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 初至仙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质本凡来还凡去,强于污淖存仙庭。”

方画眉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一般的微笑。

他看着上方的搜灵神将。

对方正在施展功法,搜寻这个世界所有可能的痕迹。

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搜你.妈.的.头。”

方画眉骂了一句。

然后,他的身体里,一团淡淡的金光散发出来,速度极快,转瞬之间,竟是蔓延出去数百万里,将天地染成了一片金色。

“不好。”

上方的仙界搜灵神将这下子,意识到了不对,俯视朝着方画眉看来。

但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金光的浸染之下,混沌世界之中,突然有无数的金色光柱,从地表之下,冲天而起,仿佛是一柄柄象征着不屈和抗争的金色神剑一样,刺向天穹。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仿佛是在这一瞬间,混沌世界之中,无数死于仙劫的生灵,无数草木,江河湖海,无数岩石和泥土,都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嗤嗤嗤!

烧红的铁钳穿越牛油一般的气化声音响起。

那数百搜灵神将,被金色光剑一扫,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化作了飞灰,手中的各种搜灵仙器,也是砰砰砰地爆炸开来,碎片朝着四方迸射。

“好一场唯美的烟花啊。”

方画眉一副目眩神迷的样子。

突然——

“前……前辈,你的身体……”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旁边之前仙道先遣队大营的废墟之中传来。

方画眉扭头一看。

却是仙血汪洋的一座尸山上,一个身穿着书生袍的年轻人,浑身浴血,似是从血海中爬出来一样,正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你是谁?”

方画眉问道。

“晚辈……墨香书海后学弟子君无药,前辈,你的身体,要化了……”血染书生报了名号,似是提醒一样,急促大声地道。

方画眉点点头得意洋洋地大笑了起来

“哦,墨香书海的书呆子啊,竟然还活着,也是你的造化……我的身体吗?没关系,‘化道’而已,散数万年修为与天地之间,牺牲自己,封印所有星河世界痕迹两百年,令仙界再也无法追寻到各大星河世界的痕迹,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伟大?”

君无药呆了呆。

他那日,从兑字通道之中追出去,在服用【梦醉神迷】的药效其内,竟是将那僧人给重创,令其无法再入通道一战。

不过,后来,他也落入到了仙道先遣队的手中,还被百般折磨,拷问太玄书院阵法的事情,可谓是生不如死。

但谁知道,各种惨无人道的仙道酷刑,将他近乎于折磨死,却神奇地令他体内的【梦醉神迷】之药副作用被抵消,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

正赶上李牧袁吼和小九攻打仙道大营,惊得魏安东逃窜,惊慌失措的奴仙,将君无药的尸体,直接丢在了尸体堆里,令他逃过一劫。

直到方才,浸泡在仙人血海中的他,被浪潮冲卷着,推到了一座尸山上,这才缓缓醒来。

一睁眼,就看到方画眉灭杀搜灵神将的画面,心中大振,然来不及喜悦,又看到方画眉的身形,宛如风中烟影一样,正在逐渐消散,震惊之余,才开口提醒。

没想到,却从方画眉的口中,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舍身取义吗?

尽管在这些日子,已经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慷慨悲壮之士,看到了无数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牺牲,但看着逐渐暗淡下去的方画眉的笑脸,君无药还是被震撼了一把。

“前辈,真贤者也。”

君无药挣扎着起身,想要鞠躬。

“呵呵,怎么舒服怎么待着吧,你们这些书呆子,就是繁文缛节多,当年老子看你们就不顺眼……”

方画眉颇为不待见地道。

他的身形,已经稀薄暗淡的像是一个虚影。

但君无药还是站在尸山血海之中,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方画眉无奈,撇嘴,摇头,又道:“好了,混沌世界已毁,生灵湮灭,仙界的驻军,也许还会到来,也许不会到来,你这个迂腐小书生,就好好活着吧,替我再多看一看这个世界,看一看这山水和草木,两百年之后,若是能够等到李牧等人归来,让那个混蛋跪下,在我的衣冠冢上,上一炷香。”

说完,清风徐来。

方画眉留在天地之间的最后一缕痕迹,就此彻底消散。

遮天行动的最后一步,终于彻底完成了。

除了老神棍把自己作死了之外,其他都很完美。

君无药浑身是血,静静地立在尸山血海之上,耳边是腥风血雨的恶浪澎湃,宛如天怒,宛如地泣。

他久久无言。

……

……

仙界。

东圣洲,蛮绝域,清水国。

纵横十万里的苍耳山,鸟飞不过,仙人愁渡。

这里是曾经的洞天福地。

如今的穷山恶水,瘴气丛生,毒龙猛兽盘踞,仙迹罕至。

苍耳山东部,仙绝崖下。

一处常年毒瘴笼罩的水潭中,突然咕嘟咕嘟地冒出了水泡,似是有魔物水怪在水底下翻滚一样。

噗通噗通!

