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4 女仙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怎么会如此?”

白云万重如山。

一剑宗剑臣站在云巅,已无之前的仙风道骨,颇为狼狈,面色难堪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一道剑痕。

不深。

但已出血。

他无法接受,自己竟然被两个低贱粗鄙的下界剑修,伤到了高贵的仙躯。

对面。

剑癫和剑痴两个人,都已经丧失了理智一般,眼中燃烧着疯狂炙热的血焱。

他们手中的仙器长剑,也都弥漫着一种与之前剑气真元不同的杀戮血色。

“某种催发生命本源的丹药吗?”

剑臣看着这一对下界剑修。

他的眼里终于是多了那么一点点的尊重。

以剑为命。

诚心于剑。

这也算是剑仙风骨了吧。

“就让我用最强的一招,送你们上路吧。”

剑臣吞下了【狂暴黄龙丹】。

强横无匹的遮天剑意弥漫出来,剑臣的气势,宛如暴雨夜的山洪一样,迅速地飙升积聚起来。

那是一种之前不曾有过的剑道威压。

“一剑宗……一剑诛仙。”

剑臣双手握剑,一字朝天,面色虔诚。

背后一柄万米长的巨型剑影,幻现出来,似是开天神器一般,几乎将整个坤字通道都彻底绞碎。

剑臣不愧是仙道势力三十六部小队首领之中,实力数一数二的存在,谪仙级中阶的强者,配合【狂暴黄龙丹】的力量,催发出来的战力,堪比谪仙高阶。

剑痴和剑癫两人,对视一眼。

眼中涌动着浓郁的悲恸之色。

这一关,他们守不住了。

“剑海藏剑,大梦一万八千年,剑出!”

“以我神魂,祭我心剑,纵横荡魔邪,一剑斩群妖。”

藏剑海的禁忌之招,在两人的身上爆发出来。

“来世再做兄弟。”

“我二人身随大哥去,七弟,这尘世间的光明,就靠你来撑着了。”

两道流光信息,朝着坤字通道之外飞去。

这是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要传达给李牧的信息。

“哈哈哈哈!”

“引剑成一招,不负剑仙名。”

肉身和精神同时燃烧。

剑痴手中【朝阳仙剑】,剑癫手中【少商仙剑】,都是从飞仙手中所得,二品仙器,迸发出铮铮光辉,似是闪亮的神明和灵魂在绽放光彩一般。

天地之间,似是有万剑齐鸣。

日月之里,仿佛在剑道轰鸣。

剑痴的身形,尽万年修为,精神、意志和力量,统统化作血雾,融入到了【朝阳仙剑】之中,将仙剑染红。

【朝阳仙剑】微微一顿,仙剑化作一万八千柄剑芒,组合剑阵,似是一片令人沉醉的剑海一样,组合出了宇宙星辰,刺破虚空,朝着剑臣席卷去。

剑癫的身形,似是蛋壳破碎一样,其内已经是一片虚空。

他的神魂、血肉和骨骼,尽数化作能量,注入到了【少商仙剑】之中,嗡嗡嗡震动之间,化作一柄璀璨犹如大日般的剑光,藏在那【朝阳仙剑】剑海之中,刺向剑臣。

“剑道诛仙。”

剑臣神色庄严。

看到剑痴、剑癫以生命和灵魂最后催动的剑法,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下界中的土著,也可以将剑道修炼到这种程度。

罕见。

不易。

但剑臣的手中不留情,一剑斩下。

他杀过的剑道天才,不知道多少。

仙界的剑道天才,更是不知凡凡。

两个下界的小剑修而已,杀了就杀了。

轰!

诛仙剑影斩下。

轰轰轰!

藏剑之海无数剑光与其碰撞,旋即崩裂。

就像是漫天的星辰被瞬间撞碎一样,璀璨唯美的画面中,蕴含着致命死亡的毁灭气息。

咻!

一团团的混沌灰烬,像是怒放的郁金香一样,在虚空中绽放。

其中,一抹璀璨剑光,借着这漫天爆炸灰烬的掩护,直刺剑臣。

似是春日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缕朝阳。

“嗯?”

剑臣手中的仙剑一挥,想要阻拦。

但——

咻!

