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饕餮老陶的这家私房菜馆装修风格成迷,既像迪厅又像酒吧,换个萎靡红灯管还能立刻混进电视剧片场冒充色|情按摩房,就是不像正经吃饭的店。林竞在门口站了不到两秒,就被一群乱舞狂魔实力劝退,打算先撤回地面再给季星凌打电话,结果在他拎着书包上楼时,好巧不巧另一群人也正在往下走,或者更确切一点,是另一群喝醉了酒的妖怪。

“我可再也不想去妖管委开会了,每次都要抄写一大堆破规则,烦都烦死。”美艳讹兽踢掉高跟鞋,顺手塞到旁边的伥鬼怀里,双眼朦朦胧胧一抬,“咦,老陶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帅哥,未成年打|黑工?”

“对不起,借过。”林竞脚步匆匆,侧身想上楼,却被一旁的伥鬼拽住书包:“跑什么,没听到有人在问你话?”

“别、别吓到小弟弟。”讹兽上下打量他,笑容不怀好意,“老陶给你一天多少钱啊,不如跟着我干。”她一边说,一边把血红的双眼凑近,双耳也毛茸茸地垂下来,想去触碰对方的脸。

林竞对她这另类的cosplay造型没意见,但对“有个陌生大姐要用脱过鞋的手摸自己”却很意见plus,不过对方人多势众,傻子才会当面硬杠,于是他不动声色侧头避开,猛地一把扯回书包,拔腿就往楼上跑。

可世事难料,他是不傻,下一秒,傻子来了。

季星凌刚一出店,就看到林竞正被一群混混堵着,顿时火冒三丈,三两步冲上来一把扯住伥鬼,反手就是一拳:“你他妈胆子不小!”

已经顺利跑到楼梯口马上就能恢复自由的小林老师:“……”

店里音浪,太强,老陶和小陶暂时不知道楼梯间正在发生斗殴事件。麒麟一族对恶兽的震慑力虽然是与生俱来的,但当一个未成年小麒麟同时面对七八头成年恶兽时,还是显而易见会处于下风。对方可能也真喝懵了,没能及时想起来崽子后面往往还会有个爹,把他围在中间推来推去就想动手。林竞迅速打完110,单手拎了把椅子刚要下去帮忙,却被季星凌迎面飞来一书包,砸得向后踉跄两步,差点摔进街边花坛。

下一秒,耳边传来“砰”一声,入口处的铁门被关得严严实实。

“季星凌!”林竞心里冒火,抬脚狠狠踹了两下门,见这玩意纹丝不动,于是从身后花坛里硬抽出几块装饰砖,抬手用力一扔,狠狠砸碎了铁门上方的玻璃气窗,打算踩着椅子钻进去。

“你要干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呵斥。

对方是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性,西装革履头发油亮,成功人士标配外形。

“我朋友被一群混混围在里面。”林竞把砖块塞进书包,不准备在这里浪费时间。

大叔对当代青少年这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毛病也很苦恼,他把公文包递过来:“拿着,我去看看。”

林竞提醒:“他们人不少。”

但大叔已经三两下用西装裹住手臂,挡着玻璃碎茬钻了进去,身手相当敏捷——其实也可以不挡的,甚至能直接飞,但那样未免神兽过了头,还是需要适当伪装一下,免得吓坏小朋友。

狭窄的楼梯里,蜚和祸斗骤然拔出原身,刚想把眼前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推入幻境火海,就被一声清亮鸣叫震得魂飞魄散。重明鸟乘风呼啸而至,把小麒麟卷到自己羽下,再一挥翼,现场所有妖怪都惊慌失措变回了人形。

而林竞也刚好踩着椅子,踮脚从气窗探出半个头:“季星凌!”

“……”

远处隐约传来警车的声音,中年大叔打开门:“快走!”

林竞没搞明白,心想我一受害者为什么要逃,还打算等会到派出所录个口供,但季星凌在这方面的经验就比较丰富了,二话不说拉着人就往反方向跑,一连穿过两条街才停下。

“不是,你等等,你等一下。”林竞气喘吁吁甩开他,“我们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跑?”

“进去可麻烦了,浪费时间不说,还得家长来领人。”季星凌坐在地上,也累得够呛,抬起头问,“哎,你没事吧?”

“……没事。”林竞看着他挂彩的脸,自动把“你刚才其实可以不用冲上来”消音,改成了谢谢。

“我也疏忽了,没想过你可能不适应那儿的环境。”季星凌龇牙咧嘴伸出手,“拉我一把。”

刚才的那场1v8的混殴,他虽然没占太大便宜,可也没吃亏,就是脸上挨了一拳头,看着比较狼狈。

林竞从便利店里买来雪糕和毛巾,临时做了个简易小冰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擦伤,不至于。”季星凌拦了辆车,“先回家。”

出租师傅可能见惯了不良少年,一句没多问,全程都在踩油门,看起来很想把这两个倒霉蛋快点送到目的地。路灯照出斑驳树影,拉长的光不断照在后排,越发显得空间寂静。

过了一会儿,季星凌忍不住先开口:“今晚吓到你了?”

