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7 越走越寂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些仙器,是他挑剩下的。

他的手中,还有大约二十件左右的精品仙器。

那是他精挑细选,是要留给花想容,王诗雨,袁吼等关系亲密的人。

李牧也是人。

所以他当然会有私心。

最好的,留给最亲的人。

短暂的沉默之中,大殿里没有出现哄抢的局面。

每一个强者,都站起来,默默地从仙器堆里,挑选出了六件仙器,然后对着李牧拱拱手,转身都走了。

一刻钟之后,大殿里的强者,都走光了。

仙器,也都被选光了。

空气有些安静。

老鱼精颇为惊讶地看着李牧,道:“你真的要带着这些残军,主动出击?”

李牧道:“这不就是你计划的一部分吗?”

老神棍道:“话虽如此,但是,其他各大种族、势力的残军,为了血脉延续和武道传承,都有理由去死战,而你冒险战斗的理由呢?”

他的神色和语气中,都带着调侃般的好奇。

李牧淡淡地道:“我不知道别的势力或者种族的火种,最终会潜伏后退到什么地方去,但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会有一部分,退回到紫薇星域,我说的对吗?”

老神棍点点头,道:“不错。”

李牧又道:“如果我没做猜错,太玄书院,最终也是要退回到紫薇星域中去,对不对?”

老神棍呲牙咧嘴地笑道:“你小子,越来越聪明了啊。”

“我一直都很聪明。”李牧没有在意老神棍的调侃,神色前所未有的平静,反问道:“既然如此,你觉得我是在为什么而战呢?”

老神棍就不说话了。

李牧又道:“太玄书院中有一些人,是我从紫薇星域中带到混沌世界的,本是要给他们一个更加广阔的未来,但是……”

谁知道会有仙劫爆发。

“既然是我带来的,那我就要把他们,都活着带回去。不仅如此,我还要让紫薇星域,不被仙界发现,要封印从混沌世界.通往紫薇星域的域门……后者,应该是你的【遮天行动】应有之意吧?”

老神棍点了点头。

他捻着下巴上几根又黑又粗的胡子,撇嘴道:“我本以为,你小子,会想要找借口跑路,或者推三阻四讨价还价一番,毕竟,你对这个世界,并无多少的认同感,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样的觉悟,真的要去冒险。”

李牧看着老神棍,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样。

“我这一生,为他人而战的次数,还少吗?”

他脸上带着自嘲。

“从一开始,你送我去神州大陆星球,不就是为了让我,为地球而战吗?”

“再到后来,我如愿返回地球,地球秘境开启,我依旧在地球而战……”

“再后来,我为紫薇星域而战。”

“再后来,我为混沌世界人族而战。”

“现在,我又要为混沌世界而战。”

李牧摊了摊手,道:“我这一生,自从踏入星河以来,一直都为为他人而战,从来不曾为自己好好活过一段时间……我都已经习惯了。”

老神棍颇有些意外地看着李牧。

李牧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要发什么牢骚,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其实很多时候,不要把我一直都当成是一个小孩子,我并不像是你想象中那么幼稚。”

“好了,我说完了。”

李牧拍拍手,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老神棍道:“可是你这就子啊发牢骚啊。”

李牧心里卧槽了一下。

老子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被你这么一句话,全给带崩了。

“你就不想问问,将仙界三十六先遣队的力量,都吸引到了这里之后,太玄书院,究竟要如何脱离混沌世界吗?”

老神棍道。

李牧道:“那是你要做的事情。该我做的,我会做好,你要做的事情,不一定非要向我解释,我们之间,这点儿信任还是有的。”

老神棍呆了呆,不耐烦地摆摆手:“滚滚滚。”

李牧笑嘻嘻地就走了出去。

清风紧随其后。

大殿里剩下了老神棍一个人。

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小家伙,长大了啊。”

和叶青羽比起来,李牧这一生,的确是非常被动。

他一直都是在别人的催促下,在大环境的推动下,不断地被动地前进着,李牧说自己这一生,都是在为别人而战,这话不假。

老神棍还记得,自己来到地球之后,终于找到了李牧时候的画面。

那个从昆仑秘境最后一颗长生树上,长出来的孩子,晶莹剔透的像是一个水晶娃娃,难以形容的纯净仙力,在这个孩子的身上散发出来。

他的肌骨中,有闻所未闻的仙道符文,密密麻麻地流转。

天上有天劫雷云。

地上有地脉喷涌。

天上有仙花洒落。

地上有圣音阵阵。

天地的异象,在他将这个孩子从树上摘下来的时候,突然之间消失。

古昆仑最后一丝灵力,随之消失。

长生树在一瞬间,化作了灰烬。

而孩子身上的诸多异象,恢弘浩瀚的仙力,也随之消失。

就好像是一个轮回。

这孩子身上一切属于前世身的东西,都在轮回之中被荡涤,清洗干净,斩断了一切过往。

自此之后,地球这个连诸仙都难以看懂的神秘之地,诸多茫茫无尽的秘境一直延续存在,但却唯独少了曾经孕育了西王母,曾经流传着众仙之母、众仙之祖传说的古昆仑秘境。

“我从遥远之地而来,寻找属于自己的道。”

