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天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眼望去,大地银装素裹。雪花轻盈仿若蹁跹的蝴蝶,枯木似逢春般花开满枝丫。世人竞相写诗歌咏叹,赞美与花月一般美丽的雪,令人心驰神往。

然而,想起从前的往事,眼前这不停下着的大雪,却反而让我徒生怅惘。事到如今,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只恨自己当初背井离乡,又离开了有养育之恩的姨妈。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往事实在有愧自己的名字,珠儿。想当初,父母想必是希望我冰清玉洁、纯洁无瑕才取的这个名字,怎料到如今我竟然会经历如同瓦砾般的尘事。好像谷川的水汩汩而流,却日渐污浊不堪。怪只怪自己曾经年轻不谙世事,而那些世事缘起,都发生在一个大雪天。

我的故乡在山里,一个绿意盎然的小山村。我们薄井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望族,况且我又是一个独生女。不幸的是,我的父母早亡,我被守寡的姨妈独自抚养长大。她从我3岁的时候就开始照顾我,视我如同己出,把我当作珍宝一般捧在手心里呵护,就算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7岁的时候,她为我挑选老师教我知识,而在丝弦竹乐方面,她则是亲自教导。

时光荏苒,无可阻挡。不知不觉间,我已长大成人,衣摆长了,眉毛细了,暗自庆幸自己总算可以佩戴大人戴的宽腰带。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好傻,田间的乡下姑娘怎么能有城里女孩的聪明劲呢?

我的身材倒是越发与年龄相符,只是心智依然懵懂,不知男女有别,天真烂漫地迎来了15岁的冬天。连我自己都尚未发觉的那些心思,也不知是谁发觉了,竟然谣传我恋爱了,还传到了我姨妈的耳朵里。

世间之事,总是充满荒诞不经。空穴来风的谣言,如同大海上的波浪,牵连到那个人。他叫桂木一郎,是我学校里的老师,一个来自东京的俊朗男子,生性温和,很受学生们的喜爱与亲近,大家都亲切地喊他桂木老师。他所居住的地方,在我家北面十条街,是法正寺的一个借宿客房。因为从小就受桂木老师的教导,他也很自然地爱护我,有时会来访问我家,有时我也会去他住处拜访。他总是在种种趣谈之中寓教于乐,视我如同妹妹,我因为没有亲生的兄弟姐妹,也十分欣喜。当时,在学校里我还觉得挺得意的,现在回想起来,别人或许会觉得有些奇怪吧。即便我们俩心中是清白干净的,毕竟那个时候我已经梳了成人的发髻,也不再是小孩子了,而老师已经年过三十。《礼记》里说“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

我怎么可以忘了这些教导,和他那么亲密呢?

“世人总是喜欢把眼睛所见、耳朵所闻的事情夸大其词,明明是无中生有,但谣言一旦生起就难以消除,为玷污白玉。这不但是你自己生命的不幸,人家还会说,看吧,这就是姨妈没管好,薄井家的女儿才会这么放肆没有规矩,如果父母在世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一想到你母亲临终的时候全权嘱托,说姐姐,阿珠的未来就拜托你了。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想当初,她的话语之中隐含着多少思绪和心血,如同黑夜道路上的逡巡。

“我是能够承受的,可是事情传得沸沸扬扬,成了他人的笑柄,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妹妹,还有薄井家的名声啊。”姨妈压低声音对我说,怕让左邻右舍听到似的。向来少言寡语的姨妈,想得很多,对我教导得也多。

开始我并不知道姨妈说的是什么事,也没怎么往心里去。然而渐渐地,姨妈的话语变得刻薄起来。

“阿珠,你好好听我的话。也许那个桂木老师是喜欢你的,你也仰慕他。可是咱们薄井家有规矩,不能和外乡人通婚。桂木老师的学问虽然好,但也不知道他的身世背景,是否能够匹配我们薄井家的名门,不能随随便便当我们薄井家的女婿。就算是自由恋爱,那也不行。从今往后,不许再跟他来往了,也不要去跟他学东西。我疼爱你,才敬他是老师的。没有意义的人,何必去珍惜?这些年来,我用心养育你,人人都称赞我,我自己也引以为豪,都是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害得我们现在这样。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从今往后,你要跟他一刀两断。一方面也是帮你洗刷那些污名,另一方面也好让我安心。总之,他是你的仇人,你要顾念薄井家,也要顾念姨妈,忘了那个桂木吧,让他连我们家门口都别经过。”姨妈反复唠叨,让我肝肠寸断,泪水夺眶而出,用袖子挡着脸不停地哭。

