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 李牧之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碧言,你的杀性,越来越重了,这些强者都杀光了,日后妖族孱弱,如何与人族争锋?”

贵公子斜倚在躺椅上,微微皱眉,似笑非笑地道。

“我仿佛听到了笑话。”碧言瞥了一眼这眉目如画的贵公子,讥诮地道:“屠戮如麻的你,竟然会觉得别人杀性重?”

“你杀的太没有艺术性了,杀人,不能像是砍瓜切菜一样,太暴力了,看的我头皮发麻。”贵公子笑嘻嘻地道:“杀生如煲汤,要一点点,一点点慢慢熬,一点点感受死亡的美味,那才是尘世间最高贵好玩的事情。”

“变态。”

碧言的回答,只有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贵公子丝毫不介意得到这样的评价。

他嗅了嗅空气之中弥漫着的血腥味道,如美食嘉陶醉在食物的香味之中一样。

他上下打量着碧言的身段,啧啧称赞,眼神越来越亮,像是欣赏一朵绽放的玫瑰花。

“杀戮从来只是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不能当做是目的本身,你最近有点儿陷入杀戮无法自拔了,小碧言,你有心魔。”

贵公子故作轻佻地笑着。

他那比美人还秀美的白皙手指,伸出,抚摸向碧言犹如羊脂玉雕琢般的丰美脸颊。

碧言眼神一冷。

贵公子手指一僵,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指。

碧言继续汲取鲜血,淡淡地道:“只不过是这具身躯的原主人,心里的执念过强,一时掐灭不了而已。”

“强灭执念,便是心魔。小碧言,你不要玩火哟。”贵公子笑眯眯地道。

碧言没有理会。

贵公子收敛了不务正业的笑意,颇有几分严肃。

“仙人降临,在各族中都有培植势力,除了我妖族,羽族、天魔族、人族的代言人,都在铲除异己,但,你要记住,我们依附仙人,只不过是想要借势而起,杀太多的同胞,损害的,始终是我妖族的底蕴,日后就算是你我登上了前无古人的妖皇、妖后之位,若是帐下无人,也不过是梦幻泡影而已,杀戮需适可而止。”

此时的贵公子,哪里还有丝毫之前玩世不恭的样子,竟有几分英明睿智的气势。

……

域外天魔驻地。

不同的地点,相似的画面。

一具具死去的尸体,被拖下去。

鲜血弥漫。

“大人,还有沈甲、王拜相、甄笑寒等人,未曾赴约,要不要再请?”

金光支准帝金明一脸的狂热和尊崇,躬腰请示道。

鱼泪满江魁梧高大的背影,屹立在大殿深处神像下的阴影中,血色光线下,身后的披风似是流淌涌动着的鲜血一样。

“不必了。”

他淡淡地道。

哪里能一口气将所有异见者全部都杀光。

还要利用价值,需要他们在圣战的擂台上继续为神族战斗呢。

徐徐图之。

仙门一开,一切都会在掌控之中,些许异见者,就算是有王拜相那样的奇才,与仙对抗,也翻不了天。

……

……

“我似乎嗅到了鲜血的味道。”

李牧从纯阳宫驻地出来,抬头看。

乌云遮月。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这气象不太对啊。

尤其是隔着升仙之地暗红色阵法壁罩看去,整个世界仿佛是浸染在流动着的鲜血之中一样。

王诗雨和云双鹰跟在身后。

两个女子,一动一静,宛如阴阳。

“不如牧哥哥你大开杀戒,将雷道祖山这群鳖孙,全部一锅端了算了。”

王诗雨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

李牧直接一个脑瓜崩丢过去:“我说,这借刀的事情,还有没有可能。”

王诗雨顿时蔫了下来。

如此长时间联系不上师父,这还是第一次。

如今整个升仙之地被堕仙阵法隔绝,联系就变得更加艰难。

云双鹰道:“师兄,你的金仙之战,也许就在明日,可有什么把握?”

她是老神棍亲收的弟子,按辈分来说,的确是该叫李牧一声师兄。

李牧道:“都在掌握之中。”

实际上,这是在给其他人鼓气呢。

掌握个屁。

那种堕仙之力,他亦无绝对把握战胜。

回到道宫驻地,兽族的人,又来拜见李牧。

蠢狗消失这么久时间,兽族高层强者各处寻找,颇为焦急了一段时间。

但后来,兽族惊讶惊喜地发现,没有了蠢狗这个代理教皇,一切时间都变得简单清晰了起来,代表团做事也更加顺畅,渐渐地就不怎么焦急了。

但毕竟是代理教皇,找还是得找。

只是不那么急切了。

只因为蠢狗失踪之前,留下话,让兽族强者一切找李牧,所以他们才会不定期地来道宫驻地,叨扰一下。

李牧现在也没有蠢狗的信息,只能好言敷衍。

兽族强者被送出驻地的时候,其中一个道格獒人突然回头道:“李大人,你感觉到了没有?”

