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洗手间里没有人,季星凌刚开始还以为林竞是嫌这层不干净,所以去了其它楼层。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半天却是于一舟接起来:“没找到人?他手机在外套兜里,我看是你就接了。”

季星凌说:“没,那我再去楼上看看。”

于一舟实在难以理解这连上洗手间都要在一起的小学鸡行为,牙疼地说:“你差不多就可以了。”

季星凌“切”了一声,刚准备转身离开,余光却瞥见地上有个棕黄色的毛团。

是早上便利店那个赠品钥匙扣。

季星凌微微皱眉,蹲下仔细看了看,挂环和毛绒挂坠已经被蛮力扯裂,可达鸭的脑袋上破出大洞,而掉落一旁的挂环明显是新的,上面还有没拆掉的宽价签。林竞有个毛病,闲得无聊就喜欢找个东西捏,逛民俗展的时候,这张塑料价签差不多被他蹂|躏了一路,皱巴得油印字都掉了大半。

……

于一舟还在嚼着口香糖,他懒洋洋接通电话:“你又有什么——”

“让所有男生全部去找林竞,每一层的洗手间,快点!”

于一舟愣了愣,站直身子问:“出什么事了?”

“先把人找到再说。”季星凌也在往楼上走。这家商场一共七层,洗手间的数量不算少,“我去顶楼。”

听出他话语里的焦急,于一舟不敢马虎,当即去电玩城召集了一堆男生,又把对面博物馆的也叫过来一批。王宏余正在树下调着相机焦距,突然就见高二一班一群崽子像潮水一样涌出博物馆,呼呼啦啦地往对面商场跑,也被这光明正大完全不把班主任放在眼里的逃学方式震惊了,气得吹胡子瞪眼:“干什么!都给我回来!”

“王老师,林竞丢了。”有男生报告,“于一舟让我们去帮忙找人。”

王宏余瞪大眼睛:“林竞丢了是怎么回事?”

其实按照季星凌的意思,是想先自己找找看的,毕竟就算看到可达鸭被扯断,也不能证明什么,万一最后是场乌龙呢。但王宏余不知道啊,听到学生不见了,他也懵了,一边交代李陌远和韦雪在这里维持秩序,让剩下的同学不要乱跑,自己也赶紧跟去电玩城。

保安上来问:“你们要干什么?”

“我是山海高中的老师。”王宏余回答,“我们班有个学生在六楼电玩城打游戏,现在人找不到了,你们负责人在哪里?”

一听有人在商场里失踪,保安不敢马虎,赶紧把他带到保卫科。季星凌也被王宏余一个电话招了下来,几个人一起查了监控,发现林竞最后出现的地点的确是洗手间外,进去就没再出来。

王宏余问:“里面有监控吗?”

保卫科长摇头,哪家商场敢往洗手间里安摄像头,他猜测:“洗手间对面就是消防通道,会不会是下楼梯了?”

季星凌摇头:“不可能,我们都在外面等着,他下楼干什么?”

保卫科长答不上来,只能安排更多人去找,还插播了个商场广播,让林竞同学听到之后迅速前往五楼保卫科。看起来大张旗鼓的,季星凌却没耐心等了,直接推门就往外跑。

王宏余赶紧追出来问:“你又要去干嘛!”

少年跑得像风,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王宏余气得头疼,一连打了个几个电话,把该通知的都通知到,才跟着保卫科一起去找人。

季星凌沿着安全通道往下跑,他刚刚已经去七楼检查过了,通向露台的通道被一把生锈大锁挂着,应该不在那里。而往楼下跑,每一层的安全通道都通往不同楼层,地下停车场从b2到b5,要是一处一处仔细找起来,翻一整天也未必能有收获。

所以他直接回了江岸书苑,敲了两下门:“姜阿姨!”

1302没有人,姜芬芳应该是去了超市,季星凌直接打开密码锁,去浴室里抄起林竞常用的沐浴露就走。

招摇铺的潮流aj店里,狌狌老徐正在听着摇滚,突然就见一团黑雾撞进了窗户,电得周围空气都要发蓝,顿时魂飞魄散地站起来,双手护住刚做好的火红新发型:“有话好好说,我什么要求都答应!”

季星凌问:“你女朋友呢?”

老徐:“……哪个?”

