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 懦夫可敢一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新皇旨意颁布。

皇极崖老帅、金仙级强者周可夫为统帅,皇室禁卫军统领木牧为先锋,统仙道大军十万,破天傀儡五十万,前往神朝西境,汇同西境残军约十万左右,协力对抗东玄仙门的入侵。

战争进入了第二阶段。

皇极崖如此强硬的反应,多少有些出乎各方的预料。

不到一日,西征军就来到了最前线的落日城。

皇极崖西境共有十城。

落日城位于西境中段。

随着流风、太平、寒城等边境六城的陷落,原本处于相对内陆的落日城,就变成了最前线。

西境的溃军,也都聚集在城中。

李牧作为先锋大将,提前两个时辰入城。

等到周可夫的后续大军到来时,城中的整顿,已经完毕。

周可夫是皇极崖的老牌金仙,效忠过皇室三代帝王,在皇极崖神朝军政系统中,具有颇高的威望,熟稔军事。

对于李牧,周可夫并未太多的好感。

在他看来,李牧只是一个小小真仙,不过是在这一次朝中夺嫡中,运气好的地站在了八皇子阵营,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地崛起。

像是周可夫这种老贵族,对于新贵,内心里,总有一种排斥。

所以李牧也没有得到太大的重用。

周可夫进城之后,各方军政,都由心腹把控。

李牧这个先锋将军,却是被冷落。

随着周可夫一连串命令下达,落日城中原本颓废的士气,很快就得以改善,混乱的局面,也得到了改观。

战鼓响起。

老帅升帐,点卯聚将。

谁知道众将刚刚汇集到帅帐之中,周可夫还未开口训话,城外就响起了轰隆隆雷鸣般的战鼓潮声,接着传令官飞奔而来。

“报……”

“大帅,东玄仙门大军,在城外邀战。”

传令官单膝跪地。

周可夫银白剑眉一扬,冷笑道:“来的正好,众将官,随本帅出战。”

包括李牧在内的数十名大小将官,一起登上了落日城的西城门敌楼。

李牧的位置,在最边缘。

他对此完全无所谓。

城外,东玄仙门的青衫大军遮天蔽日。

仙崩时代,仙界处于万仙盟的松散统治之下,有点儿类似于地球上三国时代,诸方征战,烽火连天,仙道势力军队化征兆明显。

两大势力交锋,为的是争取地盘,城池,资源,以及仙民人口。

因此很少出屠城,以及摧毁性的军事进攻。

两军争锋,有一定的规则。

这些规则有约定俗成的,也有万仙盟仙庭颁布的。

在相应的规则之内征战,万仙盟很少会插手。

但若是一方破坏了规则,等待它的,将会是万仙盟无情的镇压征讨。

“哈哈,听闻是老狗周可夫亲自前来,可敢现身一战?”

东玄仙门大军之中,一艘青色玄舸凌空而来,停在了隔着城门千米的距离之内,玄舸的舰桥上,数百位东玄仙门的强者密密麻麻地站着。

领军的乃是东玄仙门大长老魏羡山,月川府中颇为有名的老牌金仙。

也是魏如龙和魏如虎的太爷爷。

周可夫一身战甲,气势散发开来,宛如神魔,自城墙上悬浮而起,屹立在虚空之中,冷笑道:“魏羡山,你的重孙年纪轻轻就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不好受吧?还不老老实实在家中等着寿终正寝,莫非也要把这一把老骨头,葬送在落日城之下吗?”

李牧听到这话,对于周可夫颇为侧目。

人老嘴毒啊。

都是脾气火爆的老牌金仙,说话那是相当的不客气,火药为十足。

“周老狗,需要逞口舌之能,等老夫踏平你皇极崖,定将你周家上下,满门尽灭……来人啊,谁与我剁下周老狗的狗头剁下来?”

魏羡山厉声大喝道。

“长老,弟子梁振,愿出首战。”

东玄仙门一位中年弟子,面目普通,似是一般弟子,背负仙剑,一身青色仙衣,修为倒是不俗,大约在真仙高阶级的修为,从玄舸之上腾跃而起,来到了半空之中,剑指落日城。

梁振骈指在剑身上一抹。

咻咻!

数道剑光,宛如飞火流星,直射周可夫。

周可夫冷冷一笑,身形一动,回到了落日城敌楼之上。

他是何等身份,怎可与这后辈交手?

“哪位将军为本帅斩了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玄小贼?”他淡淡地道。

两军对垒,主帅岂可轻易出手。

手底下的高手,先过招交锋,力争杀敌,以壮士气。

“末将刘八十愿往。”

一位身穿着紫色战甲的光头战将,手中握着一柄巨斧,大声请战。

“好,为刘将军擂鼓助威。”

周可夫满意地点点头。

刘八十身形冲天而起,化作一道紫光,战斧挥动,风雷随行,直冲东玄仙门梁振而去。

轰轰轰!

