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 决裂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猜的不错,来的人,果然是谵语圣地的疏影师姐和嘉宁师妹。

一个软妹纸,一个傲娇女。

这个时候,这两人来到这里是做什么?

李牧一时捉摸不透。

“李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早就说过,你这性子太暴躁,心思不纯,这才多久不见,你果然是闯了大祸。”嘉宁师妹的态度很高傲,看到李牧,张嘴就是一顿居高临下的指责。

李牧的眼睛里,涌现一抹寒意。

“放肆!”

袁吼大喝,一身妖力涌动,犹如狂潮,威逼过去。

嘉宁师妹顿时花颜失色。

当初流云山庄的时候,她就不是李牧的对手,如今,袁吼的境界修为比李牧还强,仅仅是妖力威压释放,就让她感觉到了死亡般的窒息。

“大人息怒,师妹,还不赶快退下。”

疏影师姐连忙上前,鼓动元气,形成能量力场,勉强抵御这种威压。

“老袁,退下吧。”

李牧开口。

袁吼一双黄金眸子里流转着旺盛的杀意,盯了嘉宁师妹一眼,才收敛了气息退下,对于任何胆敢对李牧不敬的人,他都将其视之为仇寇敌人。

“李大人,小师妹初出江湖不知好歹,还请勿怪。”疏影师姐连忙赔礼道歉。

她心中也是颇为震惊。

李牧身边一头妖兽,实力竟然都如此强横,怪不得灭了雷火部。

李牧嘴角划出一丝弧度:“我记得,当初在流云山庄大门之外,你也说过这样的话,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你说的,还是这样的话,让一个蠢货知道如何尊重比她更强的人,对于你们谵语圣地来说,就这么难吗?”

疏影师姐一脸尴尬。

嘉宁师妹气的牙痒痒,躲在师姐的背后,忍不住道:“李牧,你得意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就要死了,谁也救不了你,逞什么威风?”

“放肆!”

“来人,拿下。”

段骰、宋别等人大怒,呵斥出声。

急骤的脚步声响起,明夜司甲士蜂拥而进,刀枪出鞘,杀气疼疼疼。

“李大人,息怒,息怒。”疏影师姐一看形势不妙,瞪了一眼师妹,连忙大声地道:“我们姐妹两人前来,是奉了谵语圣地之主的之命,前来商议一件大事,师妹莽撞,口不择言,待我回去,一定严加惩处。”

李牧一摆手。

明夜司甲士止住脚步。

疏影师姐松了一口气。

啪!

一道巴掌声响起。

嘉宁师妹还未反应过来,脸上已经凌空挨了一记狠狠的巴掌,顿时半张俏脸高高肿起,仿佛是熟烂了的桃子一样,血水从口鼻中沁出来,牙齿松动,原本美丽的容颜,一下子变得丑陋无比。

“你们管教不好,我替你们来管教。”

李牧的声音带着一种令人尾椎骨发凉的寒气。

嘉宁师妹被打懵了,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李牧,你竟敢……”她回过神来,暴跳如雷,就要破口大骂。

李牧坐在司主铁剑王座上,淡淡地打断,道:“说,继续说,你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你信不信?”

嘉宁师妹一下子身体僵硬。

李牧的眼神和表情,李牧灭掉雷火部的神威,在这一瞬间,让这个骄傲刁蛮的圣地女天才,一下子变得无比清醒,傲娇退去,理智回归,冷汗就冒了出来。

她终于意识到,那个高高在上,坐在王座上的人,早就已经不是流云山庄那个看起来形单影只的人,而是灭一部,搅动了整个人族数大圣地风云的狠人。

连雷火部主林羽泉都杀了,会不敢杀她?

嘉宁师妹缓缓地低下了头。

这一次,她甚至连低头眼眸中的怨恨都不敢有。

她是真的怕了。

这一个巴掌让她清醒,悬崖勒马,代价不算大。

“你们管教不了,那就由我来管教。”

李牧一挥手,道:“都退下吧。”

明夜司甲士犹如退潮一样退出了大殿。

李牧看向疏影师姐,道:“说吧,什么大事。”

疏影师姐此时,也一阵阵心虚,道:“师祖让我二人前来,问李司主,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这话一出,大殿之中,所有人为之变色。

青牛道人站起来,道:“谵语圣主什么意思?”

疏影咬牙道:“因为一些原因,谵语圣地无法站在李司主的力场上说话,终究心里有愧,愿满足司主一条心愿,只要司主说出来,谵语圣地必竭力定完成。”

青牛道人,剑癫等人,一下子面色狂变。

之前,十大武道圣地之中,已经有三大圣地,与雷道祖山联手,如果再加上一个谵语圣地的话,那就是五大圣地要李牧死,这已经是一半之数,若是在稍有变动……局势一下子,变得非常不乐观。

尤其是,这些年,谵语圣地与雷道祖山的关系并不亲近,与道宫、藏剑海反而多有交往,谁能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选择与雷道祖山结盟。

“谵语圣地考虑这么做的后果了吗?”青牛道人语气沉重地道。

疏影师姐道:“此乃圣主决策,我并不知。”

剑癫哼哼冷笑,眼眸之中,一缕缕的剑意,疯狂地流转。

疏影师姐又道:“若是李司主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宗圣主愿代为了之,这算是对李司主的一些补偿吧。”

李牧笑了起来。

“代我了心愿?”

