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9 碾压爆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想到的是自己镇守的兑字通道,可能出了麻烦。

袭击震字通道的仙道势力强者,一共有两个,一明一暗。

这样的配置,让道子和花想容几乎当场身死!

那么进攻其他通道的布置呢?

绝对也是一明一暗。

仙道势力在之前吃了大亏,这次进攻八处阵眼,必定是全力以赴,不容有失。

包括之前出现的那个丹药,也是仙道势力的底牌!

之前,在击杀了画宗高冠年轻首领之后,李牧也用法眼看过,未察敌踪。

所以他才离开。

但看到了震字通道里发生的一切,他意识到,自己大意了。

‘一明一暗’中那个暗,也可以是‘后’。

当时未察觉,也许那第二位仙道强者,看到了画宗高冠年轻首领不敌之后,悄然退去。

但他肯定会再来。

以君无药的底蕴修为,就算是得到了仙炎大戟,配合【梦醉神迷】,也不是一尊谪仙的对手!

兑字通道危及。

李牧疯狂赶去。

如果因他一时大意疏忽,导致太玄书院护罩大阵崩溃,其中生灵被屠戮,那可真的是吃后悔药都来不及了。

但李牧才刚从震字阵眼通道中走出来,突然远处两道灵光,不带丝毫能量波动,但却急速璀璨而来。

李牧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悸动。

那两道流光朝他而来。

李牧伸手一接。

没接住。

光华直接进去了他的眉心之间。

“三哥,四哥……不!”

李牧一下子,明白发生了什么。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他毫不犹豫,第一时间朝着坤字通道赶去。

……

坤字通道。

一剑宗谪仙剑臣,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体内的伤势,躁动的仙元,都已经平复了。

“终于恢复了。”

他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一战,对于他来说,极为意外。

心高气傲的他,没想到自己会被两个下界低贱修士重伤,但好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伤势也很快恢复。

现在只需要破掉这一通道中的阵眼,就可以瓦解太玄书院的护罩阵法,将这个先遣队的绊脚石彻底除掉。

他虽然是剑修,但对于李牧手中的那柄暗金色的长刀,也极为眼馋。

咻!

屈指弹出一道剑光,直奔阵眼。

“破。”

他淡淡地道。

但是,就在此时——

嗤!

一道暗金色刀线,从远处间不容发地袭来。

轰!

在剑光破掉坤字通道的阵眼之前的一瞬间,将其拦截,斩碎。

一个身影,自远处虚空而来。

嗯?

剑臣微微皱眉。

不过下一瞬间,他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笑意。

不只是笑,而是大喜。

因为他已经认出来,赶来的人,是李牧。

“哈哈,这可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剑臣喜不自胜地道:“李牧,本仙正要去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妙极,哈哈,妙极。”

他的眼睛,盯在李牧背后悬浮着的暗金色长刀之上。

李牧却根本没有理会这位一剑宗的绝强谪仙。

他法眼在虚空之中一扫,心中最后一丝侥幸消散。

并无剑痴和剑癫的神魂存在。

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剑道气息,比平日了更加强烈一些,那是因为服用了【梦醉神迷】之后,藏剑海剑道秘术增强后的气息。

可以推断出,剑痴和剑癫都服用了【梦醉神迷】。

而整个通道之中,再无第四人存在。

也就是说,对面这个长衫飒爽,英姿如玉的剑道谪仙一个人,就逼得藏剑两大剑修在服用了【梦醉神迷】之后,依旧不敌,最终双双战死。

李牧猜得出来,为了最后,两大剑仙依旧没有放弃,燃烧了一切,想要击败对手。

可惜功亏一篑。

李牧抬眼看向剑臣。

剑臣面色平静,宛如打量彀中猎物一样的眼神,不疾不徐地扫描着李牧。

见李牧看过来,他笑道:“想不到我运气如此之好,本以为已经落于人后,没想到你竟是自己送上门来,甚好,这边是命运的安排吧,你自己乖乖交出金刀,我给你一个痛快,否则,呵呵,仙界先遣三十六队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将你生拘活魂,狠狠打磨,令你生死不能,折磨你千百年呢。”

李牧没有说话。

他提着刀,一步一步地走向剑臣。

剑臣面带轻蔑之意,道:“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仇恨,呵呵,真是无用的可怜的倔强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将金刀献上来,要是让费工夫动手擒你,到时候,你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比死可怕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献你妈个头。”

李牧提刀急进,一刀劈出。

“蠢货。”

剑臣屈指,弹出一道剑气。

李牧刀势不变,直接一刀将这剑气劈碎。

金色的刀芒,依旧疾电一般斩向剑臣。

剑臣脸上,倒也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李牧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

之前就可以仗着金刀,斩杀半步谪仙,劈飞他一指剑气,意料之中。

心中一动,悬浮在背后的仙剑出鞘。

剑臣面带一丝冷笑,握剑在手。

嗖!

