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6 谁的死人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个身穿青衫的模糊身影,出现在了王诗雨的身后。

无量威压,从这个虚影之中释放出来。

这一瞬间,不管是景云真人还是公羊智,都有一种末日来临般的惊悚感。

巨大的恐惧,瞬间就将两人淹没。

那青衫身影,是从王诗雨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中出现。

“那是……”

公羊智想起了仙界的一个禁忌传说。

“死。”

王诗雨挥动锈剑。

剑光一闪。

云景真人的身躯,瞬间就被长剑中迸发出来的玄冰之意所笼罩。

这样一尊堂堂谪仙级强者,连一缕剑光都挡不住。

也躲不了。

生命气息骤然消失。

“不,您不能出手……”公羊智大惊,身形像是破碎的泡沫一样,朝着虚空深处隐匿,道:“您不能插手仙界先遣队的事情,这是违背盟约的……”

他当然不是对王诗雨说的。

而是对王诗雨身后那个青衫身影说的。

因为这个身影,让他想起了仙界中一个可怕的存在。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存在,竟敢违背万仙盟的盟约,直接对仙界的修士出手。

天啊。

这个混沌世界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为什么这个女人,竟然可以沟通那位存在的意志?

但王诗雨的动作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再度挥剑。

极致寒意涌来。

那一瞬间,已经成功利用种族神通隐匿在了虚空深处的公羊智,瞬间就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被玄冰侵蚀笼罩。

“啊啊啊啊……”

他惊恐万状地怒吼,想要挣扎,但根本无济于事。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强如谪仙,也仿佛是蝼蚁虫蠹一样渺小。

公羊智睁大了眼睛。

他的身躯被玄冰所封,从虚空之中坠落出来。

生命消逝的最后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手中的那柄剑,会觉得熟悉,甚至还想要将这柄剑据为己有。

这剑,分明就是那个禁忌存在的标志性兵器啊。

他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反而是想要夺取兵器?

蠢。

自取死路。

该死。

砰砰。

两声轻响。

封印着云景真人和公羊智的玄冰破碎开来。

块块晶莹剔透的冰晶,在阳光下闪烁着瑰丽的光彩。

一起破碎的还有这两大谪仙级强者的身躯。

青牛道人重伤之躯,站在远处,难以置信地看着王诗雨。

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这么强?

那种力量……青牛想到了公羊智临死之前的喊话,难道王诗雨其实早就和仙界有联系?

或者说,得到了某个仙界大势力的传承?

这时,青衫虚影缓缓地消失。

那种骇然的窒息威严之感,也逐渐散去。

王诗雨的眼眸,恢复了清澈。

她无比讶异地看着四周,又看了看青牛道人,茫然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

青牛道人一怔。

她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青牛道人将发生的事情,大概描述了一遍。

王诗雨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么厉害?

她知道锈剑威力不凡,曾仗之斩杀投靠仙道势力的雷祖,但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一缕气机流转出来,就将两尊谪仙,如屠猪拔草一样斩掉?

这种力量,才是师父的真正力量吗?

太恐怖了。

几乎可以说是一念斩谪仙。

那如同师父本尊亲自降临的话,会有多恐怖?

王诗雨被深深地震撼了。

“这一关,我们算是守住了,不知道其他关如何了。”青牛道人运转一身修为,强行压制体内的伤势,道:“不如我们……”

话音未落。

阵眼通道上方的虚空中,突然一道空间漩涡流转出现。

浓郁的仙道气息,从这空间漩涡之中流转出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青牛道人和王诗雨面色骤变,还以为是仙道势力又有后手爆发开来。

王诗雨手握锈剑,护在了青牛道人的身前。

然而,事情和他们想象的并不一样。

下一瞬间,那空间漩涡之中,一个亲和威严的声音传出来。

“此间不宜再留,小雨,随为师去吧。”

熟悉的声音。

王诗雨绝美的脸上,顿时浮现狂喜之色。

“师父?是你吗,师父?”

她兴奋地大喊。

自从升仙之地圣战中土归还魔刀之后,她就再也无法联系到自己这位神秘的师父,一直都颇为担心,生怕师父是出了什么变故,担心他的安危。

现在,师父终于又出现了。

“是我。”

那亲和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

同时,一股莫大的伟力,从那空间漩涡中涌出,携裹着王诗雨的身形,朝着空间漩涡之中飘去。

衣袂飘飘,宛如羽化登仙。

这是要带着王诗雨离开。

“师父,我……”王诗雨大急,道:“我……我还不想离开这里。”

她舍不下李牧。

且太玄书院战势不明。

她要留下来帮忙助战。

“为了救你,为师撕破了与万仙盟的盟约,你留在此地,反而会为太玄书院惹来真正的灭顶之灾,痴儿,风物长宜放眼量,日后还有再聚之机,新的时代到来,你亦需要提升自己的修为了。”

那个亲和威严的声音说道。

说完,那雄浑伟力涌动,不再有任何的停留,带着王诗雨,直接没入到了空间漩涡之中,最终彻底消失。

空间漩涡亦消失。

青牛道人瞠目结舌。

这又是怎么回事?