“地狼。”

“哦,昨天刚分,现在是前女友。”

“带我去找他。”

老徐不肯:“你找她干嘛,我们分得很难看的,她硬说我劈腿,这女人又野蛮又不讲道理你知不知道,啊!”

最后那句“啊”不是有感而发,而是他被电成了爆炸头。最后酷哥老徐被迫顶着摇滚发型,哭丧着脸出现在了前女友家门前:“求你了,帮帮我这小兄弟吧。”

刚睡醒的美貌御姐:?

地狼是嗅觉最灵敏的妖怪,传说这个族群甚至能闻出月亮的气息。

真假暂且不论,但这次御姐和酷哥分手的理由,的确是因为她闻出了男朋友身上的香水味,尽管老徐举手发誓解释八百回,那一定是前任的味道没洗干净。

地狼靠在门口,上下打量着面前惶急的少年:“你要找谁,女朋友?”

……

林竞头上被蒙了个黑布袋,手脚都捆着,车辆一颠簸,就被颠得一疼——也说不上是哪儿疼,好像全身都疼。前段时间狂查妖怪资料构建出的心理防线,还没来得及用在男朋友身上,就先在这里发挥了一下作用,至少能让林竞在亲眼目睹蛇尾妖怪后,还能保持冷静分析目前的局势。

车已经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后期没有因为红绿灯停过,大概率是在通往城外的高速上。他只是不懂妖怪为什么要绑架自己,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是为了威胁季星凌?或者是谁暗恋季星凌?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用偶像剧代替《托马托和他的小伙伴》的锅,林竞在这方面的思维有点奇葩,毕竟“绑架情侣其中一方而让另一方孤身营救”属于大众狗血梗,他看了不说五部也有四部,而季星凌不管家世长相还是嚣张程度都很像欠揍男主,简直完美匹配。

正在胡思乱想着,车子好像是拐了个弯,又猛然刹住了。

林竞横躺在后排座椅上,没有借力点,整个人向前一滚,又“咚”一声摔得七荤八素。

而比林竞更七荤八素的是司机酸与,他胡乱一把拉开门,冲出去蹲在路边干呕了半天,差点连胆汁都吐干了。见他这副鬼样子,之前正在路边等着、却差点被他撞到的几个人也就不好再骂了,上去问:“你这是紧张过头?”

“那小子,车里那小子。”酸与接过一瓶水,漱口后瘫软地坐在地上,“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快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了。”

“真这么牛?”另一人打开后车门,把林竞扯了出来。

脚下的路面有不少石子,林竞踉跄走了两步,依靠声音判断,这个绑架团伙少说也有五六个人,而且是成年男人。狗血剧里的青春少男少女打架斗殴情节看来是不会出现了,就算小林老师再不想承认,也只能承认,这次自己好像真的遇到了一场精心谋划的绑架案。

林竞不太确定季星凌能不能看见那个倒霉的可达鸭,还是根本就已经被情节阿姨扫走了,但当时情况紧急,也实在留不下更多线索。他被人推着坐在沙发上,绳子没人解,嘴上的封条和眼前的黑布袋也没人揭,只能依稀听见有人在外面打电话。

酸与在刚才狂吐过一次后,已经彻底虚了,被人扛回房间里休息。其它的妖怪也就不敢再靠近林竞,不懂这小崽子为什么灵力这么强,只远远地看着他。

“老大。”其中一个人打电话,“人已经绑来了,就是老六够呛,只开着载了这小子一路,回来差点连命都去了半条。”

“人还老实吗?”另一头的男人问。

“一直坐着,不哭不闹不挣扎的,应该已经吓懵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后天晚上,多喂他喝点水。”

“放心吧,渴不死。”男人挂断电话后,拧开一瓶招摇山产的矿泉水,回屋被林竞头上的布口袋往后一扯,依旧挡着眼睛,又把嘴上的封条一撕,“喝水。”

林竞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当然不肯张嘴,全部顺着下颌流进领口。男人不耐烦了,直接捏开他的下巴灌进去大半瓶,盯着他全部咽下去后,才丢下空瓶离开。

林竞咳嗽了半天。其实水尝不出什么异味,但这种情况下,佛跳墙也只能喝出恶心。但好歹嘴上的胶条是撕掉了,于是他试探着问了一句:“你们想干嘛?”

