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3 强势无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根本懒得废话。

一巴掌拍出去。

轰!

那兵府主事直接就倒飞出去,像是苍蝇一样,被拍在墙壁上,撞塌了数堵仙阵加持的墙壁,倒在岩石堆里,手脚抽搐,鲜血长流,虽然未死,但却昏迷了过去。

强势。

强势的可怕。

何应鑫心惊肉跳地跟在李牧的身后。

这个时候,他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只能无声地跟着李牧,心中在琢磨着,自己临走时留下的信息,应该很快就可以传到大仙主那里吧。

如果大仙主来的及时,今天这滔天大祸,或许还可以挽回。

至于碧落等战奴,却是面色凝重,跟在李牧的身后,不会有丝毫的话语,因为李牧的意志就是他们的命运,如果李牧今日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他们的最终的结局,也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主人死。

战奴随死。

这是规矩。

战奴契约上,签的明明白白。

李牧的强势出手,让兵府的一种强者、天将、甲士都震惊了。

自古以来,何曾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大仙庭的兵府之内,主事竟被击昏打伤?

“木掌座,过了。”

另一位排名更靠前的主事,站出来,面色阴沉地道:“以木掌座如此行径,我们兵府,就算是将你当场格杀,也不用承担任何的代价。”

“承担你妈。”

李牧大踏步而进,浑身的气势,宛如惊涛骇浪掀翻了飘在洋面的树叶一样,掀飞了周围的天将和架势,直接一脚踏出,将这名主事,踢飞出去,半空中洒落鲜血。

“老子给你们脸了是吧?连我的人,都敢抓?”

李牧如同一头下山的疯虎一样,暴起伤人,完全不准备讲道理。

……

……

“呵呵,这个木牧,真的是疯了。”

兵府深处,掌座大殿里。

水镜光影流转,府主刘祎之等人,正在观看李牧怒闯兵府的画面,一个个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是带着喜色。

吏府府主掌座孟雄飞也在,呵呵笑道:“这个木牧,素来行事暴躁,无所顾忌,嚣张跋扈惯了,在外面倒也罢了,在流星岛上,竟然也是如此,真的是自己找死。”

刑府主事张无恙也笑着道:“这个狗贼,当真是胆大妄为,呵呵,也好,今日他疯闯兵府,就是给我们口实,呵呵,到时候将他困住,直接杀了都可以,甚至都不用灭无欲大人亲自动手了。”

刘祎之淡淡地道:“此言差矣,木牧固然是该死,但不能使我们动手,而是灭无欲大人亲自出手,他只能死在灭无欲大人手里。”

张无恙面色一凛,连忙恭敬地道:“是的,下官刚才失言了。”

另一位刑府主事少飞琼呵呵笑道:“张主事的主意,效果惊人啊,这个木牧,果然是一个经不住激怒的主,现在他已经稳稳地掉进陷阱里,什么时候收网,都是我们说了算,呵呵。”

说实话,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之前在灭无欲的面前,打了包票,说可以安排木牧,他生怕木牧怕死,放任自己的属下死活不管,计划不成,那就麻烦大了。

但是在内心深处,少飞琼也有些感慨。

木牧对于下属,如此重视维护,不惜甘冒奇险来救人,做他的下属,其实也很幸运吧,毕竟在利益当头的大仙庭中,这样的上司,实在是少之又少。

如果不是因为屁股早就做好了阵营,少飞琼也不愿意,背叛木牧。

“对了,去吧,将吴越一家人,带上来。”

刘祎之淡淡地道。

很快,被废掉了修为,折磨的血肉模糊的吴越,还有李莹一家人,就被带了上来。

刘祎之微微皱眉,看着吴越身上的伤势,道:“怎么回事?”

张无恙微微一笑,道:“这个姓吴的,嘴巴又硬又臭,所以就收拾了一下,他是木牧的心腹,兄弟们这些日子,受木牧的气不轻,所以顺便也发泄了一下。”

旁边李莹的脸上,也是几个明显的巴掌印,口中一嘴的牙齿,也都被打掉了,李莹父亲精神也是萎靡不振,显然也受到了折磨。

刘祎之也没有再说什么。

只要这一次计划的目的达到,像是吴越等小人物的命运,对于他来说,并不会在乎。

“行了,也差不多了,放木牧进来吧……咦?”

刘祎之刚要说,不用阻拦,让李牧直接进来兵府深处,谁知道再度施展水镜光影术,猛然觉得其上的画面,有点儿熟悉,竟似是刑府大殿之外。

就在这时——

轰!

