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手段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或者蠢。

或者不想活了。

或者受人指使。

但以何应鑫对于李牧的了解,不管是哪一种,这个徐明远,今日都死定了。

别人不知道,何应鑫心中却是隐约知道,李牧这一次来天星府,是为了什么。

所以他出手,就没有丝毫的犹豫。

徐明远的修为,也是仙王级,但和何应鑫这种大仙庭精心培养出来的战斗类天将比起来,却是差了许多,数招之间,就被何应鑫制住,封印了修为。

“你……木牧,你安敢如此?”

徐明远厉声大喝。

李牧道:“退出去,斩。”

何应鑫二话不说,拖着徐明远就朝着外面走去。

“你敢,木牧,你这是找死,你敢……”徐明远厉声大喝,脸上也终于出现了慌乱之色。

他终于看出来,李牧这是真的要弄死他。

大殿里的古剑飞等人,也都是勃然变色,之前那些看似镇定的人,也都面色大变,谁都没有想到,刑府大掌座大人,竟是如此杀伐果决,丝毫不给镇妖阁面子。

李牧高高站起,疾言厉色地喝问道:“堂堂小仙庭,代大仙主巡牧州府,守护万民,竟是被一个宗门,欺压至此,简直是耻辱,我仙庭的脸面和尊严何在?尔等在天星府,就是如此尸位素餐吗?啊?”

古剑飞等人,一时双股战战。

李牧目光落在古剑飞以及六府掌座身上,道:“今日,本座给你们机会,古仙主,还有各位掌座,行刑徐明远,就由你们亲自来做,以正仙庭之威。”

啊?

什么?

古剑飞等人大惊。

“大人,这……”

“我们……属下……”

一片唯唯诺诺的声音。

李牧面色阴冷了起来,整个凌霄殿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了数十度一样,所有人都觉得一阵沁骨的寒冷。

“嗯?怎么?本座的话,都不管用了吗?”李牧眼睛眯了起来。

古剑飞心中一凛,猛然想起了这位大人的传说,再一想这些年自己在天星府的窝囊日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戾气,将心一横,道:“下官遵命。”

有了古剑飞带头,其他几个大人物,威压之下,也纷纷低头。

唯有一位面色阴鸷的中年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沉默不语,无声地对抗。

“这位大人,身居何职?”李牧道。

那人起身,面带冷笑,拱拱手,道:“下官户府掌座林远志。”

李牧道:“怎么?你不愿意出手捍卫仙庭的威严?”

林远志道:“下官认为,大人手段太酷烈,只是擅闯凌霄殿而已,稍微训诫,予以惩罚,就可以了,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你在指责我?”李牧嘴角咧起一个如刀般的弧度。

林远志道:“下官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李牧冷笑一声,道:“怪不得天星府小天庭,被镇妖阁欺压至此,原来六府掌座之中,也有如此无视仙律仙归,无有血性之辈,说尸位素餐,都是夸奖你了,简直是渎职。”

林远志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顿时面色羞怒了起来,道:“大人,振兴小仙庭,可不是只用嘴巴说说而已,再说了,镇妖阁也是万仙盟一员,代管些许仙庭的只能,理所应当,大人岂能如此颠倒黑白?”

李牧厉声道:“好一个理所应当,好一个颠倒黑白,来人啊,将此人给我拿下。”

妖修战奴碧落身形一闪,犹如鬼魅,瞬间就扣住了林远志的肩膀,令其一身修为烟消云散,提不起半点。

“大人,这是合意?”林远志色厉内荏地道。

李牧淡淡地道:“拖出去,斩。”

碧落拖着林远志就往大殿之外走去。

林远志厉声大喝道:“你这是滥杀,这是在排除异己,这是在倒行逆施,我不服,木牧,我不服,我乃是大仙庭任命之天将,你怎可如此轻易杀我?”

李牧一抬手:“慢。”

碧落停下来。

李牧冷笑道:“你不服?呵呵,好,今日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来人……”

他一摆手。

啪啪啪!

一堆玉诀、信笺丢在了大殿里。

一位玄舸亲随随便催动仙元,启动其中一个玉诀,其中记录着的东西,投影在了虚空中,却是这个叫做林远志的户府掌座,巧取豪夺,阴谋杀戮,违背仙庭律令和仙规,所做的种种阴沟里的事情。

这种事情,大小仙庭诸多官员都在做。

毕竟万仙盟从根子里就已经快烂透了。

但毕竟是拿不到台面上的事情。

一旦真的揪出来问责,却是一问一个准。

林远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死了亲儿子还难堪。

他没有想到,木牧初来乍到,竟然就将自己的底细,摸了个干干净净,这让他猛然意识到,木牧执掌的,可是刑府,刑府的特卫,最擅长的可不就是这个吗?

