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一个荒谬无比的念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战斗继续。

从场面上来看,李牧处于下风。

【真武刀域】与其说是一种帝道领域,不如说是一种地道刀法。

它最大的特点,就可以可以无视一些防御。

哪怕是帝道领域,亦可无声无息、无痕无迹间被破开。

这种刀道,实在是有些恐怖。

“别人都以为沈甲是软柿子,实际上……要是安晴准帝进入最终决赛的话,此时已经被沈甲打爆了。”

但沈甲越强,李牧心中就越兴奋。

这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徒儿啊。

这种满满的养成成就感,实在是让李牧开心。

虽然‘养’了一半,就丢在一边不管了,但伟大的教育家那谁谁不是说了嘛,小时候的教育才是最重要的。

在那真武刀道面前,李牧的身上,甚至出现了伤痕。

一道道血线沁出来。

看到这一幕,域外天魔族群中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喜出望外。

圣战擂台赛进行到现在,能够让李牧受伤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尤其是在李牧临阵突破晋入准帝境界之后,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伤及到。

人族众强者,则是一片哗然。

他们没有想到,李牧竟然会处于下风。

这……不会输吧?

之前对李牧有多大的信心,此时就有多大的担心。

王诗雨和云双鹰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之色。

这种惊讶,并不是因为此时擂台上的战局。

而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看出来了,李牧这一战,并未尽全力。

他的身上,没有杀意。

他的眼神,仿佛这是一场游戏,而不是关键的最终之战。

以李牧的脾性,在战斗中,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

除非他并不将对手,视作敌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一道道伤痕出现,又瞬间失踪。

李牧的肉身之强悍,血气之旺盛,堪比大帝。

这种程度的伤,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他一直都在体会沈甲的刀道。

对于他来说,这种将刀法推衍到另一个极致的思路,也是一个极大的参考。

万法归一。

法,又可以衍化万千。

每一种道,都有其道在其中。

“这臭小子,都快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李牧当时收徒弟的时候,不过是看沈甲可怜,且有侠义之心,算是无心插柳,没有想到,这个小徒弟,今日竟然成长到了这种程度。

不过,小徒弟,你的表演,到此为止了。

李牧嘿嘿一笑,时间奥义运转,身法骤然加速。

沈甲只觉得眼前一花,竟是再也捕捉不到李牧的身影。

恍惚之间,一道刀芒,劈面而来。

“真武刀印·结!”

他怒吼,手中的银刀胸前一横。

轰!

一柄数百米长的巨型刀印,瞬间幻现,将沈甲包裹在其中。

“咦?”

李牧一刀斩在刀印上,只觉得万千重反震之力传来。

意外。

真是意外啊。

本以为沈甲的【真武刀域】攻强守弱,近身闪电战是弱点。

谁想到,这小子竟然同时凝结出了两种刀道。

真武刀道攻。

真武刀印守。

一攻一守,处于罕见的平衡之中。

沈甲的武道成长,比李牧之

前最乐观的估计,都要更加完美和犀利。

“如果你的实力,仅止于此的话,那今日之战,你必败无疑。”

沈甲盯着李牧。

无视防御的真武刀意绞杀而来。

李牧哈哈大笑。

“小家伙,你自信过头了。”

四季轮回的画面,在李牧的身边浮现,轮回流转,化作四色神光,将李牧包裹在其中。

下一瞬间,沈甲面色微微一变。

自己的真武刀意,竟是无法捕捉到李牧准确的真身。

刀意绞杀之下,每一次明明都将李牧绞杀为混沌灰烬,但偏偏下一瞬间,李牧的真身又会出现。

怎么回事?

这已经不是用速度能够解释的了。

再快的速度,都快不过无形刀意。

在真武刀域的领域之中,速度就像是在疾风骤雨中飞奔的人一样,再快,也会被风吹到,也会被雨淋到。

轰轰轰!

李牧忽隐忽现,不可思议地一次次出现在沈甲的身边,一刀一刀地斩在真武刀印之上。

沈甲感觉到,刀印在颤抖。

再这样下去,刀印迟早要被斩裂震碎。

只好……用真正的底牌了。

沈甲清喝一声,眉心之间,一道淡银色的光华闪过,竟是有一道竖眼,缓缓地睁开。

竖立着的瞳孔,诡异妖冶。

淡银色的神光,从这竖眼中爆射出来,捕捉李牧的痕迹踪影。

然后,沈甲的脸上,露出一丝恍然大悟之色。

时间!

是时间的奥义。

时间被扭曲了。

世间是世间最无解的力量。

世间的快慢,让一切攻击,都会被停止或者加快,只要李牧愿意,就没有任何的攻击,可以触碰到他。

“怎么办?”