没人回答他,这间房子里压根就没有人,绑匪都在外面待着。

林竞白彬彬有礼了半天,最后自觉闭嘴了。

报纸上常有人质在警察来之前,就先设法逃脱的社会新闻,但那也是有前提的,你得先和绑匪沟通一下,用演技麻痹对方,才能为自己争取机会。像现在这种两眼一抹黑,手脚还动不了的局面,基本无解。

林竞琢磨了一下,又扯着嗓子来了一句:“我要喝水。”

这回果然很快就有人应了。

林竞配合地“咕咚”下大半瓶,刚想抓紧时间说话,剩下的水连带着玻璃瓶,就重重砸在脚面上,鞋全湿了。

对方似乎是忙不赢地跑了出去,脚步匆匆。

林竞:“……”

林竞深吸一口气:“我又渴了!”

窗外有人火了:“你小子故意折腾我们,找死是不是?”

“没。”林竞回答,“因为我紧张。”

他语调又颤又飘的,绑匪也就被唬住了,摸不准这个品种是不是一紧张就容易缺水,害怕真渴死了,只好一次又一次进来喂水。林竞倒是抽空问了几个问题,类似“你们想要多少钱”、“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尽量显得自己不那么胆大机智,结果对方一律回答“不知道”,而且每次都离开得飞快。

林竞胃里鼓胀,觉得自己快成水母了。

他不得不再次张开嘴,结果外面正好进来一个人,于是随手抄了瓶水插进去。

“咳咳!”林竞猝不及防,呛得眼泪都出来了,艰难地说,“不是,哥,我想去洗手间。”

对方把矿泉水瓶丢在地上:“就在这儿尿。”

林竞:“……”

林竞:“我有洁癖!”

回应他的是关门声,洁个屁。

林竞急了,这回是真急了,他真的很想上厕所。于是窗外几个人就眼睁睁人质自己挣扎着站起来,直直往前一蹦一跳,跟中邪的僵尸似的,于是面面相觑,这崽子疯了?

蹦跶了两下后,小林老师更加脸发白:“我要上厕所!”

“我要上厕所!”

“快点!”

几个人又继续坐回去,哦,就想上厕所啊。

尿呗。

没人搭理他。

结果就又听屋里传来铿锵一句:“否则我就再也不喝水了。”

“……”

操!

绑匪狠狠扔了烟头,进门扯着人丢进厕所。

林竞基本已经掌握了这群神经病的弱点:“把我手解开,不然我就绝食绝水。”

“……”

被捆绑许久的手腕依旧是麻痹的,林竞揉了很久才缓过劲,又扯下脑袋上的口袋,四下环顾,这间洗手间没有镜子,没有窗户,只有一个低瓦数灯泡,以及一个能让洁癖当场自杀的马桶。

绑匪在外面站了许久,里面都是安安静静的,于是一踹门:“你玩我呢?”

林竞也很崩溃:“你这太脏了,我尿不出来!”

绑匪服了,真服了。

漫长的五分钟后,林竞终于脚步虚缓地出来了,他倒是挺有自保意识,可能是怕看到对方的脸后会被灭口,又把口袋自己罩回了脑袋。

于是绑匪也就没把他的手脚再捆上,推在沙发上坐好后,往他身边丢了一提水:“老实点!”

林竞已经基本确定,从这群人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了。他摸过一瓶水假装要喝,放在腿上在布袋的缝隙里一瞄,没有标签的普通玻璃瓶,看不出什么,但包装成本又高又不花里胡哨,应该不是人类的产品。

为什么这么希望自己喝水?林竞不解,指甲在瓶上轻轻磕着。

城市上空,麒麟崽正背着比自己体型大两杯的夜狼,在云层间急速穿梭。

“这么快确定没问题?”他有些担心,生怕对方会遗漏过一丝气味。

“好好走你的路吧。”夜狼比他更想尽快结束,作为一个火辣御姐,让这未成年小崽扛着飞,硌得肚子不舒服就算了,心理压力还巨大,总觉得老娘是不是又胖了五斤,才会压得对方满头是汗,上气不接下气。

商场保卫科、学校和派出所都在找,妖管委也出动了大批搜捕队,从防空洞一直找到了云洞。

路过一片郊野时,夜狼鼻子抽动了两下:“停!”

麒麟崽一个急刹车,身边带起旋风,把厚重云层绞成絮。

而与此同时,林竞正在隔着毛衣,轻轻摸着垂在胸口的戒指和树叶。

微微发烫。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