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 日月当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单元你真的有能力履行自己说过的话。”

夏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黄龙阁的方向,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然后,她脱掉衣物,将自己完美无瑕的赤裸胴.体,浸泡在房间一侧的地火温泉中,绝美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疲倦之色,逐渐睡着,似是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一样。

……

……

“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肖先生,你觉得木牧此行,成功的把握有几成?”

八皇子府。

坐在大案之后的八皇子,看似是在稳坐钓鱼台,好整以暇地喝酒,但眉宇之间,一抹焦躁之色,却始终无法消弭,时隐时现。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肖啸微笑着调侃道:“殿下,这句话,您已经问了我整整十一次了。”

八皇子面露苦笑之色,道:“事关重大啊,而且先生你也一直都没有给我答案啊。”

肖啸摇着白折扇,劝诫道:“殿下,小生亦不具备洞彻未来之力,所以不敢断言,不过,这个木牧,高深莫测,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场,令我看不透,但是,属下有一种直觉,此人乃是殿下之福将,应该可以成功。”

八皇子闻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肖啸追随他多年,智计如渊,料事如神,如果他也这么说,或许真的是有希望?

正说话间,一位近卫快步来报:“殿下,肖先生,木牧公子回来了。”

“哦?快请。”

八皇子精神大振。

很快,李牧走进了大堂。

八皇子和肖啸的目光,瞬间全都集中到了李牧的身上。

见他衣衫整洁,并无血迹,亦无战斗的痕迹,两人不由得心中都是微微一愣。

“木公子,可是已经斩杀了那欧阳一?”

肖啸替八皇子问出了这句话。

李牧摇头,道:“不曾杀。”

“什么?”

肖啸一怔。

信誓旦旦而去,空手而回?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八皇子闻言,顿觉大失所望,跌坐在大案之后,神色黯然下来,旋即扫了一眼李牧,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戾色。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这个木牧,好吃好喝好资源,养了他这么长的时间,第一次出手办事,竟然办砸了,实在是该死。

一边的肖啸看到八皇子的表情,立刻就知道这位主子的脾气上来了,连忙抢着问道:“莫非是木公子见那黄龙阁守卫森严,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无妨,还有一两日的时间,徐徐图之即可。”

李牧摇头,道:“并不是,我进入了黄龙阁,还曾暗中偷袭,斩杀了宫中派来的一位金仙,掌控了局势,杀那欧阳一也在一念之间。”

“嗯?”

八皇子和肖啸闻言,顿时都愣住。

“那你为何没有将他杀掉?”

八皇子大声地喝问。

李牧从容不迫地道:“欧阳一惧死,为了活命,透露了一些事情,我想,殿下应该会非常感兴趣,也许他活着,要比他死了,对殿下更重要。”

“嗯?什么意思?”

八皇子的眉毛皱了起来,神色依旧严厉。

李牧于是将黄龙阁中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末了,还将那【提线大乐赋】的曲谱和晶莹玉石白色小鼓,都拿出来,递了过去。

八皇子和肖啸两个人,面面相觑。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如果木牧所言为真的话,那不杀欧阳一,的确是最佳选择啊。

通过欧阳一,可以操控老皇帝。

暗中布局,可以将三皇子的计谋,全盘打破。

甚至还可以将计就计,等到老皇帝死,三皇子最得意的时候,将其从美梦之中打醒,取而代之,让三皇子的一切谋划,都成为嫁衣。

想着想着,八皇子的脸上,不自觉中,浮现出了笑意。

再看李牧时,顿时又觉得,这个人真如肖啸所说,乃是他生命之中的贵人也。

“哎呀呀,刚才差点儿错怪了木兄弟,实乃本王之罪过也。”八皇子站起来,向李牧鞠躬行礼,一副赔罪的样子。

李牧连忙道:“殿下万勿如此,是属下一开始没有说清楚。”

脸的歉意,道:“是本王太心急了,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干……唉,好了,不说这些了,木兄弟劳苦功高,一夜劳顿,实在是辛苦了,先请回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本王自会安排。到时候,少不了木兄弟你的赏赐”

李牧点点头,道:“属下告辞。”

转身离去。

大殿里,复又剩下了八皇子和肖啸两人。

八皇子来回踱步,强压心中的兴奋,看向肖啸,道:“先生,你以为如何?”

肖啸此时,已经将【提线大乐赋】和那晶莹玉石白色小鼓研究完毕。

他沉住气,仔细推敲一番,然后起身行礼,笑着道:“此事应当属实……哈哈,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终于找到了苦苦期盼的契机,此事,只要操作得当,可保证殿下在半年之间,登上皇位。”

八皇子顿时心花怒放。

“哈哈,这个木牧,第一次出手,就给本王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啊。”他兴奋地搓手,猛地又想起一事,心中一凛,压低了声音,又道:“对了,刚才他说,出手暗算了宫中派出去的那个老金仙,莫非木牧的实力,竟然已经可战金仙了吗?”