剑光的实际速度,骤然飙升数倍。

“不好。”

死亡的阴影袭来。

危急时刻,体内仙力运转到了极限,身形间不容发地一侧。

嘭。

血光迸射。

剑臣左肩部小半边身躯,都爆炸了开来。

那一道璀璨剑光,射向后方的天空,最终光芒散尽,化作【少商仙剑】的原来形容,暗淡无光,朝着下方坠落下来。

天地之间,再无剑痴与剑癫。

长风起。

风声呜咽。

似是万剑悲鸣。

萧瑟秋意,令整个坤字道阵眼都弥漫着一种萧瑟之意。

剑臣立于淡薄的白云之上。

他面色惊怒,心中莫名杀意沸腾。

没想到最后一击,差点儿让他身陨。

想要泄愤时,剑癫与剑痴都已经形神俱灭,哪怕是拘谨神魂来折磨都已经不可能做到。

半边身躯化作血雾肉泥,这样的伤势,不可谓不重。

剑臣将【少商仙剑】和【朝阳仙剑】都收回来。

盘膝坐在虚空中,开始恢复伤势。

这样的伤势,至少得一个时辰,才能复原。

他并没有着急去将这坤字道里面的阵眼破掉。

一旦阵眼被破,太玄书院的护罩失效,其他人攻入太玄书院,劫掠之时,若是他的修为还未恢复,必定落于人后。

反正此间战阵,已经结束。

不急于一时。

且先恢复实力,再破阵眼,才是上上之选。

……

……

两颗【梦醉神迷】同时服下去,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道子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让花想容死在震字通道中。

哪怕不是为了李牧。

而是为了道宫的传承。

所以他以掌力,将花想容远远地震飞出去,震到了安全地带。

在出掌的那一瞬间,他将花想容身上的那一枚【梦醉神迷】丹药,拿到了手中。

没有丝毫的犹豫,两瓶【梦醉神迷】,全部都倒入到了口中,化作炙热的能量,疯狂地涌入到了道子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

道子仰天狂吼。

他的身躯,在膨胀。

肌肉仿佛是充了气一样,鼓了起来。

皮肤猩红如血,仿佛是随时都要爆炸开来一样。

一根根青色扭曲的血管,暴凸起来,不断地蠕动,其内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疯狂地窜行一样。

一种难以形容的暴虐、暴戾、凶残的气息,从道子的身上弥漫出来。

理智瞬间从道子的身上丧失。

他成为了一头只知道杀戮的恐兽。

粘稠暗红色的液体,从他的齿间,流淌下来。

空气一震。

道子犹如闪电一般,冲了出去。

轰!

十六皇子身形弯曲如弓,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道子的拳头,轰击在了他的腹部,几乎将他的身体打断。

排山倒海一样的力量,一重又一重地从道子的拳头之中爆发出来,令十六皇子的仙人之躯,也近乎于难以承受,一口逆血,直接就从口中喷了出来。

“该死。”

十六皇子脸上的倨傲和优雅,瞬间消失不见。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吞服了自己那枚本以为绝对用不着的【狂暴黄龙丹】。

力量飙升。

轰轰轰!

一人一仙,都处于狂暴状态之中,疯狂地相互厮杀。

时间流逝。

道子越战越疯狂,完全放弃了防御,两败俱伤的打法,不惜以伤换伤,想要消磨损耗十六皇子的生机和战力。

远处,花想容运转体内的力量,疯狂地想要解开封禁。

帮忙。

这是她心中唯一的念头。

绝对不能就这样看着道子师兄死去。

一层层封禁,不断地被剖开。

“快一点,再快一点。”

花想容白玉一般的额头上,沁出了一滴滴的汗珠,嘴角溢出血迹,疯狂地催动体内的先天紫气。

终于——

“噗。”

她张口喷出一口血箭。

终于破开了封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轰鸣声中,道子残破宛如残肢一般身躯,横飞了过来,宛如破布麻袋一样,坠落在了地面。

鲜血,瞬间染红了一方虚空。

“呼呼呼……”

十六皇子状如乞丐一般,披头散发,浑身甲胄破碎,布满了抓痕、齿痕以及各种奇怪的伤势,用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下界的虫子,伤到这种程度。

“我要将你千刀万剐,我要生拘你的神魂,打入燃魂血狱,日夜磨练……”

他恨意难消。

抬手抓住刺入胸口的一根白骨,猛地拔出来,鲜血喷溅虚空。

这根白骨,乃是道子以自己的肋骨,当做是兵器一般,刺入十六皇子体内。

这样的伤势,足足有五六处。

道子宛如疯子和野兽一样的战斗方式,十六皇子吃了大亏。

他将体内的白骨,一根一根地拔出来。

鲜血流淌如河流。

十六皇子脚步阑珊,一步一步地朝着道子走去。

花想容第一时间,将道子扶起来,护在自己的身后。

“死,你也一起死。”

道子并不将这个女人放在心中。

她的修为本来就远不如道子,经历了之前一战,此时,体内并未剩下多少力量。

何况,没有了那种爆种的丹药,还不足挡自己一击。

身上的伤势快速地恢复。

十六皇子抬手一掌,仙道符文流转,密密麻麻地闪烁。

这一掌,足以灭杀道子和花想容。

但——

嘭!

一道护罩,毫无征兆地浮现,将花想容和道子,都保护在其中。

十六皇子瞳孔骤缩。

他的眸子里,印出了花想容宛如女仙王一般的身影。

一种难以形容和理解的力量,在这个女人的体内,迸发出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