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胡媚媚已经做完了美容,正在沙发上看杂志,见儿子空着手回来,一脸“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从没进过厨房的大少爷做不出蛋糕肯定是瞎鼓捣浪费了一堆材料”的亲妈式嘲讽表情。

结果季星凌把书包丢在一旁,软绵绵地坐在沙发上,脑袋往过一抵,半天没说话。

“怎么无精打采的。”胡媚媚拍拍他的脸,“和小竞吵架了?”

“没。”

“那是试又没考好?”

“和考试没关系,考得还行。”季星凌揉了一把鼻子,“妈,我今天好像被林竞看到了。”

胡媚媚猛然坐直,瞪大眼睛看着他:“被看到是什么意思?”

然后还没等儿子回答,就又转头冲书房叫:“老公!老公!你快出来!”

季星凌:……妈你声音稍微小一点。

季明朗正在办公,还以为胡媚媚是叫自己去吃儿子亲手做的蛋糕,心想你要不要这么激动,然后自己也非常激动地趿拉起拖鞋跑出去,结果茶几上空空荡荡,并没有蛋糕,只有沙发上蔫叽叽的儿子和紧张过度的太太,于是吃惊地问:“怎么了?”

“……”季星凌老实供认,我今天又没控制好灵力。

隔壁1302,林竞向姜芬芳打了声招呼,就躲进了自己的卧室。

没吃晚饭,却一点不觉得饿,满脑子都是在烹饪教室里发生的事情。手机打出来的光很白很亮,照进那双赤红的血瞳里,刺目的,让整个世界都产生了一瞬间的不真实感。

想起两人当初在书店里关于“有没有妖怪”的对话,以及除夕逛街时,那只出现在自己面前,固执地想要一个拥抱的玩偶熊,林竞侧头靠在飘窗上,心跳得快蹦出来。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

我相信吗。

相信吧。

奇诡而又异想天开的念头,是狂风里的烈焰与火,漫天漫地卷来时,再多的所谓理智也只能焚毁,只留下脉搏跳动的声音。毕竟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还有季星凌在灯亮后的一系列反应,惊慌失措的,像是被人撞破了了不得的秘密。

林竞把头埋进膝盖,指甲在掌心掐出月牙的形状。

他不怕,真的不怕,就是有些慌张过头。在cooking教室里的镇定,全凭一颗想保护对方的心,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反应。而现在真的冷静下来,额上才冒出薄薄一层汗,毕竟这件事实在太超出他的认知范围,和父母讲的故事不一样,和模糊的猜测也不一样,而是清晰摆在面前的事实——在这个世界上,大概真的有妖怪。

而且是个学习不怎么好的妖怪。

林竞摸过手机,先调出微信又关闭,又打开,看着熟悉的置顶头像,不知道是应该自己先发消息,还是等对方主动来找。

挂钟的分针走了一圈又一圈。

地暖把房间烧得很热,林竞依旧穿着厚厚的冬装,连外套都忘了脱,直到被闷出一身汗,才放下手机,心神不宁地去浴室冲了个澡。

1301的客厅里,季星凌已经连人形都懒得维持了,麒麟崽趴在季明朗腿上,耷拉着眼睛和四只蹄,神似门卫养的大橘李招财,一句话不想吭。

季明朗和胡媚媚对视了一眼,其实比起被林竞看到妖瞳这件事,他们明显更关心另一个问题——虽然未成年小妖怪灵力不稳是通病,但也不应该这么频繁地露出马脚,尤其是在连饮食都已经被严格控制地前提下,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他不受控地冒出尾巴。

见爸妈集体不说话,麒麟崽伸出一只蹄,有气无力戳了戳亲妈。

“没事,别怕。”胡媚媚知道他的想法,“小竞那边,我们想个办法瞒过去。”

还要继续瞒着吗?

小麒麟想起黑暗中的那个拥抱和“别怕”,热血上脑,爬起来变回人形:“我不想瞒了。”

胡媚媚:?

季明朗:?

季星凌心虚地解释:“林竞那么聪明,又听林叔叔讲过那么多妖怪的故事。”

以及更重要的,在被对方那么勇敢地保护过之后,他一点都不想回报一个谎言,哪怕这谎言是精心编造过的,漂亮完美得可以冒充真相。

反正,妖怪也没关系,不是吗?

胡媚媚当然不赞成,虽然她也很喜欢隔壁小孩,但这不是一件小事。

季星凌又把目光投向季明朗。

他其实没报什么希望,毕竟身为妖管委负责人,不管怎么想好像都应该更小心谨慎有原则。没想到季明朗居然犹豫了片刻,没有立刻拒绝。

胡媚媚诧异:“老公,你在想什么?”

“我前两天收到了宁城的回函。”季明朗说,“他们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为什么林医生会频频看见妖怪,目前虽然还没有明确结果,但其中有一只破镜,是当年林医生的师兄,他在接受询问时言辞闪烁,好像要隐瞒什么。”

季星凌一愣:“你为什么要调查林叔叔,他是妖怪吗?”

