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 灵魂颤栗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是仙人转世,如何能够做到这样?

夫妻两人,其中一个人逆天也就罢了。

但偏偏是两个人都是变态妖孽。

这让别人怎么活?

王诗雨看着擂台上的花想容,心里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

面对神初这样的恐怖对手,没有选择认输,而是选择借助其压力,修炼铸鼎,而所谓的借助压力,字面上的意义很简单,但只有真正了解高阶准帝实力的人,才会明白,这其中的凶险。

以天尊对阵高阶准帝,还要借助准帝之力,来铸鼎,这很疯狂。

花想容从来都不是一个冒险的人。

她一点儿都不疯。

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身为女人,王诗雨或许更加能够理解花想容的心理。

只能说,李牧遇到这样一个爱她的女人,很幸运。

有的时候,花想容的心思简单的,让王诗雨心里都生不起一丝一毫的敌意,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在和自己抢男人。

道宫诸人,青牛道人,诗白玄,智千策的面色,震惊中带着陶醉。

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的名字,他们是听过的。

知道道宫之中,有这样一门奇功。

但这门功法,对于修炼者的先天体质要求太高了。

以至于就连道宫主人都尝试过,都没有修炼成。

没想到,今天他们亲眼看到了这门奇功的修炼过程。

更没有想到,这一门奇功,威力竟然是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远超道宫的任何一门功法。

就算是道宫的第一神话武学先天紫气,在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面前,也黯然失色。

说它是混沌世界的第一神功,也不为过。

他们沉醉其中,惊讶赞叹。

这是了解这门功法的几人的想法。

而那些不了解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的各族强者,看着花想容的眼神,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震骇之外,又开始带着一些贪婪炙热之色。

如果他们也能得到这样的奇功的话,也可以变得这么强?

甚至比花想容更强?

但是,来不及了。

花想容破解成蝶在即。

等她九鼎铸成,还有谁可以与之匹敌?

更何况她的相公,是升仙之地第一大魔王李牧。

一个疯狂的大魔王,肆无忌惮。

招惹李牧,就是找死。

想到这里,很多强者心头的炙热,就开始消退下去。

理智战胜了贪婪。

昔日花想容的颜粉们,此时则是彻底沦陷了。

人美,还强。

这样的女人,竟然真的是真实存在吗?

擂台上的战斗像是一场梦境。

尘世间最完美的武道成人童话,也不过如此。

轰轰轰!

已经完全沦为背景板和踏脚石的神初,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羽翼天刀疯狂地劈斩,狂暴的力量,令整个一号擂台的地面都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周围的风壁上,也是青色符文狂闪。

漫天飞羽。

但身体周围悬浮着八鼎的花想容,已经具备无敌之力。

神初已经完全不是花想容的对手了。

甚至都无法对她造成任何威胁。

只是花想容此时还在专心于铸鼎,所有并未全力出手,让神初有了喘息之机。

第九口鼎,也正在不断地铸造之中。

龙生九子,第九子名为螭吻,其形状宛如四脚蛇剪去了尾巴,似龙非龙,喜好吞噬。

在俗世中,螭吻多为殿脊。

丝丝缕缕的紫气,从花想容体内流转出来,有条不紊地铸就这最后一口鼎,为长方形椭圆鼎,宛如殿脊,龙之九子螭吻幻象立于其上,长大了嘴巴,似是要吞噬一切。

神初已经处于疯狂暴走状态。

他当然知道,一旦被花想容真的铸成了九鼎,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他不惜一切代价,不顾一切地疯狂攻击。

高阶准帝的力量,即便是有擂台风壁的过滤和阻挡,但依旧令整个升仙之地的大多数强者都感觉到心悸和颤栗,那是一种仿佛来自于食物链顶端的凶猛生物的压制和威慑。

可以想象,在风壁之内,花想容面临着什么样的攻击。

而即便是这样的攻击,也无法给她造成任何的威胁。

花想容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大多数升仙之地顶级强者的想象。

这样的战斗,令风云变色。

也令羽族的强者们,感觉到绝望。

他们最强的准帝,本该最无悬念的一场比武,就要这样耻辱般地划上句号了。

在无数强者震惊而又期待的目光中,带羽族绝望的目光中,花想容的第九口鼎,终于铸成了。

最后一缕紫气没入螭吻的眼眸中。

就像是画龙点睛。

螭吻活了。

螭吻鼎也活了。

一声宛如上古苍龙般的吼声,螭吻鼎中,有沛然莫御的牵引之力,犹如海眼漩涡,弥漫出来。

那螭吻幻象长大了嘴巴,贪婪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力量。

一片片淡金色的氤氲,从神初的体内流散出来,被牵引吸取了过去,螭吻大口大口地吞噬吞咽。

“不好。”

