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9 灵田被毁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铸剑阁本来就有招揽李牧的心思。

只不过是摄于李牧的‘凶威’,总觉不好接触。

这几日以来,铁无异未敢亲自开口,以免被拒绝之后,再无转圜的余地,避免惹得李牧不快。

但是随着这几日,皇极崖八皇子,频频向李牧抛出橄榄枝,就算是傻子也都看得出来,这是八皇子要招揽李牧了。

而李牧的反应,也让铁无异在内的各方豪强,都意识到,这位天才驯兽师、剑修散仙,加入皇极崖,或许是时间问题。

于是铁无异心中就更加急迫。

一旦李牧加入皇极崖,就意味着,他的地位水涨船高,不仅实力高深恐怖,还有了大势力的背景支撑,比之以前更具有投资和拉拢的价值。

当然,让李牧加入铸剑阁是不可能的。

也是不现实的。

但若是李牧能够担任铸剑阁的可卿长老之职,那对于铸剑阁来说,也是一飞冲天的大喜事。

有这个名头在,简直就是神器在手。

以后,飘香平原上,还有哪个实力,敢打铸剑阁的主意?

铁无异心中着急啊。

他思来想去,最后将希望,寄托在了顾君如的身上。

毕竟是最早与李牧相识的人,而且还是一位娇滴滴的大美女。

男人对于美女总是更容易宽容嘛。

顾君如身为铸剑阁三阁主铁无心的真传弟子,对于铸剑阁有极强的归属感,有了掌门铁无异的授意之后,最终还是找了一个机会,鼓足勇气,将这个请求,抛了出来。

她充满希望地看着李牧。

但李牧听了之后,淡淡地道:“此事,容我再考虑考虑。”

“哦……”顾君如心中瞬间失望无比,但还是强颜欢笑地道:“掌门人和诸位阁主,对于木公子,都无比尊崇,希望公子最终能够给铸剑阁一次机会,铸剑阁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这件事,早就被提到了铸剑阁生死存亡的高度。

顾君如隐约感觉得出来,李牧对于铸剑阁并无特殊的好感,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又聊了几句其他事情,便很知分寸的起身告辞。

李牧并未起身相送。

他对于铸剑阁,倒是没有什么排斥。

以这几日的见闻来看,铸剑阁还算是相对平和的宗门,对外征战极少,对内也并过于苛责横征暴敛,比之问道宗、金顶山之流,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但问题是,李牧是个狼人。

他现在是狼人悍跳预言家,是要去做‘内奸’的。

他自己谋划甚大,混入皇极崖要干一票大的。

迟早有一日会暴露。

现在若是担任了铸剑阁的客卿长老,日后一旦身份暴露,铸剑阁反而是被会牵连。

所以,李牧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拒绝铸剑阁的邀请了。

送走顾君如,李牧再次闭关。

……

“你觉得,木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拒绝?还是等着我们主动去展现诚意?”

听完顾君如的汇报,铁无异的心中,也有点儿慌。

所谓关心则乱。

饶是铁无异作为一派之主已经近百年,经历了无数的风雨,此时也都有点儿摸不准李牧的意思。

顾君如很认真地想了想,如实地道:“弟子觉得,木公子似是有推脱之意,志不在此。”

铁无异顿时呆住。

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好像是被抽空了精神和力气,身形都佝偻了起来。

志不在此。

这四个人,如四道晴天霹雳一样。

“唉,可惜了。”

铁无异无力地叹息了一声。

在顾君如面前,他没有掩饰自己的颓然和虚弱。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小门派想要在这仙界中生存,为何如此之艰难。

“掌门,赏剑大会结束之前,木公子都还在花语城,或许还有机会。”顾君如忍不住道。

铁无异点点头,正要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掌门亲传弟子陈云快步冲进来,面色惊怒地道:“掌门人,不好了,不好了,灵田……灵田被毁了。”

“什么?”

铁无异和顾君如同时惊呼出声。

灵田,那可是铸剑阁的命.根.子啊。

“到底怎么回事?”

铁无异怒吼着,身形飞射,已经是朝着灵田方向赶去了。

顾君如紧随其后。

灵田距离掌门大殿并不远,约二十息之后,顾君如来到了灵田地埂上。

三四十名铸剑阁的核心弟子,以及数百名耕种灵田的农修士,正战战兢兢地跪伏在田边,连头也不敢抬。

整个灵田重地,都回荡着铁无异愤怒的咆哮声。

“怎么回事?谁干的?我要把它抽筋扒皮。”

作为铸剑阁掌门,铁无异从未如此失态。

顾君如看到,灵田中,种植的仙粟已经被踩了个七七八八,都折断倒伏在地,或者是被连根拔起,还有一些田垄,被从中挖断了,辛苦培育的灵土,更是被挖去了二分之一……

毁了。

顾君如一看之下,也是头皮发麻。

铸剑是技艺,让铸剑阁可以有一定的名气,结交出去关系网。

灵田则是命.根.子,让铸剑阁这些年,可以不发动对外战争,也不争夺修炼资源,自产的仙粮,勉勉强强可以满足宗中修士的修炼需求。

灵田被毁,铸剑阁的根基,倒了一半。

是什么人如此丧心病狂?

