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8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林竞其实一直把礼物装在裤兜里,但因为刚刚切蛋糕的时候,有人在起哄要现场拆开,所以他没有拿出来。

“你要现在看吗?”

“不要,回家再说。”季星凌握住他的手,带着一点耍赖和低哑,“我们别回江岸书苑了,你跟我去浣溪那边吧,好不好?”

林竞在黑暗里抬眼看他。

“我保证什么都不做。”季星凌继续把人堵在墙角,“我就想和你待在一起,没有人打扰的那种。”

楼梯口传来郑不凡他们的嚷嚷声,好像在说电梯一直没上来,两人是不是从消防通道走的。然后沉重的防火门就被“吱”一声推开,一群人乱糟糟地跑下来,间或夹杂着抱怨和鬼叫——为了试有没有感应灯。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竞有些慌乱,季星凌却始终不肯动,他微微俯下身,呼吸烫得像裹了麒麟一族的火,固执又强硬地说:“除非你跟我回家。”

楼梯口已经传来刺眼光亮,林竞猛地扭过头,似乎这样就能把自己隐入黑暗。

“……好。”

郑不凡打开手机电筒,趴在栏杆上照下来:“星哥,你们在下面吗?”

白光惨淡,消防通道里空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

“没在这,散了吧。”

季星凌拉着林竞的手,一路飞奔穿过楼梯,一口气跑到了灯火通明的大街上。他眼底亮闪闪的,短发被风吹得扬起来,路人都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两个男生,不知道他们在兴奋什么——其实连林竞自己都不知道。但夏夜的风很好,星辰稀疏闪烁着,穿过昏暗巷道时,还会有大树落下不知名的花。

浣溪别墅区一如既往地安静。

季星凌从冰箱里翻出几瓶水,和林竞一起回了二楼卧室。

礼物的体积很小,薄薄的,也没什么分量,包装倒是挺精致。最里面的红盒上印着xx金店的logo,你星哥比较没见过世面地想,难道我获得了一枚传家龙头大戒指?如果真是这样,那好像还有点牛逼,不愧是我的小林老师!

结果是一张漂亮的书签。

用很细很薄的金丝嵌着,中间是一片龙血树的叶子——小林老师在洗澡时,掉下来的第一片叶子,具有相当隆重的纪念意义。他上网查了很多风干保存的办法,又跑了三四家金店,才做好这么一小张。

面对这么真诚又全世界无敌可爱的礼物,季星凌终于理解了老季为什么总喜欢把自己叼上天,因为小季现在也很想上天,你星哥现在就是站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最顶端的成功男人,非常需要广而告之、自我实现一下:“我超喜欢,真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嗯。”

“你刚刚的停顿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又准备嘲讽我语文词汇量贫瘠,所以不懂表达?”

“我哪有停顿,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

林竞揉了揉他的脸:“好了,把你的礼物收起来吧。”

季星凌问:“收起来之后呢?”

林竞好脾气地提议:“收起来之后,时间还早,你可以再背一会儿单词,生日当天通宵狂背单词,下一年就会过目不忘,真的。”

季星凌:不,你不要骗我,我拒绝,十六岁的我还剩下一点点,非常珍贵,才不要浪费在单词里!

他把下巴架在小林老师肩上,声音又低又哑,自我感觉非常撩:“累不累,我去帮你找睡衣。”

结果你林哥洞察一切套路:“季星凌你不要学电视剧里的人说话。”

“我靠我没有,明明就是你自己阅片无数,所以才会看谁都像偶像剧!”

“闭嘴吧!”

就搞得很没有气氛。

礼物最终被放进了柜子里,和那张镶金框的三好学生奖状并列。林竞先去了浴室洗澡,他今天一大清早就被吵醒,电影院那几十分钟也睡得不踏实,差不多闹哄哄折腾了一整天。原本还不觉得累,现在被微烫的水一冲,困劲和酒意才终于一起泛了上来,连头发都吹得很敷衍潦草,回卧室就轰然趴到床上:“晚安。”

季星凌是去隔壁洗的澡,沐浴露和洗发水的瓶子上都是英语,估计是胡媚媚的,香得那叫一个天怒人怨,估计过敏性鼻炎患者会当场崩溃。林竞其实也很崩溃,他凑过来闻了闻:“季星凌,你为什么要喷这么可怕的香水?”

“我没有!”即将十七岁的猛男根本受不了这种污蔑,“我妈的!”

林竞没听明白,心想你喷你妈的香水难道就不奇怪了吗?一样奇怪的好吧,但算了,不想说,困。

他扯高被子捂住头:“晚安。”

季星凌还在喋喋不休:“我觉得并没有很香啊,你这什么嗅觉。”

林竞没理他。

过了一会儿,季星凌淡定挤过来,把小林老师抱进自己怀里。

两米的大床,两个人硬是睡出了一米二的效果。

“你睡着了吗?”