“没。”林竞扭头看他,“我是在想,你刚才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外面。”

“你不是好学生吗,哪见过打架。”季星凌随口敷衍,“血肉横飞的,少儿不宜。”

出租师傅明显虎躯一震,果断又踩了脚油门。

“那下面实在太吵了,我就想到街上透透气,没想过会撞见一群醉鬼。”林竞说,“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那群人本来就不是好东西。”季星凌懒懒靠回椅背,眉宇间还有些打架打输的不忿和戾气,“正好给他们一点教训。”

林竞“嗯”了一句,又强调:“但你一个能打那么多个,真的好厉害。”

“……”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小林老师的“你好厉害”卡除外。

但这次可能是心情不一样,季星凌觉得听起来不仅不浮夸,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顺耳,有那么一点点想乐,只是嘴才刚刚一咧,伤口就疼得他倒吸冷气。

林竞也跟着笑,接过冰袋轻轻贴在淤肿旁:“你别动。”

“……哦。”

白绿相间的小车在城市中穿行,沿途溅起的水每一个水洼里,都有花和树的影。

两个少年并肩坐在车后排,偶尔会小声说话。

和打架无关,这其实是个很好、很好的秋夜。

因为风把满天星星都点亮了。

……

江岸书苑1301,季星凌回家时,胡媚媚刚刚接完一个电话。

“阿姨。”林竞抱着两个书包,站在门口先发制人,“今天是我约季星凌去外面吃饭的,他看见一伙小混混当街抢劫,就见义勇为冲过去帮忙,结果不小心脸上挂了彩。”

说完又补充一句:“但他打赢了,还帮别人拿回了钱包。”

季大少爷一脸懵逼,这又是什么奇妙环节,你要编故事怎么也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

林竞双手把书包还给胡媚媚:“阿姨对不起,我没能及时拉住季星凌。”

说这话时,他眼角微微垂着,蔫头蔫脑,一副诚恳认错的乖巧姿态。

“没……事,你们没受伤就好。”胡媚媚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那我先回去了。”林竞又看了眼季星凌,“你一定要多注意休息,再见。”

他眼神烁烁,完美演绎出“亲眼目睹英雄见义勇为后内心深受触动的平凡人”,就差九十度鞠躬以示尊敬。胡媚媚一路目送他回到1302,心情复杂地问儿子:“你知道救你的是重明叔叔吧?”

“知道。”

“你知道他和爸爸是好朋友吧?”

“知道。”

“你知道他一定会打电话告诉我今晚的事情吧?”

“知道。”

胡媚媚难以理解:“那你编这个见义勇为的鬼故事还有什么意义?”

季星凌也很欲哭无泪,这我真不知道。

“过来,帮你涂点药。”胡媚媚把他拎到沙发上坐好,又叮嘱,“饕餮的店人员很杂,下次别再带小竞过去,免得出意外。”

“我平时去那吃习惯了,没多想。”季星凌反思了一下,觉得今晚是有些冒险,于是爽快承认错误,又顺口说,“不过我每次见到重明叔叔,他都是花里胡哨的原身,没想到变成人之后还挺黑。”脸色黑,西装更黑,严肃程度大概是牛卫东乘以n,n趋正无穷。

沙发上的手机嗡嗡震。

可达:情况怎么样?

季星凌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单手回复。

星哥:没事,你吃饭了没?

林竞回了一个“嗯”,又拍过来半个炸馒头片。

这是什么粗糙伙食,季星凌拨通电话:“你家阿姨不在?”

“在,但我不想让她知道。”林竞一边拆牛奶,一边压低声音,“不然又要盘问半天,说不定还会告诉我爸妈,麻烦。”

五分钟后,大少爷亲自上门,假借做作业之名,暗中送来煲仔饭一盒,鲜虾肠粉一盒,青菜炒腊肠一盒,汤一盒,全部热气腾腾。

林竞看得目瞪口呆,你书包是真的能装。

“都是我家阿姨做的,虽然热了一次,总比这玩意强。”季星凌帮他把剩下的馒头片挪到旁边,“那我回去了,你慢慢吃。”

“你不是来找我做作业的吗?”

“哎你有没有人性,我都被打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做作业?”

“可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有人跟我说他一点事都没有。”

“我吹牛的,真的,我现在头特晕,甚至想当场昏迷。”

“你没洗澡不要昏在我床上,好了回去吧。”

“我偏不!我要学习!”

大少爷说一不二,当场掏出英语书,把自己以完美的姿态丢上了小林老师的床。

舒服!

林竞看着甩飞到自己面前的嚣张拖鞋,陷入长久沉默。

“季星凌。”

“干嘛?”

“不做完十篇阅读理解别想下床。”

“……”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