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 朝会(2)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辰儿!”

尹侍女被巨大的惊喜填满胸膛,下意识地就冲过去,将小男孩抱在怀里。

“娘,你也来了……娘,我见到爹了。”

小男孩欣喜地钻到了尹侍女的怀里。

他的第一句话,与父母有关。

但大殿里,清晰可见地响起了诸多嗤笑声。

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那意思很明显,‘爹’这个词,也是你叫的?

尹侍女却是没有理会那么多。

在见到儿子的瞬间,她的心中,再无丝毫的紧张和惊恐,将儿子牢牢地抱在怀里,她的整个生命和灵魂,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儿子。

“勿要喧哗,站在一边。”

大宦官开口呵斥道。

小男孩于是紧紧地闭上嘴巴。

他愚钝,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得分辨眼前的局面。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娘亲就一直教导他,不该说话的时候,不要说话,不该开口的时候,不要开口,不该拿的不要拿,不该看的不要看。

他不想连累娘亲。

所以他表现的非常非常乖。

哪怕是昨日进宫以来,任何时候,他都绝对乖巧,不多说,不多问,不多看。

这个小家伙,资质一般,但是在某些方面,却比同龄人早熟太多太多。

“赐座吧。”

高高在上的龙椅上,一个略显疲倦的声音响起。

今日的皇帝,气色更差。

他脸上有无法掩饰地苍白,眼窝深陷,带着乌青,一种暮气和死气,缠绕着这个人的身躯,哪怕是再笨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位皇极崖至高无上的主宰,此时已经是病入膏肓,药石罔治了。

“一个身份不明的下人而已,站着就行了,赐什么座。”

略显刻薄的清脆女声响起。

坐在皇帝身边的郑皇后,有着一张姣美的面孔,飞凤眼,柳叶刀眉,五官贵气,只是眼神超乎寻常地凌厉,给人不太好相处的感觉。

放在平日,皇后当然不敢反驳皇帝的意志。

只是如今的皇帝么……似乎也没有力气,和皇后计较这些了。

于是那大宦官便真的没有给尹侍女和辰皇子赐座。

殿内的臣子,表情也是各不相同,值得玩味。

昨日皇帝下旨,今日早朝,只议立储君之事,很多人都嗅到了风声,也有人专门把皇帝时日无多的消息放出去,今日到殿,就看到竟然连皇后也在,就意识到,事情更不寻常。

皇后的手边,站着一位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

这少年面目俊朗,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子灵气,年纪轻轻,修为气息已经是颇为不俗,只是眉宇之间,略有阴鸷之色,鹰钩鼻高耸,表面上一副谦恭之态,但伪装的太过稚嫩,实则顾盼之间,倨傲尽显。

这少年便是皇后的养子震皇子。

震皇子是皇帝昔年早夭的二哥,也就是昔日二皇子的遗孤,二皇子与皇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早夭,只留下一子,出生不到一个月,就被皇后收养,体内流淌着的,也是皇室血脉。

皇后一系,今日的目标,就是将这个少年,推上储君之位。

大殿之中的群臣已经到齐。

“陛下,时候差不多了,可以开始朝会了。”

群臣之首的郑沅出列,缓缓地开口道。

皇帝气息微喘,眼睛似闭似睁,慢慢地道:“不急,等木亲王到了,再开始。”

皇后连同群臣,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木亲王也来?

平日朝会,木亲王是从来都不参加的。

从不针对朝政之事发言。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威震天下的绝世人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修炼之上,对于这种朝政琐事,从来都不怎么在意。

怎么今日竟然例外了?

这时,众人才明白,原来龙椅左首下侧的台阶上,那个空着的镶银宝座,竟是为木亲王所留。

“木亲王既是要参加朝会,竟然迟到,架子未免有点儿大了。”高盛威声音不大不小地议论,恰好够周围众人听到。

这句话没错。

皇帝召集朝会,身为臣子的,岂可迟到?

此乃是大不敬。

木亲王功劳虽大,但也不能就此得意忘形啊。

这是在削弱木亲王在朝政中的印象分。

但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那白银宝座边响起:“本王已经来了,陛下,朝会可以开始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不知道何时,那白银宝座前面,竟然是已经站着一个人。

白衣如玉,黑色短发,丰神俊朗。

不是名满天下、仙威无双的木亲王,又是何人?

