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1 五品仙器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止步。”

浑身都闪烁着黑色火焰的仙界【魔情宗】先遣小队首领赵无极,眼中闪烁着冰冷的笑意。

他看着冲来的小九,掐着牵牛花妖的手指用力。

顿时,小姑娘的脖颈间,就有黑色火焰,仿佛是黑色的毒蛇一样,缠绕了上去,狰狞可怖。

“啊……”

小花妖忍不住发出疼痛的低吼之声。

汗水瞬间从她的额头后背如流水般涌出,打湿了绿色的衣裙,露在外面的白皙的皮肤下面,有暗青色的血管暴凸起来,手指瞬间绷直。

可见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小九一下子就停在了十米之外。

它的心,仿佛是一下子,被揪了起来。

“放开她。”

小九低吼着,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低头,后肢微蹲。

这是发动攻击的前奏。

“你觉得可能吗?”

赵无极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喜色,暗暗松了一口气。

赌对了。

在看到小九止步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的选择赌对了。

这头凶悍无匹,足以将谪仙按在地上玩耍的仙道凶兽,果然是无比在乎这根小牵牛花。

自己握住了这条狗外形的仙道凶兽的软肋。

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就有很大的概率可以实现了。

“后退。”

赵无极拎着小花妖,面色阴沉地道。

小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道:“你……别伤害她,我们一换一,对对对,交换人质,我放了这个人,你把小灵儿交给我,怎么样,很公平吧。”

他踩了踩脚下的南宫昌,将其往前拨了拨,表示诚意。

南宫昌终于是长松了一口气。

如果能不死,他当然也不愿意死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

大丈夫,能屈能伸,被狗当球玩,当沙包丢算什么,大腿上挨一刀算什么,受点儿折辱算什么。

本仙这是忍辱负重。

但是,下一瞬间,南宫昌满腔的希望,瞬间变得冰凉彻骨。

因为赵无极淡淡地道:“这个废物是死是活,与我有什么关系?”

他毫不考虑地拒绝了小九交换人质的提议。

叮。

一支淡银色的项圈,丢在了小九的面前。

“戴上它,我就饶了这根小牵牛花,否则……”在赵无极威胁的话语之中,黑色的魔情火焰大炙,小花妖的脸上,脖颈间,手腕和脚踝上,都有黑色的火焰纹络出现,似是狰狞歹毒的刺青。

花妖咯嘣咯嘣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她强忍着疼痛,没有发出一丝惨叫求饶的声音。

但颤抖着的身体四肢,还是足以说明,她此时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牵牛花属于木行灵族,最是怕火。

仙道魔火的灼烧之下,痛苦可以说是深入灵魂。

花妖白皙的皮肤上,发出滋滋炙烤的可怕声响,冒出了青烟。

小九眼睛通红。

它盯着赵无极,怒吼咆哮道:“我说了,不要伤害她。”

赵无极轻蔑了笑了起来。

他直接一抬手。

嗤!

花妖的右臂,就被直接斩掉。

墨绿色的鲜血喷射出来。

断去的手臂,落在地上,灵气外泄,化作了一截绿色的牵牛花藤条,然后沾染着黑色的魔焰,迅速地枯萎,化作灰烬。

“唔……嗯啊。”

花妖绷直了身躯,眼眶里流淌出泪水。

剧烈的疼痛,令她无法控制地流泪。

但她强忍着没有出声,没做求饶,也没有恳求小九哥哥救她。

甚至直接别开脸,不再让小九看到自己的脸,看到自己脸上的痛苦和泪水。

因为当她看到小九暴怒的表情的隐忍时,她突然灵光开窍地明白,小九哥哥对自己很好很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好。

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成为别人要挟小九哥哥的武器。

“你……”

看到小花妖受伤害,小九的愤怒几乎让它抓狂。

它强行压制自己的怒火,让自己保持镇定。

目光落在被赵无极人过来的东西上。

“你这是什么东西?”

小九用脚尖踢了踢银色项圈。

这个东西,令它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

它有一种预感。

若是自己戴上它,只怕是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当然是拴狗的狗圈啊,还能是什么?”