我心中委屈极了。

不管别人怎么造谣诽谤,就算全村都嫌弃我,但在养育我的姨妈眼里,总该看明白我的清白,而她居然也会怀疑我,说些以为我不清不白的言语,真真让我心里难过。我与那位老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浅薄交情,我自然是清楚他为人端正、人品清白。也不知道这些话到底是哪个人在搬弄是非,真让人心寒。我真是恨不得剖开自己的内心来证明我的清白。我哭个不停,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浸入,情绪如同脱缰的野马不受自己控制。

一帘幽梦思华年,人间隔阂难阻拦。我们彼此之间相距十条街,众目睽睽之下自然瓜田李下。秋风起,红叶飞,随风飘散,不知去向,真让人心生向往。树荫的外边,似乎有什么在引诱着我。

老师就住在郊外,我的思绪中不由浮现出他住处的样子。黄昏时,法正寺的钟声深邃长远,我的心中空荡回响。姨妈的谆谆教导在我耳边,让我开始左右顾忌。只能在心里期盼,希望老师能早点过来看我。可是受世间人言可畏影响的不只是我,老师也肯定很烦恼吧。我们之间音信全无,开始断了联系,这漫长的时光,如同过了千秋万代。直到新年的初七。

这天,姨妈去邻村的亲戚家拜年。从清早开始,天就阴沉昏暗,虽然没有风,却寒冷刺骨,让我心里很不安。放眼望去,漫天都是雪白一片。

下大雪了,不知道姨妈会不会冷啊。我靠在火炉边想。漫天飞雪,仿若柳絮在空中游荡,没过多久,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白茫茫,庭院、篱笆,无不如此。

我悄悄打开窗户的一条缝,看到后院的一片田地,也都浸染在白雪之中。每天眺望的那片林子,也和天空连成一色。

啊,我的老师!我的心中不由激动起来。

果真是有霉神存在吗?我好像着了魔一般,在此时此刻想念着不该想的。我不想去分辨什么好坏善恶,只想任由想念占据我的身心,毫不犹豫地逃离了家。

我丝毫都不留恋薄井家,头也不回,一路飞奔,跑到了庭院门外。

“小姐,大雪天你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不带伞?”名叫平助的长工向来忠厚老实,见此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去接姨妈。”我扯了个谎。

“呃,她今晚要在那边留宿,小姐非要去接她的话,不如让我去吧。等我一下。”他竟然阻拦我,太可恶了。

“不用了,我就是想让姨妈夸夸我,说我下这么大雪还去接她,我一定要自己去,你就当没看见我好了。”

在我的坚持之下,老头儿笑了起来:“你这傻孩子,那记得带伞。”说完,就把自己手中的伞递给了我,嘱咐道:“小心走路,别滑倒了。”

那句古代的和歌词说得真对——武藏原上草凄凄,情义自古多辜负。

尽管姨妈对我也有冷酷严苛的一面,可是她真的是为了我好,希望我能得到幸福。直到后来,我才深深理解了姨妈的苦心。

我虽然爱慕桂木老师,可说实话,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成为我的丈夫,也没想到自己会跟他一同前往异乡生活。就像如今窗外的吴竹被大雪压弯了,我的心也开始低落沉重。我逃离故乡,背叛姨妈,全都是那个大雪天的意乱神迷所引起的啊!

事到如今,我怨恨自己的丈夫也是枉然。如同古代歌谣所说:锦都华美人称颂,我似林下荫翳草。

冬日萧索空一人。我用袖子不断擦拭着泪水,回想当初的种种,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后来,故乡传来音信,姨妈为我哀伤叹息了三年,在那年秋天去世了。我真是追悔莫及,世间万事东流水,一切都已无法回头。

我怎么会为了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默默交待了自己的清白与节操。

不禁让我想起紫式部的一首和歌:

增岁方知愁滋味,雪落不解世事忧,纷纷残垣渐消散。

不知情的雪今天依然降下,把我家的破壁残垣笼上了一片皑皑雪色。

我的心中,满是对往事的追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