整个大殿里,瞬间为之安静。

高盛威的面色大变,迅速低下头。

“见过木亲王。”

郑沅则是面带着微笑,朝着李牧拱手行礼。

然而李牧的眼神,根本就没有落在他的身上,看都未曾看他一眼。

郑沅表面上并无丝毫反应,但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阴毒怨恨,隐藏的很好。

李牧的出现,让整个皇级殿中,气氛骤然不同。

一种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压力,在每一个大臣的心中,蔓延开来,那个白色身影仿佛是一座大山,压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皇后也不例外。

李牧曾经是皇宫近卫大统领,在宫中当值,曾经与皇后照面过几次,但那时的皇后,并不怎么将真仙级修为的李牧放在眼里,只是当做普通的侍卫来看待而已。

她到现在,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木牧,去了一趟神嚎崖之后,实力突然就如此可怕。

皇帝暗淡的眼神中,骤然闪过一丝光亮。

李牧的出现,给他已经病入膏肓的身体里,注入了一道精神力量,令他仿佛突然一下子,浑身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于李牧的依赖,已经无法祛除,很多时候,不管做出任何决定,有这个男人在场,他才会更加顺心和自信。

“木兄弟,坐。”

皇帝抬手道。

“谢陛下。”

李牧行礼,然后坐在了银色宝座上。

“今日召集众卿来此所为何事,相信众卿都已经知道了,朕今日要立下储君,然则朕之血脉凋零,膝下唯有一子,名曰辰,朕有意,立辰皇子为储君,众卿以为如何?”

大殿之中,议论之声骤起。

虽然知道今日朝会,乃是确定储君,也知道辰皇子的存在,但皇帝如此直接地提出了自己的人选,却还是让诸多大臣,都有一些意料之外。

辰皇子么,一个地位卑贱的侍女所生的杂种而已。

过去的九年时间里,所有人都已经淡忘了他的存在。

就连皇帝自己,也都完全不将这个皇子放在心上,是死是活,从来都不过问,视作污点,怎么现在一下子,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天翻地覆,就要立为储君了?

皇后的眉毛,紧紧地皱起。

她身边那个小皇子,亦是用阴狠的目光,看向如同受惊的山雀一样躲在母亲怀里的辰皇子。

那是一种不应该属于少年人的狠辣目光。

尹侍女呆在当场。

她抱着怀中的儿子,被皇帝的话,震的几乎失去了意识。

这个消息,不啻于惊雷一般。

陛下要立儿子为太子?

先是一喜。

喜的是,儿子的父亲,似乎终于愿意承认这个儿子了?

但下一瞬间,巨大的恐惧,又袭来。

就算是陛下愿意立辰儿为太子,那些大臣,会认同吗?四大家族,军中的将领,还有后宫的皇后和嫔妃们……他们会饶过辰儿吗?

自己的辰儿,无依无靠,弱小愚钝,犹如生长在御花园中的野草杂草,只靠自然风雨勉强生存着,只需要一点点的阳光,就已经足够。

若是一下子,把所有的日照都给辰儿,非但不能让他们成长为参天大树,反而会把他给活活晒死。

尹侍女用充满了恐惧的眼神,看向皇帝。

皇帝的目光,则是看向了李牧。

昨夜的信中,他已经说得很清楚。

这个时候,他需要李牧的表态。

殿中大臣们的目光,也都看向李牧。

李牧没有开口之前,没有人敢开口。

因为谁都明白,此事,只要有皇帝的意志,加上木亲王的赞同的话,那就是铁板钉钉,别人如何反对,都是无用功而已。

“木兄弟,你以为如何?”

皇帝开口问道。

李牧坐在白银宝座上假寐,闻言,淡淡地道:“此乃陛下家事,外臣不便多言,自是由陛下,省心独裁即可。”

皇帝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

他本以为,木牧会支持辰皇子。

而皇后,以及其他众多大臣,脸上则是如释重负的狂喜。

“木卿不愧是陛下忠臣,所言甚是啊。”

皇后微笑着开口,看向李牧的眼神中,就多了几分赞赏,突然觉得这个木亲王,其实也很识时务。

皇级殿里的气氛,一下子,似是活了一样。

“陛下,皇后膝下的震皇子,亦是皇室血脉,血统纯正,聪慧多智,天赋绝佳,恭孝勤俭,年龄也更为适合,老臣斗胆,提议立震皇子为太子。”

郑沅出列,开口道。

“臣附议。”

“臣也附议。”

“郑大人言之有理啊。”

约有十几位重臣,都不约而同地站出来,支持郑沅的提议。

郑沅淡淡地笑了笑,然后面色一变,语气凌厉了起来,又道:“陛下,臣还查出一件大事,不得不向陛下汇报,原来这辰皇子,并非是陛下亲子,当年尹侍女曾与王府中,一位侍卫有染,才生下了这辰皇子,这也正是为何辰皇子相貌,与陛下完全不同的原因,望陛下明察。”

这话一出,皇级殿里,顿时一片惊呼。

就连杨嘉,脸上都露出了惊色。

好你个郑沅,玩的这么绝吗?

不但要将震皇子推上位,还要将辰皇子母子,直接置之死地啊,这是要借着这次朝会,直接斩草除根,盖棺定论啊。

皇后一系的胆子,竟然大到了这种程度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