“资料上不是,但二十年前的管理还很混乱,远不如现在完善,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大规模南北流动是常事。”所以从理论上来说,的确存在漏记的可能性。

季明朗继续说:“而且小竞看到妖怪的频率也过高。”

季星凌:“……”

频率过高是什么意思,难道小林老师也有可能是妖怪?或者至少和妖怪有一点关系?

季明朗看着儿子骤然亮起来的眼睛,及时提醒:“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

“那我能坦白吗?”季星凌问。

季明朗摇头:“不能。”

“……”

季明朗拍拍他的肩膀:“我和妈妈都很喜欢小竞,但没有哪个人类能坦然接受世界上有妖怪,这不仅是为你考虑,也是为他考虑。”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小林老师不一样。

季星凌其实很想再努力争取一下,但胡媚媚已经在和季明朗商量,要怎么把这件事隐瞒过去。于是他也没再说话,只是回卧室给林竞打了个电话。

还没等“嘟”声响起,电话已经被接通。

林竞把手里的毛巾丢到洗漱台上,坐在床边揉着膝盖,刚刚接电话时跑得太急,在桌边磕了一下。

他干吞了一下口水:“你、你怎么样了?”

季星凌压低声音:“我没事,就是我妈等会可能会来你家,就……看一下你有没有被我传染红眼病。”

林竞:“……”

季星凌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只闷闷强调了一句:“我没病。”

对面像是笑了一声:“那你今晚不过来学习了?

“我明早再来找你好不好?”

“好。”林竞又问,“那我们睡前还能再打个电话吗?”

“能!”陪你打整整一个晚上都能!

客厅门响了一声,应该是胡媚媚已经去了1302。季星凌挂断电话后,内心比较焦虑,在沙发上换了七八个姿势也不舒服,掌心的手机被攥出了一层汗,好不容易等到一条微信,还是罗琳思发来的,问他关于游戏充值礼包的事。

这他妈也太糟心了。季星凌无语凝噎,随便给她截了几个图解释,不过根据罗琳思的反应来看,这人之前可能完全没打过游戏,什么都搞不懂,最后两人干脆直接打电话,扯了半个小时她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季星凌基本快被吵晕了:“就你这理解水平还打什么游戏。”

“谁说我要打了,我就充个值。”

季星凌纳闷:“那你十万个为什么?”

罗琳思不假思索:“再见。”

季星凌:“……”

但十万个为什么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时间是消磨过去了。这边客厅门刚响,林竞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过来:“阿姨说你被传染了红眼病,还说要给你请一个月的假。”

季星凌:?

怎么还有请假这个环节,我不想请假,我要和小林老师一起搞学习!

“你就听阿姨的吧。”林竞说,“我每天晚上回来给你补习。”

“……嗯。”那请假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过了几分钟,胡媚媚也来跟儿子说了请假的事,季明朗会先带他去做个全身检查,再在家观察一个月。

季星凌正直发问:“那我落下的学习要怎么办?”

胡媚媚一时间不是很能适应这个积极向上的儿子,质疑:“你是不是又在故意作妖?”

季星凌:“……是不是亲生的。”

胡媚媚积极反思,象征性安慰:“好了好了,是亲生的,妈妈给你找网络家教,不会耽误你学习的。”

谁要网络家教啊!季星凌说:“不能让林竞来给我补习吗?”

“小竞自己的学习也紧张,而且他已经听说你得了红眼病,这是会传染的。”胡媚媚耐心说,“而且按照爸爸的意思,这个月里你最好不要接触任何外人,鹊山医院会定时派医生来监测你的灵力波动。”

季星凌没有吭气,因为他已经在考虑翻窗去见小林老师的可能性了!

结果季明朗不愧是麒麟你亲爹,他居然在窗外布下了一层浮动的阻隔屏障!

虽然本意是为了防止有外来妖怪,或者什么莫名其妙的灵气钻进儿子的卧室,但对大少爷来说,效果是一样的,反正都是“砰”不出去,只能老老实实蹲在1301长蘑菇。

胡媚媚走之后,季星凌趴在沙发上反复酝酿半天,才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林竞,没提什么灵力监测,毕竟现在连妖怪的身份都还在半遮半掩,就只告诉他,自己这一个月哪里都不能去,谁也不能见。

林竞问:“真的没关系吗?”

季星凌看着天花板:“没关系,但我以为你会生气。”

林竞顿了顿:“没,我不生气。”

他说:“季星凌,我担心死你了。”

和什么身份没关系,哪怕真的是妖怪不小心暴露,或者是可能性微乎其微的人类红眼病,都一样担心。

他觉得自己目前的震惊和怀疑人生,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没关系,彻底冷静下来以后,应该是可以慢慢消化掉所有事的——担心除外,一天见不到季星凌,担心就只会越攒越多。

他仰起头,声音平稳又不平稳:“那你好好在家休息一个月,”

季星凌试探:“你在哭吗?”