沈甲的心中,第一次有点儿茫然。

看透了,并不意味着可以击败。

在思考出来破敌之策前,沈甲很快冷静下来,继续以【真武刀意】和【真武刀道】来战斗。

而李牧实际上,也再度被惊了一下。

法眼。

这个臭小子竟然也掌握了法眼。

看来他修炼【先天功】也领悟到了与自己相似的武道真意。

又一次惊喜。

吾家有徒初长成啊。

不过,这小子的瞳术,也是【破绽之瞳】和【预兆之瞳】吗?

如果是的话,他能否看出自己刀道之中的破绽?

李牧颇为期待。

他稍稍放缓了攻势,希望沈甲给自己一个惊喜。

转眼之间,一个时辰就已经流失而过。

对于擂台周围的各族强者来说,这一个时辰,却快的像是一个呼吸一样,时间不知不觉就流失。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爆开。

沈甲身边的【真武刀印】在承受了李牧不知道多少次攻击之后,终于轰然崩碎。

他面色泛白,在虚空之中踉跄而退。

“可惜了。”

沈甲心中无比遗憾。

有【真武刀印】在,他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真武刀印】一碎,意味着最强防守被破,想要挡住李牧那排山倒海一样的可怕攻势,就很难了。

事实上,整个圣战擂台赛开启以来,能够正面挡住李牧攻击的人,几乎没有。

不过,即便是再难,也要试一试。

顾铁衣,王拜相等对于寄予厚望的神族前辈的身影,在沈甲的脑海之中闪过。

更重要的是,那个人,从未教过他‘认输’这两个字。

如果今日战斗,到此为止就认输的话,那个人知道了,一定会被气死吧。

“杀!”

沈甲厉喝一声,挥刀而上。

李牧微微一笑,手中刀法刀势一变。

叮叮叮!

金银双刀撞击。

沈甲的面容,骤然变得古怪了起来。

“你……你怎么会这种刀法?”

他心中的震惊,简直难以言表。

李牧施展的刀法,名为【云水刀法】。

这一套刀法,乃是风云大陆天道宗的镇宗三大绝技之一,与【舒云手】、【天道镇】齐名。

沈甲感觉到震惊,并不是因为这部刀法有多么厉害。

而是因为这部刀法,乃是当年,那个人传授给他的第一部完整的刀法。

因为那个人,就是出身于风云大陆天道宗的弟子啊。

沈甲飞升多年,习得无数的神功妙法,各种厉害的刀法刀术,不知道见过多少,但在他的心目中,这一套【云水刀法】,却是他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在心浮气躁时,他经常会施展这套刀法,来压制自己心中的杂念。

李牧将这一部功法施展开来,真的如同舒云卷袖一样,潇洒到了极点,将刀法中的那种奥义意境,展现的淋漓尽致。

沈甲抽刀后撤。

他死死地盯着李牧,嗓子有些干涩地道:“你……你到底是谁?”

李牧也不说话,金刀收起,一拳打出。

这是【真武拳】的起手式。

拳印如龙,破空而出。

沈甲大吼一声,也收起银刀,一拳轰出。

同样是真武拳的起手式。

轰隆!

拳印对撞,在虚空之中爆裂开来。

李牧面带笑意,也不多说,直接一拳一拳,连续不断地轰出。

真武拳十八式,在他的手中,绽放光彩。

沈甲的内心里,简直震撼到了极点。

他以同样的拳法相迎。

拳印对撞。

沈甲不能抗。

“你……你到底是谁?”沈甲踉跄而退,看着李牧的眼神,早就杀意战意尽消,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李牧收拳。

“你是何时,弃剑修刀的?”李牧问道。

沈甲身躯一震:“你怎么知道……你……”

李牧道:“昔年名震风云大陆江湖的【霹雳剑火】,乃是一位剑道修士,怎么飞升之后,到了星域宇宙和混沌世界,却成为了一名刀客?”

沈甲如见了鬼一样看着李牧。

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自从他飞升到星域宇宙之后,就弃剑修刀,【霹雳剑火】的名号,算是永恒地留在了风云大陆之中,按道理来说,没有人知道。

且就算是有,也应该是神族的人。

李牧这个人族,为什么会知道?

“方远、方眉两个小家伙,还好吗?”李牧问道。

“什么?”沈甲震惊到了极点。

他为什么知道这两个人。

方远师弟和方眉师妹,并未飞升。

李牧又道:“你姐姐沈月可好?”

这一句话问出来,沈甲彻底呆住了。

李牧会的武功,所说的往事,所问的人,都乃是沈甲心中藏的最深的记忆,也是他最珍贵的记忆,离开风云大陆之后,他从未向任何人说过。

沈甲看着李牧,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荒谬绝伦的念头。

但,这怎么可能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