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高考当天,值班应龙很体贴地驱散雨雾,只留下薄薄一层乌云遮住灼热骄阳。不至于暴雨塞车,也不会把莘莘学子晒得头昏脑涨。

山海高中门口,许多老师都在。马列和missning一个穿着红t恤,一个穿着红百褶裙,站在一起就很金童玉女,引来一群学生瞎闹。马列哭笑不得:“这就叫情侣装了,不就颜色一样吗,怎么不说你们星哥和林哥穿情侣装?”

刚从车上下来的季星凌和林竞:?

两人确实穿着情侣装,是白泽送来的,或者更确切来说,是胡媚媚女士强迫白泽送来的,反正不管有用没用,多沾点四海八荒顶级学霸的灵气总没错。

季星凌还在琢磨呢,我们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一点,要不要找个借口解释一下,几个男生先开始嚷嚷。

“星哥的不叫情侣装,叫沾染学霸仙气。”

“就是,马老师你不要试图遮掩。”

“早知道我也和林哥一样穿黑t恤了。”

“林哥你明天穿什么,我们也配个学霸互助装吧!”

面对周围一圈殷殷目光,林竞淡定一指:“马老师,为什么missning的脸这么红?”

宁芳菲没有一点点防备,反应过来之后,又气又笑地骂了一句。现场焦点被顺利转移,王宏余正好过来发准考证,他对林竞抱的希望当然最大,但又怕他太有压力,就只鼓励了一句:“你们两个,一起加油。”

大少爷顿时心情舒畅,觉得老王可真是太会说话了。

这份舒畅的心情也一直保持到了开考之后,今年全国卷的语文并不太难,作文也不是云山雾罩那种,至于下午的数学,第二天的综合、英语,好像都还可以。虽然新闻里频频出现有人丢了准考证,某考生情绪崩溃要跳楼,以及跑错考场的、堵车的、迟到的,彷佛全世界的压力都盖在了考生头上,但林竞和季星凌是脱离于这些闹剧的,两人就和平时无数次的考试一样,平静地答题交卷,再出来对对答案,以至于当最后一门英语结束时,季星凌甚至有些疑惑,考完了?

林竞拎着透明文件袋,回头看着远处的白泽楼:“嗯,我们考完了。”

天上也落了细细的雨,在池塘里溅起圈圈涟漪。

无数把彩色的伞在校园里撑开,球鞋踩过小水洼。大家说说笑笑,结伴慢吞吞往校外走去,那些电影里常见的场景,狂欢、撕书、拥抱、奔跑,全部都没有上演,真的好想只是参加完了一次月考。而直到看见校门口站着的老师和家长,大家心里才终于泛上一点酸涩,模糊地想着,高中生活真的结束了。

季星凌搭住林竞的肩膀:“走,回家。”

微信群里各种组局邀约不断,跟开着轰炸机差不多,打游戏的、短途旅游的、电影、音乐节、明星演唱会……各种被屏蔽了一年的娱乐活动突然就冒了出来。林竞打开静音模式,在家里蒙头大睡一整天,醒来的时候,窗外还在下着雷雨,光线昏暗,辨不出时间。

商薇敲门:“醒了吗?”

“嗯。”林竞推开被子坐起来,“怎么都晚上七点了。”

“看你睡得香,就没打扰。”商薇替他拉开窗帘,“起床吃饭。”

“我都睡懵了。”林竞趴回枕头,“不吃,不饿,懒得起。”

“小星在客厅等你。”

“……”

小林老师:立刻坐起来会不会显得我很想见季星凌虽然我真的很想见他但当着我妈的面不可以太明显,我要以电影0.5倍速的姿态爬起来。

商薇继续说:“好像是给你带了张妖怪补习班的报名表。”

“嗯?”既然有了正当理由,那0.5倍速也就不是很有必要了,林竞迅速套好衣服,“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商薇回答:“好像随时都可以,但你刚高考完,不打算休息一段时间?”

“不用。”林竞跑去客厅,要来报名表看了一眼,“每天只上八节课?”

季星凌再度被这学霸的刺目光辉闪瞎了:“只?”

林守墨今天加班,商薇正在厨房热晚饭,林竞往他身边挤了挤:“你不是要毕业旅行吗?”

每天八节课,需要两个多月才能搞定全部内容,再加上七八场考试,估计连一周的空余时间都挤不出来。

“我可以每天上十一节课,真的,自学也行。”

季星凌:……虽然我也很期待和你一起旅行,但不可以,一天十一节课会学傻的。

林竞哀怨提问:“所以我们只能去郊区农家乐一日游了吗?”

