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4 全军覆没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妖狱山之战画上了句号。

但这场战斗的影响,才逐渐展现出来,在不断地发酵,席卷整个天星府,然后以天星府为中心,朝着整个东圣洲,乃至于整个仙界辐射开去。

这是在后仙崩时代,近万年以来,仙界最大规模的一场战役。

从来没有一个万仙盟的超级势力,如镇妖阁这般,被敌人对手攻入到了山门之中,差点儿踏破了整个山门。

这是一种耻辱。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万仙盟对于此事的反应。

但出于意料的是,万仙盟一直都保持了一种极为诡异的缄默。

镇妖阁的反应,倒是不出所料地激烈。

一张通缉追杀榜单,很快就被告知天下。

攻打妖狱山的大妖,如虎蛟王,九尾王等人,无一例外,全部都上榜了。

榜首的是来一位叫做【影】的仙皇级大妖。

这个【影】的来历,颇为神秘,攻打妖狱山的时候,那漫天的黑色妖雾,便是这位仙皇大妖制造,而与都天教主斗了一个难解难分的,也是此人,最后妖修撤退,掩护断后的,亦是这位大妖。

排名第二的,便是这次妖修联盟的实际组织者,小妖祖朱路意。

镇妖阁对于妖修联盟的掌握,显然越发清晰起来。

毕竟是曾经坐镇天星府和整个东圣洲的庞然大物,潜藏的力量和底蕴,爆发出来,绝对非常可怕。

除了【影】和小妖祖,虎蛟王,九尾王,毕方火炎焱等一干仙君级的大妖,纷纷上榜,参与了当日一战的仙将级以上的大妖,无一遗漏。

这些纵横呼啸,无法无天的大妖,被镇妖阁放在榜单上,情理之中。

但是榜单上的最末的一个名字,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木牧。

大仙庭刑府大掌座木牧的名字,也上了榜单。

“木牧勾结妖修,残杀我镇妖阁弟子,当日妖狱山一战,也有木牧化身加入战斗的迹象,此人身为大仙庭一府掌座,本当维护万仙盟成员宗门的利益,但却为了一己之私,煽风点火,戕害同源,当诛之。”

这是镇妖阁发出的檄文。

以一个成员宗门的身份,发出了针对大仙庭六大府之一的掌座悬赏追杀,这在东圣洲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

谁不知道,木牧乃是大仙主东方夜刃的心腹。

这样悬赏木牧,岂不是在打大仙主的脸?

如此一来,各方对于镇妖阁追缉妖修们的事情,反而不怎么关注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大仙庭对于镇妖阁追杀悬赏的反应。

很快,就有了结果。

虽然不是官方发出,但从流星岛上传出来的消息,大仙主东方夜刃怒极,在太阳神殿中,当着大仙庭诸多高层的面,暴怒连连,怒斥镇妖阁以下犯上,妄自尊大,罪大恶极。

很快,东方夜刃也放出话来,任何人胆敢针对大仙庭官员发出悬赏,都是罪无可恕之事,准备好迎接仙庭的雷霆之怒。

一下子,诸方都沸腾了。

很多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以镇妖阁为首的老旧势力,和以东方夜刃为首的新派势力,终于在彼此虚与委蛇这么长的时间之后,摆明车马地开始相互针对了。

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之中。

东圣洲的局势,急转直下。

而李牧自己,当然也是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情。

和许多人想象的不同,李牧并未第一时间躲回流星岛避难,而在于小妖祖分开之后,立刻赶往鹰扬府,来到了南斗教,在临水小筑,找到了隐居状态的花想容。

从偷偷摸摸将毕方一族的天才少女炎炎焱捉去抽血炼药,就可以知道,镇妖阁的这些道士们,真的是没有一点点的节操都没有,既然真的是公开撕破脸了,那李牧就不得不防一手,先保护好花想容的安全。

对于李牧的到来,花想容自然是万分欢喜。

小别胜新婚。

两人恩恩爱爱腻歪了许久。

南斗教中的气氛,倒是相对平和。

南斗雄风因为李牧而获得重生,掌握了南斗教,他的内心自然是偏向于李牧和大仙庭的,如果李牧失势,可以想象,他南斗雄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李牧是暗中前来。

除了花想容之外,只有时常伴在花想容身边的小师妹文婧,知道李牧如今人在临水小筑,但小丫头对于花想容忠心耿耿,自然是不会透露出去。

转眼,十日时间过去。

果然不出李牧所料,有镇妖阁的一尊仙君级天师,带着数十高手,以及两千道兵,横冲直撞,来到了南斗教,也不和南斗雄风打招呼,直接轰破了南斗教的护宗阵法,来到了临水小筑上空。

“妖女花想容,还不出来受死。”

一个断喝,震动虚空。

层层气浪云海,宛如汪洋,在虚空之中激荡开来。

可怕的音波轰鸣而下,直接朝着临水小筑覆压下来。

一瞬间,整个南斗教都被震动了。

“那是什么?”