算是飞升仙界了吗?

之前没有猜错,王诗雨在仙界中,果然是有‘靠山’的。

而且看起来,这位强大的存在,立场是偏向于混沌世界的。

是福不是祸。

可惜了。

这位存在并未有出手的意思。

否则,以他的实力,要是愿意庇护混沌世界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

青牛道人心中想着,在琢磨该如何向其他人解释这件事情。

突然,他的脸上,再度浮现出震惊之色。

“咦?我的伤势……”

他发现,自己体内那伤及本源、足以令他此生再无修为提升可能的恐怖伤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在悄无声息之中,已经彻底恢复了。

“难道是刚才那位出手?”

青牛道人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

他再度被深深地震撼了。

作为人族十大圣地之首的道宫的护法神将,他在生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跟随在道宫主人这等绝巅人物的身边,见识过道宫主人深不可测的修为,也见识过当世无数的武道皇帝、巅峰人物的风采。

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但从未有一个人,能够如王诗雨这位神秘师尊一样,强大到这种程度。

就连李牧,与这位神秘存在比起来,也是不如。

“便是在仙界,那人也是顶尖的人物吧。”

青牛道人在心中这么想着。

他没有敢有丝毫的堕怠。

王诗雨已经离去。

谁知道仙界先遣队会不会再度派遣强者入侵这一处通道,青牛道人还需坐镇在这里。

……

……

“老娘和你拼了。”

地球流氓虎疯了。

它红着眼睛,心底里的杀戮和破坏欲望,吞噬了一切的理智,驱动着它,只是疯狂地往前冲,疯狂地要撕碎,要咬碎触及范围之内的一切。

保护虎族少皇。

杀光一切敌人。

咬死他们。

撕碎他们。

地球流氓虎怒吼着,咆哮着,不断地冲,不断地撕咬,不断地尾扫。

鲜血弥漫。

它感觉到自己似乎被血腥的味道包裹。

自己的口中,咸腥的液体在翻滚。

视线中的一切,都是红色的。

眼睛好似是被充血。

要死了吗?

要被这该死的仙界修士杀死了吗?

好害怕。

牙齿在咯噔蹬蹬颤抖打架。

但是我不能退啊。

我不能真的像是一个废物一样,永远都被同族的袍泽保护啊。

预言是真的吗?

我真的会是虎族复兴的希望吗?

那我应该不会死在这里吧?

恐惧到了极致,便是疯狂。

恐惧,在有些时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

地球流氓虎的身躯在因为恐惧而颤抖,但他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无法形容的可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杀戮的欲望逐渐散去。

地球流氓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虎踞虚空,一身黑色条纹的金黄虎皮彻底被粘稠的鲜血浸透,还有各种白色的骨茬,残肢断臂……

“我还活着?”

他的眼神,逐渐清明。

神智恢复了。

他愕然地的看了看自己的身躯。

“不是说,吞服了【梦醉神迷】之后,药效过后,必死无疑吗?”他很惊讶:“为什么我还活着?而且,感觉好像是还很不错?”

对了,那个仙道魔修呢?

一想到这里,恐惧下意识地袭来。

流氓虎身体颤抖了一下,四下打量。

但那个叫做左新寒,手中挥动着一个鬼幡的魔修,好像是消失了,不见了。

嗯?

脚底下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有点儿硌脚。

卧槽。

一颗人头。

地球流氓虎吓了一跳。

仔细一看。

左新寒的人头。

“这……我刚才发疯的时候,把这个家伙给弄死了?”

他有点而难以置信。

再看,身边不远处,还飘着一颗人头。

卧槽。

地球流氓虎疯了。

怎么还有一颗?

难道是虎族少皇的头?我刚才发疯的时候,把少皇也弄死了?

不要啊。

他冲过去将那人头抱在怀里,当场就干嚎起来:“不要啊,少皇啊,你咋死了嘞?你让我可咋活啊……咦?你他妈的是谁?”

地球流氓虎嚎了几嗓子,突然发现,不对啊,这个死人头,并不是人形态的虎族少皇的人头啊。

这个呲牙咧嘴、鼻歪眼斜的死人头是谁?

此处阵眼通道之中,除了魔修左新寒和虎族少皇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人?

今天四更,把昨天的补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