“我没有。”

“……”

没有个屁!季星凌也要担心死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你别怕,也不用担心我。”

林竞听出他语调里的焦虑,生怕这人脑子一热,做出“不顾父母反对硬要冲来1302”、或者更诡异鲁莽的事情,于是赶紧补了一句:“嗯我不担心,我真的没哭,你不要随便脑补好不好。”

季星凌推开阳台的门,从这里可以看到1302凸出来的侧窗,窄窄的,很小一溜。如果林竞蹲在飘窗上,应该可能勉强看到对方。

但这画面也太他妈惨了!季星凌脑袋发晕,盯着那片蓝色窗帘没说话。然后下一秒,就见林竞拉开了窗帘,正在努力往这边看。

“……”

“……”

冷不丁的对视,迷之尴尬又迷之感人,反正大家心情就都很复杂。

沉默了一会儿,季星凌先发问:“我们为什么不视频?”

“不行。”林竞说,“你得让我缓缓。”

“缓什么,所以你还是哭了吗。”

“你闭嘴吧。”

林竞挪了个靠垫过来,盘腿坐在飘窗上,看着隔壁阳台上的准男朋友。

“外面好像在吹风,冷不冷?”

“不冷。”季星凌靠在栏杆上,被风一吹,卧室里那些烦闷和焦虑的不安情绪反而退去不少,大脑也慢慢冷静下来。他看着对面的林竞,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立刻说出妖怪的事。

幸好,林竞并没有追问。两人就像之前心照不宣地互相喜欢一样,这次也心照不宣地维护起了这份惊天动地的秘密,给对方一点时间,再给自己一点时间。

城市的灯火太亮了,星星就显得格外黯淡。

但少年的眼底是闪烁的,他们还有点傻,长长的电话打完后,一个被风吹得手冰凉,另一个靠在窗户上,缓了半天被压到麻木的腿。

和之前预想的不一样,这个晚上,两人谁都没失眠,胡媚媚和季明朗倒是一整晚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轻轻推开儿子的门,试图安慰灵力和情绪可能都不怎么稳定的小崽,结果就见大少爷正趴在床上,睡得没心没肺、一脸香甜。

……

周一早上,林竞又坐回了校车。一群女生在后面叽叽喳喳半天,最后可能是派了个代表来过来:“林竞,你怎么不和季星凌一起上学了?”

小林老师:“……”

实不相瞒,你这个问题问的,我居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女生笑嘻嘻地解释:“别误会啊,我们就是想一次性看两个帅哥。”

林竞乐:“他最近有事,可能要请几天假。”

等女生走后,林可达同学继续发微信,快起床学习!

季星凌叼着吐司片,懒洋洋回复,早就起了,我单词都背完了。

可达:嗯,我等会去学校帮你看成绩。

鉴于季星凌每一场考完都说不错,林竞觉得可能还真挺不错的,450应该没什么问题。结果一进教室就见李陌远在发卷子,把两张一起递过来:“给,你和季星凌的。”

这次数学不难,小林老师满分意料之中,但另一张102的卷子就很意料之外了,你星哥不仅及格,居然还上了三位数?

于一舟也很不解,说好大家一起烂的,为什么有人和学霸谈了场恋爱,就一路狂飙不停歇了,于是嘴欠地问:“哎,老师没改错吧?”

林竞检查了一遍:“你说得挺准,真改错了。”

于一舟欣慰:“我就说,哪道?”

林竞很猛,他直接抄起卷子跑到李建生的办公室,把改错少加的那五分给准男朋友要了回来,官方理由是这样的,虽然这次初考不是大考,五分也不多,但季星凌现在正在成绩上升期,小小的一分一样是巨大的鼓励。听得李建生连连点头,不仅把卷面从102改成了107,还亲自去教务处,在系统里隆重加上了“小小的又巨大的”五分!

于粥粥:“……讲道理,这操作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又过了一会,王宏余让韦雪把成绩单拿回了教室。

这下所有分数都出来了。

全班同学激动地一涌而上,林竞也跑了上去。李陌远牙都疼了:“你怎么又比我高两分,啊,你真的好烦。”

“没事,你以后再接再厉。”林竞敷衍鼓励,继续在人群外伸长脖子。

李陌远沮丧又莫名其妙:“我都说了你还是第一,挤什么呢?”

韦雪:“他在帮季星凌找分数吧?”

林竞:“……”

雪姐你真是慧眼如炬。

韦雪看不过眼,直接把手机递给他:“你别挤了,我这有整张排名表。”

林竞道谢之后,习惯性拉到最末,居然没找到大少爷的名字。

咦?!

季星凌这次排在班级中游偏下,可能是为了一雪上学期的期末耻,总分居然高达482。

482是什么概念?

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奥运赛场上五十米跑出五秒一,就是物理学家验证了弦理论,就是医学界完成人体冷冻复苏,就是满分,就是冠军,就是750!

季星凌看着手机,也懵逼了,但他懵逼的点和小林老师存在区别。

我他妈……为什么没有多考18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