大殿的正门,猛地被轰开。

偌大的神殿,都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好似是要倒塌。

两扇古老的石门,激飞撞击过来。

吏府掌座孟雄飞双眼中,迸射出一道乌光,轰地一声,将石门击成粉碎。

“刘祎之,给老子滚出来。”

伴随着一声爆喝,宛如疯虎一般的身影,大踏步地走进来,浑身燃烧着紫金色的火焰,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愤怒战神,恐怖的气势碾压过来,大殿里的众人,顿觉得如临末日一般,禁不住瑟瑟发抖。

“木牧!”

刘祎之怪叫一声。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来的这么快。

甚至在这一瞬间,包括孟雄飞等人都有点儿发蒙。

木牧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来到大殿?

难道是……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他们的脑海之中闪现。

朝着大殿外看去。

一条狼藉而又充满了鲜血的路。

他竟是打穿了整个兵府,一路至此?

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时,李牧已经看到了大殿中的吴越几人。

他身形一动,瞬间就出现在了吴越身边,劲力迸发,扣住吴越几人的兵府天将,直接被震飞出去,半空喷血,生死不知。

无形的力量一拢,将吴越一家人罩住,瞬间送到了何应鑫和七大战奴的身边。

“把人给我护好了。”

李牧的声音,阴沉冰冷的像是从冰窖里蹦出来的一样,让整个大殿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他看向刘祎之等人,眸子里,杀意宛如有形之物一般沸腾。

刘祎之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厉声喝道:“木牧,你竟敢……竟敢……你要干什么?”

李牧冷声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吧,姓刘的,你要干什么?”

刘祎之心中的震惊,逐渐被愤怒所取代。

他盯着李牧,怒声道:“木牧,你贸然闯入我兵府,打杀天将,破坏建筑,今日你若是给不了本座一个交代,那就别想活着离开兵府。”

李牧呸了一声,道:“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老子给你交代?竟敢抓我的人,信不信老子今天拆了你的狗窝,再打断你三条腿。”

“疯了,你疯了,你……”刘祎之在大仙庭中,是何等的位高权重,这些年以来,何曾被人如此当面指着鼻子痛骂?

他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吏府掌座孟雄飞也道:“木牧,你欺人太甚……”

还没有说完,李牧直接打断,道:“滚一边去,有你什么事情?老子不替你,你就缩着脖子当你的乌龟好了,还敢主动跳出来?”

孟雄飞也是气的浑身发抖。

狂妄。

嚣张。

简直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李牧一眼扫过张无恙和少飞琼,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道:“我说你们两个狗东西,竟敢背叛刑府,原来是找到了新的主人,呵呵,你们以为我刑府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

张无恙两人,被骂的满面通红,心中惊惧。

李牧看向吴越,道:“你身上的伤,谁打的,给我指出来,今天,我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吴越此时,心中已经感动感激到了极点。

他想都不敢想,掌座大人竟然为了自己,独闯兵府,心中激荡着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慷慨悲壮,自己受这点儿委屈算什么,绝对不能让大人,陷入困境之中。

他挣扎着喘息,摇头,道:“大人,算了吧,其实我……”

“呸。”李牧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道:“当老子的属下,有什么就说什么,老子要你为我考虑?被人家折磨成这一幅熊样,简直是丢老子的脸,你咽的下这口气,老子咽不下,说。”

他骂的凶狠,但吴越的心中,却越是感激感动。

“大人,我……”吴越还想要掩饰一下。

李牧直接喝道:“说。”

吴越顿时就不敢再废话了,指了指张无恙和少飞琼两个人。

李牧冷笑一声,道:“两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果然是你们,本来只是让你们去天牢当牢头,算是给你们一个教训,现在却是留不得你们了。”

他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张无恙身前,一掌拍下去。

法则涌动。

杀机弥漫。

张无恙只觉得死亡的阴影迎面而来,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抵挡,心中惊恐到了极点,惊声尖叫道:“啊,刘大人,救我……”

刘祎之含怒出手。

如果让李牧在这里,将张无恙杀了,他的脸往哪里放?

如何向灭无欲交代?

仙君高阶的修为,配合兵府神器虎符,强大的力量,在刘祎之的体内迸发,一拳轰出,击向李牧的手掌。

“给我躺下。”

刘祎之信心十足地大喝。

今日一更,周一补,大家早点休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