灵田中这幅模样,好似是有人故意来破坏,而不是来抢夺仙粟仙粮,损人不利己,完全就是要将铸剑阁的命.根.子给斩掉啊。

“是谁?说。是谁干的?”

铁无异怒吼连连。

陈云低声道:“农修士和守卫灵田的弟子,都被人用幻术阵法困住,未见凶手真模样,不过……不过……”说到这里,他吞吞吐吐起来。

“不过什么?还不快说。”铁无异厉声吼道。

陈云靠近过去,压低了声音,道:“有几名弟子,隐约看到,进入灵田中的,似不是人形,而是……两条野兽,模样似狗。”

什么?

铁无异愣住。

他看向陈云。

后者面色怪异,神情闪烁。

铁无异张口就要骂,却突然反映了过来。

铸剑阁中,并未有豢养野兽灵禽的习惯,外面的野兽之类的,也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到如此守卫森严的灵田之中,唯一有可能的,便是如今的贵客——木牧公子麾下的战兽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木牧公子手下,正好有一虎一狗,莫不是?

铁无异心中一个激灵。

如果真的是木牧手下的战兽,问题就复杂了。

是木牧授意呢?

还是战兽自作主张?

后一种情况还好办,如果是前者,事情只怕绝对不止是灵田被毁这种程度,一旦木牧有恶意,对于铸剑阁来说,不啻于灭顶之灾。

一念及此,铁无异脑门上冷汗簌簌而下。

而且,问题的最关键一点,守卫灵田的弟子,也只是隐约看到,并不真切。

没有直接证据啊。

铁无异的心中,浮现出无限悲哀。

生存,真的好艰难。

他想来想去,也不敢直接撕破脸去找李牧质问,暂时只能忍气吞声,静观其变,摸清楚李牧的目的再说。

“把灵田修葺一番,能够抢救回来多少,就算多少吧。”

铁无异神色颓唐地道。

“记住,此事绝对不能对外声张,谁要是走漏了消息,我让他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他目光凌厉,一扫在场的所有人,厉声地道。

所有人都低头不敢与掌门的目光对视。

“君如,你随我来。”

铁无异转身朝着灵田外走去。

顾君如神色有点儿茫然,脑子里一团乱麻,紧随其后。

……

“先生以为,这几日成果如何?”

八皇子问道。

肖啸手握折扇,微微一笑,成竹在胸地道:“效果显著。那木牧对其他人,皆不假辞色,唯独对殿下您,恭敬有加,显然对殿下感观极好。”

八皇子也点头,道:“我亦如此认为,先生以为,此时,是否可以开口招纳此人?”

肖啸摇摇头,道:“殿下,稍安勿躁。此时开口,木牧或许会点头,但只怕是忠诚度并不高,赏剑大会即将开始,殿下可徐徐图之,让与此人,更多好处和利益,令其心中感激,主动开口归顺,到那时,此人才可绝对为殿下所用,成为殿下可放心驱使之士。”

八皇子闻言,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道:“先生所言甚是。不过,先生觉得,要让什么利益和好处于木牧呢?”

肖啸微微一笑,道:“近几日观之,木牧此人,不好色,不贪财,勤于修炼,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是剑修,精通剑术,搭上顾君如,来铸剑阁参加赏剑大会,殿下觉得,是为了什么呢?”

“啊,本王明白了,他是为了那凤鸣神剑而来。”八皇子道。

肖啸道:“正是。此次赏剑大会,各方大小势力来了不少,但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家伙而已,无人能与殿下争剑,既如此,殿下不妨做个顺水人情,将此剑,赠与木牧,到时候,他必心生感激。大事可成。”

八皇子道:“先生言之有理。可是,这柄剑……”

他来赏剑大会当然是为了这柄凤鸣神剑,但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一个女子。

“殿下,大事为重。”

肖啸正色提醒道。

八皇子神色一肃,道:“先生说得对,是我目光短浅了,好,就按照先生的计划来做。我得先生,真乃是如鱼得水也,幸甚,幸甚啊。”

肖啸连忙道:“在下遇殿下,也得明主,更是大幸也。”

两人相视,都大笑了起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