“嗯,我睡着了。”

季星凌其实还想再腻歪一会,毕竟这种机会不常有,但小林老师都“嗯,我睡着了”,他也就没有再瞎撩,只是抱着人亲了一口,恋恋不舍地说:“晚安。”

过了一会儿,林竞也伸手搂住他的腰:“晚安。”

空调的温度很低,而两人离得很近。

林竞本来困得黑天黑地,眼皮都要靠火柴棍撑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沾到枕头反而清醒了,可能是被香气迷人的季星凌熏的,但又不好直接说“我不困了我们来干点别的事情吧”,于是就在黑暗里数他的心跳。

正常成年人心跳大概在60-100次/分之间,小林老师正经数了半天,还真就是很平稳的正常值,完全没有“看起来很平静但其实大脑皮质早就受到刺激,心脏交感神经节后纤维末梢释放出肾上腺素,导致心跳加速”的迹象。

季星凌真的睡着了!

季星凌好纯洁!

林竞额头抵在他胸前,莫名其妙的,又有点傻的,闷闷笑了出来。

季星凌被他折腾得有点想醒,但晚上喝得酒又没退劲,头昏得厉害,于是手臂一揽,把人更紧地抱在自己怀里。

“睡觉。”

“嗯。”

林竞闭起眼睛,又数了一会儿对方的心跳——这回就数得相当心无旁骛,和数羊一个效果,终于也跟着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或者干脆说是中午,两人才从各自不可说的梦里醒来,都有点心虚的,但又要佯装冷静。季星凌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半,把剩下的递给他:“饿不饿,我叫外卖。”

“出去吃吧,早点回家。”林竞也坐起来,“今天我爸的体检报告好像要出来。”

季星凌靠在床头看他喝水:“我觉得叔叔百分之百就是龙血树了,要是这次的体检报告依旧查不出来,要不要来我家游个泳?”

“我妈还在给他做心理建设。”林竞说,“其实现在体检报告都是其次了,她担心万一我爸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泡发芽,可能会当场精神分裂。”

毕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和自己就是妖怪并且老婆儿子也是妖怪,还是有那么一点区别的。

商薇准时去锦城妖管委领回老公的体检报告,这次足足有好几百页,各路专家动用精密仪器,国内国外来回飞,终于在血样里窥到了一点点龙血树的影子,但因为实在隐藏得太好了,所以想让林医生发芽,可能还需要耗费一点力气。

宁城的妖管委也有收获,他们发现林医生其实是被老人领养的,和所谓姐姐并没有血缘关系。当年不讲究正规手续,全靠医院和民间口头传消息,听说哪哪有个不要的婴儿,当场就能抱回家——不过隐瞒得很好,连林竞的姑姑都不知道。

而当事人老林还在搞快乐烹饪,嘴里哼着非常不着调的网络歌曲,系着粉红色的格子围裙,花里胡哨,迷之风骚。

被抢夺了厨房使用权的姜阿姨:“……”

商薇:“……”

刚回家的小林:“……”

其实如果林守墨是人类,那一直瞒着倒也不是行,但不行,他真的是一棵树。

虽然专家断言很难发言,可这事谁能说得准,万一哪天头上真绿了呢。

所以心里建设还是要提前建设起来。

林竞在他面前摊开掌心:“爸,你看,我头上落了一片叶子。”

老林炒着西红柿鸡蛋:“你真厉害。”

“我最近老是梦到火和大雪。”

“失眠梦多,爸爸给你弄点安神滋补的鸡汤。”

“我觉得我是一棵树。”

“树好啊,生机勃勃,茁壮。”

小林老师没辙了。

商薇发起助攻:“老公,我觉得我是一只鸟。”

林守墨终于琢磨出不对:“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在做什么人性测试,准备从我这榨取私房钱?”

商薇精准抓重点:“你居然还有私房钱。”

林守墨立刻否认:“没有没有。”

“老林你背着我藏了多少?又压在冬天的被子底下是不是?”

“没多少,不是,压根没有。”

林竞听两人吵了一会儿,突发奇想,把商薇拉到角落:“妈,不如这样,我们每天偷偷往我爸的私房钱里加一百块,然后坚决不承认,这样他就能非常激动快乐地接受有妖怪送钱这件事。”

结果被亲妈冷酷拒绝,你以为我还会给他去古玩市场上当受骗傻不拉几买假翡翠的机会吗?

不可能的。

我才不要被那些绿玻璃气死。

商薇提出新思路:“我也可以每天偷偷从他的私房钱里抽走一百块,然后坚决不承认,一样能达到灵异事件的效果。”

小林:“……”

爸,我真的尽力了。

你现在转移私房钱还来得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