“还可怕的力量波动,这是……仙君吗?”

“恐怖如斯。”

无数南斗教的长老、护法和弟子,纷纷朝着临水小筑的上空看去,内心里震惊而又惶恐,这种级别的强者降临,还带着敌意,是针对花想容而来,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南斗雄风从大殿里走出来,脸上也带着惊怒不安之色。

坏了。

那是镇妖阁的玄舸。

这些道士,竟然因为木掌座的事情,迁怒于花儿了。

这该如何是好?

南斗雄风顿时紧张了起来。

南斗教在鹰扬府算是第一大宗,但平日里,还得看小仙庭的脸色,和镇妖阁这样的超然势力,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眼下如何是好?

就在南斗雄风准备硬着头皮上去搭话的时候——

轰!

一道刀光,冲天而起。

巨大的玄舸,瞬间被这血量的刀光,一剖为二,旋即能量阵法失控,爆炸,发出刺目的火光,浓郁的烟尘和炙热的光华同时爆发开来,在天空之中,化作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

无数镇妖阁道兵,被爆炸波及,重伤,燃烧,宛如黑色雨点,从天空中惨叫着坠落下来。

“找死。”

仙君级的镇妖阁天师暴怒。

天空之中,妖幡滚动,数杆大旗浮现,迎风一晃,便化作撑天神柱一般,闪烁着可怕的光辉,朝着绿竹峰临水小筑直接钉了下去。

“死的是你们。”

带着淡淡鄙夷的声音响起。

又是一道刀光。

嗤嗤嗤!

如快刀且牛油一样,将那数杆大旗当空直接轻松斩断,破掉了这六品级别的仙器。

同时,一道白色身影,冲天而起,扶摇而上。

他手中握着燃烧着淡金色火焰的长刀,犹如战神,一道挥出,五六个仙王级的镇妖阁天师,就在半空中,纷纷化作两段,燃烧坠落。

“木牧?”

镇妖阁的仙君级天师一见之下,先是一惊,旋即大喜。

本来只是一个捉拿木牧妻子的小活,毕竟这个叫做花想容的妖女,连悬赏追杀榜都没有登录,以他的修为和地位,来捉这样一个人,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他自己心中,其实也不怎么愿意来。

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李牧这样一个悬赏追杀帮上的‘猎物’。

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

但就在这一份喜悦,还未在心中彻底的绽放出来的时候,李牧的刀光,已经略过了这位仙君级天师的脖颈。

温热绽放。

一道细细密密的血线,在他的颈间沁出。

“呃,你……你竟……你……”

他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巨大的惊恐将他笼罩,等他催动仙元道基,想要修复肉身时,可怕的仙火炎力已经彻底摧毁了他的生机。

尤其是其中一道淡淡的紫色雷火,让他的元神,也瞬间受损。

噗!

鲜血飞溅喷出。

他的人头滚落,下坠过程中开始燃烧。

李牧一刀既出,身形一闪,直接自信返回。

刀光余韵,将残余的镇妖阁高手强者,悉数斩杀,一个不留。

全军覆没。

还未从之前镇妖阁强者突然降临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南斗教上下,再一次被震惊了。

那可是仙君级的强者啊,一转眼之间就被秒杀了。

一尊仙君,数位仙王,两千道兵!

这样的一股力量,足以席卷整个鹰扬府。

但是,却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被刑府大掌座木牧一个人,给彻彻底底的全杀歼灭了。

可怕。

恐怖如斯。

如果是以前李牧留给南斗教上下的印象,是高高在上的权势和强大的实力的话,你如今,已经是禁忌一般的存在了,难以想象和企及。

沁骨的寒意,在一些南斗教高手的骨髓里爆发。

他们之前还想过,要不要搭上镇妖阁这条线,借此攫取一些权势地位。

现在看来,参与到这种程度的战争之中,绝对是找死。

南斗雄风心中一振,连忙第一时间赶往绿竹峰,想要拜见李牧。

但等他到了时,却只见到了文婧。

“回禀掌门人,木掌座已经和花师姐一起离开了。”

文婧早就等在竹林外。

南斗雄风闻言,心中不由得失望。

“木掌座说了,如果掌门来此,就让弟子转告掌门,可将镇妖阁亡者尸身收敛,以待镇妖阁后续之人来时,以此交差,各种责任,只需推到他身上即可。”

文婧又道。

南斗雄风愕然地点点头。

他明白过来,李牧之所以不见自己就离开,其实是不想拖累自己,也不想拖累南斗教。

如今整个东圣洲,都成为了巨大纷乱棋局。

也不知道木掌座接下来,会去哪里?

大概率是流星岛吧。

南斗雄风在心里这么想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