“没,你想去哪都行。”季星凌摸摸他的头,“我周末带你去,七大洲五大洋随便选。”

“没有五大洋,现在是四大洋,完了季星凌,我开始疯狂担心你的地理分数了。”

“哎我知道是四大洋,口误!”

“哪四个大洋?”

“大西洋太平洋……不是,为什么高考都结束了你还要考我,我拒绝回答。”

两人在客厅沙发上打打闹闹,林竞一边躲他,一边趴在沙发上继续看报名表,妖管委的补习课程和魔鬼高三差不了许多,六月中旬开始,八月中下旬结束,正儿八经旅游是没指望了,但幸好,男朋友是很酷的麒麟,可以“砰”一下飞很远,不至于沦落到郊区情侣双人游。

妖怪补习班位于城北郊县,全封闭军事化管理,胡媚媚觉得太辛苦,干脆说服老公,给林竞安排了家庭教师,省得来回跑。

第一天登门授课的是一只猰貐。

第二天是一条何罗鱼。

第三天比较酷,是一条虬龙。

林竞及时补充一句:“当然了,只是一般酷,没有你酷。”

季星凌“嗤”了一句,靠在沙发上继续打游戏。

锦城的夏季向来多雷雨,这天中午,原本应该来上课的应声虫老师因为惧怕轰隆隆的雷声,所以请了一天假。窗外的天黑蒙蒙的,林竞趴在床上打了一会游戏,扭头告状:“季星凌,有个人一直在骂我菜。”

季星凌要过他的手机,心不在焉帮忙打了两盘,也没赢。

对面血虐完新手之后,得意洋洋发来一句“菜逼”。

林竞:“……”

“不是,我没心情打游戏。”季星凌把他的手机丢到一边,“你怎么一点都不急的。”

李陌远早上已经接到了北大招生组的电话,虽然没套出分数,但套出了他是全省第五。还有其他几个尖子生,北大也好清华也好,招生组都已经提前问了意向,只有小林老师的手机一直安静如鸡,座机也没动静。

林竞不得不重复一遍:“但我真的考得还行,季星凌你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

“我没有紧张,我就是不理解,为什么北大招生组到现在还不给你打电话,他们难道不怕你被清华抢走吗?”

“……”

男朋友问得太义愤填膺,还气势汹汹的,很严肃,小林老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凑近亲了他一口:“那你先帮我打游戏,打赢之后,说不定电话就来了。”

“你说的啊。”季星凌把人圈进怀里,打开游戏界面,又给刚才那个人发了对战邀请。

林竞强调:“要赢。”

“放心吧。”季星凌熟练挑装备,顺便低头用下巴蹭蹭他。

对方可能是没见过这种一而再再而三求虐的抖|m,发来了一个嘲讽表情,菜逼。

然后就顺利收获大少爷全场1v1贴身服务,复活一次死一次,复活一次死一次,被打得屁滚尿流,亲妈不认,队友也纷纷怒喷,一致断言这肯定是个无良演员,否则哪有这种死法?

林竞舒服了,回头在他下巴上亲一口:“季星凌你好厉害。”

“嗯。”大少爷把手机还给他,“他发育不起来了,你自己打吧。”

林竞答应一声,还没来得及继续操作,手机突然提示有电话接入。

“……”

季星凌拍拍他的脑袋:“愣着干什么,快接。”

林竞这才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差点没滑下接通键。

对方自称北大招生组。

林竞往季星凌耳朵里也塞了一只耳机。

高考分数还没正式公布,招生组的老师也不可能提前透露,但根据对方精心准备的说辞以及各种许诺来看,估计全省前三跑不了。没几分钟,另外几所高校的招生组也陆续打来了电话。大少爷全程参与旁听服务,揉着怀里软绵绵的小林老师,心情愉快甩尾巴。

晚些时候,唐耀勋给季明朗透露,这次高考,山海高中一共出了三个文科省前十,其中还有个文科状元。胡媚媚听得比商薇还激动,两个妈那叫一个喜极而泣,季星凌不得不提醒:“我的高考成绩还没出来,你们是不是得适当留一点激动的心情给我。”

“你的激动属于上一本线的激动,和状元的激动不是一个种类,不用留。”胡媚媚拉着林竞坐在沙发上,“这样,晚上我让老季订一张桌子,大家好好庆祝一下。”

林守墨稍微迷惑一分钟,我儿子考上状元,这顿是不是该归我。

但对方已经很热情地在张罗了,他只好乐呵呵加了一句:“那行,等明天小星的成绩出来,我们再吃第二顿,我请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