,想和本后做一个特别的交易。不过这个‘回礼’,本后可就听不懂了。”

池妩仸看着千叶影儿,对这个莫名其妙,却号称其重堪比蛮荒神髓的回礼,却是无讽无怒,似乎很是期待对方给她一个美妙的解释。

千叶影儿还未回答,一个冷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你怎么知道宙虚子会给她传音?”

问出这句话的,却是云澈。

千叶影儿能想到一些他无法想到的事,这并不奇怪。因为她对东神域一切的了解都远胜于他。但他明显很不爽千叶影儿丝毫没有向他提及过这件事。

千叶影儿道:“云澈,你落得今日之果,最大的原因之一,便是自认为了解了宙虚子这个人。”

云澈目若寒剑,但没有反驳。

池妩仸抿了抿唇瓣,似乎在以玩赏的姿态,看着云澈和千叶影儿两人。

“你,还有大多数世人所了解的宙虚子,是个继承宙天意志,秉承正道公义,还极度固守原则之人。这些,都不算错。但,人性本就是这世上最复杂的东西,他的原则,并不是不可以被打破,否则当年,夏倾月便不会特意邀他来见证你给我种下的奴印。”

“还有他对你的承诺,也因为他所谓的正道,被他亲手粉碎。”

“而能让他打破原则的,除了正道,还有一个,便是宙清尘!”千叶影儿缓缓的说着,眸中闪动着妖异的金芒:“你只知他是宙虚子唯一的嫡子和亲自择选的继承者,却不知,这个废物对宙虚子那老头而言重要到何种地步。”

“事关宙清尘,也唯有可能因宙清尘,不仅可以让他打破原则,甚至连‘正道’,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摒弃。”

“正道,呵。”云澈一声冷笑。

“半年前,你将宙清尘变成了魔人,此举定会让那老儿癫狂崩溃。但随后,我忽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她转目看向池妩仸:“千叶梵天当年曾经说过,万年前的交手之后,池妩仸曾特意留下了一块封印着传音玄阵的魔玉,而这块魔玉,便是封存于宙天界。”

“世人皆知宙天神界最嫉魔人,对云澈的追杀,也是以宙天神界为首,而其少主却成了魔人,还真是精彩。若是他界,最应该做的,便是将其诛灭。但,宙虚子一定不会这么做,他会将宙清尘藏匿,然后不惜一切的追寻解决之法。”

“而一切无果之后,他最后想到的,会是什么呢?”

“能将黑暗玄力强行植入一个人的体内,那么也就有可能将其摒除。”池妩仸缓缓道:“所以,他传音予本后,还开了一个让本后好难拒绝的价码。”

云澈:“……”

池妩仸之言,无疑证明着一切都皆如千叶影儿所想所料。

宙虚子做梦都想拿住云澈,无论是因他的“魔神预言”,还是为了宙清尘。但云澈匿身北神域,一个他不能踏足的世界。

而掌控北神域的,是阎魔、焚月、劫魂三大王界。

于是,当年池妩仸所留的那个魔玉,便成为了如救命稻草稻草般的媒介。

给予池妩仸一个天大的筹码,以她的强大和在北神域的实力,只要她愿意,云澈纵然万条性命也不可能遁出她的五指。到时,系于他身的魔患,宙清尘的魔人之躯,皆可解决,一举两得。

但,这是与魔人的交易,那日之前的宙虚子,或许永远不会想到,亦不会相信自己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与举动。

而这件事,也永远不可能公开。

但可惜,宙天神帝更是做梦都不可能想到这极短的时间里,云澈和千叶影儿已成长到了何种地步。他以为能轻松把控云澈命运的北域魔后,如今却是被云澈主动引至身前。

“梵帝神女,有没有兴趣听一听宙虚子给的价码呢?”池妩仸笑吟吟,软绵绵的道:“说不定你听了之后,会马上绑了这个男人重回东神域唷。”

“可惜,”千叶影儿却报以冷笑:“你若是如我一般,在他身边待上几载,就会知道那宙天老儿就算把整个宙天界全搬过来……都不够!”

“哦?”池妩仸的视线在千叶影儿的脸上缓慢游移,眸光似玩味,似暧昧:“如此说来,你所谓的重礼,便是借此将宙天神帝引至,然后宰了他?我想你梵帝神女,还不至于幼稚到这般地步。”

“呵,幼稚的是你。单凭你池妩仸,除非能将他引至北域核心,否则杀宙天神帝无疑是痴人说梦。”千叶影儿音调放缓:“池妩仸,我们回赠你的这份重礼,是一个‘理由’。”

理由,再通俗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但这两个字从千叶影儿唇间吐出时,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

两女都没有再说话,须臾,池妩仸的灰眸忽转,骤闪过一抹幽暗的媚光……那是连九魔女,都未曾见过的异芒。

“说下去。”她徐徐开口,魔音依旧,却少了几分慵懒妖治。

千叶影儿不急不缓的道:“你想带北神域脱出牢笼,必然要面对的,便是将魔人、北域视为异端的三神域。在你认为时机足够,引领众魔人冲出牢笼,强攻三神域时,三神域的玄者会短暂恐慌、混乱,随之,便是愤怒与同仇敌忾,以及……三方神域在极短时间的全面联合。”

“而北神域一方,面对无比强大,又给他们留下无数年阴影的三神域,无疑会恐慌、胆怯、畏惧。而且,就算你池妩仸吞并了焚月与阎魔,浩大北神域,能真正自愿随你号令去面对三神域的魔人,又有多少呢?一成?还是半成呢?”