两大仙道强者的战斗,瞬间开启。

这是李牧第一次见到仙界不同势力之间的征伐交战方式。

似曾相识。

地球上,三国演义之中,描述诸多战争,都会有大将于两军阵前交锋,以个人的勇武,来决定战场胜负的天枰走向。

比较著名的便有关武圣温酒斩华雄,虎牢关三英战吕布,以及后来的关于斩颜良诛文丑等等,颇具传奇色彩。

没想到仙界的军阵交战,竟也是类似的形式。

这让李牧颇为兴奋好奇。

但仔细想象,出现这样的规则,不无道理。

因为相比于乱世三国,在仙崩时代的仙界之中,修士的实力,个人的勇武和修为,对于战争的左右程度更大。

真正的顶级仙道强者,一人出手,便可以将一个势力抹去,一己之力,便可以击败一支仙道军队。

不过,这是双方实力悬殊的基础上才会发生的事情。

如东玄仙门和皇极崖这样的势力,彼此实力差不多,金仙级的仙道强者相对稀少,属于战略威慑级的存在,很难有以一己之力完全碾压另一方的现象出现。

如此一来,两军交战,顶级强者之间的‘单挑’胜负,对于两军的士气,以及战争胜负的走向影响,就更具有特殊的意义。

轰!

“啊……”

天空之中,一声惨叫,血雨纷飞。

李牧抬头看去,就见一柄大斧跌落虚空。

剑光洞穿了刘八十的身躯,将他直接绞碎,便连元神都未逃出来,当场战死在了虚空之中。

落日城头,皇极崖主将皆是面露惊色。

周可夫银色眉毛掀动。

这样的结果,令他感觉到意外。

刚才之所以同意刘八十出战,乃是因为刘八十和梁振的修为相当,都是真仙巅峰,刘八十也算是皇极崖的猛将之一,战力要比表面上的境界更强,成名已久,对上梁振,胜算极大。

周可夫是奔着首战必胜,力挽落日城中残军士气的目的去的。

谁知道……

弄巧成拙了。

失策啊。

周可夫的眼神,凝重了起来。

“哈哈哈哈,周老狗,我东玄仙门的剑,利否?”

玄舸之上,魏羡山大笑了起来。

周可夫毕竟是见过风雨的老将,瞬间镇定下来,头也不回地道:“哪位将军,可为本帅斩了梁振,为刘将军报仇?”

“元帅,末将愿往。”

一名颇为年轻的银甲银枪将军出列。

周可夫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赵将军愿出手,必然凯旋而归,哈哈哈,很好。”

银枪赵汝龙。

这个年轻人,是皇极崖大军中,今年涌现出来的一位罕见天才,修炼不到五百年,年纪轻轻,便已经快要窥视到金仙境界,同境界堪称无敌,有着‘银枪小武神’美誉,久负盛名。

有赵汝龙出马,周可夫颇为放心。

他相信,这第二战,必定能够拿下。

咻!

银枪如电,激射虚空。

天空中,恶战再起。

但战不十合,又是一片腥风血雨,洒落虚空。

银色的长枪,乃是三品仙器,结果却被斩碎,赵汝龙的下场,如那刘八十一般,被东玄仙门梁振的剑光绞碎,元神也不得脱,死无葬身之地了。

“什么?”

“这……赵将军竟也不低?”

“怎么会如此?”

“东玄仙门一名名不见经传弟子的实力,竟然强悍到了如此程度?”

落日城西门敌楼之下,皇极崖诸将,看到这样的结果,一个个面色都狂变,被震惊了,被吓到了。

赵汝龙算得上是西征军的一张隐藏底牌了。

竟是被十合斩杀。

这已经不仅仅是出师不利这么简单了。

连败两阵,连损两大真仙级强者,不仅动摇了军心士气,更对于西征军的实力,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和损失。

千军易有,一将难求。

接下来该怎么办?

众人都已经看出来,东玄仙门打头阵的梁振,不简单,若非金仙级强者,绝难胜之。

但问题是,梁振展露出来的修为,不过是真仙境啊。

东玄仙门一个真仙,就逼得皇极崖金仙出手,就算是赢了,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反而会被人耻笑。

周可夫银色双眉耸动,心中怒极。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意了。

这个梁振,必定是东玄仙门秘密培养的核心弟子,隐藏的底牌,一上来就放大招,打了皇极崖大军一个措手不及。

如何挽回局面?

周可夫心中权衡无数个年头,一时竟是无更好的人选。

“哈哈哈哈,周老狗,是不是已经无人可用了?皇极崖穷途末路,你亦是冢中枯骨而已,三日之内,老夫必破落日城,尽歼你城中二十万残军。”

玄舸上,魏羡山狂笑。

虚空之中,连胜两阵的梁振,亦是一脸的鄙夷和轻蔑。

他手中仙剑,一一指向城门上的皇极崖诸将,淡淡地道:“你,你……你……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

他的剑尖,挨个指过去,最终遥遥指向李牧。

“看你年纪轻轻,官秩不低,想来皇极崖那昏君,对你也颇为信任,呵呵,难道连上来一战,以报君恩的匹夫之勇都没有吗?懦夫,可怜!”

他并不认识李牧。

但这并不妨碍他将李牧对位嘲讽的对象。

因为站在这个城楼上的人,除了老牌金仙级的周可夫之外,其他任何一个人,在他的眼中,都如土鸡瓦狗一般,根本不堪一击。

------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