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 合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因为肖啸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

不管是任何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当他的口中说出‘我还是信任你的’这样的话时,就意味着,实际上,信任已经无声无息地开始动摇了。

肖啸也知道,自己这些年追随新皇,做过很多事情,知晓很多黑点,一旦新皇想要割裂过去的黑暗面,树立自己的新形象,那自己的下场,只怕不会太好。

可是,这也太着急了一点吧。

狡兔死走狗烹。

可现在,狡兔还未死呢,就要烹走狗了吗?

不,另外一个解释,也许是新皇找到了更加适合的‘走狗’。

肖啸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木牧的影子。

新皇对这个人的信任,有点儿过头了啊。

当时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会帮助新皇,将这个人纳在帐下呢?

本以为木牧只不过是一个武夫。

但是现在看来,不只是武夫这么简单。

自己快要被这个木牧给取而代之了吧。

这种速度,是他自己绝对都没有想到的。

肖啸心里沉浮过无数个念头。

就在这时,新皇又缓缓地开口,道:“嗯,兹事体大,不可等闲,走吧,随朕一起摆驾驿馆,朕要亲自去安抚东玄仙门的人。”

“遵旨。”肖啸道。

新皇在宫女的侍候下,换上冠冕袍服。

他突然有点儿心累。

登山时羡高。

但真正到了山顶高峰时,才会觉得,高处不胜寒。

出了寝宫,外面夜色正隆。

寂静。

新皇突然心中一动,问道:“木统领何在?”

旁边一位近卫队长连忙道:“木统领三巡刚过,此时应该是在官所中调息修炼。”

“嗯?宫中夜巡,不是一夜才三次吗?这么快就三巡结束了?”新皇皱眉,讶然道。

那侍卫队长道:“以前的规矩的确是如此,但木统领说,如今陛下新御大宝,万事重头开始,安全最是重要,因此改了规矩,要一夜六巡,而且每一次都是亲自带人巡视,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哦,还真的是有心了。”

新皇闻言,心中有了一丝暖意。

若是人人都如木牧这般,不邀功,不讨赏,默默地做事,那皇极崖的振兴腾飞,何愁不成?

这才是真正做实事的人啊。

“去请木统领来,随朕一起前往驿馆区。”

……

驿馆区。

东玄仙门住馆。

皇极崖禁卫军已经将整个驿馆区重重保护。

李牧随新皇到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略微恢复了一些秩序。

但东玄仙门上下,却是陷入了巨大的愤怒之中。

死者叫做魏如龙,东玄仙门大长老的重孙,地位不低。

“这件事情,我东玄仙门,一定要一个交代。”身穿青袍,面如冠玉的年轻副使,乃是正使魏如龙的胞弟,名叫魏如虎,指着皇极崖新皇的脸,毫不客气地道:“我大哥何等身份,来参加你的登基仪式,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也是对你皇极崖的信任,结果呢?你们的人,竟是在酒中下毒,又派遣刺客暗杀,你们这是要与我东玄仙门开战吗?”

新皇面色一变。

他扭头看向肖啸,眼神中,带着质问。

不是说是外仇刺杀吗?

怎么还有毒药?

肖啸心中一颤。

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

他身边一位亲信官员,见状不对,连忙上前,颤声地问道:“魏公子,不对啊,之前不是说,乃是刺客为之吗?怎么又有下毒了?”

魏如虎厉声道:“这就是你们最卑鄙的地方了,先下毒,让我大哥实力大减,才被刺客刺杀……我警告你们,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等着东玄仙门和皇极崖开战吧。”

“关于下毒,有何证据?”李牧突然开口问道。

他心里也奇怪着呢。

魏如龙的确是他杀的。

当时,袁吼变化做李牧的模样,带着皇宫近卫夜巡,李牧则是出了皇宫,将这东玄仙门的使者魏如龙直接斩杀。

问题是,他并没有下毒。

魏如虎看了一眼李牧,知道此人乃是当今皇极崖新皇最为宠信之人,但也并不怎么放在眼里,冷哼了一声,道:“我大哥七窍流血,毒入心脏,丹田尽墨,正是中了你们皇极崖皇室秘毒【墨玉冠】之毒,证据确凿,难道我还会诬陷你们不成?”

一番检查之后。

皇极崖新皇的脸上,身上阴沉,如罩寒霜。

魏如龙的尸体中,的确是有【墨玉冠】之毒。

而他的致命伤,则是一缕诡谲可怕的恐怖刀意,斩碎了识海、心脉、丹田和元神。

问题麻烦了。

不管致命伤如何,【墨玉冠】之毒就难以解释。

这可是皇极崖皇室的秘毒,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查。”

新皇面如寒霜地看向肖啸。

肖啸心中已经是惊骇莫名到了极点。

事情比他想象之中的更加复杂无数倍。

“臣遵旨。”

他躬身道。

转身,肖啸又对魏如龙道:“魏公子,此事,只怕是别有用心之辈,暗中算计,想要挑拨我皇极崖和东玄仙门的关系,试想,若是我皇极崖朕要谋杀魏如龙公子,何必非要用【墨玉冠】之毒?岂不是自暴身份吗?”