一剑刺向劈面斩来的金刀。

处于对疑似超品仙器的金刀的重视,这一剑,剑臣亦是全力施为。

青色的剑元涌动。

无形的仙剑剑意迸发开来。

剑臣的身后有仙剑幻影悬浮,如日中天。

正是一剑宗的【一剑朝天】剑势奥义。

这看似随意的一剑,却有着大破灭之力。

但李牧却不管不顾,金刀依旧劈出。

叮!

刀刃劈在剑尖上。

画面静止下来,微微一顿。

剑臣傲然地道:“小家伙,你还差的……”

砰!

手中的仙剑,突然毫无征兆地崩裂开来。

破碎的金属,就像是飓风中迸飞的泥石一般。

剑臣瞳孔骤缩:“怎么可能?”

他一脸骇然之色。

而这时,李牧已经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

轰!

可怕的力量,牵扯着剑臣的身躯,宛如大虾一样弓下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轰轰!

李牧不知道多少拳轰击在剑臣的小腹。

嘭!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被铁锤轰爆的西瓜一样,自腰腹处直接爆炸开来,血水溅射,血雾狂飙,脏器和白骨炸裂四射。

“啊啊啊啊啊,李牧!”

剑臣似是交.配中突然被抢走了伴侣的狂狮一样,出离愤怒地咆哮怒吼了起来。

这种纯粹肉身之力爆发造成的伤势,对于他来说,完全不致命。

一念之间,就可以恢复。

“我要活剐你,我……”

剑臣的怒吼刚发出一半,瞬间又戛然而止。

金刀的刀背,拍在了他的脸颊上。

瞬间一张脸就变了形。

然后一颗头就被打爆了,牙齿乱飞。

血雾弥漫之中,剑臣的身形再度重聚。

“我……”

愤怒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焚烧。

这样的暴打,简直就是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瞬间怒火淹没了理智。

他甚至都没有去想,到底为什么李牧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一剑诛仙……”

怒吼声之中,一剑宗的顶级功法就要催动。

但李牧像是史前暴龙一样,直接冲过来,一个膝撞,膝盖狠狠地撞在剑臣的前额上,血光飞迸之中,白骨碎裂,剑臣再一次被轰爆。

顶级的剑术,都来不及施展。

“我——要——你——死!”

李牧的怒吼声,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死神咆哮一样。

无与伦比的肉身之力爆发,一拳一拳,像是打沙包一样,将剑臣按住,疯狂地殴打。

这种画面,绝对不像是两位谪仙级的强者在战斗。

而像是普通凡人的殴斗。

一拳一拳,拳拳到肉。

剑臣完全被打蒙了,一次次被打爆,溅起漫天的血雾和骨屑,又一次次本能地重组身躯。

相对于肉身的疼痛,更让他怒火攻心的是精神上的羞辱。

这样的羞辱式的战斗,他从未经历过。

“高高在上,主宰一切吗?”

“仙人吗?”

“让我献宝是吧?”

李牧怒吼着,不断地挥动拳头。

他的拳头上,沾满了骨屑和血浆。

都是剑臣的血肉。

剑臣重组肉身一次,李牧就冲过去打爆一次。

剑臣不断地拉开距离,不断地使用各种秘术,来避开李牧的追击,但在李牧【筋斗云】加上时间奥义的极速之下,根本就躲不开。

仙人的肉身,虽然强大,但比起来晋入武道皇帝,以【真武拳】锤炼出来的无双肉身的李牧来说,简直是不堪一击。

剑臣已经彻底懵了。

神经都麻木了。

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战斗方式。

完全是被拉入到了一个无法理解的战斗方式和层面之中,被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和羞辱。

“去死吧。”

李牧挥动暗金色冥刀。

刀光闪烁。

“不……”剑臣惊恐万状地哀嚎。

为什么会这样。

李牧为何会如此强大?

和几日之前相比,他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实际上,这是因为他一开始太托大,被李牧直接占据了先机,用最原始最残暴的方式,摧毁了他的战斗信心。

若是正常的战斗模式下,剑臣至少可以支撑半个时辰。

可惜一切都没有可能再重来。

李牧斩下了剑臣的头颅。

“一剑宗,我必灭你全宗,绝你道统。”

李牧怒吼。

他将【少商仙剑】和【朝阳仙剑】收起来,又将剑臣身上的所有宝物都统统收摄,然后没有留恋,立刻离开了坤字通道,赶赴兑字通道。

希望君无药可以坚持久一点。

四更完毕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