他讥诮地看着疏影师姐,道:“真的是搞笑啊,选择站在哪一方阵营,这是你们谵语圣地的权利,与我无关,你我之间,既非亲友,又无血缘,更无恩怨,直接做就是了,却非要跑到我明夜司来,如此这般,令人作呕的惺惺作态,反倒是教我看不起,这不是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吗?”

“住口!”疏影师姐猛地抬头,冷声喝道:“李大人,我敬您司主身份,也敬您为了云家不惜己身,所以一直都礼貌有加,但您却不知好歹,如此欺辱我谵语圣地,不要不知道好歹,辜负我圣主一片好心?”

这个平日里软岩软语,性格柔软的女子,爆发出了罕见的刚强倔强。

反倒是一边的嘉宁师妹,被师姐这一番话,吓了一大跳,连忙暗中拉了拉师姐的衣袖,生怕师姐触怒了杀人魔王李牧,今天两个人真的都葬送在这里。

李牧目光如刀,盯着疏影师姐。

疏影师姐昂着头,与李牧对视,丝毫不弱,没有半点服软的意思。

有魄力,有勇气的女孩子。

可惜了。

“一片好心吗?”李牧看着他,冷笑道:“既想要站队雷道祖山,与之交换利益,又不想得罪我身后的人,所以才暗中派你们两个来送上一个所谓的承诺,说到底,不过是想要用这样轻飘飘的所谓承诺,为自己的留下一条后路而已,哪怕是今日十老会让我死,谵语圣地日后也可以向道宫、藏剑海交代,你们打的主意,不就是这样吗?”

疏影师姐道:“胡说,我们圣主,念在你乃是……”

“够了。”李牧直接喝断,道:“事实胜于雄辩,你是是谵语圣地弟子,自然不会去怀疑谵语圣主的心思,但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可笑,谵语圣地昔年也算是当世鼎盛圣地,何以这些年趋于二流,原因现在一目了然,做事瞻前顾后,想要两头都讨好,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给我带话回去,圣主的好意,我连心领都懒得领,今日谵语圣地站在雷道祖山的阵营,那就老老实实做好一个盟友该做的事情,不要两面三刀,让人不齿,日后,我踏平雷道祖山之日,谵语圣地也要为自己今日的选择,有所觉悟,付出代价。”

疏影师姐怔怔地看着李牧。

她的心中,圣主从来都是神圣,怜悯,慈悲且光明正大的。

李牧的话,在她的耳中,一开始,根本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是,被李牧那冰冷纯澈的眼神一看,如刀一般直刺她的内心,令她不知不觉之间,有所动摇。

“我会转告的。”疏影师姐咬牙,道:“既然李司主不领情,日后,也不要后悔。”

“后悔的人终会有,但不是我。”李牧淡淡地道:“你倒是比你这个其蠢如猪的师妹强多了,谵语圣地日后或有中兴之运,也在你的身上,念在昔日一面之缘,我今日不过多为难你们,不过日后再见,便是仇敌,选择与我作对,就要有所觉悟,请吧。”

疏影师姐回头看了一眼神色不安的嘉宁师妹,心中叹了一口气。

她正要说什么,突然一股磅礴浩瀚的莫大气息,笼罩了整个大殿。

毫光一闪。

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看起来有点儿猥琐,又有点儿神圣的老道士,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他是怎么出现的,没有人知道。

律法、治安、刑部三大部重兵围困明夜司,老道士如入无人之境,骤然出现,莫非是……

疏影师姐心中一跳。

“咦?你怎么来了?”李牧惊讶地站起来,看向老神棍。

老神棍微笑着看了一眼李牧,道:“听说有人要动你,我就来看看,你不要担心,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能带你走。”

李牧微微一愣,旋即苦笑道:“你突然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让人感动的话,如果不是你变性了,就是局势是真的不太乐观啊。”

老神棍道:“有我在,不乐观又如何?”

李牧道:“你这把老骨头,还能打?”

老神棍哈哈大笑:“不但能打,还能只手遮天。”

李牧叹了一口气。

老神棍突然现身,来到会宁城中,绝非不是为了来装逼,只怕是十老会上,发生了什么,一种趋势已经成为必然,到了最后,只能用武道世界最后的手段来解决了。

难道今日真的要杀出会宁城去?

雷道祖山的影响力,真的强到了左右十老会,连道宫和藏剑海联手都不能改变的程度?

军部大殿的最高决策会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