“这……”魏如虎心中,微微犹豫:“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不管如何,人是死在你们皇极崖,这件事情,说破了天去,你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肖啸连连点头,道:“这是自然,您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一个水落石出,给东玄仙门一个交代。”

魏如虎咬牙冷声道:“好,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内,若是查不出来,我便带着大兄的尸体回东玄仙门,到时候,我祖父震怒下来,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这方正在说话——

轰隆!

轰隆隆!

突然远处又传来一声轰隆巨响,接着便是一片惨叫,然后是怒吼声。

磅礴的能量,爆炸开来。

诡谲的爆炸能量光波,在夜空之中,异常刺眼。

“这又是怎么回事?”

新皇心中震怒,胸中如有火山爆发一样,侧目看去。

片刻,就有近卫来报。

“陛下,有刺客袭击了一剑宗驿馆,杀伤一剑宗弟子数十人后逃逸……”汇报的侍卫,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这可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啊。

连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新皇闻言暴怒。

他看向肖啸。

肖啸此时,心中已经是惊怒到了极点。

接待各大仙门、势力使者的事宜,以及相关的安保事宜,都是他在负责,对于新皇来说,继承皇位,得到诸大势力的认同,是首当其冲最为重要的事情,甚至还要比朝内大小势力的归附更加重要。

但是现在……

竟然有大势力的使团,接二连三的遇袭。

而且还是东玄仙门,一剑宗这样的大势力。

“陛下,这……臣……臣也不知,臣立刻去查明。”

肖啸隐约感觉到,一张阴谋大网正在徐徐而来。

或许不仅仅是针对自己。

自己只不过是首当其冲而已。

……

……

“会是谁下毒呢?”

李牧回到【逍遥居】后,心里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怪不得自己当时出手时,魏如龙的反抗微弱,还不如飞仙,原来是在自己下手之前,就已经中毒了。

也就是说,就算是自己当时不出手,魏如龙很快也会毒发身亡。

暗杀魏如龙的人,抱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李牧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蹊跷。

片刻后,袁吼悄然回来。

“公子,一剑宗有防备,只是杀了几个普通弟子,一剑宗的使者剑雪受轻伤,未死。”

袁吼面带愧色地道。

李牧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无妨,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几大势力之间,已经产生隔阂,再找机会,添一把火,就够了,呵呵,说起来,传闻剑雪在十年之前,就已经是真仙巅峰修为,你能够在重重守卫之下伤到他,只怕是已经晋入谪仙境了吧?”

袁吼的实力,增长飞快。

在李牧不限量的仙晶供应之下,他如今已经是谪仙初阶的修为,可战金仙之下一切强者。

这样的实力增长速度,略逊色于李牧。

但也绝对算得上是惊世骇俗。

尤其是袁吼精通八九玄功,可以化作李牧的模样,与李牧配合,任何刺杀行动,都可以显露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可谓是天衣无缝。

“接下来,我们暂且稳两日,你留在逍遥居闭关修炼,尽量不要显露实力与人前,我去皇宫中当值,若有任何行动,让小九或者蠢虎与你联系即可。”

李牧叮嘱一番,这才离开逍遥居。

谁知道,才离开逍遥居不到百米,就又被人给缠上了。

“嘻嘻,木公子,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街道上,【极乐仙子】夏静一身碧色宫装长裙,宛如草木精灵仙子一般,真纯美丽到了极点,月牙儿一般的大眼睛,盯着李牧,一脸的笑意。

李牧微微皱眉。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李牧停下来,看着这个美丽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的绝美女子,道:“我记得,我已经警告过你一次了。”

夏静一脸的狡黠。

她扶风摆柳一般,摇曳生姿地走过来,香风拂面,装作害怕委屈地道:“不对,公子你警告过我两次,第一次,你警告我,说十三皇子若是还派人刺杀欧阳一,就会取了他的性命,结果后来又告诉我说,只不过是随口唬人,难道第二次警告我离你远一点,就不是随口唬人吗?”

李牧眉眼之间,一丝不耐的杀意涌动。

夏静瞬间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样,连忙跳开,道:“公子为何如此厌恶奴家?奴家找公子你,只不过是想要找你,谈一点儿合作而已。”

李牧眼眸深处,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滚吧。任何合作,对我来说,都没有吸引力。”李牧的语气冰冷,转身离开。

夏静淡淡一笑,嘴角划出一丝好看而又诡谲的弧度,道:“比如毒杀魏如龙的人,公子也没有兴趣知道吗?”

李牧脚步一顿。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