甚至很多时候,哪怕是你清白无辜,刑府的特卫们,也能随便捏造出来许多,轻轻松松给你泼脏水,让你有口难言有苦说不出。

“大人,我错了,我愿意出手,为仙庭正威。”

林远志心胆俱裂,立刻就认怂了。

李牧冷笑一声:“你当本座时间这么多,任你出尔反尔?拉出去,与徐明远一同皆斩,古仙主,劳烦你们出手了。”

古剑飞等人,早就被吓得魂飞天外,战战兢兢,此时还哪里有丝毫敢迟疑和犹豫。

他们的屁股,不比林远志干净。

想来大掌座的手中,也掌握着他们的‘罪证’。

大掌座斩徐明远,是为了向镇妖阁表明态度,那斩杀林远志则是在‘杀鸡儆猴’。

猴是谁?

不就是他们吗?

若是再不识趣的话,怕是大掌座也直接杀猴了。

一群人连忙领命出去。

很快,大殿之外,就传来了徐明远和林远志两个人的痛呼怒骂之声,但很快就变成了哀嚎求饶,到了最后,声音逐渐消失。

然后古剑飞等人,个个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样的表情,手上、身上还沾染着一些鲜血,进来向李牧回礼。

何应鑫也进来,向李牧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完成,这些人的确是都出手了。

李牧哈哈一笑,面色由阴转晴,道:“诸位不愧是忠诚为大仙主,都是肱骨之臣,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本座值得信任的兄弟了,放心,有什么事情,本座不会不管你们,诸位,满饮此杯,为天星府小仙庭的振兴辉煌而贺!”

古剑飞等人回坐,纷纷举杯。

事到如今,他们也明白,和李牧成为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没有了退路,想要逃避躲避,已经不可能了。

既如此,不如所幸一条道走到黑,跟随在李牧的身边,拼一把,也许真的可以拼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等愿追随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愿为大人马前卒。”

“唯大人马首是瞻。”

转变了心态之后,这些人倒是适应的很快,一个个立刻就拍着胸脯效忠保证了起来。

李牧来到东阳城的第一个夜宴,就这么过去了。

他毕竟是身居高位,自上而下做这些事情,再简单不过。

当夜,李牧就以徐明远擅闯凌霄殿的理由,直接查抄了镇妖阁在东阳城的驻城天师府,带队的人正是古剑飞这个小仙主,李牧麾下七大战奴协助,斩杀了不少的负隅顽抗的镇妖阁弟子之后,轻松拿下。

府内查抄出来大量的仙晶、仙金、矿石、丹药、秘籍、阵图、仙器、仙丹、甲胄等等修炼资源,令古剑飞等人都连连咋舌。

早就想到天师府很富有,但没想到,会富有到这种流油的程度。

缴获的所有仙道资源和财富,都上交到了李牧的手中。

李牧将这些资源,都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摆放在了凌霄殿中。

刺目的仙道宝气,耀花了人眼。

古剑飞等人被召集前来,看到堆积如山的仙宝,眼中闪过艳羡之色。

说起来,他们也都是一方封疆大吏,是仙庭的地方大佬,但长年处于镇妖阁的压迫之下,身上的油水少的可怜,一个徐明远的财富,就将他们轻易比了下去。

“呵呵,诸位,这些仙宝,你们自取一半。”

李牧笑着道。

“什么?”

古剑飞大吃一惊。

其他五府掌座,以及一位临时提选的代理户府掌座,听到李牧这话,顿时都心脏狂跳。

“这……大人,还有我们的份?”

古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吞了吞唾沫。

李牧道:“怎么?不想要?”

“不不不,大人厚赐,属下们怎敢拒绝,只是……”古剑飞不知道该怎么说。

以前,像是这种事情发生,收缴的财富宝藏,必然都是全归仙庭所有,实际上暗地里,必定是上官吞没,是早就浮出水面的潜规则,大家心知肚明。

没想到今日,李牧竟然愿意分给他们修炼资源。

“呵呵,昨日本座就说了,只要你们跟着本座,为大仙主效力,本座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你们以为,本座说的空话吗?”

李牧淡淡地笑道。

“大人英明。”

“我等愿为大人马前卒。”

“大人恩德,永不敢忘。”

一群人又是意外,又是感激,纷纷向李牧行参拜大礼。

昨夜被被逼,今日被利诱。

一个大棒,一个甜枣。

他们心里对于李牧的抵触,终于消散的差不多了。

一切,都在按照李牧的计划行事。

第二日,李牧就离开了东阳城。

他‘微服私访’,打着七大战奴,前往镇妖阁占据的七大城寻访,先暗中摸一摸情况。

和月川府、鹰扬府不同,天星府中,镇妖阁的势力太过于庞大,即便是李牧的身份地位,也不能不徐徐图之。

今日三更,还有二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