池妩仸:“……”

“但,”千叶影儿稍一停顿,随之字字阴沉:“如果是东神域,首先进犯北神域呢?”

“北域魔人世代被三神域困于牢笼之中,永生无法离开。身处牢笼,还要被赶尽杀绝,积压了无数年,无数代的痛苦、不甘、怨恨,都会在这种刺激下,化作无尽的愤怒和疯狂,最终衍生的,会是决死反扑的意志。”

“到时,都无需你池妩仸去号令、去动员、去蛊惑。只需你一句反击东神域,便可以引燃或许要远超你想象的魔焰。”

“而东神域那边,所面对的不是北神域的入侵,而是反击!同样是交战,但断然不会衍生前者的同仇敌忾,更多的反而会是对主动招惹北神域的不满甚至怨怒。这两者所带来的战局,将是天差地别。”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千叶影儿继续道:“主动入侵,迎来的会是三神域的快速联合。但反击,却是东神域‘自食恶果’。东神域自己的锅,西神域和南神域又岂会牺牲己力去助其背负,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呵,”她淡淡冷笑:“三方神域之间的关系,可要比你这个北域魔后想象和了解的微妙的多。”

“区区北神域,还是脱离自己的魔域,强入东神域的魔人,西、南两神域不会认为东神域对付不了,顶多是伤些元气,他们只会幸灾乐祸。”

“而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千叶影儿唇角斜起一个危险冰冷的弧度:“这东神域的王,已经是你池妩仸了。”

啪!

啪!

啪!

池妩仸缓缓拍手,隔着黑雾,都能隐约看到她唇瓣那艳媚如妖的弧线:“梵帝神女这番话,真是精彩绝伦,还美好的不像话。只是……”

“你何来的自信,那东神域会忽然攻我北神域?”

“我北域本就远弱于东域。且我北域之人一旦离开黑暗之地,实力皆会大打折扣,你又何来的自信,我北域能在西、南两神域反应过来前,占东域为王呢?”

“他会的。”千叶影儿目光收凝,预测之言,却说得不容置疑:“你并不了解宙天老儿对那个废物儿子多么看重,也并不知道……我身边这个男人对宙天老儿恨到何种程度。”

云澈面无表情。

“至于后者……”千叶影儿深深看了云澈一眼:“带我们去你的劫魂界,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

“好。”没有追问和质疑,池妩仸的回应,完全出乎意料的直接与干脆,她的目光同样落在云澈身上:“不过,不是你们,而是他。”

“哦?”千叶影儿微微眯眸。

“这一切,有他一人就足够,不是吗?”池妩仸浅笑嫣然:“至于你。你美的让本后都嫉妒,又太聪明,身为一个女人,我怎么可能会容得下你呢。”

“那看来要让你失望了。”千叶影儿同样浅笑淡淡:“这一切,的确有他一人便足够。但这个男人,可是离不开我的。”

云澈:“……”

“除非,你能代替我成为他的炉鼎和玩物。”

但马上,她话音一转,字字嘲讽:“不过可惜,你这被不知多少男人污浊过的身子,他怕是不会喜欢。”

“咯咯咯咯咯咯!”池妩仸非但不怒,反而娇笑了起来,直笑得妖躯乱颤,让千叶影儿金眉微蹙。

“炉鼎……”池妩仸轻念着这两个字,然后缓悠悠的道:“怪不得才修炼黑暗玄力区区不到三年,便可驾驭到让妖蝶那孩子都惊叹的地步。原来你的身上除了蛮荒世界丹,还有……”

“魔帝之血。”

这四字一出,云澈和千叶影儿同时猛的转目。

“你见过劫天魔帝!?”云澈开口,脚下亦向前半步。

池妩仸没有直接回答,软绵绵的道:“你们两个当年逃出东神域,踏足我北域之中,如两只惊弓之鸟,听到本后之名,第一反应便是远逃,却似乎忘了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本后对两只刚刚逃到北域的丧家犬,还要抛出‘合作’二字呢?”

“以你们当时的能力,蝉衣不过弹指之力,便可将你们强行制住,直接丢到本后面前。可她从未如此,还反遭了你们的暗算。”

“你们真当蝉衣是手软优柔之人么?若她如此,又怎可能成为本后的魔女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