他竟是有些担心,这木牧实力如此可怕,岂不是会很难掌控?

肖啸闻言,瞬间就明白了八皇子的言外之意。

他心中暗叹一声。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要有容人之量。

若是见不得属下比自己强,如何能够成为一方霸主?

但肖啸毕竟熟知八皇子脾性,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

他于是笑着分析道:“这个木牧,乃是一员骁将,行事滴水不漏,实力也的确是高深莫测,但是,可战金仙这个评价,是殿下您高看他了,殿下莫要忘记,木牧的手中,是有一柄您赠送的六品仙剑啊,若是擅长隐匿行迹的刺杀高手,寻得合适时机,骤然出手偷袭,斩杀那位老金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倒也是,宫中派出去的那位老金仙,寿元无多,这些年实力不增反减,只不过是勉强维持住了金仙境界而已。”他道。

肖啸又道:“这都不是关键啊,殿下,关键是这个木牧,对于殿下您,可谓是忠心耿耿,他与其他图财图权的投靠者不一样,他是因为感念殿下您的知遇之恩,所以才死心塌地,这种人,关键时刻靠得住,可为死士,用得好,危急时刻,可以力挽狂澜。”

八皇子闻言,连连点头。

他这下子,也觉得自己之前,对于李牧的态度,有点儿不对,还好他有所克制,反应极快,表现的没有太过,也弥补及时。

肖啸又道:“属下这就去再确认一遍,一旦木牧所说无误,明日,属下安排人去接触欧阳一,若是也对上了,便可布置下一步的计划,争取将这次机会,利用到最大程度。”

“好。”八皇子颇为兴奋地道。

……

……

逍遥居。

练功密室中。

李牧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还是高看这个八皇子了。

本以为凤鸣神剑这种仙器,都舍得转手增出,会是一个蛰伏的枭雄,有一些养成培养的价值。

没想到,一次欧阳一的死活而已,就让他本性快要暴露。

这样的人,喜怒无常,就算是最后成为皇极崖的皇帝,又能走到什么哪一程度呢?

将这种货色扶持上皇位,就真的能与东玄仙门,一剑宗等宗门对抗吗?

李牧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有些计划,看来是得变一变了。

不过,总的来说,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

“现在最重要的是,借助皇极崖的修炼资源,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而已。”

“综合分析的话,八皇子对我信任,日益加深,他登上皇位,对我最为有利,只是他身边那位肖啸,心机颇深,倒是要防备一下。”

“等八皇子成为皇极崖之主,我便可以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挑动皇极崖与东玄仙门、一剑宗的战争,到时候,战事一起,正是报仇的好时机,这几个宗门,全部都得灭掉。”

李牧心中整理着思路。

同一时间。

逍遥居的后花园。

“哈哈,开花了,我的灵儿开花了。”

小九高兴的手舞足蹈,尾巴摆的像是电风扇一样。

这些日子费尽心机,收集各种灵土,栽种牵牛花,终于收获了回报,嫩绿仙翠的牵牛花儿,终于是抽出了一团花骨朵,并于刚才,吐出了花蕊。

地球流氓虎蹲在一边,假装很高兴:“哈哈哈,太好了,终于开花了。”

一扭头,它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真丢虎啊。

我是来仙界为虎族袍泽报仇的。

结果现在天天陪着一条狗栽花弄草是什么鬼啊。

“得想办法,杀几个仙啊。”

它在心里琢磨。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觉得很饿很饿,一天到晚吃东西,都觉得吃不饱。

而在花园之外,另外一间密室里。

袁吼还在闭关。

黄金盘龙棍液化,涌入他的身体之中。

金色的光芒,高贵而又威严,缭绕着他的全身,让他看起来像是黄金铸就的神秘雕像一般,随着每一次的呼吸,都有肉眼可见的黄金氤氲,在袁吼的口鼻之中呼出伸缩。

呼出的气息,在空气里,描绘仙道符文的痕迹。

【观沧海日月求仙诀】,共分为沧海、日、月三大修炼派系。

李牧选择‘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只是修炼大日一系。

而袁吼的选择,则是同时修炼沧海、日、月这三大体系。

有八九玄功的打底,他的肉身强度,足以承载三系同修。

脑海之中,观想出一副‘沧海之上日月升降’的唯美画面。

气息沉稳,悠长。

他的身体周围,黄金氤氲渐渐似是有灵了一般,游动涌动之中,化作了一片涌动起伏的巍巍沧海,潮声澎湃,将袁吼腰身以下的位置淹没,乍一看,袁吼宛如盘坐在沧海中的黄金神灵一样。

左肩日。

右肩月。

日月当空,同照沧海。

黄金血脉在体内涌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