赵无极大笑着。

“戴上它,你就会成为我身边最忠诚的狗,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像是奴仆一样,因为它会操控你的神智和思想,呵呵,五品仙器哦,相信就算是你这畜生再凶悍,也挣不脱,哈哈哈。”

这个银色项圈,乃是一件控兽法宝。

五品仙器。

只是因为除了控兽之外,它并无什么攻击力和防御能力,所以这个五品仙器有名无实,便是在仙界之中,也未见得有多珍贵。

赵无极也是在偶然击杀了一位仙界御兽斋的御兽天师之后,才得到了这个项圈。

不过,他当时并未在意。

只想着日后有机会,将这项圈炼掉,提纯出其中的【碧浪仙金】、【大罗银精】和【仙泪绿金】这三种珍贵仙金,也算是废物利用,所以一直将它带在身上。

没想到,今日派上了大用场。

当赵无极作为‘一明一暗’之中那个暗中观察的角色,潜入艮字通道,看到南宫昌被小九当球玩的时候,几乎要被吓尿了。

这么凶残的狗,太恐怖了。

他当时就想要偷偷溜掉。

但后来,当他猛然之间想起,自己的身上,还带着一个五品仙器级别的御兽项圈的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就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思。

如果能够将这条狗,收为战宠的话,那自己的综合战力,岂不是会直线狂飙?

便是在整个魔情宗中,地位和话语权,都会极大提升。

于是,他强压着心中的惊恐,留了下来。

谁知道,还真的被他找到了现在这样一个机会。

刚开始时,赵无极其实是捏了一把冷汗的。

他是在赌。

一旦小九并不是特别在乎小花妖,那他这样做,就是在送死。

好在赌对了。

“你戴上它,我就饶了这根牵牛花小妖。”

赵无极淡淡地道:“我的目标,只是你,杀不杀她,对我来说,并无多大意义。”

小九前肢将银色项圈拿起来。

它定定地看着赵无极,眼中喷火地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我戴上它,你害了灵儿姑娘怎么办?”

赵无极淡淡一笑。

他抬手一道黑色刀光。

刷。

花妖的另外一只手臂被斩掉。

小姑娘喉咙里发出频死野兽一样的惨呼,但又被死死地压在嘴巴里,并未彻底释放出来,听了更让人心疼和愤怒。

“你并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赵无极阴冷地笑道。

“我数十声,如果你还没有戴上项圈,那我就直接以魔情黑火,焚烧了这根牵牛花的精魄本源,令它修为散尽,智慧崩溃,重新变成一支普通的植物,十……九……”

他残忍而又冷酷地道。

小九这一辈子,大概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局面。

它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这个牵牛花小妖如此珍视。

这分明是两个人第一次单独在一起。

在此之前,只不过是在太玄书院大殿中,见过两三次而已。

但是现在,看着小花妖断掉双臂,鲜血流淌,冷汗浸透了绿色的发梢,那绝望惊惶而又强撑着的表情,整个人宛如一朵即将枯萎的花儿一样,小九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握住,就要被握碎了一样。

以前,小九所有的选择题,都是关于能不能吃,现在吃还是明天吃。

今次,这个选择题,令它陷入了巨大的挣扎和迷茫中。

“七……六……五……”

赵无极倒计时的声音,像是死亡的催促,清晰地响起。

小九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思考关于生命的问题。

它也是第一次为了一个不能吃的东西而揪心。

“好。”

小九抬头,看着赵无极,道:“我答应你。”

他双手举着银色项圈,往自己的脖颈里缓缓地套去。

很多时候,做出决定的关键因素,并不在于自己。

而在于别人在你心里的重量。

如果小九的心里有一座天枰,自己在左,小花妖在右的话,那这座天枰,一定是在毫无道理地朝着右侧倾斜。

小九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但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一直到当它快要将银色项圈套在头上的时候,十多米外突然响起了赵无极惊讶愤怒的声音:“你……助手,你在干什么?”

小九下意识地抬头。

然后他呆滞宛如雕塑。

小花妖的身体里正在迅速地枯萎,体内的灵性在疯狂地消逝,生机宛如泄洪的洪水一样一去不复返,绿色的长发变成了枯黄的丝蔓,躯干如千年老树般绽裂,然后迅速石化下去……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

一张不算特别美丽,只能说是清丽秀气的脸。

看着小九,流着泪。

灵族的人,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死。

她不愿意自己成为恶人威胁小九哥哥的武器。

所以她散尽了灵气,瞬间老去。

“不……”

小九怒吼,闪电般冲了过去。

“不。”赵无极惊恐万状地尖叫,同时丢开了花妖,转身就逃。

没有了人质,他在小九的面前,撑不过一瞬。

嘭!

一只狗爪,拍在赵无极的后心。

赵无极狂喷鲜血,仙体破碎,骨骼尽断,残躯落在大漠中,一动不能动,想逃逃不了。

小九冲过去,将小花妖的身躯保住。

“小九哥哥,再见。”

小花妖眼角流出最后一滴泪,然后彻底死去。

小九呆在原地。

许久许久。

“啊……”

它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

然后,如一座疯狂爆发的火山一样,朝着瘫在地上的赵无极冲了过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