“嗯?感觉到什么?”

“今夜整个升仙之地,都弥漫着一股血腥气,好像是死了很多圣灵,我仿佛听到了亡灵的哀嚎嘶吼。”这道格獒人身形壮硕,面目威武,又有一些憨憨傻态,笑容可掬地道。

“嗯?”李牧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紫麒。”獒人挠了挠后脑勺道。

李牧之前就觉得今夜不太对劲,空气里好像是有血腥之气在流淌。

但这只是一种预感。

到底哪里不太对劲,又说不清楚。

他问过王诗雨等人。

其他人都未有察觉。

这个道格獒人竟然与他有一样的感觉。

这是因为獒人的天赋神通察觉到了什么吗?

“你们回去之后,在驻地布置阵法,开启最高防御,夜间不要外出,小心为上。”

李牧叮嘱了一句。

兽人为首的将军连连答应。

李牧转身回去,将道宫一些弟子召集起来,让云双鹰和王诗雨分别带队,去其他各大圣地连夜拜访。

一个时辰之后,两女回来,汇报说各大圣地驻地一切正常,并未有异状。

李牧心里觉得更加奇怪。

难道感觉错误了?

第二日一早,微晴。

朝阳升起之前,天边闪电出现了火烧云,似是鲜血,浮动在群山之间。

轮回仙球公布了今日第一站的对阵名单。

整个升仙之地都沸腾了。

因为万众期待的大魔王李牧金仙第一战,终于到来了。

道宫李牧VS华藏寺神僧不悔。

不出所料,果然是一场‘人族内战’。

是李牧可以清理门户?

还是华藏寺将人族最后的尊严踏在脚下?

整个升仙之地都沸腾了,所有人都朝着第一擂台的方向赶来。

这样的气氛之下,一些熟悉面孔的消失,以及一些驻地奇异的变化,都被下意识地忽略了。

李牧等人从道宫驻地出发,前往擂台的时候,一位谵语圣地的女弟子急匆匆地赶来。

“李大人,李牧大人,我有要事要说。”这是一位谵语圣地的长老,驻颜有术,表面上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实际上已经数百岁,道尊境巅峰修为。

李牧驻足看去。

“我宗花颜长老,昨夜应邀前去参加宴会,结果至今未归……”这长老一脸焦急地道。

王诗雨当时就不乐意了,直接就怼了过去:“这关李牧什么事情?也许喝多了呢?李牧马上要登擂大战,岂能因为你们这种屁事分心?”

李牧身边的人,对谵语圣地的印象可以说是恶劣。

别的不说,就凭李牧曾有恩于谵语圣地弟子,但在当日雷火部一战,谵语圣地竟然站在了雷道祖山阵营,恩将仇报,就可以永远在黑名单上待着了。

李牧皱了皱眉,多问了一句,道:“应何人之邀?”

这谵语圣地长老清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道:“是……雷道祖山。”

“滚。”王诗雨这是真的动怒了。

雷道祖山背叛人族,谵语花颜竟然应邀赴宴,与叛族无异,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出来,谵语圣地的女人,都是这么恬不知耻吗?

李牧的心,却是猛地跳了一下。

他想到了昨夜自己和那位道格獒人的奇异直觉。

谵语花颜与他有几面之缘,单纯从个人印象来看,这个女人倒也不坏。

正说话之间,有神机百炼圣地的弟子过来,面色焦急,在李牧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只是谵语花颜一去不复返,那只是个例,但连诸葛风都未曾回来,只怕其中就有大问题了。

李牧对几名道宫弟子嘱咐了几句。

这时,乳白色柔光浮现。

神玉仙牌的传送之力,将李牧带离了原地。

在这个过程之中,李牧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堕仙器灵掌握了轮回仙球,那每一个参赛强者身上携带的神玉仙牌,是不是也变成了某种‘定.时.炸.弹’呢?

光华一闪。

李牧出现在了一号擂台上。

对面,来自于华藏寺的神僧不悔,单掌于胸前行礼,颔首:“阿弥陀佛,贫僧久侯李施主了。”

一号擂台周围,气氛骤然热烈了起来。

期待已久的李牧金仙之战,终于到来了。

“李施主,照例,贫僧还是要问一句,施主可愿归顺我佛族?”不悔神僧微笑着问道。

他面目俊朗,表面上看起来极为年轻,白色的僧衣看似宽松,将他修长的身形和挺拔的曲线衬托的淋漓尽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