几个身影,从水底下冒了出来。

“呼……这传送,差点儿被淹死,这里就是仙界吗?”

李牧的身形,冒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气。

“汪,有点慌,我感觉有点儿虚。”小九湿漉漉的脑袋,也冒出水面。

它双脚很娴熟的踩水,让整个上半身都浮出水面,第一时间张嘴,吐出清风帮它炼制的特制花盆。

花盆中的牵牛花还在,青翠欲滴,生机旺盛。

小九这才松了一口气。

咕咚。

袁吼也在一面冒出头来。

“这里就是转生池?”

他警惕地四下打量。

这是一个看起来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的水潭,谭边杂草丛生,瘴气缭绕,能见度不足百米,遮掩了一切人类活动过的痕迹。

“先上岸再说,小心周围的毒瘴。”

李牧游到岸边,爬上了岸。

这个时候,仔细观察,才能看到更多的细节。

水潭边,有一块块堆砌整齐的岩石,虽然已经纹理斑驳,表面粗糙,坑坑洼洼,但隐约分辨的出来,这水潭并非是天然生成,而是后天加工围砌而成。

只是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慌败不堪。

“这就是仙界啊,怎么感觉还不如混沌世界。”

小九捧着自己的花盆,小心翼翼地跳上岸。

它本想第一时间,找到一些仙土或者是仙泉之类的仙界特产,来滋养牵牛花,结果一看到如此慌败景象,顿时很失望地打消了主意。

“看来这水潭,便是仙界为数不多,还能使用的转生池了。”

李牧观察一阵,得出了结论。

不管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人一狗一猴正要离开,就在这时,咕嘟咕嘟之声再度从转生池中传来,潭水水面仿佛是烧开了一样,剧烈地沸腾了起来。

怎么回事?

难道有水怪?

李牧使了个眼色,小九和袁吼都警惕了起来。

他们算是仙界偷渡客,初来乍到,可以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敌人。

袁吼已经祭出了自己的黄金盘龙棍,准备出手了。

李牧的暗金冥刀,也是握在手中。

小九将牵牛花吞进肚子空间保护起来,一颗脑袋变得小山大,准备一旦水潭中冒出来什么怪物,就一口吞掉。

很快。

一颗奇怪的黄色大脑袋,从潭水中冒了出来。

不是人类。

“哇哇哇,我要杀光你们……”

那怪物还在‘张牙舞爪’地狂吼。

果然是敌人。

“动手。”

袁吼当先一棍子就砸了下去。

棍影入火雷。

小九也张嘴吞下。

那‘怪物’骤然察觉危险降临,大惊失色,尖叫道:“不,不要,不要杀我一只可怜的虎……”

叮!

火星溅射。

却是李牧在关键时刻,暗金冥刀,架住了袁吼的金棍和小九的牙齿。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李牧盯着‘怪物’,惊疑不定地道。

“是你?”小九也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从转生池里冒出来的家伙,竟然是那个废物地球流氓虎。

“呜呜呜,主人,太主人,你们都在,想死虎了。”

巨大的震惊之后,劫后余生的地球流氓虎,冲上来,抱着李牧的腿,哈哧哈哧地吐舌头摇尾巴,一副欣喜万分的表情。

只是这动作神态……怎么像是一条狗呢?

袁吼默不作声地收起长棍。

李牧将这无良老虎一脚踢开,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地球流氓虎委屈地道:“我也不知道啊,虎在阵中坐,传送天上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道水光卷住,怎么挣扎都挣不脱,我还以为是那些卑鄙仙人的伎俩……”

李牧将信将疑。

不过转念一想,这怂货的德行,别人估计也模仿不出来,又以法眼扫视,并未发现任何伪装之后,只能相信,老神棍这一次,又出了差错,多传送了一条老虎过来。

老神棍果然是靠不住啊。

李牧在内心里鄙夷了一下。

他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的一猴一虎一狗,心中啼笑皆非,有一种来仙界开动物马戏团的感觉。

再等片刻,确定转生池中,再无任何变化之后,李牧四个转身离开。

很快他们就在转生池东千米外,发现了一个已经彻底荒芜的古仙门遗址。

宫殿楼阁无比恢弘浩大,练武场,仙舸港口,丹房,铸剑场,洞府……各种修炼和生活的居所,应有尽有,但都已经成为了残垣断壁。

其中数座仙楼,哪怕是倒塌了,依旧令人震撼。

这的确是不是混沌世界的武道文明所能建造出来的建筑。

“看样子数万年都没有仙人生活过,好像是被仙人们主动遗弃的一个山门……”

李牧站在一块被岁月腐蚀很严重的巨型石碑面前,看到了十个仙文大字——

“沧海生明月,耳畔仙人语。”

还有2更

手机端м.无广告新81中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