神初极度惊骇,几乎魂飞天外。

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地被从身体之中,抽离出去,不断地被螭吻鼎所吞噬。

龙之第九子螭吻,擅吞噬。

螭吻鼎的威能,就是吞噬对手的力量。

这在交战之时,对敌人的削弱,简直就是致命的。

便是以神初的实力之强,也难以锁住自己的力量避免流矢。

放在平日里,这种程度的力量流逝,就如同大海失去了一滴水一样,但在此时,面对眼前花想容这个级别的敌人,这种力量的削减,简直是致命的。

此消彼长。

轰!

霸下鼎轰出。

神初以羽翼护体,但被轰的乱羽溅射,翼骨崩裂,金血喷洒。

“啊……”

悲戚而又仓惶的怒吼。

花想容身形浮空,身边龙之九子鼎随行。

仿佛是卫星缭绕着行星。

仿佛是星辰围绕着月亮。

高贵,美丽,强大。

九鼎初成,尚有许多威力不能完全发挥,其中的奥义,花想容也没有完全领悟,距离熟练运用,还有遥远的距离。

但即便是如此,已经足够击败神初。

因为花想容此时的气势,乃是真正武道大帝级别的。

升仙之地具有仙道威压,就算是武道大帝亲临,也会被压制到了准帝境界。

但诡异的是,花想容似乎不受此影响。

这样状态之下的她,基本上就是无敌的。

九鼎合一,便是大帝。

场面成为碾压之势。

轰!

神初再度被轰飞,背后羽翼几乎近碎,骨头折断,力量还在不断地流矢着。

“你认输吧。”

花想容开口。

这是她自从登上擂台之后,第一次开口。

也是她在百族圣战之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开口说话。

声音袅袅,宛如天籁,如不存在这个世界的完美音符。

有些女子的风华,便是如此。

哪怕你看不到她的相貌,就算是听到声音,都会为之倾倒。

神初怔住。

认输?

她让我认输?

“我不想杀人。”

花想容第二次开口。

她说的是真的。

战斗是为了变强,变强是为了守护李牧。

不是为了杀人。

擂台的胜利或者失败,对于她来说,真的没有意义。

神初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油然而生一种荒谬之感。

这种感觉随之汹涌,彻底将他淹没。

以至于一瞬间,神初突然想要问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擂台上?

为了荣耀?

还是为了修炼?

那为何自己一开始,就只想要杀了这个女孩子。

他背后冷汗突然就无法遏制地流淌了下来。

汗透衣衫。

神初记得自己大概是从生长出第二对羽翼的时候,就可以完美入微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不会出汗,伤口愈合,锁住身体热量,锁住能量……所以这种流汗的感觉,大概是有几千年未曾体会过了。

眼前这个女孩子,纯粹的如同水晶,让神初的灵魂都在颤栗。

世间再高明的到头棒喝,也不如她的一句话。

“我……”神初喉咙干涉,说话的时候,甚至有点儿颤抖。

花想容面色淡然坦诚:“认输很难吗?那我认输吧。”

然后她就真的认输了。

九座紫气龙鼎化作就到紫光,没入到了花想容的体内。

强大的大帝气息,瞬间消失。

她在心里就直接呼唤神玉仙牌,选择了认输。

之前李牧就已经反对她登台比武了。

花想容登台的唯一理由,就是想要变强,想要能够有资格陪在李牧的身边,不要成为累赘。

所以她有史以来第一次违逆了李牧的意思。

而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

所以,为什么还要赢呢?

此战之后,就算是整个圣战,花想容也已经下定决心要放弃了。

打打杀杀不是她的兴趣。

如果可能,每一分每一秒都陪在李牧的身边,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至于人族荣耀……小花儿向来没有这么高的觉悟。

淡淡柔软的白光在花想容的身上浮现。

这是神玉仙牌传送离开的前兆。

擂台下很多人还沉浸在比武胜负的震撼中,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而李牧却已经伸出双手准备迎接拥抱花想容了。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眼看着要被传送离开的花想容,突然身形一颤,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身强大的气息还未做出反应,整个人身体一软,软绵绵地就倒向里擂台地面。

她突然就晕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