“如今,那条狗都开悟了。”

“时间,所剩不多。”

“小叶子他们,在仙界中,估计也在艰难地撑着吧。”

“四象的最后一象,也该到了显迹的时候了。”

“孩子,你命中注定,要为他人而战。”

“因为,这是你的宿命啊。”

老神棍在心里叹息着。

有很多的时候,他也会心疼李牧。

李牧有朋友,但是他的朋友,往往都难以跟上他的步伐,逐渐落后。

李牧有爱人,但是他的爱人,也被他逐渐抛远。

李牧的步伐越来越快。

也必须越来越快。

因为这世界,本就没有留下太多的时间给他。

他需要以远超常人的速度行走。

这注定了他,渐渐将同时代的人,一一都抛弃。

一路前行,寂寞随行。

老神棍摇摇头。

众生皆苦。

李牧,最苦。

“等到方画眉从会宁城返回,行动就要开始了。小李子呀,你还是得继续走下去啊。”

老神棍也苦笑道。

……

……

一缕奇异的鲜血味道,在整个大殿里弥漫着。

这是千焱圣地的山门所在。

身穿着青色长袍的仙人,正在用一支青色的笔,书写经文。

他每落下一笔,书案上,都有一道仙力迸发。

书案前,有一个人形的架子。

架子上,以仙道镣铐,烤着两个人。

两个非常普通的人。

他们甚至都没有什么修为,连武者都算不上。

他们的体内,流淌着凡血。

一个是父亲。

一个是儿子。

父亲只有三十多岁。

儿子才五六岁的样子。

“仙长,仙长,求求您,您是大慈大悲的仙人,您就饶了我们吧。”父亲惊恐地挣扎着:“我们只是普通人,连武功都不会啊。”

儿子则是颤抖着哭泣:“爸爸,我怕。”

那仙人微微一笑,脸上表情和洵,道:“莫怕,莫怕,只是想要做一幅【仙凡图】而已,不疼,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他以手中的青笔,在那哭泣的小男孩心口,微微一点。

青色毛笔的笔尖,宛如利刃一样,刺入到了小男孩的胸腔中。

“爸爸,救救我,爸爸,我疼啊,好疼好疼……”小男孩被锁住的手脚,猛然绷直,惊恐万状地大哭了起来。

“不,住手,快住手。”

父亲拼命地挣扎,眼睛通红,滴出血来,但又如何挣的脱那仙道镣铐。

“不怕,不怕,很快就轮到你了。”

仙人依旧微笑着。

他的笔尖,将小男孩的胸腔剖开,直接在心脏上,蘸取了一滴心头血。

青色的笔尖,一下子变得殷红。

然后,他又以青笔作画。

小男孩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眼看着活不成了。

“啊啊,恶魔,你是恶魔,你该死一万次,你一定会被杀死的,一定会……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魔鬼,啊啊啊……”父亲眼眶滴血,看着儿子的惨状,心都碎了,绝望了。

仙人的面色,依旧淡漠。

他一笔画完,笔尖点到了父亲的胸膛,如法炮制,取出一滴心头血,蘸在笔尖。

以血为墨,继续作画。

架子上的可怜凡人父子,身体抽搐着,忍受着难以形容的痛苦,最终,被活生生地折磨而死。

“来人,将这两具用完的材料,带下去制成标本……再将那个下界的什么准帝,给我带上来。”

仙人惯以为常地道。

他的眼眸中,一丝丝波澜都没有。

很快,几位千焱圣地的武者,将那已经在痛苦中死去的凡人父子带走。

同时,一位藏剑海的准帝级剑仙,被带了上来。

如果剑癫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被带上来的,竟然是藏剑海六大剑仙之一的剑痴。

这个本已经死在了战斗之中的剑仙,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且还活着。

只是,他失去了一臂一腿,身躯已废。

但他精神依旧清醒,被仙道镣铐,固定在与那凡人父子一样的十字刑架上,无法挣脱。

“仙界的杂碎……你们这群该万劫不复的杂种,有什么的手段,都使出来,老子要是喊一句怕,就不是藏剑海的种。”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剑痴,厉声大喝。

如一头暴怒的雄狮。

那仙人却是微微一笑:“仙凡图,凡人部分画完了,你的血,正适合画仙,别吵,愤怒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意义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